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云灭离开不久,一个警卫员敲门进来,拿了全新的腕式手机和军事证件给许悠然。

许悠然一边思索着许齐天的事情,一边打开衣柜,里面是正式军装和作战服,还有一些贴身衣物。

虽然明天才公开授衔,不过柜子里的军装都已经配了少将军衔。

他有些感慨的拿出一套正装,又看了看他最熟悉的黑色迷彩作战服。

其实他只要愿意,完全不需要这些军装。

钻石品质冰甲,可以幻化出任何款式的衣物。

他脱下那套征服者军团作战服,顺手丢在一旁的脏衣篮内。

进了浴室,好好清洗了一番。

换上全新的衣物和正装,戴上大檐帽,穿上3515黑色军用三接头皮鞋。

许悠然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由得微微露出笑容。

金色松枝外加一颗金星,闪亮的少将军衔,将年轻帅气的脸衬托的更加英姿飒爽。

在叶云灭看来,南极遗迹那种死亡率百分之百的极度危险任务,许齐天绝无生还的可能。

可许悠然不这样认为,不只是因为那行字,还有自然经,也许还有父子之间冥冥中那一丝联系。

所以叶云灭是惋惜,许悠然是思索。

如果许齐天就是自己的父亲,那么他应该是病毒爆发前失踪的。

那行字是什么时候留下的?

病毒爆发之前,如果离开地星的话。

那么父亲应该就没有觉醒。

可是他修炼了自然经。

一个没有觉醒,而且修炼了自然经的地星人,一旦出现在三体星RX1976要塞,结果不言而喻。

自己利用天劫打碎的空气墙,那是专门关押修炼者的监狱。

里面既然没有他的踪迹,他应该是采用了什么技术手段,离开了那里。

还有父亲为什么要掩饰自己的行踪?

为什么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

本以为如果能证实父亲就是许齐天,会解开心中很多疑惑,甚至会找到父亲更多的线索。

结果除了南极,这个比较模糊的线索,现在谜团似乎越来越多了。

忽然他想到一个问题,不知道父亲离开的时候是什么衔级?

不出意外,应该没有自己现在的衔级高吧?

二十五岁的少将,大秦建国以来都不多见吧?

不知道老爹看到自己,是不是需要敬礼啊?

哈哈,许悠然一边美滋滋的想着,一边走出门去。

大门外站岗的两名警卫员,看到这位军中的传奇战士,都是齐刷刷的敬礼。

许悠然也是立正回礼,“谁知道机密档案室?我想去那边一趟。”

在两名警卫员的带领下,许悠然很快来到了一处地下基地的入口。

同样是一座四合院,不过规模比许悠然那一座大了许多。

大门外执勤的战士,检查了一下许悠然的证件,立刻予以放行。

进入正堂,有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带着他深入了地底。

坐在电梯里一路向下,至少一百多米深,电梯才停了下来。

电梯的门一打开,许悠然就差点惊呼出声。

他在电视里看过无数次永安门、永安街、紫竹海,可是从没想过,在这些传说级建筑的地下,竟然还有一座这么巨大的基地。

上上下下至少十几层,占地面积至少也有几平方公里。

每一层似乎都是不同的功能区,有进行科技研究的,有进行武器研发的,还有的楼层关押着一些造型诡异的变异兽。

数千名各种类型的科研人员,正在这座巨大的地下基地,忙得热火朝天。

许悠然心中暗道,这才是真正的打钱科研院吧。

他拉住旁边经过的一名科研人员,询问了一下机密档案室的位置。

地下十七层,许悠然沿着楼梯一路向下。

发现机密档案室,竟然还不是最后一层,它的下面还有一层。

“嘶……”许悠然倒吸一口凉气。

难道说,这个地下基地一共十八层?

他现在很想知道,是谁这么有品位?

在地下设计了个十八层的大型基地,设计师是不是姓阎?

在机密档案室的入口,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接待了他。

许悠然很客气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想通过基因库进行亲子关系对比。

另外,就是查阅许齐天的所有档案资料。

这位工作人员,再次核实了一下许悠然的身份权限。

看着光幕上弹出来的权限级别,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看了看光幕,又看了看许悠然。

如果不是光幕上许悠然的年龄,明确的写着二十五岁。

他都要怀疑,许悠然是不是返老还童的老妖怪了。

二十五岁的少将,二十五岁的最高权限。

这意味着,这个国家从此对许悠然,再不会有任何秘密。

不出意外,这个二十五岁的年轻人,将来最低的成就都是正国级干部。

甚至问鼎一号首长,都没什么稀奇。

这名工作人员再次深深鞠躬,带着许悠然进入了一间办公室。

安排许悠然在沙发上坐好之后,他去墙边的光幕上一顿操作。

紧接着又拿着一个小小的采血瓶走了回来,“首长,您需要的资料已经发送给您了,您可以随时在个人终端进行查看。现在要采集一些您的血样,进行基因序列查询。”

许悠然点点头,伸出手给工作人员采集了血样。

“首长,您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下,化验结果很快就会出来。”工作人员走回墙边,将血样放入一台仪器,开始进行检测。

许悠然打开腕式手机的光幕,果然已经收到了一封新邮件。

他带着一丝忐忑的心情打开了这封邮件,如果不出意外,这是他父亲的生平简介。

许齐天,男,1976年12月31日出生,2034年7月失踪,疑似已牺牲。

身份证号码:220xxx19761231xxxx。

军事证件号码:xxxxxxxxxxxx。

疑似来自古老传承的武术世家,具体情况不详。

看着档案中开篇这些信息,还有那张无比熟悉的脸。

许悠然的眼圈红了,许齐天果然就是他的父亲许天。

许悠然强忍住流泪的冲动,继续看下去。

地星纪元1999年燕京大学毕业,同年加入大秦守护者军团,次年通过选拔进入超自然部队925。

下面开始就是许齐天从军的一些简要介绍,包括他执行过的任务,取得的战功。

密密麻麻的战功记录,可以说是战绩彪炳。

执行任务的足迹几乎遍布世界各地,绝大多数是团队任务,极特殊情况下是单人任务。

每一项任务都有详细的分类介绍,点开之后可以看到任务的全部详细情况。

忽然一项任务标题,吸引了许悠然的注意力。

2011年进入南美大陆亚马逊热带雨林,科学考察救援任务。

大秦军部的一批科学考察人员,连同一批外国专家,探索一座玛雅文明遗迹的时候,遭遇了险情。

许齐天和东方胜天奉命率队进行救援,深入亚马逊丛林几个月。

看到这里,许悠然不由得面露微笑。

原来父亲也去亚马逊喂过蚊子,看来还真是上阵父子兵啊。

接下来依然是频繁的在全世界各地,执行各种极度危险的任务。

很多任务内容,在许悠然看来都是惊出一身冷汗。

那个时代还没有觉醒者,父亲最多只是身手好一些的普通人。

却经常要深入敌后,执行一些九死一生的任务。

例如空投到非洲某个战乱地区,执行救援任务。

或者是潜入极端组织内部,刺杀极端组织头目。

父亲手下毙命的国际A级通缉犯至少过百人,这还不包括他们手下的爪牙,几乎可以用杀人如麻来进行评价。

许悠然看得牙齿都隐隐作痛,我老爹比我狠多了啊,是不是要好好学习一下?

随着光幕下拉,时间到了2013年。

父亲执行任务的频率,忽然大幅降低。

许悠然再次露出微笑,他是2012年9月29日出生的。

算起来,从2013年开始,老爹就应该开始一直陪在身边了。

咦!

许悠然似乎发现了一些蹊跷。

超自然部队925,这种国家特殊战斗编制的部队,所有成员的婚丧嫁娶,应该都有详细记录才对。

可是这里没有父亲结婚的记录,也没有自己出生的记录。

这是为什么?

自己出生就是先天免疫力缺失,这种奇怪的病,就算是国家没有办法治疗。

总不至于需要瞒着国家吧?

自己的母亲呢?

记忆里里似乎也没有母亲的印象。

父亲隐瞒了结婚、生孩子,隐瞒了母亲,隐瞒了自己。

他这是为什么?

他想要隐瞒什么?

难道连大秦军部,父亲都不信任?

一系列的问题,浮现在许悠然的脑海中。

就在他怔怔出神思考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惊呼,接着就是椅子翻倒的声音。

他下意识的一跃而起,却看到那名工作人员已经摔倒在地,却还是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光幕,嘴里发出无意识的喃喃自语。

“怎么可能?这是什么?我是不是搞错了?难道是仪器坏了?”

许悠然看向光幕,只见无数的数字和字母,还有基因序列模拟图形。

对于这些,他是个纯正的门外汉,完全不明白光幕上那些是什么意思。

他连忙上前两步,一把扶起了那名工作人员。

受惊过度的工作人员,浑身都在微微颤栗,被许悠然扶起来之后,稍微镇定了一点。

他转身想要跟许悠然说些什么,却好像又忽然想起了什么。

脸上瞬间流露出一丝惊恐的表情,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距离许悠然更远了一些。

背靠在仪器上的时候,他似乎才想起来,他的反应有些过激了。

这名工作人员勉强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容,却显得分外诡异。

接着他顺手在仪器旁边的一个按钮上按了一下。

许悠然被这名工作人员彻底搞迷糊了,这是恐怖片看多了吗?

不过当那个工作人员按下按钮的时候,他还是下意识神识扫了出去。

现在这个时代,已经实现了虚拟现实交互。

无论是生活中,还是工作中,其实已经很少看到实体按钮了。

所以,这名工作人员按下按钮,这个动作就很奇怪。

神识扫出去的一瞬间,“唰”一柄闪烁着璀璨寒芒的长剑,已经出现在许悠然的手中。

锋锐无比的剑刃,直接搭在了这名工作人员的脖子上。

许悠然的滔天杀气,已经牢牢锁定了这名工作人员。

“你为什么报警!”许悠然怒目圆睁,死死盯着这名工作人员。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