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悠然不远处一块牌子,正是那块写着征服二字的牌子。

没想到和这块牌子倒是有缘,这顿狂轰滥炸,竟然还没丢。

他模模糊糊中记得,好像还吐了几口血上去,现在牌子上却完全看不到血迹。

有些惊奇的拿起牌子,看了看,完好无损。

搞不好这块牌子的材质和金属门的材质是一样的。

眼角的余光一亮,被雷潮炸开的巨大深坑焦土中,闪过一丝金属光泽。

许悠然顺手催发元气,将那散发着金属光泽的东西抓在手里。

锈迹斑斑的一小截金属碎片,可能是雷劫波及到了这块埋在土中的碎片,有一角的锈迹被打散了。

“轰!”这截残片一抓在手中,许悠然心中一阵悸动,识海中的飞剑疯狂的震荡。

“嘶……”不会这么巧吧?

他终于知道,那扇金属门上的字,是用什么东西刻上去的了。

他也终于想起那行字,为什么自己那么熟悉了。

那是他父亲的字体,他看了二十几年,绝对不会认错。

可是落款是齐天,什么意思?

父亲不是叫许天吗?

怎么叫齐天?

如果是化名的话,倒也说得通。

我说怎么到处也找不到许天这个人,是不是父亲的本名就不叫许天?

而且这个名字好像听谁说起过……

如果是父亲留下了这行字,那么是留给谁的?

父亲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他又是怎么离开的?

许悠然无意中看到过父亲的军事证件,上面的照片肯定是父亲的,只是其他的信息一概没有看到。

他想到过父亲不会是一般人,如果是一般人的话,没有可能军部都查不到线索。

可是不一般到这种地步,有点超出他的想象了。

如果说他父亲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执行秘密任务,病毒爆发,大灾降临,失去联系,这都能理解。

可是在这远离地星,不知道多少光年之外,看到了父亲留下的字迹。

这不止科幻,而且非常玄幻。

让许悠然甚至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可那绝对是父亲的字体,这怎么解释?

他一边思考,一边震荡元气。

金属残片上的锈迹“簌簌”落下,露出一截十几厘米长闪亮的断剑。

这一截残片与许悠然之前得到的残片都有所不同。

剑脊上打造了一个小字,与所有地星字体都不同的小字“叛”。

许悠然将飞剑从识海中召唤出来,两截断剑都在微微的颤动。

果然同出一源!

两截残剑,一大一小,严丝合缝的对接在一起。

“咔嚓!”一声轻响,一截六十多厘米长的断剑,出现在许悠然的手掌上。

断剑上一个小小的‘叛’字。

从断剑的残片大小,许悠然就知道这柄剑,应该断成了很多碎片。

宇宙浩瀚、世界广大,他在大秦得到两块碎片,已经是天大的运气了。

那个时候,他还觉得是巧合,是自己的运气好。

在南美大陆,竟然得到了第三块残片,简直是难以想象的运气逆天。

可是现在,在这距离地星,不知多少光年以外的世界。

匪夷所思的得到了第四块残片,而且貌似还是经他父亲之手留下来的。

这已经不是运气可以解释了,许悠然不是傻子,不是小白。

这柄断剑要么是跟他父亲,要么是与他,冥冥中一定有着某种未知的联系。

不然不会这么巧合,总是被他得到。

最重要的一点,他晋级金丹期,需要祭炼本命法宝时。

无数巧合造成了一件事实,那个时候他的身边只有这截残片可以祭炼。

而且当时他心中似乎从未想过,为什么要祭炼一截断剑?

好像,在他的意识里,非常自然的就想到了要祭炼这截断剑。

这是为什么?

还有这种文字,‘征服’‘真’‘叛’。

虽然许悠然恢复了记忆,可是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

为什么自己会认识这种奇怪的文字?

自己是语言天才吗?

明显不是!

上学的时候,学习英语都学的很辛苦。

后来在南美大陆混的风生水起,沟通无碍。

完全是因为确实刻苦学习过英语,而且语言环境非常重要。

可是为什么看到这种文字,就本能的认识?

无数光年以外的陌生世界,父亲的线索,突然出现的残片,莫名其妙的文字。

无数谜团冲散了他刚刚晋级的喜悦。

现在首要问题,还是先离开这块荒芜的死地,再搞清楚这是哪里。

如果是地星,那自然最好。

不过却是概率不大。

如果不是地星,既然自己能来,就一定能找到回去的办法。

然后先追查一下父亲的线索,军部应该有齐天的信息登记。

许悠然抬头看了看天,灰蒙蒙的天色依旧,只是多了几团朦胧的光晕。

那应该是恒星散发的光芒,只是这座星球的大气层有问题,所以导致出现这样的天象。

“咦!”为什么现在看得到光晕,而之前看不到?

难道隔着空气墙看到的景物,与实际存在的景物是不同的?

这么狂暴的雷劫,应该将空气墙彻底撕毁了吧?

就算没有彻底毁灭,也可以从那个缺口飞出去。

晋级四次觉醒,提升到元婴境界,找回了记忆,实力暴涨。

虽然不知道被传送到了什么世界,不过许悠然一身彪悍的实力,倒也是艺高人胆大,无所畏惧。

暂时放下心头的疑惑,还是先解决眼前的困境要紧。

“嗷……”许悠然一声长啸,腾空而起。

刚刚被雷劫一顿狂虐,炸的他头晕目眩。

然后又是双双晋级的巨大惊喜。

接着是发现残片,勾起了无数疑问。

始终迷迷糊糊的许悠然,并未率先放出神识进行探查,就这样兴高采烈的一飞冲天。

半吊子修真者许悠然,还是没有习惯修真者的行为习惯。

如果是一名修真者,在这样不明所以的情况下,肯定要先用神识疯狂扫视一下再行动。

可在许悠然的意识里,外界应该是一片荒芜,寸草不生、黑土连绵,这有什么可探查的?

冲出大坑的一瞬间,许悠然就懵了,不只是懵了,是整个人傻掉了。

就那样赤裸裸的悬浮在半空,茫然四顾。

卧槽!

我这是走错片场了吗?

亚马逊丛林地底深窟中,那青蒙蒙的光膜,感觉好像是修真科技文明的遗迹。

在时空缝隙中穿越无数光年,让他好似进入了科幻世界的虫洞。

降落在这一片荒芜的世界,他以为来到了史前洪荒。

现在这是什么?

许悠然的神识疯狂扫荡出去,和肉眼所见没有任何不同,可见自己不是出现了幻觉。

灰蒙蒙的天色,好像永远在飘荡着薄薄的雾气。

朦朦胧胧的几个光团,应该是恒星在散发光芒。

一片焦黑的土地,被雷劫洗礼的无比狼藉。

巨大的金属门高高耸立,门上巨大的征服二字。

可是大坑周围不应该是空无一物吗?

这几百台巨大的机甲是怎么回事?

只见雷劫炸出的巨大深坑周围,从地面到天空,密密麻麻,无数机甲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

那些机甲大多呈银灰色,极具科幻感。

个别几台机甲是纯黑色,显得格外的狰狞。

银灰色机甲大概有三米多高,纯黑的机甲足足有五米多高。

大体呈现人形,不过从外表无法分辨驾驶者的形态。

那些机甲也许是有什么特殊的涂层,或者是有什么特殊的装置,竟然屏蔽了许悠然的神识探查。

而且许悠然也发现了一个大问题,这个世界的磁场有些紊乱,他的神识探查受到了巨大影响。

可能是因为打破了空气墙的缘故,这一片荒芜的大地,彻底和整个世界融为一体。

现在不止他神识探查的范围,压缩至只有不到一公里,而且还会经常出现混乱和扭曲,根本无法进行详细探查。

这几百台机甲,就这样静静的围着大坑。

当许悠然从大坑中,兴高采烈一跃而起的时候。

数百台机甲黑洞洞的枪口、炮口,齐刷刷瞄准了许悠然。

这一瞬间,许悠然全身汗毛倒竖,强烈的生死危机感,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这不是幻觉……这不是幻觉……

许悠然不停的告诉自己,此时此刻绝对不能轻举妄动。

晋级到四次觉醒者,又是元婴期大修士,许悠然自忖以自己的实力,绝对可以硬扛超级炸弹。

五万吨当量?

五百万吨当量,都不见得能伤害到他。

可是当这些枪口,对准他的时候,他知道一旦这几百台机甲开火。

自己肯定死无葬身之地,这些机甲持有的武器,杀伤力绝对爆表。

那些黑洞洞的枪口,闪烁着狰狞的寒芒,姑且称之为枪吧。

因为在许悠然看来,那似乎是一门门小型火炮的炮管。

虽然僵持只有短短的一瞬,可是许悠然的脑海中闪过无数的念头。

一看这些机甲的外形,再结合这里的天象。

他就知道,这里绝对不可能是地星,这些机甲也不是地星科技产物。

目前为止地星科技水平,最高的应该是大秦。

觉醒者领域研究水平,最高的应该是教团。

这里不是地星,又出现这么多造型古怪的机甲。

这里是地外生命星球,而且这里的生命,应该是偏向于科技研发的进化路线。

他在时空缝隙之中流浪的时候,看到过无数的世界。

虽然未曾见过这种机甲,不过想来应该是科技侧的机械文明。

他曾经见过很多修炼侧的修真文明世界,那些世界是不会出现机甲这种东西的。

这短短的一瞬,他也看到了很多东西。

那些机甲的侧面都有一些精美的花纹,而且花纹之间都有他认识的那种奇怪文字。

四周围住许悠然的机甲,看到这样一个裸男似乎也是一愣,有些出乎意外。

随即似乎注意到了,许悠然手中拿着的牌子。

忽然,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姓名?部队编号?”

一向强势横扫的许悠然,什么时候这样被人用枪指着审问过?

虽然从未听到过这种语言,他却好像生来就明白这话的意思一般。

难道这种语言才是我的母语?

许悠然眼神冷冷的扫视过去,双手非常诚实的高高举起。

用并不熟练的语言,且还在剧烈颤抖的声音,说道:“队长,别开枪,自己人!”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