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燕京,教团接二连三的官宣,彻底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欧美列强各大组织,纷纷及时做出反应。

每天都有各大组织的使者,离开燕京前往里约热内卢。

玛雅神庙遗迹距离里约热内卢并不远,一千多公里,对于这些强大的觉醒者来说根本就不叫距离。

燕京的局势迅速缓和下来,大秦官府一直紧绷的神经也得到了放松。

轮休的东方白难得在家吃饭,母亲做了一桌她喜欢的饭菜。

可惜她的胃口并不太好,这不是因为她不喜欢吃。

而是因为随着她的自然经境界逐渐提升,她对于人类的饮食越来越不感兴趣。

虽然距离金丹期还有段很长的距离,不过每日修炼吐纳的灵气,确实足够支持她的正常活动。

母亲坐在桌旁,看着有些憔悴的东方白,慈爱中带着一丝心疼。

尽管她想了很多办法,甚至将她送去南江读大学,就是为了让她离开燕京的环境。

可东方白还是走上了她父亲的路,真是虎父无犬子。

作为母亲,她既感到骄傲、自豪,却又充满了担忧和牵挂。

年轻的东方白不但没有辱没东方世家的名头,没有给她的父亲丢脸。

反而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一代将星正在东方家冉冉升起。

二十五岁的中校团长,在全军历史上都不多见。

或者那个叫许悠然的孩子,如果还活着,可能会超越她的记录。

可惜,那么好的孩子,却落得一个英年早逝。

虽然东方白从未跟母亲谈起过,她跟许悠然的关系。

不过她的母亲是个秀外慧中的女人,早已从东方白不经意间流露的情绪,感受到了什么。

全国各大人类基地实现互联互通之后,通讯网络、计算机网络再次恢复,铺天盖地的八卦新闻,再次证实了东方白母亲的猜测。

这是人力无法对抗的命运,母亲只能寄希望于东方白早日走出阴霾。

东方白瞄了一眼母亲,停下筷子,低声道:“妈,你经常自己一个人在家,会不会无聊?要不要出去走走?”

“去哪里啊?”母亲有些诧异的看着东方白,“你不会是想给我介绍老伴儿吧?还是想安排我去跳广场舞?”

东方白的母亲五十左右,容貌保养的很好,娇媚犹如三十来岁的绝色丽人。

在外面任谁看到了,都会觉得这是一对姐妹花,而不会觉得这是母女。

“广场舞?咋了?最近跟哪个大爷看对眼了?”东方白好奇的问道。

“臭丫头胡说八道什么呢?我这辈子注定不会再找了,你也别想给我瞎安排。”母亲白了东方白一眼,嗔怒的锤了一下她的肩膀。

“我的意思是要不要出去走走?散散心,比如去南江旅游一下什么的。”东方白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

“为什么旅游要去南江啊?我不能去魔都吗?”母亲心里咯噔一下,小白心里无时或忘的还是那个许悠然,随意说个地名就是南江。

“好吧,不去南江。南美去吗?感受一下热带风情。”东方白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南美?热带风情?”母亲瞬间瞪大了眼睛,怎么忽然提到那么远的地方?

她的心里似乎浮现一丝不祥的预感。

“南美挺好的啊,那边有教团总部,安全也没问题。”东方白有些略带紧张瞄了母亲一眼,虽然她已经是肩扛两杠两星的中校团长了,在母亲面前却永远还是个孩子,“何况,有个事儿,正想跟你……”

话还没说完,电话铃声急促的响了起来。

东方白弹出光幕,看了一眼是李璇的电话。

“我先接个电话。”她一边指了指电话,一边走向窗边。

“什么情况?”东方白接通电话,坐在窗边巨大的藤椅上,“小李,见了上级怎么不敬礼?”

“哎呦,我的东方大团长,奴家给你见礼了,姐姐不要怪罪哦。”李璇笑嘻嘻,阴阳怪气的调笑着。

“这才乖啊,怎么说我也是大夫人,你跟我请安也是正常。”东方白傲娇的挑了挑眉,眼睛笑起来弯弯的。

“呸,我才是大夫人。不许跟我争,我们都拍过照了。”两个女孩吵闹的开心。

东方白的母亲,在一旁听的眼睛都直了。

什么情况?

这是两女共侍一夫了?

这么快就找到新对象了?

还是跟别的姑娘共享的?

现在共享经济这么OPEN吗?

你等着吧,看我一会不打断你的狗腿!

“唉,东方大佬。跟你汇报个喜讯,我的申请被批准了!”李璇兴奋的脸都涨得通红。

“啊……你真的去申请了?”东方白有些诧异,“你爸妈能同意吗?”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我已经想好了,先不告诉他们。”李璇鬼精鬼灵的做了个鬼脸,“东方巨佬,你要罩着我啊,金大腿给我抱抱。”

“抱毛线啊?咱们大秦举世皆敌,进去之后,我还不知道怎么活着出来呢……”东方白说到这里,似乎发觉了自己的失言。

打住话头,战战兢兢的瞄了一眼母亲。

却看到母亲微微眯着双眼,闪烁着森冷的寒光,一阵阵凌厉的杀意开始逸散。

东方白好像做错了事被抓到的小孩,带着歉意,尴尬的向母亲无声苦笑了一下。

转头又看向光幕,“我说老二啊,你好歹也是个少校了,就不能注意保守一下军事机密?”

“这是什么机密啊?你没看新闻吗?”李璇诧异的看着东方白,似乎她也发现了东方白的异样,“现在全大秦、全世界都在播放这个新闻。神庙那边全天候二十四小时直播,各种肤色、各种语言的主播,把那边围的水泄不通。玛雅神庙都成了网红打卡圣地了!”

“嘶……这么离谱吗?”东方白连忙打开电视,新闻里果然都是关于玛雅神庙的消息。

“各位观众、各位观众。央妈电视台正在为您进行现场报道,就在刚刚来自北美五十一区的觉醒者小队,已经进入了玛雅神庙遗迹,领队正是十二天王之一的比利·凯恩。这支小队拥有超过十名四次觉醒者,超过一百名三次觉醒,实力强大无比……”

“各位亲人、各位家人、各位直播间的老铁,你们好!慢手粉丝一哥丑巴,正在为您现场直播。这里是南美大陆玛雅遗迹,我正冒着生命危险给大家直播。请各位老铁,给榜一大哥点点关注!”

视频画面中,正有一个西装革履的白面小生,声嘶力竭的呐喊着。

“保安……保安……注意拦住路,不要让他们走这条路!给我封路!看看我慢手一哥丑巴的巨星排面!给我把那个假燕窝拿来,让我润润嗓子!”

各种牛鬼蛇神,各种摄像设备,几乎是遮天蔽日一样的存在。

甚至将远处那高大恢弘的玛雅神庙,都遮挡起来。

危机重重的冒险之旅,变得异常搞笑、滑稽。

“这教团是怎么想的?也不说管理一下秩序?”东方白迅速降低了电视的音量。

“教团真是一个神奇的组织,他们的脑回路可能都是梯形。”李璇不禁有些吐糟的欲望,“这种组织可能都是沙雕,竟然宣称是觉醒者实力世界第一。让我在里面遇到他们,给他们打出翔来。”

“你这话我可记下了,到时候没打出翔,我就帮你上热搜!”东方白嘻嘻哈哈的取笑李璇,“对了,你们什么时候出发?”

“我们应该是同一批吧,军部的意思可能是希望我们组合在一起,不要被人各个击破了。”李璇的神色也渐渐严肃起来。

面对未知文明科技的超大型遗迹,虽然已经有很多人从里面生还,也带出来不少好东西。

不过现在大家探索的应该还是外围地带,危险系数还不是太高。

尽管这样,现在统计出来的数据,也足够任何人为之颤抖。

只统计进去神庙,再出来的数据。

四次觉醒者死亡率26%,受伤几率70%。

三次觉醒者死亡率92%,受伤率8%。

完好无损毫发无伤出来的四次觉醒者,只有4%。

三次觉醒者除了死去的,出来的人人带伤,而且基本都是重伤。

探索的只是外围区域,最低等变异兽,黄金级起步。

东方白、李璇,这样肆意的拿玛雅神庙探索开玩笑,不过是想缓和一下彼此的紧张情绪而已。

真的进入神庙,那里没有胜负,只有生死。

“军部这次可能会出动三位钻石领主级大将,超过五十名四次觉醒者,三次觉醒者可能不会进去几个,伤亡率太高。”东方白盯着李璇,“不要和我分开!”

“去是当然要去,不然万一人家捞到什么好处。没我们大秦的份儿,那就太被动了。去的人少了,不够份量。去的人多了,又会分散国防实力。举世皆敌,咱们大家都要小心。”李璇的神色严肃,甚至有些凄凉,“如果,我牺牲了……请帮我照顾一下我的家人。”

“好!如果我牺牲了,请你帮我妈找个对象……”东方白偷偷瞄了一眼母亲。

其实她一直在想,怎么跟母亲开口说要去南美执行任务的事情。

现在好了,母亲肯定全部清楚了。

虽然她很不想母亲再次面对这样的离别,可她身为毁灭者军团的一员,她没有选择。

好像当年她的父亲,身为一名人民的战士,他也同样没有选择。

东方白在若干年后,还是毅然决然走上了她父亲的那条路。

“呜……呜……呜……”母亲压抑着低声的抽泣,坐在东方白的身旁,伸出双手抱住了她的肩膀。

她曾经这样送走了丈夫,那个铁打一样的汉子,就那样一去不回。

如今她又要这样送走她的女儿,这个风华绝代的如玉佳人。

东方白眼圈微微有些泛红,声音有些嘶哑,“妈,过去我的战斗是为了祖国的今天。现在即将参加的战斗,是为了祖国的明天。你要照顾好自己……”

东方白的母亲已经哭成了泪人,抱着东方白的肩膀,看着光幕中那个同款圆寸发型,同样倾城倾国的女战士。

泪眼婆娑中,恍惚间又看到了她的丈夫东方胜天,还有他的那些战友。

大秦战时总指挥部中,聂狂澜元帅正背负着双手,看着对面巨大的光幕。

投影画面正是恢弘、壮观的玛雅神庙,还有周围无数形形色色的觉醒者。

满头白发的聂狂澜元帅身材高大、挺拔,年逾古稀却依旧如苍松一般遒劲。

身后不远处屹立着一道同样高大的身影,头发斑白,面容却并不苍老,正是觉醒者评议会最高议长叶云灭。

聂狂澜皱了皱眉,“老叶,长空他?”

“不用说了,我心意已决。”叶长空摆了摆手,“别人的儿子可以死,我叶云灭的儿子自然也可以死。让他去吧,一死而已。”

“唉……”聂狂澜轻轻叹了口气,“这孩子我看着长大,就这样折损在神庙太不值得。教团居心叵测,此行凶险无比。”

叶云灭转过了身,干脆不听他讲话了。

聂狂澜苦笑一声,转过身看向身后数百位指挥员、作战参谋,面色又恢复了严肃、冷峻,“宣布集结,剑指南美!”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