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悠然笑的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开心。

虽然他还在一直挨揍,不过在明眼人看来,最多算是平分秋色。

为什么这么说?

许悠然的层层防御抵消之下,草稚柴舟真正能对他造成的伤害不高。

如果是对战一般的觉醒者,这种累积的小伤会要命。

可惜,许悠然不是一般的觉醒者。

很明显,他有一种可以快速恢复伤势的觉醒技。

虽然不知道品质,不过绝对不会低。

草稚柴舟这种境界造成的伤害,能让许悠然这种实力受伤。

但是却被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进行修复。

可见,许悠然掌握的这种觉醒技,品质绝对很高。

很多人其实已经猜到了,应该就是非常罕见的拔苗助长。

他身上的冰甲,金光闪闪的贼酷炫,一看就是黄金品质。

手持一柄金光闪闪的长剑,造型吊炸天了,一看也是黄金品质。

这就已经三种黄金品质觉醒技了。

他的钢筋铁骨呢?

钢筋铁骨最低品质也是黄金。

看到许悠然那么抗揍,估计搞不好是钻石品质。

钻石品质?

这厮是五次觉醒者?

“嘶……”

很多人自以为发现了真相,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响起。

一种钻石品质,三种黄金品质。

还有天空纵横来去的飞剑和那个铁憨憨。

如果那是觉醒技,最低也是黄金品质。

五种黄金品质?

“法克!”

“卧槽!”

麦哲伦在爆粗口,姜轨也在爆粗口。

被毁灭者战士救醒的夏荒,也在爆粗口。

这还是人吗?

他是不是这段时间,去哪里镀金了?

看我们这些老家伙,被人打的跟翔一样。

他却稳如老狗,出来镇场子?

不行!

这小子回去之后,必须要吊起来打。

疯狂战斗中的许悠然,还不知道。

他的战斗还没结束,自己人已经把大刑伺候都准备好了。

反观草稚柴舟,来来去去就是钻石品质的天火流星。

虽然一直在痛殴许悠然,可总给人一种被迫营业的感觉。

没办法啊,他虽然是五次觉醒者,而且已经算是准六次觉醒者了。

真正拿得出手的,也就是这一个钻石品质觉醒技。

其他的觉醒技都太弱了,给许悠然挠痒痒,人家还嫌不够力度。

暴怒的草稚柴舟,本以为强行提升到准六次觉醒者之后,可以轻易拿下许悠然。

谁知道,这就是一只小强。

打不死,锤不烂。

而且,许悠然似乎对他,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他一会觉得特别怕水,一会觉得身上特别痒,一会又觉得抓心挠肝的痛。

不会是中毒了吧?

可是以自己的实力,应该没那么容易中标啊。

出去玩的时候,都很小心啊。

法克!

想到哪里去了?

这小子跟麦哲伦,一直眉来眼去的。

长得还这么帅,不会是麦哲伦的私生子,继承了他的放毒技能吧?

那岂不是一种钻石品质,六种黄金品质?

之前怎么没发现这小子这么能打?

上上个月还让暴君熊打的跟死狗一样。

以他的敏锐观察力,自然早就发现了许悠然不停在修复伤势。

草稚柴舟很无语,一边打,你一边恢复,这还怎么打?

被迫营业的草稚柴舟,万般无奈,又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

只能期待着自己兢兢业业的九九六,早日得到福报。

在自己耗空之前,把这小子磨死。

草稚柴舟自幼习武,绝对称得上是武道大师。

不过在许悠然黄金品质LV5的剑法,黄金品质LV2的徒手格斗面前,还是远远不够看。

远远看去,半空之中,好像两颗太阳在不断碰撞。

准确的说,是一金一黑两道流光,围绕着一颗太阳,疯狂的发起冲击。

“轰、轰、轰……”接二连三的激烈对撞,整片大地似乎都在颤抖。

二人战斗附近的空间,似乎都已经开始扭曲。

实力没有达到一定程度,二人的身影看都看不清。

动作实在太快、太迅猛,几乎都是在以超音速在战斗。

许悠然的长剑因为和空气剧烈的摩擦,在很多人看来简直就是一柄火剑。

再高级的材质,也经不住这样不计损耗的使用。

长剑即将碎裂,许悠然就当做飞刀甩出去。

要不就是直接炸碎,当做暗器漫天散花洒出去。

有了元气克制元素化,许悠然也不怕草稚柴舟的烈焰攻击,也不怕自己的攻击会落空。

他开始明白,为什么科技文明阵营要大力发展机甲了。

修炼者修炼到一定地步,确实太克制觉醒者了。

金丹期修士就能压着所有三次觉醒者打,元婴期能压着最强四次觉醒者打。

那三名化神期修士,竟然能在宇宙虚空的环境里,逆伐六次觉醒者。

至于许悠然自己,元婴期就敢硬刚准六次觉醒者。

好吧,哥摊牌了,不装了。

哥就是个挂逼!

既有元婴期修炼者的元婴和飞剑,又有觉醒者的神奇觉醒技。

如果科技文明阵营,没有大力发展机甲,估计早就被修炼文明阵营,彻底消灭了。

至于战舰就更好理解了,觉醒者的致命缺点就是宇宙虚空作战。

强横的战舰,能弥补这方面的缺点。

哪怕战舰损毁了,身穿机甲的觉醒者,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想想那三名化神期修士,打得天灾神将狼狈不堪。

许悠然不由得暗自庆幸,还好自己一直在坚持修炼自然经。

嘶……

许悠然心下一阵疯狂的悸动,把自然经传给自己的父亲,难道没有练成自然经?

他又是为何,出现在三体星RX1976要塞的监狱中?

如果能进去那座监狱的,只能是修炼者的话。

那么父亲必然也是修炼者,不然他进不去。

可是他怎么离开的呢?

无数的谜团困扰着他,可是他连去哪里找答案都不知道。

再回去三体星RX1976要塞?

那是自寻死路,脖子上的基因炸弹还没时间处理呢。

这个也要抓紧时间处理,不然“砰”一下,自己就凉凉了。

可是眼前这个老鬼,也必须要处理。

唉,这老鬼为什么这么烦人?

怎么还不死?

Boss都这么难打吗?

不过就算是Boss,最多也就算是个小Boss。

干掉他之后,先回大秦,现在有了真名,看看能找到一些父亲的线索不。

一想到回大秦,许悠然忽然想到了东方白,旋即想到了莉安娜。

至于李璇和Mr.one,就当她们不存在。

两个已经够烦了,头疼的要死,还不知道怎么办。

再多两个,那就只能去三体星了,听说那边娶老婆没限制。

可是,他真非常想念东方白。

当然,也想念莉安娜,现在他终于可以治好她脸上的伤了。

想到这里,战斗中的许悠然,脸上不由得浮现一抹会(少)心(年)的微(思)笑(春)。

在这种紧张时刻,一直被痛殴,经常吐血的许悠然。

脸上竟然出现这样诡异的微笑,极度的违和。

其他人看不到,草稚柴舟看得很清楚。

嘶……

一阵凉气从心底升起,这小子不会是被我打出快感了吧?

法克!

我可不好这一口,我不是那样的人,你看错人了!

强烈的愤怒,让草稚柴舟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了。

更加疯狂的展开对许悠然的攻势。

可是许悠然的见血封喉,哪里是那么好扛的。

如果只是单纯的见血封喉,释放的只是木元素病毒。

火元素虽然不能针对木元素,不过多少还是有些克制效果。

那样的见血封喉对草稚柴舟来说,意义不大。

可是许悠然混合了多种元素的病毒攻击,就不是那么好处理了。

如果给草稚柴舟一点时间,这些低级病毒,不难消化。

可是在这种强度的战斗中,双方都是极致的高速。

真的可以说是秒生秒死,甚至是一次微小的失误,对草稚柴舟来讲都是致命的。

他没有许悠然的恢复能力,不能像许悠然一样打不死。

“刺啦!”黄金圣剑,再次建功。

“噗!”超品飞剑,及时补刀。

草稚柴舟暗道不好,体内似乎有很多种病毒,正在趁他空虚,大肆破坏他的身体。

许悠然却是眼睛一亮,虽然不知道是见血封喉起效了。

却知道,草稚柴舟完了。

他自己的恢复力超强,导致了超高的容错率。

哪怕有些小失误,只要没有被一击必杀,总还能找到翻盘的机会。

可是草稚柴舟的容错率就太低了,他不能犯错,一旦犯错,必将万劫不复。

想再抢救一下,就是千难万难。

观战的很多高手,似乎也看出了问题所在。

草稚柴舟是教团的议员,按道理来说,麦哲伦等人不能坐视。

可是现在的情况太诡异了,出来指证草稚柴舟的哈迪伦也是教团的老成员。

而且一向都是草稚柴舟的左膀右臂。

这次开放遗迹,组织这么多觉醒者进行探索,也是草稚柴舟极力推动的。

这就说明,草稚柴舟问题肯定很大。

还有一个最大的疑问,之前那么激烈的战斗。

教团的议员都战死两人,草稚柴舟竟然还在隐藏实力。

他如果早就爆发实力,教团那两名议员绝对不会死。

以他现在的实力,绝对可以横扫当场。

现在的草稚柴舟,可以说是众叛亲离,所有人都在冷眼看着。

“噗、噗、噗……”草稚柴舟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动作越来越迟缓。

动作越迟缓,伤口就越多,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在许悠然这样超高速的密集打击之下,战斗的天平正在飞速的倾斜。

“嗖!”高速移动中的草稚柴舟,怀中忽然飞出一块不大的牌子。

许悠然来不及拦截,只能任由那块牌子飞了出去。

楚新月身形闪动,先于同时行动的麦哲伦,拿到了那块牌子。

抬起晶莹的玉手,楚新月仔细观察起来。

一块青铜色的牌子,看上去材质好像金属,触摸起来却又好似玉石。

牌子的两面都是那种同款的精密花纹。

楚新月翻过牌子,看向另一面的花纹时,脸色瞬间大变。

冷冷看向战斗中的草稚柴舟,然后铁青着脸将牌子丢给了麦哲伦。

麦哲伦狐疑的接过牌子,两面花纹都看了一遍,再看向下方的大广场。

同样也是铁青着脸色,目露凶光看向草稚柴舟。

其他人看到这二人的神色,立刻明白了一些什么。

看来几乎可以确定,这处遗迹有问题,而且有大问题。

全世界几万觉醒者,兴高采烈的跑来挖宝。

现在又战死了这么多人,教团议员都死了两名。

结果竟然是草稚柴舟设计的圈套。

虽然还不知道他的具体用意,不过在这座遗迹里死去的所有人,都要算在他身上。

现在就连下方那些观战的觉醒者,也看明白了战况。

曾经是草稚柴舟一边倒痛殴许悠然,现在已经彻底反转了。

所有人都不明白许悠然做了什么,他只是一直非常顽强的跟草稚柴舟战斗。

一边疯狂吐血,一边疯狂修复。

“噗、噗、噗……”又是一连串的切割声传来。

现在的草稚柴舟,就连用火焰蒸发血液的力量都没有了。

整个人几乎成了一个血人,全身上下无数的血痕,都在疯狂挥洒着热血。

草稚柴舟的末日终于就要到了,面对许悠然这样无解的存在。

他实在没有足够的实力,将其一击必杀。

最后的结果,其实在开战的第一次对撞中,就已经确定了。

那一次对撞,没有杀死或者重创许悠然。

面对许悠然强悍的防御,超强的恢复,层出不穷的变态技能。

准六次觉醒者,也只能饮恨当场。

状若疯魔的草稚柴舟,牙齿都要咬碎了,嘴里也一直在吐血。

他恨许悠然,太恨许悠然了。

他的儿子死在许悠然手里,传承了数千年的使命即将成功,却又被许悠然破坏。

他不甘心,可是无论多么不甘心,也无法阻挡许悠然杀他的决心。

站在许悠然的个人立场而言,草稚柴舟帮过他,甚至还在帮助大秦抵御围攻。

许悠然无论如何,不该对他动手。

可是,在地星人类命运的抉择面前。

许悠然必须杀了他,草稚柴舟必须死。

无论如何,不能留下这样一个开拓者军团的隐患。

他随时都有可能,引来征服者军团的大军。

那对地星亿万人类来讲,才是真正的灭顶之灾。

所以,草稚柴舟带着满腔的恨和不甘,血洒长空。

“噗!”他们父子一样的命运,一颗狰狞的人头,高高飞起。

被许悠然切割的七零八落的尸体坠向大地。

隐忍数千年的罪恶家族,就此烟消云散。

许悠然手持黄金圣剑,脚踏超品飞剑,身披黄金战衣,浑身浴血凌空而立。

双眼开合之间,精芒闪烁。

面上的神情,却是淡然、从容。

裹挟着刚刚击杀准六次觉醒者的滔天之威,冷冷的声音,回荡长空,“还有谁不服?”

楚新月仰视着光芒万丈的许悠然,嘴里喃喃道:“君子一怒,血溅五步。”

姜轨在一旁也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五步之内,天下无敌!”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