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冠敏感察觉到许悠然的异样,诧异的看向许悠然,“怎么了?害怕了?”

“不是,就是有些期待。嘿嘿!”许悠然勉强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容。

在这里露出破绽和马脚,无疑是取死之道。

可是这个消息,实在让他太震惊了。

联想到地星上觉醒者的现状,许悠然有理由相信。

那颗正在进行血祭的圈养星球,有超过99%的可能性是地星。

在教团的推波助澜之下,最近一年来,地星觉醒者水平提高极快。

教团内部很有可能,就有不下十名五次觉醒者。

四次觉醒者,更是至少两三百名。

放眼全球,五次觉醒者至少几十人,四次觉醒者上千人,三次觉醒者恐怕不下十万人。

再加上数亿普通人,这些都是觉醒者奴隶战兵的储备兵源。

这样的数量和质量,绝对值得征服者军团出动。

想到这里,许悠然简直是心急如焚。

他想尽快回到地星,阻止血祭,也许可以拖延征服者军团的步伐。

看着那闪烁着青蒙蒙色彩的光膜,许悠然心中一动。

这种光膜他见过,亚马逊丛林地底深窟中,那道光膜也是这种颜色。

许悠然假装好奇的问道:“那处虫洞已经变色了,我们不能传送过去吗?”

“当然不能啊,我们只能通过蓝色光膜虫洞。”扶冠很自然的说道,“白色光膜与青色光膜,我们都是无法通过的。”

许悠然心中暗暗有了计较,他不知道如果运转自然经,是不是能够通过那道青色光膜,可是他必须要试一试。

就连科技文明阵营,这么强大的技术实力,依然要等待目的地虫洞开启,才能进行传送。

如果他不是依靠虫洞回去,哪怕是光速可能也要飞几万年。

现在难题来了,他如何才能接近那道光膜?

如果他这样跳出去,打开舱门,直接飞向那道光膜。

那绝对等同于自杀,可能连舱门都出不去,就被击杀了。

肉身穿越隔离层,无需任何防护措施,就能在太空中漫步。

看似简单、随意,其实这都是实力强横的表现。

不用说在三体星RX1976,哪怕在地星,许悠然也无法穿越大气层,更别提在太空漫步了。

完全真空的太空中,恒星强大的辐射光线,远比超级炸弹轰击还要猛烈。

天灾神将白起,毫不费力,不带一丝烟火气的自如行动。

一旦动手,捏死许悠然,不会比捏死蚂蚁更费力。

就在许悠然凝神思索间,主舰已经缓缓接近了目标虫洞。

小行星带遍布着无数陨石碎片,最大的体积堪比主舰大小,最小的也有普通房屋大小。

这样的空间地形并不利于战舰加速,纵然主舰的外层甲板都是天灾级材料,速度达到一定程度,也会被撞的粉碎。

可是强大的科技文明,早已克服了这个问题。

宇宙广阔无边、浩瀚无垠,哪怕是以光的速度前进,也会将人类探索的步伐,局限在一个很小的圈子内。

于是充满智慧的人类,想到了一个另类的解决方案。

为什么要超越光速呢?

利用时空缝隙,进行空间跳跃,相当于将距离无限遥远的两个点,对折在一起。

这一伟大的创举,终于让人类的探索的步伐,迈向了星辰大海。

只是在许悠然看起来,这反而是宇宙无数文明最大的悲哀。

透过舷窗可以看到,主舰周围那上万艘护卫舰,纷纷停靠在主舰甲板上。

这是要带着这上万艘护卫舰,集体空间跳跃。

为了减少能量的损耗,降低失误率,充分利用主舰的强大防御力。

所有护卫舰都将在主舰甲板上,共同完成空间跳跃。

许悠然眼睛一亮,毫无疑问,这一段时间是这艘主舰防御力最弱的时刻。

进入虫洞前,离开虫洞时,这两个时间节点,是这支舰队外部防御的真空。

虽然时间很短暂,可如果利用的好,绝对能创造战机。

征服者军团的这种操作,其实也很无奈。

空间跳跃技术虽然很成熟了,可依然存在巨大的风险和隐患。

类似于地星人类的航空技术,总有万分之几的失误率。

一万艘护卫舰进行空间跳跃,总会损失几艘战舰。

虽然损失不大,也在征服者军团可以承受的范围内。

可如果挂靠在主舰甲板上进行空间跳跃,那么这种损失几乎可以降为零。

所以科技文明阵营的战舰,在进行空间跳跃时,都采用这种方式。

不过以许悠然的实力,想要抓住这个破绽加以利用,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海量天灾级材料打造而成的主舰,是科技文明阵营最高智慧结晶。

这样一艘巨无霸,停在那里让许悠然打,没有几百年他都打不坏。

“嗡……”轻微的震动传来,主舰终于进入了虫洞,开始空间跳跃。

熟悉的眩晕感再次传来,巨大的舷窗外是一片死寂的虚无。

偶尔划过的光点,代表着无数鲜活的世界。

许悠然纵使心急如焚,却也无可奈何。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在这样强大的势力面前,许悠然只是一只小小的蝼蚁。

哪怕他观察到了很多东西,也发现了一些破绽。

可又有什么用呢?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聪明才智,一切奇思妙想,都是笑话。

滚滚洪流向前,他却无力阻挡,只能坐看地星血祭。

也许虫洞开启的那一天,征服者军团兵临地星,他还是其中的一员。

那个时候,也许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和地星一起毁灭。

想想自己建立的毁灭者小队,想想因此而设立的毁灭者军团。

简直就是个笑话。

身边这些曾经的奴隶,现在的战兵,才是真正的毁灭者。

他们正在毁灭着一个个文明,正在收割着一颗颗星球。

而自己,正是其中的一员。

甚至有一天,自己也很有可能,会变成他们一样的毁灭者。

带着兴奋和喜悦,给无数的同类带去灾厄。

这就是弱者的悲哀和无奈,卑微的苟活,为了那一丝丝渺茫的希望。

直到自己成为恶魔的一员,并以此为荣。

真理之火永存!

正义之光不灭!

这就是真理和正义?

“嗡……”又一阵轻微的震荡传来,巨大的主舰,好像跃出水面的大鱼。

空间跳跃结束,庞然大物空天战舰,出现在一片陌生的星域。

时空缝隙之中似乎时间过去了很久,又似乎只有短短一瞬。

一道同样巨大的时空裂缝被甩在身后,巨大的空气阻力让空天战舰骤然减速。

“轰!”巨大的轰鸣声传来,一片陌生的景象出现的舷窗外。

这是一颗行星的地表,舷窗看出去,入眼的是一片铁灰色。灰蒙蒙的隔离层,好像永远无法驱散的雾霾。

连绵的远山郁郁葱葱,却在雾霾的遮掩下,显得无比灰暗、阴森。

一座高耸入云的建筑物,被主舰撞的粉碎。

巨大的空间裂缝,好像这世界的一道巨大伤疤,狰狞丑恶。

巨石堆砌的地面,刻画着精美的花纹。

从主舰巨大的舷窗俯视下去,地面的花纹组成了两个大字:征服!

花纹的沟壑之间,填满了暗褐色的颜料。

虽然早已干涸,可许悠然知道,那是血,那是无数觉醒者的鲜血。

至于尸体一具也没有看到,一群巨大的变异兽还在地面逡巡,想来尸体都已经喂了变异兽。

“嗖、嗖、嗖……”密集的破空声响起,上万艘护卫舰迅速升空。

那群巨大的变异兽,被突然出现的主舰吓了一跳。

纷纷抬起头,对着这艘庞然大物,仰天嘶吼。

这些黄金级变异兽,虽然已经初具智商。

可是距离进化到智慧生命,还差得很远。

这些蒙昧无知的变异兽,对于科技文明阵营来说,毫无意义。

无论是护卫舰,还是主舰,或者是主舰上的征服者军团,完全无视了这群变异兽。

“轰!”宛如一座悬空的大陆一般,巨型主舰选择了一个方向开始前进。

“轰、轰、轰……”上万艘护卫舰,以几十马赫的高速,在这颗中转星疯狂扫荡。

偶尔发射一道激光或者是高能射线,对地面的某处进行打击。

隔着舷窗,许悠然似乎都听到了惨叫声。

应该是血祭的漏网之鱼,那颗圈养星球上的土著觉醒者。

主舰在星球表面的移动速度并不快,虽然超越了音速,最多也不会超过五马赫。

这颗中转星球与三体星RX1976不同,这里有连绵起伏的群山,还有辽阔无边的大海。

植被、生态系统也很完善,只是没有智慧生命,全部都是变异兽。

一场血腥狂欢即将开始,征服者军团全体战士,都在安静的等待着登陆作战。

这艘主舰之中,高手如云,还有强大的六次觉醒者。

许悠然是无论如何,不敢释放出神识进行探查的。

可是隔着机甲,他似乎都能感受到那些战士们的狂热和期待。

这就是人性的悲哀吧,或者说是智慧生命的悲哀。

曾经他们也是被猎杀的一份子,可是当他们掌握力量之后,却迅速变成了猎人的一份子。

“嗖、嗖、嗖……”上万艘护卫舰,再次回归主舰的甲板。

“轰!”一声巨响,主舰撞入一道新的空间裂缝,再次开启了空间跳跃。

当这次空间跳跃结束的时候,就是血腥收割开始的时候。

许悠然缓缓闭上眼睛,他不想看到接下来的一切,却又不得不面对这一切。

这艘空天战舰中的所有人都有罪,所有人都该死,包括他自己。

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一切,是滔天的罪孽,而他却要坐看这一切的发生。

不但无力阻止,反而要坦然面对。

因为他还想找一个机会,去挽救他的世界、他的爱人、他的战友……

如果他死在这里,将是毫无意义的牺牲。

地星将会是下一个GX366836行星,任何人也无法改变它的命运。

虎狼面前,我是麋鹿。

麋鹿面前,我是猎枪。

从未有一刻,许悠然感觉到如此的无奈和悲哀。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