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悠然无意中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个人。

不远处,麦哲伦正用一种非常危险的眼神盯着他。

他抽了抽嘴角,歉意的露出尴尬的笑容,又看向楚新月二人,“各位,你们下去休息一下吧。今天死的人够多了,不能再死人了。”

说罢,他望向刚刚凝练了力量,还在默默熟悉状态的草稚柴舟。

“不过,这个人必须要死,我自己来就可以。他死了之后,我会告诉大家原因。”

“你?”

“小子……”

“放心,我许悠然还是大秦的毁灭者战士。不会给大秦抹黑的。”许悠然打断了楚新月二人的话。

“哼!”草稚柴舟一声闷哼,“小子,我不管你是巴里卡卡,还是许悠然。我好歹算是帮过你几次,你却亲手杀了我儿子。今天你必须死!”

“你帮过我,我很感激。可是你正在做的事情,却足够让你死一万次。”许悠然面色严肃,目光森冷,“地星人类生死存亡的大义面前,我只能做一次忘恩负义的小人了。还请开拓者军团的柴舟大人,原谅在下。”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听不懂!”草稚柴舟面色微变,眼神中的杀意更加浓烈。

这个小子果然知道了一切,只是他误以为,我是开拓者军团的接引者了。

“装糊涂?”许悠然指了指左臂的花纹,“这两个字是征服。”

他又指了指下方,血流漂杵的巨大银白色广场。

“地上那两个字是征服,对不对?”

一直没有升空的那些觉醒者,感触还不强烈。

“嘶……”这些身在半空的五次觉醒者,却轻易就能分辨清楚。

下方巨大广场上的精美花纹,跟许悠然作战服上的花纹,竟然是一模一样的。

谁要再说这是巧合,那就是在侮辱这些五次觉醒者的智商。

所有人再次将疑惑的目光,投向草稚柴舟。

就连各大组织联盟的人,都发现事情好像没有那么简单了。

“哪里那么多废话,我听不懂!”草稚柴舟决定,还是先解决了这个杀子仇人,再处理其他事。

“轰、轰、轰、轰!”一连串密集的音爆声响起。

草稚柴舟起步就是超音速,瞬间突破音障,巨大的音爆云还在回荡,身形已经出现在许悠然面前。

许悠然也是不甘示弱,不但肉身瞬间超越音速。

元婴之身、超品飞剑,也是全力出击。

此时的许悠然,无论是肉身,还是元婴之身,或者是超品飞剑,全部裹挟着元气。

这是更加凝练的真气,同时也是真气发生质变后的力量。

这是足以对元素体造成巨大伤害的力量,每一位五次觉醒者都需要退避三舍。

可是草稚柴舟为了更加凝练、更加强大的力量,收起了元素化身。

不得不说,单纯就实力而言,草稚柴舟绝对可以力压在场所有五次觉醒者。

他已经开启了,万般伟力归于自身的进化之路。

在这条正确的道路走下去,将元素之体的力量,全部凝练合一的时候,就是他晋级六次觉醒者的时候,

单纯从力量释放的角度来说,许悠然跟他确实还有不小的差距。

可是许悠然的花活儿比较多,元婴之身、超品飞剑,这都是能对他造成伤害的战力。

“轰!”惊天对撞,半空中好像炸开了一颗太阳一般。

气浪和冲击波,将半空中的五次觉醒者,全部掀飞了出去。

许悠然让他们撤离,他们自恃实力强悍,非要在这里围观。

结果就是惨遭打脸,以这些五次觉醒者,强弩之末的实力,竟然连围观的资格都没有。

“嗖!”超音速飞剑,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

“噗!”草稚柴舟肩头,被切出一道细小的伤口。

血液还没迸溅出去,灼热的高温之下,瞬间气化。

“轰隆!”许悠然被一掌拍在胸口,直接砸在广场上。

黄金品质冰甲,“咔嚓”一声粉碎,许悠然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轰隆!”黑漆漆的元婴之身,也被一脚踢了出去,砸在广场外的大地上。

胸口凹陷下去一个脚印,好像是木屐的花纹。

“噗!”许悠然再次吐出一口鲜血。

他么的,这老家伙挺狠啊。

眼角的余光看到楚新月等人,都被掀飞出去很远,却还跃跃欲试想冲上去。

许悠然大喊一声,“都别动!放开那个老头,让我来!”

脚下发力,脚下坚硬的广场,都被他踩得出现了皲裂。

“轰!”许悠然脚下借力,再次冲天而起。

大战再次爆发,余波荡漾开去,就连五次觉醒者,都不敢轻易靠近。

第一次对撞,是许悠然故意为之。

他想要看看自己的硬实力,和准六次觉醒者,差距到底有多大。

借此衡量一下,自己跟六次觉醒者之间的差距。

否则万一能量源被触发,征服者军团大军压境。

他连自己是否有一战之力都不知道,那才是真的悲剧。

经过这次对撞,他心里也有了一些计较。

单纯的肉身或者元婴之身,跟草稚柴舟比较起来,差距还是比较大。

如果双身合一,那么实力差距,其实就没那么明显了。

不过却也失去了灵活性,现在肉身、元婴之身、飞剑,三位一体的交错攻击。

对付草稚柴舟这种境界还不稳固,强行提升的准六次觉醒者,效果还是非常好的。

因为他的实力,还没有强横到足以对许悠然形成碾压的地步。

只要不能一击让许悠然丧失战力,凭借他的超强恢复力,持久缠斗下去。

最后死的肯定是草稚柴舟。

如果是真正的六次觉醒者,许悠然绝对就不敢这么浪。

那种顶级强者,一掌就能将他拍个半死,直接丧失战斗力。

他必须要保证能扛住几次打击,才能凭借自己超强的恢复力和防御力,争的一线生机。

再次交手,许悠然就开始尽量扬长避短。

不再跟草稚柴舟硬拼,肉身、元婴之身负责缠斗,飞剑负责放血,削弱敌人的战斗力。

“噗!”草稚柴舟速度再快,在许悠然的双身合击之下,一个疏忽,还是被飞剑再次划出一道伤口。

“唰!”许悠然挥手一道寒气,却对草稚柴舟毫无影响。

“唰!”再次反手一记见血封喉,这次的见血封喉不同以往。

他顺带着,使用了一下系统的赠予功能。

系统里可分配资源一项,他积攒了很多种病毒。

没有见血封喉技能的话,施展起来很麻烦。

而且要近身,还容易被躲避,甚至是直接逸散了。

现在有了见血封喉这项神技,许悠然终于可以清一下库存了。

见血封喉加狂犬病病毒,草稚柴舟微微抽搐了一下。

影响不大啊,难道这老家伙被狗咬过?

再来,我就不信,我这么多病毒毒不死你!

见血封喉强烈的木元素病毒,附赠一份出血热病毒。

还是没什么反应,不过似乎多少有些影响。

“轰!”元婴之身被一脚踢飞,许悠然狂喷鲜血。

攻击力是买一送一,挨打也是买一送一。

果然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

可是只要没有一次性打残许悠然,这只小强总会活蹦乱跳的再次纠缠上来。

暴怒中的草稚柴舟,被他这种死缠烂打战术,折磨的欲仙欲死。

所有观战的觉醒者,却都是目瞪口呆。

再次一阵惊呼,作死、作死,屡作不死,这也是一种本事。

此时草稚柴舟的狂暴攻击力,逸散的余波远远刮到脸上,都是一阵生疼。

何况是跟他贴身肉搏的许悠然,一掌、一掌,一脚、一脚。

挨打挨的实实在在,“砰、砰”之声不绝于耳,拳拳到肉的生扛着。

有一种疼,叫看着都疼。

许悠然每次中招,围观的众人,都是面色一紧,一身冷汗。

可是许悠然好像没事人一样,一边挨打、一边吐血,一边跟草稚柴舟疯狂的互殴。

不是他的近战实力不行,而是草稚柴舟一力降十会。

一拳砸过来,许悠然伸左臂招架,右拳还击。

这是教科书式的防守反击套路。

可是面对势大力沉的草稚柴舟,就是漏洞百出的一招。

人家一拳直接将许悠然砸飞了出去,管你什么右拳反击不反击。

许悠然嘴角挂着鲜血,眼神中也是恨意滔天。

这老贼,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

你大爷的,再来!

见血封喉附赠一份风疹病毒,买一送一,再来一次,One more time!

咦!他好像在抓痒,似乎有点效果,但是不明显。

好事成双,好运加倍。

法克!

风疹病毒没有了,如果知道这玩意这么好用,就多储存几份了。

见血封喉加轮状病毒、见血封喉加逆转录病毒、见血封喉加巨细胞病毒、见血封喉加脊髓灰质炎病毒……

哥就是病毒多,总有一款适合你。

你以为病毒王座,只是一把椅子?

太肤浅!

哥不生产病毒,哥只是病毒的搬运工!

疯狂战斗的许悠然,疯狂吐血的许悠然,一直被狂殴的许悠然。

一系列的骚操作,都在无形无影之间。

观战的一众觉醒者,只能看到惨遭蹂躏的许悠然,脸上露出开心且诡异的微笑。

法克!

卧槽!

完蛋了,这哥们儿是不是被打傻了。

怎么笑了?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