这块巨大的金属板除了材质,其他的和许悠然手中的牌子一模一样。

看到这块完全嵌入空气墙的金属板,不用想也知道,除非打破空气墙或者是金属板,不然还是无法离开这个‘罩子’。

制造者肯定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破绽,让罩子里面的人有漏洞可钻。

许悠然伸手触摸着这块巨大的金属板,忽然有种感觉,这应该是一扇门才对。

虽然跟他印象中的门差别很大,不过这的确应该是一扇门。

甚至有可能是进出这个‘罩子’的唯一门户,可是这么大的门,是给人类进出的吗?

“轰!”许悠然运转自然经真气,爆发全部力量,疯狂的推向这道门。

“腾、腾、腾……”巨大的反震力,将许悠然推出去几十米远。

不是推的?

还是我推门的力气不够大?

定了定心神,许悠然手持黄金圣剑疯狂的斩了上去。

“滋啦……”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响起,巨大的金属门纹丝不动。

“嘶……”许悠然看得清清楚楚,连一道划痕都没有留下。

用飞剑试试?

飞剑的锋利是毋庸置疑的,可是一旦破坏了那精密的花纹,是不是会彻底破坏这扇门?

许悠然有些纠结,想试试,却又怕产生别的意外。

很多事实证明,做事要谋定而后动。

五次三番的莽,已经让他尝尽了苦头。

万一这道门有办法可以打开,却因为自己破坏了花纹,而导致机关被破坏了,无法打开。

那真的是想哭都没地方哭去。

许悠然拿着手中那块牌子贴在了门上,还是没有反应。

既然同源,摆明就是一家人,为什么不给点反应啊?

哪怕来个提示,有个使用说明书也行啊……

许悠然靠着门,一屁股坐在地上。

可他还没有放弃,将牌子贴在门上,开始专心修炼起来。

反正整个罩子里面,应该就我一个人,安全没问题,灵气没问题。

再试试穿越光膜的办法,看看能否打开这扇门。

这段时间的折腾,让他真气也损耗不小。

澎湃的灵气再次充斥了全身,让他舒爽的好似浑身毛孔都打开了。

可是他最期待的变化却没有发生,金属门没有任何反应,金属牌子也没什么变化。

结束了修炼,感觉自己的修为似乎再次提升了一截。

这处死地竟然是修炼的天堂,这里遇到的一切都那么匪夷所思。

巨大空气墙从天到地,形成了一个无死角的罩子。

一层几十米深的黑土下是巨大的岩石层,因为无法接触,所以也无法判断岩石的种类。

不知从何而来的充沛灵气,源源不绝,甚至通过那条隐形的通道,渗透到地星,造就了三名领主级高手。

还有这扇巨大的金属门,简直就是手中牌子的放大版。

两者绝对有极深的关联,只是自己不知道,所以无法利用这种关联。

真气、神识,甚至都忍痛分出一丝精神力,这块牌子和这扇门,完全没反应。

这是哪个神仙搞出来的?

支持无理由退货不?

“哐当!”许悠然气愤之下重重一剑砸在金属门上,飚射出一连串的火星。

“呼……”许悠然平复了一下心绪,慢慢恢复了平静。

这里的天色完全没有过任何变化,时间也无从判断。

不过按照估算,至少也要有几天的时间了。

手机信号完全没有,这肯定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要是在这种地方还能打电话,那才是怪事。

不知道莉安娜他们怎么样了,有些想念他们了。

抬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空,许悠然站起身,看着这扇巨大的金属门。

既然只有这里有异状,那么解决问题的办法,很有可能就在这里。

既然神识探查被屏蔽了,就用肉眼好好观察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特殊的地方。

许悠然开始拿着手中的牌子跟这扇门进行逐一的对照,试图找出哪里有区别,或者是不是有可以镶嵌的地方。

从金属门的最上方开始,悬浮在半空开始研究那些精美的花纹。

还真别说,半晌之后,他眼角的余光察觉到,金属门一边的角落,花纹似乎有些异样。

降落在地,许悠然快步走了过去。

侧面看去只是花纹略有不同,正面看去,却是金属门的一侧靠边的位置,写着一行小字。

还不是写上去的,应该是用什么东西刻画上去的。

看到那行小字的一瞬间,许悠然整个人都懵了,眼睛瞪的圆圆的,嘴巴张开了就没再合拢。

“轰!”好似一声晴天霹雳炸响在他的脑海。

这行字带给他的冲击力,简直比穿越到这莫名其妙的世界还要强烈。

强烈一百万倍!

这行字并不复杂,内容只有一句话,一个落款。

‘我曾经来过!齐天’

刻痕略旧,不过这行小字,竟然是用大秦文字刻画的!

“轰、轰、轰……”看到这行大秦文字的许悠然,如遭雷击,心中掀起无穷的惊涛骇浪。

他只是一直呆呆的看着这行字,似乎完全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看着那一笔一划,仿佛呆立了无数年的许悠然。

不知从何时起,早已泪流满面。

自幼饱受病痛折磨的许悠然很少哭,在那无数个苦难的日日夜夜里。

他不想给父亲带去麻烦,总是一个人默默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咬紧牙关对抗病魔。

一次次在死神面前苟延残喘,挣扎求生。

可是看到这行字的瞬间,他就被彻底吸引了。

汹涌的泪水疯狂的宣泄,完全无法控制的失声痛哭。

好像那次他独自坐在空无一人的客厅里,无尽的孤独和失落如潮水一般将他淹没。

他感受到了自己内心的脆弱和无助,泪水释放了他所有的悲伤。

病毒爆发、大灾来袭,无数人死去,无数人成为变异兽的口粮。

苦苦挣扎了一年多,回到家里,却还是他一个人。

父亲走了,再也没回来。

东方白走了,她至少还有母亲可以倾诉。

可是他坚强、勇敢、无所畏惧、嬉皮笑脸下的孤独,向谁倾诉?

这次他又哭了,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

而且哭的如此伤心、如此绝望,却又无比喜悦、无比振奋。

在哭泣中,他似乎又找到了新的希望,又获得了更大的勇气。

失去的记忆让他仅仅知道这是大秦文字,可是脑海深处的潜意识告诉自己,这才是他的母语,他无时或忘。

这个齐天他不知道是谁,也不认识,更没在南美大陆听说过。

如果非要说有些关联,那就是大秦古代神话故事里,有一个齐天大圣,不过那是一只猴子。

可是这行字,这行字……

这种字体,曾经深深刻入过他的脑海。

模模糊糊的记忆深处,他对这银钩铁画的字体无比熟悉、无比亲切。

写下这行字的人,是他至关重要的亲人。

血浓于水的至亲,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虽然,他完全想不起那个人是谁。

可是,丝毫不能影响这行字带给他的激动和喜悦。

他终于在这距离地星,不知多少光年的遥远世界,找到了一丝线索。

他缓缓抬起疯狂颤抖的手,轻轻抚摸这行字。

齐天……齐天……

你到底是谁?

你到底是我什么人?

为什么,我会如此悲伤,却又如此喜悦?

‘我曾经来过!’

这句话是留给我的吗?

你从何而来?

从地星而来吗?

你又去向何处?

离开了这个世界吗?

以许悠然的强大实力,手持黄金品质长剑,都无法破坏这扇门丝毫。

留下这行字的人,需要多么强大?

这样的强者,却好像是自己的至亲。

古人说:他乡遇故知。

这是人生四大喜事。

可现在,何止是他乡遇故知。

遥远的无数光年之外,许悠然发现了至亲留下的线索。

虽然失去了记忆,可是他知道,这条线索对他来说至关重要。

茫茫人海、浩瀚星空,需要怎样逆天的运气和机缘。

这位对自己来说,如此重要的人,留下的这行小字,才会被他看到。

渐渐平复了一下情绪,活动了一下麻木的双脚。

打开腕式手机,对着这行小字各个角度拍了照。

然后又对着这扇大门,从各个角度拍了照。

脸上的泪痕早已干涸,不知道站了多久,他这种实力竟然都会感到双脚麻木。

再次仔细研究这行小字,这必然是使用了极其锋利的工具刻下的。

既然这里曾经有人来过,现在却没有任何痕迹。

那说明,这里一定有办法可以出去。

空气墙没有破坏,金属门没有破坏。

那说明出去的方式,并不是通过破坏。

那么玄机在哪里呢?

如果说这是一扇门,为什么会这么巨大?

修真文明科技的人应该和地星人体型差不多才是,从他们使用的工具、装备、武器上就能看出来。

百思不得其解的许悠然告别了这扇门,沿着空气墙继续前进,希望能够再次有所发现。

转了一大圈,再次回到他挖出的那处大土坑。

他知道,这里最大的秘密可能就在那扇门了。

其他地方全完没有任何区别,这次他横穿护罩之下的区域,再次来到那扇金属门前。

看着那行小字,陷入沉思。

‘我曾经来过!齐天’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