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大家还在讨论怎么找出接引者,怎么严防死守接引者。

现在坐在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竟然就有极大可能是接引者。

这个转折太大了,众人一时都有些无法接受。

甚至接引者这个消息,还是面前这个年轻人,冒着生死危机从无数光年之外带回来的。

七位大秦最顶尖的五次觉醒者在这个房间里,想要拿下许悠然并非不可能。

但是没有一个人想动手,也没有一个人敢动手。

他们无论如何也无法将许悠然,跟毁灭整个地星文明的接引者,画上等号。

而且,一旦出手,在座的七人,至少要陨落超过一半人。

永远的失去许悠然这员猛将,这里陨落超过一半人。

任何一个结果,都是大秦无法承受的痛。

蓦地许悠然开口说话了,语气坚定而决绝,“我想我们父子不会是接引者,无论如何也不会是接引者。”

他知道,现在必须要彻底说明这个问题。

虽然彻底说明这个问题,需要披露一些他修炼的秘密。

可是在之前很多次战斗中,他早已暴露了这一点。

那个时候他并不知道,这件事这样重要。

现在自证清白,却比这件事更重要。

反正他们许家父子,肯定会是科技文明阵营的死敌。

他的父亲今年应该六十一岁了,其中有三十五年,超过一半的人生在为这个国家战斗。

“证据?”虽然目前已有的信息,对许家父子非常不利,可这个推论聂狂澜实在难以接受。

“我相信不只是你们,也许很多人都很好奇。为什么我可以三次觉醒的时候,就能逆伐四次觉醒者。为什么我四次觉醒之后,击杀五次觉醒者跟杀狗一样。”许悠然的语气平淡而从容,自信而坚定。

他的这个问题,确实说到了很多人的心坎里去了。

碍于各种原因,在座几位从没问过他修炼的问题,好像对他的强大不以为意。

其实许悠然,早就成了大秦科研院的秘密研究课题。

同样都是觉醒者,同样都在磨练自己的战斗技艺,为什么许悠然可以强大的那么离谱?

如果说他没有秘密,谁都不会相信。

不过这是许悠然自己的修炼秘密,他们没有权力也没有理由过问。

“小许,如果不方便说,你可以继续保守你的秘密,我们相信你。”聂狂澜代表大秦的最高决策层做出了表态。

许悠然摆了摆手,脸上流露出无比骄傲和自豪的神情,一种睥睨众生的气势油然而生,“因为我们许家是修炼文明后裔,我们是科技文明的死敌!”

“嘶……”尽管几位老人都是久经大风大浪、见多识广之辈,依然被许悠然的话惊呆了。

“你?你……你是修炼者?”叶云灭声音微微有些发颤。

“是的,我是修炼者,我相信我父亲也是修炼者。”许悠然这次不等几人发问。

“唰!”六十多厘米长的飞剑,已经横空而出。

虽然还是一柄断剑,不过超品飞剑的寒芒,依然让在座几人感觉到汗毛倒竖。

森冷的杀气、吞吐的剑光、悠忽来去的鬼魅身影,无一不在说明,这是夺命的利器。

“相信在座几位领导,对我的飞剑都不陌生吧?”许悠然神识引动。

“噗、噗、噗……”飞剑在坚硬的金属墙壁上,瞬间连刺数十剑。

削铁如泥的超品飞剑,在墙壁上留下数十道剑痕。

“唰!”许悠然召回飞剑,拿在手中递给了聂狂澜。

聂狂澜下意识的接过飞剑,仔细端详起来,大半截剑身上一个精美的花纹。

“叮……”他用手指轻轻弹了弹剑身,一阵清脆的剑鸣声响起。

毫无疑问,这是货真价实的金属飞剑,他又将飞剑递给了其他几个人,大家纷纷仔细的查看起来。

不是对许悠然不信任,而是飞剑从未在地星出现过,每个人都很好奇。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一种觉醒技。”许悠然拿回飞剑,收归丹田,“我也一直用觉醒技来混淆视听,其实这是我的本命飞剑。”

“我想起来了,你在跟那只黄金暴猿战斗的时候,才使用过这柄飞剑对吧?”叶云灭有些恍然大悟的样子,“之前你从来没有使用过。”

“是的,跟黄金暴猿战斗的时候。我晋级三次觉醒者,同时引动金丹雷劫,那个时候才能祭炼本命法宝,我祭炼的是飞剑。”许悠然点了点头,“这半截断剑,其实是我从025基地的仓库里面借来的。”

陈天玄笑了起来,“你个臭小子,这是侵吞国有资产啊。”

“当是我用战功兑换的吧,现在也还不回去了。”许悠然尴尬的挠挠头,不小心说漏嘴了。

“你怎么会是修炼文明后裔呢?”聂狂澜斟酌了一下,又换了个说法,“或者说你怎么知道你是修炼文明后裔?”

“从记事开始,我父亲就传授了我一种修真功法。让我不管有没有效果,都必须每天修炼一次。之前地星灵气匮乏,我一直修炼不出效果。直到灾变发生,我感染了病毒,终于利用病毒作为能量源,修炼出了效果。”

许悠然觉得这个问题必须交待清楚,不然大家心里总会有疙瘩,不利于将来对抗科技文明阵营的大军。

“后来我发现感染的病毒越多、越强大,功法修炼速度越快。现在我已经是元婴期了,相当于四次觉醒者。再加上我本身就是四次觉醒者,双重合力之下,相当于五次觉醒者战力。”

“唰!”钢铁之躯的元婴之身,从许悠然的身体里由虚化实,走了出来。

看到突然从许悠然身体里走出另一个人,众人都是一愣,这是大变活人吗?

漆黑似铁的元婴之身,从身材到相貌和许悠然一般无二。

凌厉的杀气四溢,让众人瞬间如坠冰窖。

“唰!”元婴之身,再次回归本体,合二为一。

“不好意思,可能是我自己乱修炼,把功法修炼坏了,这个元婴之身,有点点奇怪。”

不是非常必要的战斗,许悠然很不喜欢,将元婴之身展现出来。

这种黑漆漆的造型实在太雷人、太羞耻了。

在座几位老人,心里都是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你这是有点点奇怪吗?

你这简直就是在跟我们上演鬼片,吓死人了,知道吗?

虽然他们都听过楚新月等人,关于许悠然战况的汇报。

可是在中转要塞星,电子设备无法使用,自然就无法记录影像。

任谁想象力再丰富,在没有看到实物之前,也很难凭空想象出这样诡异的画面。

大秦自古就有很多关于修真的传说,名山大川之间,也有很多关于神仙的修炼洞府。

可是从来没有确凿的证据,能够证明这一切。

许悠然说起科技文明阵营的先进,他们还能想象一二。

说到修炼文明阵营,对他们来说就过于抽象了。也不能怪欧美联盟的人不相信许悠然,在他们的历史中,就没有出现过神仙鬼怪。

对那些洋鬼子来说,修炼文明就更抽象了。

看到许悠然展示了飞剑、展示了元婴,纵然神奇的让他们目眩神迷,不过总算比较直观的感受到了修炼文明。

“曾经地星是两大阵营的战场,很多上古神话,可能都是对两大阵营的描述。”许悠然继续说道,“大秦应该曾经是修炼文明的大本营,所以遗迹绝大多数来自于修炼文明。”

在座几位老人听到许悠然的说话,个个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不能否认古人的聪明才智和丰富想象力。

可是再丰富的想象力,总要有一些事实作为依托。

他们一定是曾经见到过什么他们无法理解的事物,才会将之形成神话传说流传下来。

女娲造人就是科技文明在调遣奴隶战兵?

盘古开天就是修炼文明打破了隔离层?

后羿射日就是修炼文明击落科技文明的战舰?

现在看来很多神话,并不是空穴来风。

一旦从两大阵营,无数种族在人族的率领下,进行旷日持久的史诗级战争去阐述,似乎都变得更容易理解了。

许悠然看到他们的神情,知道他们正在消化、理解他的话,“我们父子都是修炼文明后裔,跟科技文明是死敌。所以,我们绝对不可能是接引者。保护地星,抵抗科技文明,才是我们的使命。”

几位老人纷纷点头,如果许悠然是修炼者,他这样积极抵抗征服者就说得通了。

一旦征服者到来,第一个要杀的就是许悠然,这是没有任何道理可以讲的事情。

虽然还有很多谜团没有解开,不过至少证明了许悠然是‘自己人’,不是接引者,这就足够了。

修炼文明阵营再强大,许悠然也没听说,他们做出过毁灭星球文明的恶行。

现在迫在眉睫的是科技文明的大军,即将通过虫洞跨越几千万光年降临地星。

在地星上,貌似除了许悠然,还没出现第二个修炼者。

聂狂澜扭头看了看其余几位老人,看到大家都冲着他点了点头。

他又转向许悠然,“小许,这里的工作人员不了解内情,有些反应过激,希望你能理解。”

许悠然点了点头,向着那名靠坐在仪器上的工作人员,友好的微笑了一下。

这一连串的密辛,那名工作人员都听傻了。

他以为他发现了一只人形变异兽,结果却牵扯出这样的大事件。

地星唯一一个修炼者,从神话传说中走来的许悠然。

科技文明的死敌,人类的好朋友?

这名工作人员心里慌得一批,我会不会被灭口啊?

聂狂澜看向那名负责安保工作的少将,“注意保密工作,关于许悠然同志的一切事项,都是大秦的最高机密。”

那名负责安保工作的五次觉醒者,立刻起身敬礼,“请首长放心,我会处理好的。有人问起,就说发现了一些绝密资料,所以几位首长才会过来。”

聂狂澜点了点头,站了起来,“那今天就先这样吧,小许早点休息。明天一早公开授衔。”

ps:这几章交待了之前的一些线索,却也引出了一些新的线索,有心的大大请多留意。

感谢各位大大的耐心和暴力投票,新的大战即将启动,最晚明天开始,小许即将单挑全世界!

感谢纵横首页大封,感谢编辑南天大大的支持和帮助!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