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悠然看到了什么?

所有机甲大腿左侧都写着一行字:真理之火永存!

所有机甲左臂外侧都写着两个字:探索。

许悠然完全无法理解那是什么意思。

可也别低估他强烈的求生欲,还有机智的骚操作。

数百台机甲的炮口指着他,还有闪烁着狰狞寒芒的巨大冷兵器。

稍微有点智商就能看出来,这群铁憨憨绝对不好惹。

何况,这些机甲身上的文字,摆明跟他的牌子同出一源。

这个时候傲娇,无疑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许悠然不怕死,可是不爱死。

死亡之后也许会更快乐,也许会化作虚无。

但是过程一定很痛苦,听听被他杀掉的变异兽,临死之前的哀嚎就知道了。

举起双手投降,简直就和宇宙通用语一样有效。

那威严声音的主人,似乎也感受到了许悠然的‘诚意’,再次发话时,声音柔和了许多,“身份牌拿过来,需要验证身份。”

许悠然也不知道是谁在跟他说话,也不敢卖弄,老老实实将手中的牌子用力丢了出去。

正面对着他的一台黑色机甲,“唰!”探出一只巨大的机械手臂,将那块牌子拿在手中。

“嗖!”牌子被他放入胸膛处,打开的一道小门内。

“嗯?”疑惑的声音响起,“EPIC248435473,这是什么鬼地方?还有数字编号?”

“嗯……”许悠然调动了所有脑细胞,疯狂的思考。

他么的,你问我?

我哪里知道,那是什么鬼地方?

这是什么鬼地方我都不知道,你是什么鬼,我都不知道……

抱怨归抱怨,吐槽归吐槽。

人在炮口下,不得不低头。

“队长,那是一处极其偏僻的生命星球。”许悠然开始忽悠,希望能够蒙混过关。

既然能查到归属,那就说明牌子是真的,只是他这个人是假的。

“哦……看编号就是银河系的偏远垃圾星球。”那浑厚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有那种垃圾星球,文明极度落后,才会有奴隶卖到这里。”

奴隶?

许悠然心中一惊,虽然表达方式不同,可他肯定那个词的意思就是奴隶。

银河系的行星都是垃圾星球?

是落后文明?

这么高等级的智慧生命,也会出现奴隶这种东西?

一瞬间许悠然思绪万千,眼神中却流露出一丝谦卑和讨好。

“嗖!”牌子被那台黑色机甲,丢了回来。

“姓名?什么实力?怎么会在这里?”审问还在继续,所有的武器还对着他,看来还没有洗清嫌疑。

“我叫许悠然,实力……”许悠然不怕说名字,这些科技文明的铁憨憨肯定没听过他的名字,可是实力怎么描绘啊?

“几次觉醒?”那威严的声音有些不耐烦了。

几次觉醒?

许悠然脑瓜子嗡嗡的,差点没立刻宕机。

科技文明侧的铁憨憨,竟然问他几次觉醒?

这个问题虽然简单,却好似一道惊雷炸响在许悠然的脑海。

原来地星上的觉醒者,修炼的病毒觉醒体系,竟然是科技文明侧的修炼体系。

他一直以来都认为,科技文明侧的机械文明,应该就是面前这些装甲。

更强大的应该就是,他曾经看到过的那个,漂浮在太空中的钢铁要塞。

无数巨型太空战舰,无数巨型生命机器人,巨大狰狞的炮口,闪烁着死光的武器。

病毒觉醒体系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都应该是修炼文明侧的东西才对。

可是这个简简单单的问题,彻底颠覆了他所有的猜测。

一瞬间他似乎想通了一些东西,比如脑海中的系统,是否就来自于科技文明侧?

“四……四次觉醒……”许悠然发现自己的嗓子有些发干,声音有些嘶哑。

联想到教团那些设备,和教团完善的觉醒者知识体系。

许悠然感觉,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隐秘。

“你在这里做什么?”威严的声音催促道,“关押犯人的监狱,怎么会突然被破坏了?”

卧槽!

许悠然终于明白了。

为什么这片地方这样奇怪,为什么会有这么牢固的空气墙,为什么还会有一扇金属大门。

他的神识虽然探查范围和精度大大降低,可近在咫尺的金属门还在他的探查范围之内。

此时他也终于发现,金属门另外一面的一个大字:狱。

原来自己被传送进了监狱,这是自投罗网吗?

如果不是自己的骚操作,毁了这座监狱,估计一辈子都出不来。

他现在很想知道,是谁这么缺德?

设计了这样一个传送通道,而且直接传送进了监狱。

可是,不对啊!

又一个谜团在心中升起。

自己是因为带着科技侧这块牌子,使用了修炼侧的功法,才被传送过来的。

这是什么骚操作?

如果只是拿着牌子,不会被传送过来,因为是科技侧的智慧生命。

如果只是修炼功法,也不会传送过来,因为是修炼侧的智慧生命。

法克!

难道那个传送阵,是专门对付我这种二五仔的?

心念电转之间,无数的疑惑升起,又有了无数新的猜测。

可是明显在这里是得不到答案的,而且回答不好的下场,绝对是被密集的炮火怼死。

“我迷路了,在这附近冲击四次觉醒,渡劫的时候,不小心破坏了这里。”许悠然半真半假的回答道。

按照他的猜测,既然地星人修炼病毒觉醒体系,会引动雷劫。

没道理其他科技文明侧的智慧生命,不会引动雷劫。

果然,被他蒙对了。

“四次觉醒?天劫?你下次小心一点!”那威严声音的主人,似乎终于确认了许悠然的身份,“收队!”

“哗啦……”一阵整齐划一的操作声响起,围住许悠然的几百台机甲战士,全部收起了武器。

“呼……”许悠然暗暗长舒了一口气,那种生命不由自己操控的感觉,实在是太糟了。

“你们军团向东边走,这里往西都是我们探索者军团的驻地。”也许是因为许悠然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也许是因为许悠然是四次觉醒者,那台黑色机甲的主人,态度缓和了许多。

说罢,指了一个方向,“这颗要塞星球磁场紊乱,你到处乱飞很容易迷路。”

“谢谢!谢谢!”许悠然发现这些智慧生命,貌似并不是很难沟通。

他不知道这些智慧生命之间,怎么表示感谢。

文字他认识,语言他会说,可是人家的风俗习惯他不知道。

只好双手合十,举过头顶拜了几下。

“还是个信教的?你们这些低级土著,真有意思……”那台黑色机甲,大手一摆,率先向着一个方向飞走了。

“嗡、嗡、嗡……”细不可查的嗡鸣声响起,几百台机甲结成队列,跟在那台黑色机甲的身后,迅速消失在天边。

这一幕看得许悠然咋舌不已,几百台体型巨大的机甲,飞行之间几乎完全没有声音。

而且他们飞行的速度明显超过了音速,却没有音爆声,也没有音爆云,顺滑的好似低速滑行一般。

这是怎么做到的?

科技文明侧的技术水平这么先进吗?

刚才被几百台机甲围困着,许悠然不敢露出马脚,始终处在非常紧张的紧绷状态。

眼看着那些机甲消失在天边,这次他才是真正松了一口气。

悬浮在空中,许悠然开始迅速观察起四周的情况来。

天色确实和在空气墙中看到的一样,都是灰蒙蒙的,仿佛永远不会消散的雾气一样。

天上朦朦胧胧的光源似乎有三个,而且分散的距离非常遥远,这颗星球有三颗恒星?

那道坚固的空气墙被打破之后,似乎笼罩在其中的浓郁灵气,全部逸散到了空气中。

许悠然此时,再也感受不到,那种浓郁的天地灵气了,不由得有些些遗憾。

虽然是监狱,不过真是修炼天堂一样的存在啊。

空气中的灵气浓度虽然不高,却也比地星好太多了。

至于氧气含量什么的,貌似比地星低一些,不过差距不是太明显。

可能是因为有三颗恒星,这颗星球的引力不大,但是磁场紊乱的厉害。

神识探查和飞行都会受到很大影响,如果许悠然依然是三次觉醒者,金丹期境界的话,确实连飞行都会很艰难。

可现在许悠然是四次觉醒者,元婴期大修士,放在修真界也多少算是个小高手了。

这点困难对他来说,还是很容易克服的。

在空气墙里的时候,看到的景象和现在看到的景象完全不同。

现在想来,应该是监狱内的特殊设置,让里面的人无法看到外界的真实情况。

除了监狱范围内寸草不生、一片荒芜,许悠然视线所及的范围内,到处都是造型奇怪的树木。

成片成片的森林,并不高大,却连绵不断。

这颗星球的树木也很有特色,也许是没有树叶,也许是许悠然分不出哪些是树叶。

反正在他看来所有的树木,都是光秃秃的枝干,而且都是螺旋形向上扭曲生长着。

到处都是铁灰色的树木,显得整颗星球都死气沉沉的。

直到视线尽头都是一马平川的平原,也许这颗星球上有山,但是许悠然现在却一座也没看到。

不知道这颗星球上有没有变异兽?

不过,想想那群机甲战士,还有他们狰狞的炮口,带给自己的那种危险感觉。

估计变异兽在这颗星球很难生存吧。

一片荒芜的黑土边缘,耸立着巨大的金属门,厚度差不多有一米左右。

看来自己想带着这扇金属门,以后作为渡劫的法宝,简直是痴人说梦。

许悠然认准了东方,急速飞行而去。

既然能够骗得过刚才那些探索者军团的人,想来应该也能骗得过‘自己军团’的人吧。

关键问题来了,自己是什么军团的人啊?

这个问题,只能自己想办法搞清楚了。

刚才那种情况,总不能傻乎乎的问那几百台机甲,我是什么军团的吧?

探索者军团?

真理之火永存?

带着满心疑惑,许悠然一路向东。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