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没有受过伤?”陈天玄虽然不是军伍出身,可是常年身居高位,大秦军部的运作规则了若指掌。

这个突然出现的新问题,再次让众人陷入了困惑。

许悠然也紧紧皱起了眉头,他爸是1999年大学毕业参军的,直到2034年执行任务失踪。

三十五年的军旅生涯,上校军衔,正团级干部,战功赫赫。

一直在世界各地执行最危险的特勤任务,常年出没于枪林弹雨之中。

他的敌人一直是各个国家最精锐的特种兵,各大极端组织的亡命之徒,拥有强大火力和装备的武装分子。

这样一位战士,在三十五年的军旅生涯中,竟然从来没有受过伤,从来没有流过血。

这怎么可能?

超人也做不到吧?

众人又疑惑的看向那名工作人员,那人连忙跑到墙边的仪器上开始操作起来。

他先是调出了许齐天的个人资料,大家快速的浏览起来。

良久之后,所有人都看完了许齐天的生平简介,甚至详细到每一次任务的具体执行情况。

许悠然也跟着再次看了一遍,依然被父亲的彪炳战绩震撼了一下。

那是一个没有觉醒者、没有超人的时代,能完成这么多几乎必死的任务,而毫发无伤,简直就是人间奇迹。

如果以许悠然现在的强悍防御和战斗力,去执行这些任务,或者他可以保持不受伤。

可他现在是双层钻石品质防御,超级炸弹对他来说都是小儿科。

许齐天在那个时代,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如果没有特别注意这个问题的话,大家查阅许齐天的档案,只会被他强大的实力、顽强的斗志、忠诚的信念所吸引。

一旦注意这个问题之后,大家才发现许齐天的特异之处。

那名工作人员再次调出一个表单,基因序列登记表。

他输入许齐天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基因序列登记表中显示:未记录。

众人再次看向许悠然,眼神中都是惊奇。

如果他是许齐天的儿子,那么父子基因序列相似度必然是最高的。

看到许悠然基因序列检查的结果,大家似乎有些明白,许齐天为什么刻意回避检查基因序列了。

而许悠然明显并不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很坦然的接受了检查。

现在检查的结果出来了,果然没有让大家失望,果然有大问题。

当然了,所有人必须肯定一点。

许悠然绝对不会是变异兽,末日级变异兽也不可能做到许悠然这样。

那么检查出的这个结果说明了什么?

答案似乎显而易见,却又让人难以置信。

许悠然也慢慢想通了这个问题,他收回钻石长剑,解除了冰甲武装。

缓缓走到一旁的沙发前,慢慢坐了下来,摘下大檐帽,双手用力揉搓着自己的脸,似乎想让自己清醒一下。

那位负责安保的五次觉醒者,赶紧来到了没有门的房门口,向着大量围在房间外的觉醒者战士挥了挥手,“都解散吧,回到各自岗位,立刻封锁这里。”

外面围着的大量觉醒者战士也是一脸懵,刚刚还剑拔弩张,似乎马上就要开战,现在又没事了?

房间中的几位老人也纷纷坐了下来,只有那名工作人员还靠坐在仪器旁边。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压抑、有些沉闷,似乎大家都需要点时间冷静一下。

良久之后,许悠然仰头看了看屋顶,长长呼出一口气,声音略微有些沙哑,“这是不是说明,如果许齐天就是我父亲,那么我们父子俩都不是地星人?”

虽然大家心中都做出了这样的猜测,却没有人直接捅破这层窗户纸。

可这个问题,是许悠然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仪器没有错,专家没有错,检测结果没有错。

那么最不可能的答案,就是最真实的答案。

许悠然父子,极大可能不是地星人类。

如果他们父子不是地星人类,那么他们是哪里来的人类?

他们都这样特殊,又都这样优秀,必定出身不凡。

现在还没有直接证据,能够证明许齐天就是许悠然的父亲。

看到检测结果,大家觉得这一点似乎已经无需证明了。

至于许齐天的父亲,也就是许悠然的爷爷,在许齐天的档案里就已经写的很明白了,不详。

几位五次觉醒者都在沉思,大秦军部最强悍的战士,为大秦在大灾变时代立下赫赫战功的战斗英雄,竟然是外星人。

这个结果是所有人,甚至许悠然自己都无法接受的。

可这是摆在众人面前,不争的事实。

许悠然想想父亲的特异之处,再想想自己的特异之处。

不说病毒王座系统,单纯从他的身体状况来分析,跟地星人就有太大的差异了。

全球唯一一例先天免疫力缺失。

这不是艾滋病,艾滋病是免疫力缺陷,并不是对所有病毒都没有免疫力。

而许悠然是没有免疫力,对所有病毒都没有免疫力。

这是体质上的根本差异,许悠然饱经病痛折磨,根源竟然在这里。

他的身体和基因,本来就不是为了在地星生存而诞生的。

却错误的诞生了在地星,这个完全不符合他生存的星球。

就好像将非洲沙漠中生活的胡狼,带到了亚马逊热带丛林。

不生病才是怪事,能活下来都是奇迹。

不过想想还是有疑点,许齐天貌似就很正常。

除了从来没受伤过,他的身体素质好像非常正常,甚至是超常。

许齐天是当时全国闻名的两大青年高手之一。

东方胜天是来自古武世家的千年传承,才能强大的一塌糊涂,打遍燕赵无敌手。

可许齐天凭借的是什么?

他有什么传承吗?

从未有人听说过,他有什么名师指导,甚至都没有人听说过他父亲。

许悠然看了看沉默不语的几位老人,叹了口气,低声道:“我无意中看到过父亲的军事证件,所以一直以为他是大秦某个秘密部队的战士。他也一直在教导我忠军爱国、保家卫国。对于他的事情,我其实知道的很少。”

秦瑶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小许,你母亲是谁?”

众人惊觉,这似乎也是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从许齐天的档案中,甚至是许悠然的档案中,都没有这个女人出现过的痕迹。

“母亲?”许悠然目光似乎有些迷离、有些茫然,“我只记得很小的时候,她应该就离开了。我父亲也是这样跟我说的,我连她的样子都不记得。”

了解的越多,分析的越多,谜团好像就越多。

现代文明社会,遍布摄像头,几乎每个人都是透明的生活在各种网络中。

许齐天这样一个关键岗位的精英战士,上校团长,竟然好像活成了一个隐形人。

许齐天的孩子都上了大学,他的妻子也离开多年,大秦官方毫无记录,好像这些人从未出现过一样。

如果许悠然没有觉醒病毒王座系统,就这样在大灾变中毫无声息的死去。

这一切的谜团将被永远的掩盖在历史的长河之中,甚至都不会有人认为这些问题是谜团。

可是许悠然到底还是觉醒了,而且好像闪亮的太阳,再也无法掩饰他的光芒。

横空出世的绝世强者,屡立战功的铁血战士,保家卫国的大秦军人。

当他站在历史的舞台上叱咤风云的时候,当他站在聚光灯下万众瞩目的时候。

他身上的无数谜团开始展露出来,让人越来越心惊。

结合他在三体星的遭遇,还有地星即将面临的危局。

草稚柴舟父子的身份,好像已经给出了答案。

“难道,我是开拓者军团的后裔?”许悠然终于艰难的说出了众人的猜测,“难道,我是接引者?”

在座众人都是常年在阴谋诡计中打滚的人中英杰。

其实每个人心中似乎都想到了这一点,却没有任何人愿意提出这一点。

现在许悠然自己说出了他们心中的猜想,他们的心都是一沉。

许齐天的父亲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许齐天的行踪也非常诡异,许齐天的妻子似乎只是为了传宗接代而出现。

地星遗迹都是科技文明阵营和修炼文明阵营所遗留的话,南极曾经出现那座大型遗迹代表了什么?

为什么探索那座遗迹的死亡率是百分之百?

许齐天又凭借什么去探索那座遗迹?

只是为了追查战友东方胜天的死因那么简单?

许家一脉单传,每一代都很奇怪。

许齐天没问题的话,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踪迹,又为什么隐瞒自己的婚史和后代?

如果许齐天、许悠然父子,真的是开拓者军团的后裔,真的是接引者。

那对地星人类来说,对大秦两亿百姓来说,无疑是惊天噩耗。

除了许悠然,没有任何人知道开拓者军团、征服者军团的运作机制。

许悠然自己也是一知半解,到底他接触的时间并不长。

凭借许悠然的强大实力,想要离开这里、离开燕京,甚至是打开虫洞传送通道,应该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好像所有的谜团,只有用接引者的身份才能解释。

一时之间,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接引者,那个会给地星人类带来毁灭的恐怖存在。

此刻的许悠然,似乎成了地星全人类的公敌。

杀死他,就可以解除地星全人类的危局。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