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许悠然手中的飞剑再次横空而去,隐藏在茫茫夜色中。

超品飞剑如果不需要刚才那种雷霆一击,无边雨幕之下,简直是所有敌人的噩梦。

许悠然高大的身影缓缓腾空,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的双眼,看向不远处的柳生次郎。

“你?你是许悠然?”柳生次郎的声音都在颤抖,可他自己却浑然不觉。

上一次玛雅神庙一役,三口组的代表是另一位五次觉醒者空西拓也。

柳生次郎自恃剑道超卓,完全不将空西拓也带回来的消息放在心上。

感受过许悠然强大战力的空西拓也,一再警告组织内的一众头领,千万不要招惹大秦,千万不要招惹许悠然。

可一向夜郎自大的樱花国高手,完全不将许悠然放在眼里。

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伙子,再强能强到哪里去?

正在他们密谋,跟随欧美联盟组团去南美闹事,还是趁机进攻大秦本土的时候。

大秦的国之利剑,很多人公认的当世第一高手,大秦军部新晋少将许悠然,已经降临了樱花国。

以许悠然的十倍音速飞行速度来计算,燕京前往东京都,不过是咫尺之遥。

古人说得好,攘外必先安内。

想要对抗强大的征服者军团,或者是许悠然前往宇宙星空,寻找突破七次觉醒者的契机。

一个稳定的大后方就至关重要,可以让许悠然省去很多麻烦。

以杀止杀,以暴制暴。

这是许悠然能想到,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

世上觉醒者数十万计,想要全部杀光那不现实。

何况在许悠然看来,让敌人死在对抗敌人的战场上,才是最合理的人力资源解决方案。

自己劳心劳力、越洋跨海去一个一个杀,不如将他们组织起来,全部送上战场。

对于征服者军团来说,可不会管你是什么阵营的,敢于反抗一律格杀。

到了那个时候,这些狗屁欧美联盟,不想做奴隶的话,也只能选择死战。

虽然能量源并未全部启动,传送虫洞还没打开。

可是想到那些星星点点的小型虫洞,许悠然总觉得心里发慌。

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事要一件一件的做,急也急不来。

既然樱花国离得近,跳的又这么欢,就先拿三口组开刀吧。

有鉴于樱花国目前的局势,上一代天皇在燕京受审,新一代天皇尚且年幼。

九代目仓井正师,勉强算是能够统合樱花国实力的最好人选。

一旦击杀了仓井正师,樱花国必然会陷入乱战,成为一盘散沙。

这样的樱花国,不符合许悠然的利益。

他要的是至少能出动一定战力,对抗征服者的樱花国。

虽然他还年轻,可如今是一国少将,身负重任。

环境和形势,都不允许他肆意妄为、疯狂杀戮。

整个樱花国,只要能找到的人,他都能杀掉。

那样是很爽快,可对于大局却毫无益处。

征服者大军降临,他一个人双拳难敌四手。

必须组建起拥有一战之力的队伍,才能在将来的大难中保全地星。

很多人不相信他的话,很多人认为他妄自菲薄。

甚至大秦国内,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

他知道原因在于,那些人没有真正见识过征服者的恐怖。

可是他见识过征服者的强大,那片广场中上千万的四次觉醒者。

想想都头皮发麻,让人不寒而栗。

他出生在地星,生长在地星,他的爱人、朋友都是地星人。

这里是他的家,哪怕螳臂挡车,他也要拼死一搏。

所以他选择,向仓井正师的得力干将下手。

而这几个得力干将,也是推动玛雅神庙一役的幕后黑手。

三个五次觉醒者,开局就轻松干掉两个。

柳生次郎现在算是彻底相信了空西拓也的话。

不!

他觉得空西拓也,连许悠然百分之一的战力,都没有表达清楚。

六次觉醒者也不过如此了吧。

柳生次郎感觉自己握刀的双手都在微微颤抖,浑身的汗毛倒竖。

他知道,他完了。

一向坚如磐石的剑道之心,彻底崩溃了。

面对宛如神兵天降的许悠然,他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太恐怖了,超乎想象的强大、冷血、残忍。

岩武健人是与他不相伯仲的高手,却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花酷茶子那样的极品美女,轮起来砸成一滩碎肉。

柳生次郎此时,对于自己曾经的决定无比后悔。

一剑西来的雷霆之势,早已惊动了东京都无数人。

这里发生的战斗虽然短暂,可是却太过猛烈。

数百道身影腾空而起,向着东京塔的方向扑来。

“轰、轰、轰……”数道身影已经肉身突破了音速,正是樱花国的五次觉醒者。

虽然那些人速度都很快,可谁也救不了柳生次郎。

在许悠然的眼里,柳生次郎已经是一个死人。

只是他要立威,他要震慑这群宵小,所以必须杀的干脆、杀的漂亮、杀的有美感。

“轰!”许悠然的气势节节攀升,不只是觉醒者体系,还有修炼者体系。

滔天威势让雨幕都为之让路,森严的杀意让大地都为之颤抖。

樱花国的五次觉醒者们,正以超音速赶来,转瞬即至。

“轰!”许悠然的超品飞剑突破音障,不断加速,越来越快。

好似一颗璀璨的流星,盘旋在夜空。

“嗡!”悍然发动攻势的许悠然,让周围的空间都发生了扭曲。

被他剑意牢牢锁定的柳生次郎,顿时心惊胆颤、魂飞魄散。

双腿一软,小腹一紧,裤子立刻湿了一大片。

一代剑豪,柳生剑道掌门人,强大的五次觉醒者,竟然被吓尿了。

对面的许悠然却只是原地晃了晃身体,根本就没有出手。

柳生次郎惊慌失措之下,向后狂闪、狼狈逃窜。

面对强横的许悠然,他连招架的勇气都没有,更别提出剑反击。

距离他身后不远处,是东京都的标志性建筑东京塔。

高耸入云的东京塔,雄伟壮观、灯火璀璨。

纵然是在这人命如草芥的末日世界,屹立不倒的东京塔,也给很多樱花国百姓带来了希望和信心。

哪怕在没有粮食,甚至要靠吃死尸为生的日子里。

哪怕在饱受欺凌,被强者将脸按在地上摩擦的日子里。

哪怕在暴力血腥,脱掉衣服匍匐在地跪舔恶徒的日子里。

樱花国的百姓们,心里也还总是保留着一线希望。

看,东京塔还没倒,我们怕什么呢?

被许悠然虚晃一枪,吓得慌不择路的柳生次郎,正疯狂退向东京塔。

“噗!”一只漆黑的大手,从柳生次郎的背后,穿透了他的胸膛,出现在他的眼前。

“噗通、噗通……”大手上还捏着一颗缓缓跳动的心脏。

一阵锥心刺骨的剧痛传来,瞬间瓦解了柳生次郎全身的力量。

他垂下握刀的双手,两柄黄金级武士刀跌落地面。

艰难的微微低头,看到了那只大手,还有自己的心脏。

原来我的心,这么丑。

这是他最后一个念头,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噗!”那只黑漆漆的大手,很随意的捏碎了那颗心脏。

第三名五次觉醒者,柳生次郎死!

那只黑漆漆的大手随意一甩,好像丢垃圾一样,任由柳生次郎的尸体跌落下去。

许悠然的钢铁之躯元婴之身,从东京塔的阴影中,缓缓浮现。

“嗖、嗖、嗖……”几个五次觉醒者,这时才堪堪赶到。

他们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强大的柳生剑道掌门,被人从背后直接捏碎了心脏,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这几个五次觉醒者,甚至连阻止的声音,都来不及发出,战斗已经结束了。

许悠然只是晃了晃身体,恐吓了一下柳生次郎。

滔天之威,让刚刚赶到的所有人都为之胆寒。

“嗖、嗖、嗖……”很快,越来越多的觉醒者赶到。

几个五次觉醒者,上百个四次觉醒者,很快围成了一个大圈。

中心就是神色淡然的许悠然和他的元婴之身。

不过除了许悠然自己,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两道身影是同一个人。

为首的那个五次觉醒者,大概五十多岁年纪。

花白的短发,身形高大、消瘦,一双剑眉,看起来杀气很重。

他操着不怎么流利的大秦话说道:“许少将,第一次见面,就送我这样的大礼?”

“仓井正师?”许悠然面带微笑,神色从容。

刚刚击杀了三口组三名五次觉醒者,却好像才完成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是我,请许少将,给我们三口组一个合理的交代!”这么多手下围在这里,仓井正师的语气格外的严厉,态度也很强硬。

他自己心里也很清楚,这些人想要留下许悠然难如登天。

就算真的能将许悠然击杀在这里,至少还要死去超过90%的手下。

可是当着他的面,杀了他三名得力干将,他不要面子的吗?

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跟许悠然叫嚣两句,其实心里慌得一批。

“仓井正师?嘿嘿,当年你们樱花国有个仓井老师,深受我们大秦少男的喜爱,不知道跟你什么关系?”许悠然戏谑的看着仓井正师。

“八嘎!”

“死啦死啦地!”

两个仓井正师手下的四次觉醒者大怒,樱花国的国骂立刻脱口而出。

“嗡!”空间似乎扭曲了一下,“轰!”音爆声这才响起。

“咔嚓!”一名四次觉醒者被许悠然一记突袭,直接打断了脖子。

“噗嗤!”许悠然反手一剑,另一名骂人的四次觉醒者,直接被长剑切成两段。

两名四次觉醒者的尸体,从半空跌落下去。

围住许悠然的所有人才反应过来。

“嘶……”所有人,包括仓井正师,全部下意识的后退了一大截。

“跟我要排面?你配吗?”许悠然一声冷笑,抬手一指,“这就是我的交代!”

一直在半空盘旋的超品飞剑,早已加速到十倍音速。

“轰!”好似一颗从天而降的璀璨流星,砸在东京塔地基上。

“轰隆!”整个东京都大地都在震颤,好似末日降临一般。

就在樱花国数百觉醒者面前,屹立在东京都将近八十年的地标性建筑东京塔。

被许悠然的飞剑,裹挟着漫天雷霆之威,一剑炸碎了地基。

地面被斩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缝,几十米深的大坑,再也无法承受庞大的东京塔。

高耸入云的东京塔,摇晃了几下,轰然倒塌。

樱花国全体国民的精神支柱,最具代表意义的史诗级建筑。

就这样在许悠然飞剑之下,成为绝唱。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