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米多高的机甲,塞进去两个男性,不但拥挤,而且很别扭。

许悠然是非常不习惯和同性这么亲密接触的。

可是扶冠却好像完全不在意,看来同为人族,理念差异也非常巨大。

不过许悠然还是低估了科技文明的工艺水平。

原本只能容纳一个正常人类形态的机甲内部,经过扶冠的简单调整,竟然扩大了许多空间。

虽然还是亲密接触,舒适性却明显提高了很多。

机甲内部并不是冷冰冰的机械,而是好像包裹了一层海绵形状的材料。

薄薄的一层,触感却很柔软。

许悠然想象中的精密机械,各种按钮,视频光幕,这些完全不存在。

这台机甲也是银白色,应该是为了扶冠专门定制的。

三只手臂、三只腿,许悠然只是学徒,老老实实的站在扶冠身后。

扶冠似乎看出许悠然的不解,微微一笑,“机甲是半自动化设备,通过我们的星海神国系统,自动登录,意识操控。你可以把它理解为一套大号的战甲。”

许悠然心中暗暗称奇,却假装漫不经心的和扶冠聊了起来,他想多从扶冠这里套取一些有用的信息。

“机甲不同的颜色是什么意思?材质不同吗?”许悠然努力装成一个土著星球刚出来的土包子模样。

当然了,他确实就是个土包子。

“银白色、黑色,都是真理一型战甲。外壳都是黄金级材料打造的,根据不同的体型配发不同的机甲。”因为大家还在陆续登上机甲,都在列队等待。

所以还有一些空闲时间,扶冠也很随意的和许悠然聊着天。

既然身在同一个小队,又都是奴隶战兵,将来可能要一同战斗很多年。

“红色和金色的呢?”许悠然想问的其实不是这些,关于机甲的知识,全部可以在星海神国系统了解到。

“红色、金色都是二型,钻石级材料。越强大的机甲,需要越强大的精神力来进行操控。”扶冠回头看了一眼许悠然,“听哲别说,你有可以拟态的黄金品质冰甲,现在可以武装起来了。”

“卡啦!”许悠然闻言,将冰甲拟态成银色作战服的形态,“我们的任务很危险吗?有机甲保护还不够?”

“危险无处不在,多一层防护总是好的。”扶冠面色有些凝重,“有些土著反抗的很激烈,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反抗?”许悠然假装好奇的询问。

因为他就是即将被征服的土著,将心比心,换成是他也会反抗。

“很快你就会体会到的,这种任务其实我们大家都很喜欢。”扶冠说着笑了,“根据收获的奴隶数量和质量,我们三大军团都会有统一战功发放。如果遇到反抗,需要战斗。根据击杀的奴隶数量和质量,我们还会有单独的战功收获。”

许悠然心下有些黯然,在地星猎杀变异兽有战功收获,在这里猎杀觉醒者有战功收获。

也许在科技文明阵营看来,我们这些土著和变异兽,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吧。

“变异兽呢?击杀变异兽有战功吗?”许悠然还不死心,追问了一句,“我们怎么登陆作战呢?”

“变异兽?你说的是妖兽?那个没战功,我们主要目标是智慧生命。比如收获十亿普通人,我们每个人可以获得一点战功。这些普通人最不值钱,十亿普通人,最后可能连一万个觉醒者都没有。”

十亿普通人,才一点战功……

在科技文明阵营看来,许悠然的同学、朋友、邻居,只是一个数字而已,并且是非常没用的数字。

许悠然的心中涌起一阵莫名的悲哀,如果他没有觉醒,没有激活病毒王座系统。

他也是这十亿个普通数字中的一员吧,所有的命运和生死,完全在别人的操控下。

扶冠继续说道:“我们怎么登陆作战?开拓者军团在土著星球会有安排,那边会有逆向虫洞开启装置。不过有些时候,一些特殊土著星球,会由正义之光不灭负责开启虫洞。”

“我们真理之火负责的事,跟他们正义之光有什么关系?”许悠然有些好奇。

“有些土著星球,是由我们科技阵营和修炼阵营,共同发现的。或者干脆就是两大阵营的战场,所以会由正义之光负责。”扶冠思考了一下。

“好像有个什么星球,最近要打通虫洞了,就是这样的情况。我们在那座星球取得了胜利,驱逐了修炼文明的敌人,将他们统统放逐到监狱去了。”

许悠然回想起地星上各种各样的文明遗迹,确实有很多科技文明遗迹,也有很多修炼文明遗迹。

百慕大三角、三星堆就带有很明显的科技文明色彩,而昆仑云顶天宫、秦岭遗迹就是很明显的修炼文明遗迹。

为什么会出现截然不同的两种文明遗迹,原来地星曾是两大阵营的战场。

再联想到扶冠所说的放逐、监狱,许悠然开始有些想明白了。

亚马逊丛林那处地底深窟,搞不好就是科技文明阵营放逐修炼者的传送阵。

所以他拿着科技阵营的身份牌,却需要使用修炼功法,才能完成传送。

传送的终点为什么会在监狱内,他也终于搞清楚了。

不是打造传送阵的大能糊涂,人家本来就是那样设计的。

只有被征服者军团认可的修炼者,才能通过那个传送阵,最后的目的地也不是天堂,而是监狱。

联想到空气墙内浓郁的灵气,还有那一层厚厚的黑土。

许悠然不由的感到惊悚万分,浑身汗毛倒竖。

空气墙彻底隔绝了内外,那些灵气很有可能就是无数修炼者死去逸散的灵气。

那层厚厚的黑土,会不会就是被放逐修炼者的尸骸?

无数年岁月流逝,修炼者死去,尸身腐化成废土,灵气逸散于天地。

我竟然是利用,无数修炼者死后的遗泽,晋级的元婴境界。

许悠然晋级元婴之后,心中始终有一种沉甸甸的莫名悲哀。

他一直以为是突然接触到科技文明,被打击到了。

现在想来,有可能是那些死去的修炼者,他们的怨念一直未曾消散。

监狱内那么浓郁的天地灵气,却为什么寸草不生?

是否是那些修炼者死去的太多了,浓郁的死气始终笼罩着那片大地?

坚固无比的空气墙,荒芜一片的大地,悠久漫长的生命,毫无希望的等死。

那将是一种多么痛苦的折磨,想想都让许悠然不寒而栗。

耳边似乎若有若无响起那些修炼者的咒骂声、哭泣声,还有一阵阵绝望的哀嚎。

而这些都发生在科技文明高度发达,甚至一统整个宇宙的文明世界。

并且这只是三体星系一个边缘的角落,一座小小的要塞星球。

放眼整个宇宙,每分每秒可能都在上演着同样的一幕。

自从开始接触、了解科技文明阵营,许悠然一丝一毫也没有感受到科技带来的进步和文明。

只有严苛的阶级、冰冷的规则、毫无人性的奴役和圈养。

这就是科技文明发展到极致的追求吗?

能够将同类进行圈养、成批收割、血腥淘汰、残暴镇压。

只为了什么虚无缥缈的理念之争,道统之争。

这还能称其为智慧生命吗?

这就是科技文明阵营所谓的真理?

这就是科技文明阵营所谓的正义?

进化成这样的智慧生命,简直就是整个宇宙的悲哀。

一阵彻骨的冰寒,让许悠然如坠万丈冰窟。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星海神国、天合联盟、真理之火永存、正义之光不灭。

这不是四尊神祇,而是四尊恶魔。

亿万年岁月以来,将所有同类踩在脚下,抽骨吸髓,滋养自身。

看看广场上这些征服者军团的觉醒者。

看看身边小队这些奴隶战兵。

这里每个人,都站在无数同胞的尸骨上喜笑颜开。

自己身为奴隶战兵,却因为要去残杀另一群奴隶,而欢欣鼓舞。

在他们的铁血强权之下,曾经的好人,如今都成了助纣为虐的恶魔。

这些奴隶战兵,将他们的快乐和强大,建立在虐杀另一群奴隶之上。

许悠然心中,无名怒火,熊熊燃烧。

可他什么都做不了,也不敢做。

在威压半个宇宙的高等文明面前,他只是一只蝼蚁,连自己的生死都无法掌控。

一种深切的悲哀和无力感,涌上心头。

如果不是他误打误撞来到这里,可能永远也不会了解到这样的真相。

这就是地星人,心心念念想要追求的高等文明?

如果他们知道了这些真相,不知道他们会作何感想?

“嗡……”一阵轻微的震动传来,一万多台机甲开始升空。

“坐稳了,我们准备穿越隔离层了。”扶冠好心提醒了一下,“四次、五次觉醒者,只有驾驶机甲才能穿越隔离层。这是为了防止修炼文明阵营窥探,建造的隔离层。我们的第一站是中转要塞,然后再进入GX366836行星。这是为了防止修炼文明阵营,追寻着我们的虫洞杀入帝国腹地。”

银白色、铁黑色、火红色、赤金色,闪耀着夺目光彩的一万多台机甲,几乎是没有任何噪音的在向上飞行。

一万多名强大的觉醒者,携带着激光炮、电磁炮、高能射线枪,手持黄金级武器,身披黄金级战甲。

强横的实力、精良的装备、贪婪的欲望、膨胀的野心。

又一颗被圈养的生命星球,亿万万智慧生命,即将惨遭血洗。

所有机甲战士最前方,正是此次带队出征的少将。

这是不需要装备机甲,就可以强行穿越隔离层的强者。

一位恐怖的让大地都为之震颤的六次觉醒者。

天灾神将白起!

这是一位标准的人类,高大强壮的身躯,一袭纯白色披风,迎风招展、猎猎作响。

披风背后是两个醒目的黑色大字:真理!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