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到那部动画片,不得不说这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一心想征服大海的海贼,竟然不会游泳,会淹死在大海里。

梦想着掌控整个宇宙的觉醒者,竟然不能在宇宙虚空战斗。

至于七次觉醒者,是不是还会出现这个问题。

许悠然并不清楚,他见过的最强者,就是天灾神将白起。

随着虚空环境的同步,所有觉醒者的战斗力,都下降了一大截。

白起显然也无法长期维持,六次觉醒者的战力水平。

其他觉醒者,则更是比普通人强一些不多。

如果不是因为有机甲,还能保持维生系统。

不用战斗,这里已经全是死人了。

可是大敌当前,所有人只能硬着头皮,冲向那三名修炼者。

一万多人去攻击三个人,真正能将攻击,落在三个修炼者身上的觉醒者,每次也就七八个。

此时机甲庞大的体型,反而成为了掣肘。

宇宙虚空之中,声波武器、热武器、元素类武器,完全没有效果。

在这种虚空环境中,死光武器无疑效果最好。

可是这样密集的攻击队形,反而限制了死光武器的发挥。

三位修炼者手持长剑,可以近身战斗。

飞剑穿梭、法宝纵横,可以远程攻击。

六次觉醒者白起也连连负伤,更不用说其他觉醒者。

机甲的外壳也很坚硬,绝大多数是黄金级材质,还有少数钻石级材质。

可是在修炼者犀利的飞剑面前,跟纸糊的没有任何区别。

太空中听不到声音,只能看到一台台机甲被洞穿,一连串血珠漂浮在空中。

四次觉醒者、五次觉醒者,成片、成片的被修炼者收割着性命。

几乎是寒光一闪,就有几台,甚至十几台机甲的主人失去了生命。

强大的征服者军团战士,如同普通人一样脆弱,生死只在一次呼吸之间。

三名强横的修炼者,一边肆意的屠戮着征服者战士,一边疯狂的破坏着主舰中的一切。

无数培养仓被打的粉碎,或者被切割成碎片。

来自GX366836行星的奴隶,几百条、几千条、几万条性命,都在随时随地的消逝。

培养仓一旦被破坏,那些普通人类,甚至是觉醒者。

因为毫无防护措施,几乎是瞬间就会死亡。

有些培养仓内的奴隶,就连身体也被切成碎片,或者是打得粉碎。

一时之间,整个主舰之内,乱成一团。

整个舰体被犀利的飞剑,切割的七零八落,眼看就要整个解体。

主舰之内数亿的培养仓,已经被毁去了数十万,这就是数十万条生命就此消失。

上万征服者战士,组成包围圈,前赴后继的冲向那三名修炼者。

开战不过短短时间,就已经被杀了一千多人。

白起拼尽全力也只是在勉力招架,想逃都逃不掉,想战又不是对手。

离开了元素环境的加持,白起只能凭借自身力量,想尽一切办法保命。

无论是征服者军团的战士,还是那三名修炼者。

众人在战斗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会回避那些培养仓。

攻击落在培养仓上,杀死成批的智慧人类,没有任何人在意。

那三名修炼者还经常故意,大量破坏那些培养仓。

似乎他们的目的就是破灭主舰,让三体星RX1976要塞蒙受巨大损失。

尽可能多的破坏培养仓,灭杀科技文明阵营的奴隶,将大量奴隶战兵的诞生扼杀在萌芽中。

至于白起,是不是可以杀得掉,他们好像并不太在意。

相比较于白起,他们更多的狠辣攻击,是在收割那一万多名征服者战士的性命。

大量的征服者战士被夺去了性命,一台台机甲悬浮在虚空中,一串串血珠好像美丽的项链,散落在主舰舱内。

就在刚刚,他们才完成了一次征服任务。

一颗坚决抵抗的生命星球,被他们强势碾压。

数十万觉醒者,在他们的钢铁机甲面前,失去了生命。

当他们肆无忌惮在践踏着其他生命的时候。

他们绝想不到,报应来的这么快。

转眼之间,他们就成了被收割者。

战场范围越来越大,冲撞的余波、挥洒的剑气、纵横来去的飞剑、强横碾压的法宝,让这艘主舰很快就开始彻底崩解。

灵石作为空天战舰的主要能量来源,因为能量的稳定性,是不会发生爆炸的。

可是战舰的其他机械部分,却有很多在解体的过程中开始爆炸。

一团团耀眼的火光,在无尽漆黑的虚空中闪耀。

周围无数的小行星、彗星、陨石,被炸的粉碎。

裹挟着大量破碎的培养仓和死亡机甲,在虚空中四处飘散。

那上万艘小型护卫舰,早已脱离主舰甲板,高速在周围盘旋。

可是这样大规模的混战,它们也不敢轻易开火。

面对修炼者强大的机动性,死光似乎都有些苍白无力。

何况那一万多奴隶战兵,绝大多数还活着。

最主要的原因是白起,六次觉醒者天灾神将白起。

哪怕是强如科技文明阵营,六次觉醒者也不是大白菜。

这一艘空天战舰,带回了五亿多奴隶。

这其中能够晋级到四次觉醒者的奴隶,不会超过一万人。

能够成为五次觉醒者的奴隶,不会超过十个人。

很有可能这五亿多奴隶中,都不会出现一名六次觉醒者。

可见六次觉醒者,出现的难度有多大,几率有多小。

可是六次觉醒者,已经是奴隶战兵的最顶级战力了。

一旦晋级七次觉醒者之后,几乎没有一个奴隶战兵,不愿意恢复自由,离开战场的。

所以身为六次觉醒者的白起,是三体星RX1976要塞,最宝贵的战略性资源。

如果有可能,保证他可以活下来,才是这场伏击战最重要的战果。

用那三名化神期修士的命,去换一个六次觉醒者白起。

科技文明阵营绝对不会做这种亏本买卖。

投鼠忌器之下,那一万多艘护卫舰,也只能呆呆的看着。

只能期待要塞的援兵,能够最快时间赶到。

那三名修炼者似乎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只是拖住白起,并不下狠手杀他。

尽管是这样,白起也被飞剑洞穿了好几次,全身上下到处都是血迹和伤口。

背后写着‘真理’两个字的纯白披风,早就被撕得粉碎。

好像一个笑话一样,漂浮在虚空中,成为了宇宙垃圾。

那两柄来回穿梭的飞剑,不但锋锐、犀利,而且似乎还带着剑法、剑意的味道。

疯狂收割着征服者战士的性命,随手之间就是几千、几万的普通人死在培养仓内。

许悠然看到这三个修炼者出手的气势,就知道这三人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能以化神期修为,破开天灾级材质的主舰舰体。

可能只有一向以攻击强横著称的剑修才能做到。

科技文明阵营的强大实力,让他感觉到自己的虚弱和渺小。

他也曾幻想过修炼阵营的强大,因为他自己就是一名修炼者,还是一名剑修。

如果可以战力全开,他相信自己就算不是五次觉醒者的对手,也绝对不会相差太远。

可是看到这三个修炼者出手,他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修炼者的强横。

在宇宙虚空这种特定环境下,修炼者对战觉醒者真的是太占优势了。

一名男修以缠斗白起为主,那名女修操控着法宝以防御为主。

最后那名男修,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对抗过万征服者战士。

这是真正的以一敌万,恐怖的实力,让整片星空都在颤抖。

同时,他也低估了修炼者的狠辣和决绝。

这五亿多奴隶,都是智慧人类。

身处科技文明阵营的屯兵要塞附近,想要带走这五亿多奴隶,完全没有任何可能。

所以这些修炼者的选择,就是宁可将这些奴隶全部杀光,也不让科技文明阵营受益。

相比较而言,现在损失最大的反而是那五亿多奴隶。

开战至今,至少上亿奴隶,已经莫名其妙死在了培养仓里。

大开大合、肆无忌惮的攻击,没有任何一方在意那些培养仓。

好像那些只是没有生命的货物一般,可以随意抛弃、毁灭。

这就是修炼文明阵营?

跟残暴的科技文明阵营,有什么区别?

同样的视人命为草芥,同样的为了胜利,不择手段。

这三名修炼者,最后会有怎样的结局,他们是否已经准备好了退路?

这些许悠然都不关心,他只想问问对战的双方。

你们还有人性吗?

他只想问问这个世界。

这样的胜利,就是你们想要的?

可是他实在太弱小,和一只蝼蚁没什么区别。

他的声音太微弱,和蚊子的鸣叫没什么区别。

没有人在意他的想法,没有人会倾听他的声音。

所以,他想回家。他想回去那个叫地星的圈养星球。

他要去告诉那颗星球上的所有人,文明进化到极致,人和变异兽其实没什么分别。

虎毒尚且不食子,人类却在以同类为食。

被打成碎片正在解体的主舰、散落在虚空中的无数残骸、漂浮出上万公里的破碎培养仓,一台台被切割的机甲……

战场范围已经扩大到上万平方公里,这一片虚空几乎到处都是太空垃圾。

甚至已经蔓延、漂浮到那巨大的青色光膜附近。

回家的机会来了!

如此纷乱的战场,少一个战士,应该没人能够注意到。

只不过许悠然也在赌,他赌的他运转自然经,可以穿过那层光膜。

如果不能穿越那道光膜,他的逃跑计划就彻底泡汤了。

他和其他所有觉醒者战士都不同,他是元婴期修士。

虽然不如化神期修士那样强横,可以肉身在宇宙虚空作战。

但是短暂的维持生命,他还是可以做到的。

此时一片大乱,应该也不会有人注意到,他使用了元气。

自然经元气疯狂运转,利用强大的天体引力,带动着这台机甲,疯狂的冲向了那三名修炼者。

扶冠这台机甲原本在围攻的外圈,距离战场还远。

虽然偶尔发射一记死光,却对那三名修炼者,几乎毫无影响。

忽然不知从何而来的巨力,竟然推动着他疯狂冲进了内圈。

扶冠彻底懵了,这是什么情况?

我只是在外围转转,没想过要冲进来。

我没那么英勇,我真没想过来。

完蛋了!

停下啊!

不要啊!

谁他么给我推出来的?

扶冠整个人都傻掉了,全身酸弱,三条腿都无法支撑自己保持站立了。

如果不是机甲内部空间实在太小,扶冠肯定直接跪下了。

一道璀璨的剑光闪过,在扶冠惊骇欲绝的神情中。

机甲已经被斩成了两段,不过在许悠然元气精巧的控制下,机甲微微下沉了一点点。

这一点点的差别,足以救下自己的命,顺便也救了扶冠。

飞剑擦着二人的头皮,将机甲一分为二。

一个男修顺势一脚踢在机甲的胸口,半截残破的机甲,已经带着惊魂未定的二人,迅速飘向远方,脱离了战场。

在那一瞬间,许悠然看清了那名男修的脸。

并且在心中牢牢记住了这张脸。

小样,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

不然,你这一剑、一脚,我肯定要还给你。

虽然,不知道你还有没有以后。

在许悠然元气的无形操控下,残破的机甲以极高的速度,飞向了青色光膜的方向。

还有不到一半距离的时候,许悠然假装成一具被甩飞的尸体,脱离了机甲,肉身飞向那道青色光膜。

缩在机甲中的扶冠,还在庆幸自己的死里逃生,同时还在想办法,怎么才能在这宇宙虚空中存活下去。

所以,他完全没有在意,许悠然的尸体被甩了出去。

他也没有好心帮战友收尸的习惯。

就这样任由许悠然的‘尸体’,撞向那层青色光膜。

一艘在周围盘旋的护卫舰,似乎发现了这边的情况,火速向这边赶来。

许悠然疯狂的运转着自然经,终于在那艘护卫舰抵达的前一刻,触碰到了那道青色光膜。

无声无息,瞬间消失。

那艘护卫舰收势不及,差点撞在青色光膜上。

无论是在护卫舰驾驶者的视线里,还是在探测光幕上,许悠然都在刹那间就消失不见了。

这种青色光膜,因为圈养星球的血祭还未完成,所以是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通过的。

可是,刚才那个奴隶战兵去了哪里?

探测光幕瞬间扫到,还有一个活着的奴隶战兵。

三角形的护卫舰,在宇宙虚空中划了个弧线,向扶冠飞去。

即将触碰到青色光膜的许悠然,心脏疯狂的跳动,紧张的无以复加。

万幸,在护卫舰抵达的一瞬间,他真的成功穿越了光膜。

一片漆黑的虚无,时间、空间全部失去了意义。

高速移动的身体,眼前闪烁而过的光点。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许悠然心中狂喜,如果不是感应不到自己的身体,他甚至会手舞足蹈起来。

哥,回家了!

ps:即将回家的小许,将会带给地星怎样的变化呢?

有点值得期待哦……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