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实是一套房子,地段也确实没的说。

整个大秦,综合评价比他的房子还好的,绝对不超过十个人。

都说房子最重要的是地段,许悠然在燕京的第一套房,距离永安门不过一墙之隔。

五分钟之内,就能踏足全世界知名的永安街。

想看升旗仪式,出了家门走几步就可以。

想去前朝皇宫,翻墙过去就是……

好吧,少将要注意身份,不翻墙。

散步过去,五分钟。

紧邻湖边的小型四合院,现在是大秦官府分配给他的住宅。

清澈的湖水,岸边是碧绿的垂柳,古香古色的小院,三间大瓦房。

门前还站着两名警卫员,都是三次觉醒者。

许悠然被领到院子门口的时候,彻底惊呆了。

少将就这么高待遇吗?

我这是走上人生小巅峰了?

有些疑惑的回头看了看几位老人,“各位领导,这是不是有点过了?其实,我想低调一点。”

几位老人满意的看着许悠然一脸懵逼的神情,聂狂澜微笑着点了点头,“住在这里,在我们身边,你就能低调一点了。”

秦瑶戏谑的笑道:“你这么年轻,实力又这么强。给你放到老百姓中间去,我们怕你低调不起来。”

“哈、哈、哈……”几位老人都大笑起来。

“原来是为了看着我?怕我惹事儿?”许悠然挠了挠头,这才明白为什么给他安排在这里。

“对了,各位领导。我想查查我父亲的资料,去哪里可以查?”许悠然最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

“我们之前也查过,不过……”聂狂澜思索一下,“查到了很多叫许天的战士,不过没有一个符合要求的。”

“我父亲的名字,可能不叫许天。”许悠然急忙说道,“你们认识一个叫齐天的吗?”

“嘶……”几位老人都是一愣,叶云灭皱着眉问道,“你说你父亲是齐天?”

齐天这个名字,许悠然听东方战说起过一次。

当年号称:北胜天,南齐天,双天不见夜。

那是当时江湖上,堪称绝代双娇的两大高手。

一南一北,一时瑜亮。

都是大秦军方响当当的兵王。

这几位老人,没有可能不知道这两个人的。

“我曾经在三体星RX1976要塞,接触到一扇巨大的金属门。”许悠然比划了一下,总之很大、很大的意思。

“门上刻画了一行小字,我曾经来过。落款是齐天,笔迹却是我父亲的笔迹。”

“嗯?”几位老人都是面色凝重,聂狂澜转头看向叶云灭,“老叶,齐天失踪在三体星了?”

“齐天会是你父亲?”叶云灭紧紧皱起眉头,“他的事情,我比较清楚。这样吧,我跟你聊聊。老聂,你们忙你们的去吧。”

还有几百号各级政务要员,在等着他们的下一步行动指示,聂狂澜等人点了点头,纷纷告辞离去。

叶云灭指了指小院,“走吧,去你家,我详细跟你说说。”

进了小院,来到客厅,有几个工作人员端上茶水。

“叶元帅,您认识齐天?”许悠然终于找到了一丝线索,急不可耐的问道。

“齐天和胜天,这两个孩子都是好样的,他们隶属于大秦超自然部队925。”叶云灭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唏嘘,似乎回想起了当年,也带着一丝感慨。

虽然现在还不能确定,这个齐天就是自己的父亲,但是可能性真的很大。

许悠然紧张的握住了拳头,父亲失踪了这么久,终于要了解到一些当年的真相了。

“具体的情况,你可以去军部的机密档案室查阅。你现在除了军衔和职级以外,其他的权限和国级干部一样。”叶云灭看了看紧张的许悠然。

“啊……我……我现在权限这么高?”许悠然有些惊诧。

少将军衔距离国级干部,中间隔着无比巨大的鸿沟。

同时,他也没想到大秦核心决策层对他会这样信任。

“孩子,将来大秦早晚要交到你们手上,早点熟悉业务,早点接班。”叶云灭风轻云淡的笑了笑,“让我们这些老家伙,早点退休,回家养老。难道你想累死我们这些老家伙?”

“不敢、不敢,您几位都辛苦了。我会努力早点接班的……”话还没说完,许悠然突然感觉好像哪里不对。

“你小子就这么盼着我们退休?”叶云灭一瞪眼,“想篡位是不是?”

“不是啊……冤枉啊……您还是说正事儿吧。”许悠然无奈的举手投降。

“行,说正事。当年超自然部队925就是由我负责的,我是那两个小子的总指挥。”叶云灭喝了一口茶,再次陷入了回忆,“那一年在南极大陆发现了一座新的遗迹,怀疑是史前文明遗留。”

许悠然双手握着茶杯,紧张的盯着叶云灭,脑海中记住了两个关键字:南极。

“那是一座超大型遗迹,全世界各国政府都蜂拥而至。我们925部队也派出了我们的探险队,那次的队长是东方胜天那个小子。可是在那座遗迹中,全军覆没。最后只找回了几具遗体,包括胜天那小子的。”

说到这里,叶云灭似乎也有些感伤。

他喝了口茶,继续说道:“后来那座遗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再次消失了。让各国探险队损失惨重之后,全部无功而返。没过多久,齐天那小子,说他找到了一些线索,要去追查胜天死亡的真相。结果,就此一去不返。然后病毒就突然爆发了,齐天那小子再也没回来。”

“齐天是在病毒爆发之前失踪的?”许悠然抓住了关键的时间点。

因为他父亲,也是病毒爆发之前几个月失踪的。

“是的,齐天和胜天都是我军最强大的战士。相继失去了他们,对超自然部队925来说是非常重大的损失。”叶云灭沉吟了一下,低声道,“齐天其实不姓齐。”

“嗯?”许悠然直接站了起来,目光炯炯的看着叶云灭。

叶云灭也看着许悠然,语气中带着一丝伤感,“本来不想你这么早接触这件事的,可你成长的速度太快了,可能早晚还是要知道。”

他犹豫了一下,又说道,“那座遗迹真的是太危险了,生还几率为零。既然你认为齐天可能是你的父亲,那么现在也必须要告诉你了。”

叶云灭站了起来,紧紧盯着许悠然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他姓许,真名许齐天。”

“轰隆!”这句话好像一道惊雷,许悠然整个人都呆滞了。

他难以置信的睁大了双眼,嗓子眼一阵发干。

双腿有些发软,缓缓坐在了椅子上。

他曾经做出过很多种猜测,这个名字似乎印证了他的猜测。

许悠然一直以为他的父亲叫许天,他爸也是这样告诉他的。

可是现在听到许齐天这个名字,他就知道,这一定是他父亲。

他眼神有些茫然的喃喃自语道:“许齐天……许齐天……这就是我爸的名字吗?”

“如果你认为齐天的笔迹,就是你父亲的笔迹,那么这是最有可能的真相。”叶云灭看着失魂落魄的许悠然。

这孩子一直在寻找他父亲的事情,他自然也早听说过。

只是跟齐天的差距比较大,那座遗迹又太危险。

何况现在那座遗迹也消失了,许齐天也消失了,甚至许悠然都‘牺牲’了。

所以,叶云灭一直将这件事埋在心里。

齐天在超自然部队925是个极其特殊的存在。

加入这支部队之后,他只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才是军人的身份。

结束任务之后,往往就会彻底消失。

就连大秦这样强大的情报能力,都无法查出他的落脚点。

可是一旦有任务需要执行,许齐天又会克服重重困难去完成任务。

鉴于他强大的个人能力,这也算是军部对他的一种妥协和爱护。

如果许悠然真是他的儿子,又自幼体弱多病,那么就可以很好的解释,他为什么会消失了。

也许他只是想抽出更多时间陪陪他的孩子。

让许悠然好像一个正常的孩子一样长大。

也许这是许齐天对许悠然父爱的一种表现方式吧。

可是许齐天最后还是在执行任务时失踪了。

按照任务的危险等级进行评估,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牺牲了。

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

说出来只是一句话,背后却是无数热血、忠魂。

戎马一生的叶云灭见惯了生死离别,自己的儿子也在军中。

南美遗迹那么危险的任务,一样冲锋在最前线。

这次没有死,下次呢?

叶云灭一声长叹,“小许,一会叫人带你去机密档案室,先查证一下吧。如果齐天真的是你父亲,那么你要节哀。他是一位好战士,也是人民的好儿子。”

许悠然茫然的抬起头,是啊,还是要先求证一下,“好的,首长。您要有事,您就先忙,我一会自己过去就可以了。”

叶云灭来到许悠然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小许,如果齐天真的是你父亲。你应该为他感到自豪,他是大秦军部的兵王,他是大秦全军的骄傲。他也会为你感到骄傲的,你也是好样的,没有辜负他的培养。”

许悠然缓缓站了起来,用力点了点头,“首长,您放心。都说虎父无犬子,身为兵王的儿子,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此时此刻,其实二人心中,已经基本确定了许悠然的身份。

看着叶云灭高大的身影走出房门,许悠然长长呼出一口气。

原来,我的父亲叫许齐天。

他曾是一代兵王,威震全军。

北胜天,南齐天。

双天不见夜!

在任务中失踪,那就是还没有确定牺牲。

那扇门上的字迹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去了三体星,所以失踪了,再也没回来?

我还在地星上苦苦寻找他的踪迹,他却跑去了三体星。

寻找天灾级病毒试剂可能要去三体星,现在父亲也有可能在三体星。

莫非,我真的要再去三体星?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