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名觉醒者被许悠然一系列的操作,彻底惊呆了。

不过让他们再次开口辱骂许悠然,却是没有一个人敢开口。

刚刚骂了许悠然的两个觉醒者,已经做出了很好的榜样。

滂沱暴雨还在继续,滚滚雷声中,东京塔轰然倒塌。

许悠然之前已经用神识扫过这一带,并没有普通百姓的居住,所以也不怕误伤普通人。

这边的大战虽然声势浩大,用时却很短暂。

稍微聪明一点的人,都不会跑出来趟这趟浑水。

那些普通百姓更是吓得瑟瑟发抖,早都藏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巨大的东京塔倒塌下去的时候,周围相邻的商场、写字楼被波及了不少。

烟尘滚滚中,樱花国人民的精神支柱永远的坍塌了。

数百名樱花国的觉醒者不敢辱骂许悠然,却都瞪着通红的双眼死死盯着他。

这里的觉醒者,不全是三口组一个组织的。

还有其他大大小小很多组织的觉醒者。

甚至还有很多樱花国自卫队的觉醒者。

所有人都敢怒却不敢言,尽管他们知道自卫队的热武器,导弹、高射炮、防空机枪都瞄准了许悠然,可是没有人敢下令开火。

如果无法击杀许悠然,那种后果他们承受不起。

围在这里的数百名觉醒者,基本就是整个樱花国最高端的战力了。

许悠然很有一种冲动,将这些人全部一网打尽。

可他不是杀人狂魔,确实还做不到那么冷血、嗜杀。

但是这些人要是向他出手的话,他也肯定不会惯着他们。

如果是共济会、教皇庭、钢铁要塞,这些实力强横的老牌组织,许悠然可能还要忌惮一二。

樱花国这种弹丸小国,他完全可以一个人横推。

看了看周围一圈横眉怒目的觉醒者,许悠然笑了,笑得很开心,“我就喜欢看你们讨厌我,偏偏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许少将,请问还有什么指教?”仓井正师再次硬着头皮开口,“您要是没事,就请回吧。”

被东京塔砸倒的几栋大厦,激起漫天烟尘,熊熊烈火直冲天际。

繁华的东京都最中心地带,好似被末日天灾洗礼过一般。

许悠然悬浮在这一片废墟之上,肆意张狂的‘哈哈’大笑,“刚刚只是见面礼,我想说的话还没说,你就要送客了?”

他随意的抬起手,腕式手机光幕弹出,看着光幕中的聂狂澜,“元帅,坐标东京都,氦3超级炸弹准备投放。”

聂狂澜扭头对身旁一位中将说道:“听到许少将的话了吗?准备好了吗?”

那名年纪大约六十来岁的中将,立正敬礼,“东方快递,使命必达!”

“小许啊,咱们是礼仪之邦。你去人家家里做客,要讲礼貌。”聂狂澜皱着眉,脸上带着一丝不忍的表情,用戏谑的语气说道,“你看看你,把人家家里搞得一团糟。唉……孩子大了,就是不听话……”

“元帅,您放心,我正在跟他们讲道理。”许悠然表情显得很无辜,指了指地上,“才死了五个人,倒了一座塔、几栋楼。”

“唉……都让你不要那么冲动了。你这是要气死我老头子,好上位是不是?”聂狂澜吹胡子瞪眼睛,还拍了一下桌子,“你控制一下自己,再胡闹,回来打你大板子。行了,就这样吧。”

说罢,聂狂澜挂断了电话。

作战指挥室里,数百位军部的各级将领、参谋,全部‘哈哈’大笑。

一老一少,一个带着大棒出现在东京都,一个假装和事佬坐镇燕京。

年近古稀的聂狂澜元帅,也跟老顽童似的,配合着许悠然演戏。

至于什么超级炸弹,自然是用来恐吓樱花国的。

大秦再仇恨樱花国,也不至于用超级炸弹轰炸那些普通平民。

聂狂澜看了看大家,笑嘻嘻的问道:“我的演技怎么样?拿个影帝应该没问题吧?”

“啧、啧、啧……”叶云灭站在一旁撇了撇嘴,“情绪不够饱满,台词略显浮夸。最多算是个流量小生,距离影帝差太远了。”

“唉……你……老叶,你可以看不起我的实力,不能看不起我的演技。”聂狂澜一张老脸涨得通红,“你行你来,下次换你来。”

“我来就我来,让你看看什么叫实力派演技。”叶云灭拍了拍聂狂澜的肩膀,“到时候不要自卑哦……”

数百位各级将领,就这样看着两位大秦权力巅峰的老人互相抬杠,不由得都是心潮起伏、感慨万千。

曾几何时,兵临一国之都,大秦还能如此轻松惬意。

正应了那句古话: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威压樱花国首都,放倒了东京塔。

大秦仅仅只出动了许悠然一个人吗?

怎么可能?

现在的许悠然,可谓是大秦国之重器,是大秦的镇国军神,可容不得半点闪失。

超级炸弹确实没有准备,不过东京都上空数万米高空。

数百架大秦战斗机正在呼啸,数百名四次觉醒者,六位五次觉醒者,早已在战斗机上做好了准备。

一旦许悠然这边陷入围攻,迎接樱花国的,将是灭国之战。

许悠然这边看到聂狂澜的表演,也是心中暗暗发笑,老元帅的演技不够炸裂啊。

看来下次还是找陈天玄总长,配合我演出吧。

应该还是这些政治家,干这种技术活儿比较合适。

聂元帅当了一辈子兵,完全就是个直肠子。

演技都写在脸上,不够走心啊。

他瞥了一眼仓井正师,“东方快递,要不你签收一下?”

周围数百名觉醒者,都让许悠然这一招有点吓懵了。

眼神中的愤怒渐渐淡漠,取而代之的是恐惧。

现在欧美联盟自顾不暇,正在密谋夺取玛雅神庙遗迹,哪里会管他们的死活。

如果大秦真的给他们来一发使命必达,樱花国绝对是彻底凉凉。

仓井正师一声长叹,声音有些嘶哑,带着一丝无奈,“许少将,有什么要求,还请您直说。”

“我历史不太好,听说当年好像跟你们签订过什么‘条约’?”许悠然故作好奇的问道。

周围一众觉醒者,心中都是暗骂。

大秦国、樱花国,只要是人就知道这个条约,跟历史好不好有毛线关系?

这小子,纯粹是来找茬的。

“是的,当年贵我两国,为了和平共处,签订过条约。”仓井正师知道,麻烦终于还是来了。

大秦当年被打的很惨,那份条约也是屈辱条约。

励精图治这么多年,隐忍了这么多年,现在是来收账了。

“和平共处?这个词很好,你用的很好。”许悠然指了指地面的一片废墟和残垣断壁,“如此良辰美景,不如我们为了和平共处,再签订一份东京都条约吧。”

听到这话,周围数百名觉醒者,彻底被许悠然的神逻辑惊住了。

你小子悄无声息的跑来东京都,出手就干掉三名五次觉醒者。屹立了八十年的东京塔,都让你打倒了。

市中心被你打成了一片废墟,到处都是你炸出来的大坑。

你告诉我们,如此良辰美景。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你!”仓井正师身旁一名五次觉醒者,终于再也无法忍受了,勃然大怒,“太过分了!”

“嗖!”一直盘旋在周围的超品飞剑,神出鬼没一剑袭来。

那名五次觉醒者,反应倒也极快。

“呼!”瞬间全身元素化,妄图凭借着元素化,躲过这疾如奔雷的一击。

“噗嗤!”超品飞剑侧身而过,斩落了那名五次觉醒者一条手臂,带起一蓬血花。

“啊……”那名五次觉醒者,一声惨嚎,惊骇欲绝,疯狂向后逃遁而去。

“轰!”许悠然的元婴之身,瞬间突破音速,闪电般的一掌拍出。

“轰隆!”仓井正师终于及时出手,替那名五次觉醒者,挡住了这必杀的一掌。

双掌对轰,气浪翻飞,冲击波将周围几名四次觉醒者,全部掀飞了出去。

虽然那几人比较狼狈,却也并未受伤。

“哼!”仓井正师闷哼一声,震退了几十米远。

许悠然的元婴之身,同样被震退了几十米远。

仓井正师只觉得胸中气血翻涌,喉头一甜,差点一口血喷了出去,却又被他强行压制了下去。

他的脸上,自然而然的闪过一丝痛苦之色。

反观许悠然的元婴之身,却是面无表情,淡然自若,好像没事人一样。

围住许悠然的一众觉醒者都不是弱者,二人一掌之间,高下立判,谁都看得清清楚楚。

仓井正师可以说是樱花国第一高手,却明显不敌许悠然这个黑人同伴。

众人心中惊惧更甚,大秦的战士,强的有点过分了啊。

一个许悠然已经打得整个樱花国噤若寒蝉,现在又多了个黑人高手。

“八嘎!”众人心中又是一阵怒骂。

等等……

黑人?

大秦军部还招黑人?

你们他么的是联合国纵队吗?

许悠然心中也是暗道侥幸,飞剑本来只想吓唬一下那个五次觉醒者。

如果那个五次觉醒者,施展身法,完全来得及闪避。

可他非得装逼,玩什么元素化。

许悠然裹挟着元气的超品飞剑,专破各种元素化。

晋级元婴期之后,许悠然可以说是五次觉醒者的天敌。

早知道那个觉醒者要施展元素化,许悠然就直接扎心窝子了。

至于他的元婴之身,那根本就不是人,受了再重的打击,也不会有表情,更不会吐血。

所以才能显得那样从容自若、逼格满满。

若论真实实力的话,最多就是跟仓井正师平分秋色。

一众樱花国觉醒者,再次远离了一些许悠然。

心中对他的危险评价,又拔高了一个层次。

这小子不讲武德,专搞偷袭,得离他远点。

“东京都条约签不签?我耐心有限!”许悠然抬起手,钻石品质长剑闪烁着森冷的寒芒,指向所有樱花国觉醒者。

当剑尖指来的时候,周围数百名觉醒者,都不由自主低下了头。

无论是四次觉醒者,还是五次觉醒者,无一例外。

这是大秦军部最锋利的一柄剑,也是整个世界最锋利的一柄剑。

剑锋所向,群雄束手。

许悠然单人独剑,力压樱花数百豪强。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