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头发有些花白的中年工作人员,虽然被许悠然的凌厉杀气牢牢锁定,甚至全身都在颤栗。

他的眼睛里都是惊恐,却明显不是因为那柄锋利的长剑,因为他倔强不屈和痛惜的表情都写在脸上。

痛惜?

许悠然很奇怪,为什么会在这名工作人员脸上看到痛惜的表情?

神识覆盖了几乎整个地下基地,数百名觉醒者腕式手机闪烁着耀眼的红光,还在不停的震动进行警示。

他们有穿着黑色迷彩作战服的警卫,有穿着白大褂的科研人员,还有穿着西装的普通工作人员。

这其中最弱都是三次觉醒者,至少超过二十名四次觉醒者,还有一名五次觉醒者。

数百名觉醒者,正疯狂冲向许悠然所在的方位。

几乎所有觉醒者都拿着武器,有冷兵器,有热武器,还有人拿着小型激光枪。

许悠然愤怒之余,也是大为吃惊。

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为什么要报警?

这些人为什么如临大敌?

可是面前这个工作人员,只是惊恐的看着许悠然,紧紧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莫名其妙的许悠然,有些无奈的放下长剑,静静的站在房间里,看向房门的方向。

“嘭!”最先赶到的那名五次觉醒者,已经一脚踢飞了房门。

“呼!”冲进房间的觉醒者,立刻开启了元素化,整个身体化为一团烈焰,房间内的温度急剧攀升。

“咦!”这名五次觉醒者看到房间内的二人时,发出惊疑的质询。

房间里是研究院的一名工作人员,还有一名正装少将。

那名少将手持一柄闪烁着寒芒的长剑,人却年轻的可怕,看上去二十刚刚出头而已。

“什么情况?”这名五次觉醒者也是一位少将,他是负责科研院安保工作的负责人。

紧急报警明显是那名工作人员发出的,可他完全看不出哪里需要报警。

房间中这位少将虽然年轻,可他并不陌生。

这是许悠然,全军战斗英雄,一连串显赫的战功,刚刚‘死而复生’,荣归大秦。

虽然这么年轻就是少将军衔,可这位保卫工作负责人并不觉得奇怪。

以许悠然的实力和战功来衡量军衔的话,上将军衔都不为过。

“呼、呼、呼……”又是几名负责安保的四次觉醒者战士,冲进了房间。

看到他们的主管领导在场,看到房间中的情况,大家都有些莫名其妙。

报警按钮虽然位置醒目,想要无意中触发,却是完全不可能的。

只有真正遇到无法挽救的危机,通过其他手段都来不及报警的情况下,才会启动这种物理按钮报警系统。

虽然房间中聚集了一名五次觉醒者,好几名强大的四次觉醒者。

许悠然却怡然不惧,他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摊了摊手,同样也看向那名报警的工作人员。

这里是大秦,这是大秦最核心的权力决策机构紫竹海。

甚至许悠然最新分配的住房就在地面上,这里就是许悠然的家。

为了保卫祖国、保卫人民,立下赫赫战功的许悠然,在自己家里有什么可怕的呢?

那名报警的工作人员,看到房间中冲进来的觉醒者越来越多,实力也格外强大,似乎稍微安定了一下心神。

他整理了一下工作服,悄悄退后两步,可他依然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站着。

众人虽然奇怪,却也没有追问。

这里是大秦最核心的保密机构,很多事情的处理上,现场的工作人员比安保人员的授权等级更高。

许悠然的神识已经扫到,几部电梯正在飞速的下降,说明正有更多的人赶过来。

房间中的场面一时有些尴尬、有些僵持,许悠然、众多安保人员,都不知如何是好。

那些安保人员也看得出来,既然是工作人员报警,那么问题肯定出在许悠然身上。

可是作为大秦的战斗英雄,这样一位前途无量的年轻少将,又是这样一位帅气的年轻人,他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虽然很多人不了解内情,不过也都知道许悠然是出身军人家庭。

可谓是根正苗红,又是战功赫赫、忠军爱国、实力强横。

不出意外的话,未来大秦的最高决策层,必然有他一席之地。

难道?

那名五次觉醒者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气机牢牢锁定了许悠然,随时准备着动手。

听说他失踪了一年多,不会是背叛了祖国,或者是被人替换了吧?

会不会有什么诡异的觉醒技,可以完美的伪装其他人?

下降的电梯门已经打开,扑出电梯的不是安保人员,而是聂狂澜、叶云灭等人。

正在跟几百位,大秦各大人类基地负责人开会的六位国级领导,倾巢而至。

“呼、呼、呼……”急促的破空声响起,六人飞速来到了这个房间。

围在外面的安保人员,立刻全部闪出一条路,让六人走进了房间。

看到房间内剑拔弩张的形势,六位老人都是一愣。

陈天玄急忙摆摆手,“你们这是干什么?要造反?小许,你拿着武器干嘛?”

聂狂澜紧紧皱起眉头,沉声喝道:“你们都退出去,小许把武器收起来。”

除了那位基地安保的总负责人,其他所有觉醒者战士都退出了房间。

钻石品质长剑直接消失在许悠然手中,他转向几位老人,立正、敬礼,“各位领导,他在给我检查基因序列,忽然就启动了报警装置。问他什么,他都不说。”

那名工作人员看到房间中七位五次觉醒者,还有六位是大秦的正国级领导,似乎终于稳定了心神。

他绕过许悠然,来到聂狂澜等人身后,似乎怕许悠然要杀他灭口一样。

躬身行了个礼,声音还微微有些发颤,“各位领导,刚才我在给许将军做基因序列检测时,有了非常重大的发现。”

说到这里,又下意识的瞄了一眼许悠然,神情好像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叶云灭紧紧盯着这名工作人员,沉声道:“说!都是自己人。”

“许将军的基因序列有问题,有非常大的问题。”那名工作人员的声音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什么问题?”许悠然急切的追问。

虽然他毫不怀疑这名工作人员的忠诚性和专业性,不过事关自己的基因,他也很好奇。

那名工作人员身体再次缩了缩,颤声道:“他的基因和地星所有人类都不一样,序列组和变异兽的一样!”

“什么?”

“啊?”

“怎么可能?”

房间中的众人,最年轻那位五次觉醒者也年过五十了。

所有人都是身居高位、久居人上之人,所见所闻,什么奇诡的事情没有经历过?

可是这句话还是仿佛激起了轩然大波,房间内一阵惊呼。

这位工作人员是基地内,首屈一指的基因遗传学专家。

如果不是给许悠然进行检测,都不会由这位专家亲自操作。

至于检测仪器,绝对是全世界最先进的设备,出错的概率近乎于零。

这个检测结果说明什么?

许悠然不是人类?

许悠然是变异兽?

这怎么可能?

这么大活人站在这里,七位五次觉醒者在场,难道都分辨不出是人类还是变异兽?

何况不久前,他刚刚击杀了十二天王为首的四十多名敌对觉醒者。

还一个人单挑了准六次觉醒者,草稚柴舟。

这会是变异兽做的?

不对!

最后许悠然一个人,留在中转星清理战场来着。

这段时间,只有他一个人。

难道是?

“轰!”许悠然气场全开,气势节节攀升,凌厉的杀气四溢,整个房间一瞬间好似降温十几度。

“唰!”钻石长剑再次闪现,“卡啦!”狰狞的钻石品质冰甲全副武装。

声音森寒好似来自九幽地狱,“你说什么?我是变异兽?”

几位五次觉醒者齐齐退后一步,如临大敌般盯着许悠然。

那名工作人员牙齿都在打颤,结结巴巴的说道:“基因……基因,序列……序列,不会造假。你确实跟所有人类都不一样,有一组序列跟变异兽的一模一样。”

聂狂澜踏前一步,气势暴涨,低声怒喝,“干什么?你们都疯了?”

叶云灭和陈天玄也立刻站了出来,一人看向许悠然,一人看向其他人。

叶云灭冷声道:“小许杀的变异兽,比你们见过的变异兽都多,你们是不是反应过激了?”

陈天玄来到许悠然身侧,仔细上下打量着许悠然,又转向那名工作人员,“你确定不会出错?”

叶云灭再次说道:“你查过许齐天的基因序列没有?”

“肯定不会错,仪器是全世界最先进的仪器,我是全球顶级生物学专家。研究了这么久变异兽,他的序列一看就知道是变异兽的序列。”那名工作人员看到有人质疑他的专业性,也是有些急了。

“许齐天的基因序列,没有登记在案,我们没有他的基因序列。”

“嗯?”

“怎么可能?”

“你们怎么做事的?”

不只是几位老人,就连许悠然都懵了。

大秦最高科研机构,就这种办事能力?

北胜天,南齐天。

军中两大兵王之一,竟然没有在军部备案过基因序列。

这简直就是个大笑话,太荒谬了。

灾变之前,只要是大秦军部在册的军人,全部要登记基因序列。

一旦出现伤亡,很容易进行快速救治和确认身份。

血型再稀有,只要登记过基因序列,军部都会做好匹配方案。

需要输血医疗时,军部会第一时间做出最正确的应对方案。

如果战士阵亡了,只要还有一滴血在,就能立刻核对准确身份信息。

灾变之后,各大基地交通断绝,造成了暂时性的登记空白时间段。

许悠然就是那个时候参军的,所以当时并未记录他的基因序列。

可是许齐天是灾变前就加入了超自然部队925,这样特殊的高危兵种,军部怎么会不记录他的基因序列?

众人都疑惑的看向叶云灭,他是当时这支部队的总指挥官。

叶云灭也很莫名其妙,摊了摊手,“别看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按道理来说,应该有记录的啊。受伤了,总需要治疗的吧。”

忽然,他面色一变,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神有些茫然的喃喃道,“除非,他从来没有受过伤。”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