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啦……”

“咔嚓……”

“轰、轰、轰……”

伴随着刺耳的撕裂声,然后是清脆的破碎声,滚滚雷海如潮而至。

整个空气墙的碎裂,不只是碎了一个洞,而是从这个洞开始向四周飞速的蔓延。

空气墙正以惊人的速度开始全面瓦解,不过因为面积太大,还需要一点时间,才会让许悠然看到空气墙外的真容。

已经出现破损的位置,可以看到空气墙外面的世界和天空。

除了许悠然的头顶上方是无穷无尽的厚重乌云,其他地方的天空依然是灰蒙蒙的。

不过却可以透过那一层灰雾,看到天空中隐隐的光晕。

不止一团光晕,那是恒星散发的朦胧光辉。

只是现在许悠然既没有心情去观赏风景,也没有精力去查看情况。

“轰!”第一道天劫,重重砸在他高高举起的盾牌上。

“噗!”许悠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被强大的电流包裹着。

那种酸爽犹如万蚁噬心一般,让许悠然痛不欲生。

“轰!”第二道天劫,再次劈在盾牌上。

许悠然灵光一闪,没有硬扛,而是斜着身子飞了出去。

稍稍减轻了天劫的轰击力度,这次没有吐血,可强大的电流依旧在全身缠绕。

被天劫的雷电之力,疯狂洗礼的许悠然,正在暗暗骂自己蠢。

对他来说,天劫的轰击力度固然强大,电流的麻痹和灼烧也是要命的存在。

现在重新催发的圆寸发型,再次毁于天劫之下。

他才想起来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天劫的电流也是电,金属是电的良性导体,自己为什么没想起来?

刚才冲击元婴境界的时候,他只希望离那道金属门远一点。

现在他只恨离那道金属门太远了,恐怕还要被轰炸好几次,才能冲到那扇金属门。

没有避雷针,我为什么不能自己找一个避雷针啊。

那么高大的金属门,绝对是避雷针的首选啊。

天劫的电光不同于普通闪电。

普通闪电会被良性导体:人体,导入地下,对人体造成的伤害只是一瞬间。

天劫的电光是对渡劫人的考验,需要渡劫人自己化解。

可是巨大的金属门,绝对可以帮许悠然分担一部分压力。

天劫会默认为金属门是许悠然拿来渡劫的法宝,是许悠然的一部分,也在考验和摧毁的范围内。

只是普通的钢铁,肯定经受不住天劫的狂暴力量,必然是一击之下化作飞灰。

可那扇金属门不同啊,绝对坚强的一批,肯定不是天劫能轻易粉碎的东西。

许悠然一边被天劫狂劈,一边向着金属门狂奔,一边疯狂的吐血。

太猛了!

这不是一般的四次觉醒者雷劫,也不是普通的元婴雷劫。

这是二合一混合香型,高贵中带着妩媚,冷艳里透着热烈。

大盾早就被打得粉碎,冰甲也破碎在即。

至于拿钢铁之躯扛雷劫,想想都让人头皮发麻。

拿金属物体扛雷劫,粉碎的都是身外之物。

拿自己的钢铁之躯扛雷劫,那简直是自杀行为。

拔苗助长疯狂运转,治愈效果那简直不要太好。

如果没有这项觉醒技不停的治愈,用来对抗雷劫不停的洗礼。

许悠然现在绝对是一片焦黑,类似于火大了的巴西烧烤。

“唰!”大盾再次闪现,“轰”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道雷劫了,“哗啦!”大盾破碎。

“咔嚓!”冰甲濒临破碎,“卡啦!”再次凝聚冰甲。

许悠然使出浑身解数,顽强的对抗着雷劫。

近了……近了……那扇金属大门,倔强屹立在荒芜的大地上。

阻挡了许悠然这么久,他从没有一刻,觉得这扇大门这么亲切。

空气墙穹顶之上的破裂处,终于越来越大,那片积蓄了很久的雷海,终于找到了释放的缺口,也终于找到了目标。

天劫快递,使命必达!

“嗡!”整个世界都在摇晃,整片大地都在颤抖。

空间都被这狂暴的力量撕扯的变形、扭曲,甚至雷海降临的附近,都已经出现了细小的空间裂缝。

那裂缝看过去,是无比漆黑,甚至连光线都能吞噬的深邃。

那是时空缝隙,游走于时间和空间之外的虚无。

不过那些瞬间产生的裂缝都很细小,然后又瞬间被空间之力抚平,消失不见。

许悠然想哭,但是哭不出来,等到雷劫像海,铺天盖地而来……

就在这片疯狂的雷海,降临在许悠然身上的一瞬间。

顽强如同小强的许悠然,终于探手触摸到那扇金属大门。

“轰!”大地一阵剧烈的颤抖,许悠然被整个砸进了地下。

“哗啦!”黄金品质大盾粉碎。

“哗啦!”黄金品质冰甲粉碎。

“咔嚓!”钻石品质钢铁之躯粉碎。

“噗!”许悠然鲜血狂喷,不是一口,是一直在吐血、一直在咳血。

唯一值得庆幸的一件事,他一直紧紧抓着那扇金属门。

“滋啦……”几亿、十几亿,甚至是上百亿伏特的电流,在他和金属门上肆虐。

那扇无坚不摧的金属门,此时成了许悠然最大的黑锅,帮助许悠然分担了巨大的压力。

可是雷海降临的冲击力,却是许悠然一个人生生扛下了。

钢铁之躯是觉醒技,不是许悠然的元素化。

被砸的粉碎,对许悠然来说自然伤害巨大,不过还远远不到伤筋动骨的地步。

拔苗助长的神奇恢复能力,正在迅速调整他的状态。

这是最猛的一波雷劫,也是最后的一波雷劫,只要扛过去,他就算真正大功告成了。

上百亿伏特的电流,在他和金属门之间来回交互。

分担了他的巨大压力,却又不影响雷劫的洗礼效果。

此时只有拔苗助长能帮助到他,土盾、冰甲、钢铁之躯对他来说已经没什么意义了,他也就懒得再次施展。

现在对他帮助最大的就是拔苗助长和金属门,他已经开始思考金属门的问题了。

这种超高压电流,地星上绝对没有任何金属能扛得住,绝对是瞬间粉灰湮灭的下场。

这绝对是居家、旅行、渡劫、飞升的不二之选啊。

要是以后渡劫,能把这个大金属门顶在头上。

想想就美滋滋,不怕锤,还能导电。

不过这么巨大的金属门顶在头上,那画面太美,简直无法直视。

精神力全部集中在拔苗助长上,电流时时刻刻在摧毁着他的肉身,觉醒技却又在时时刻刻进行修复。

这种破坏、毁灭和修复、重生,构成了完美的良性循环。

不但在不停的吸收雷劫的能量,相当于还在不停的用雷劫进行淬体,强化肉身。

钢铁之躯是觉醒技,可不是强化了肉身,只有在施展的时候才会有效果。

没有施展这项觉醒技的时候,许悠然的肉身还是脆弱的一批。

修真界有专门的炼体功法,很多修士也很注重炼体。

可是炼体功法难求,淬体的灵药难求,炼体过程又是痛苦万分。

所以很少有修士能在炼体一道上,走的长远。

绝大多数的修士肉身都是弱项,强大、诡异的攻击力才是他们最擅长的。

攻强守弱的修士,往往会通过防护类法宝,来弥补这一缺憾。

许悠然这种利用雷劫炼体的修士,不能说没有,却也是极端的稀少。

别的修士有灵药、有功法、有法宝、有师门长辈。

一穷二白的许悠然,依仗的只有大铁门和自己头铁。

拔苗助长在帮助许悠然淬体,自然经真气也运转到极致。

雷劫狂暴的能量,正在被他快速的转化为成长的养分。

这是远比灵气、灵石、灵药,还要更加适合修士吸纳的能量。

许悠然刚刚晋级元婴,有雷劫强大的能量作为支撑,他的境界很快就稳定了下来,而且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提升。

这次雷劫的强度,虽然远远超过了许悠然这个境界,所能承受的极限。

不过许悠然不是普通修士,他是病毒体系、修真体系同修。

拔苗助长超强的恢复力,大金属门的超强抗击打能力,都是他能够渡过此劫的关键因素。

别人渡劫有法宝,他有觉醒技。

黄金品质大盾、黄金品质冰甲、钻石品质钢铁之躯,都相当于是他抵抗雷劫的法宝。

随着境界的疯狂提升,史无前例的强大雷劫,终于开始进入了尾声。

现在是许悠然享受他战果的美好时刻,也是雷劫开始奖励的美好时刻。

沐浴在雷劫强大能量的洗礼下,许悠然的境界已经从初入元婴,来到了元婴初期。

彻底稳固了修为,钢铁元婴也愈发的凝实,这个铁憨憨甚至已经具备随时冲击化神期的品相了。

“轰!”好似一声闷雷在体内炸响,最后一丝雷劫被许悠然彻底吸收。

“呼……”许悠然长长呼出一口气,惊险万分的超级雷劫,终于被他用头铁扛了过去。

对比一下三次觉醒金丹期的自己,许悠然自信,可以单手吊打一大堆那样的自己。

坐在一片焦土的深坑底部,许悠然缓缓睁开眼,面上还带着一丝喜色。

金属门果然是深深根植于大地,这么深的大坑依然看不到金属门的底部。

可惜了自己最后一套装备,想也不用想,肯定是化为飞灰了。

唉,别人都是准备万全再渡劫。

我是依靠头铁,强行渡劫……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