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井正师扭头看了看周围一众樱花国的觉醒者,每一个人都下意识在闪躲他的目光。

他发出一声无奈的长叹,看来这些人都被许悠然吓破了胆子。

一剑西来,宛如天外飞仙一般。

雷霆一击,三名五次觉醒者毫无还手之力。

面对这样强大的敌人,背后还有那样强大的国家。

以大秦军部的战力,在没有其他势力干扰的情况下,想要覆灭樱花国,不过弹指之间而已。

“我想看看条约内容,大秦想要什么?”仓井正师面对咄咄逼人的许悠然,一点反抗的底气也没有。

除了妥协和拖延,他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许悠然弹出光幕,找到范围内仓井正师的号码,直接发送了文件。

“后续的签约和沟通,会有专人来进行对接。我只是个送快递的,别太在意。”许悠然促狭的笑了笑。

“可是……天皇……”仓井正师想到了天皇成仁,“他不在,没法签约啊……”

“不要惦记你们的成仁老兄了,他回不来了。你们不是还有个小天皇吗?”许悠然不怀好意的看向皇宫方向,“没查清楚,我是不会来的,不用我教你怎么做事吧?”

“好吧,条约我们先看看,阁下还有别的事吗?”仓井正师想赶紧送走这个瘟神。

“提醒你一下,条约签署之后,贵国如果不执行。下次再来的可就不是悠然快递了,而是东方快递。”许悠然轻蔑的一笑,森冷的目光扫视了一圈。

所有人触及到他的目光,全部赶紧低下了头,不敢跟他对视。

“唰!”超品飞剑横空而来,许悠然脚踏飞剑,腾空而去。

众人神情复杂,目送许悠然的身影消失在雨幕中。

不知何时,在众人一无所觉的时候,许悠然的元婴之身同样悄然消失。

“呼……”众人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许悠然的强横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期,带给他们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跟这个杀神待在一起,每一秒都好像在刀尖上跳舞。

稍有不慎,就会引动雷霆一击。

刚刚辱骂他的两名四次觉醒者,抬手之间就被他轻松解决。

那位质疑他的五次觉醒者,更是被随手一剑就斩去了一条手臂。

疼的一身冷汗,悬浮在远处,屁都不敢放一个。

曾经的樱花国因为有米国驻军,可以给他们提供庇护,所以在东亚一带跳的特别欢。

现在强大的米国分崩离析,再也无力将爪牙伸到东亚。

樱花国也彻底失去了依仗,不复往日的嚣张姿态。

泡菜半岛一战,他们为了讨好大秦,又做出了极端错误的选择。

现在被抓住了辫子,就连天皇都成了阶下囚。

日落西山的樱花国一天不如一天,称霸东亚,甚至是争雄全球,对他们来说将会是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幻想。

仓井正师弹出光幕,打开许悠然发来的文件。

看着这份内容详尽、完整,甚至连大秦政务院公章,都已经盖好的条约。

他不由得一阵苦笑,这一点上就能看出来,大秦筹划这个事情,不是一天两天了。

樱花国早晚是人家的囊中之物,区别只是时间和手段罢了。

他的几个亲信手下,也凑了过来想要一起看看条约的内容。

幼年的天皇只是个傀儡,真正做主的还是在场这些人。

刚刚看了几个条款,众人就是一阵惊呼。

“八嘎!”

“死啦死啦地!”

“欺人太甚!”

仓井正师更是气得手都开始颤抖,当年的大秦和樱花国条约,他是看到过内容的。

甚至几乎整个樱花国全体国民,都以那份条约为荣。

可那是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那是历史上最耻辱的一笔。

现在这份东京都条约,已经说不上丧权辱国了。

按照条约上的条款来看,樱花国相当于亡国了。

不是被大秦武力征服的,而是被和平收购了。

仓井正师只觉得眼前一黑,似乎闪烁着无数的金星。

“噗!”一口血再也压制不住,直接吐了出来,血洒长空。

这里有刚才跟元婴之身对掌的原因,也有这份条约的原因。

更多的人围上来,开始阅读这份条约。

从此以后,大秦国民可以自由通行樱花国,无需任何手续。

樱花国居民想进入大秦,必须经过严格的审查和监控,原则上不予进入大秦的权力。

大秦居民在樱花国享有选举权、被选举权、居住权、就业权、经商权、教育权……

富士山作为这次大秦出兵的军费,永久划归大秦名下,大秦享有完全开发和使用的权力。

樱花国三次以上觉醒者,必须全部在大秦军部备案。

这些觉醒者,将成为大秦军部永久义务兵。

樱花国必须立刻解散国民自卫队,由大秦军部全权接手樱花国的防务工作。

大秦将派驻大量觉醒者和官府工作人员,接管樱花国全部纠察系统、消防系统、安保系统。

自条约签署之日起,樱花国天皇家族,将永久性搬家到燕京。

琳琅满目的条款,看得樱花国一众觉醒者目瞪口呆。

你们大秦的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跟自己家一样。

我们的人就不能去你们大秦,我们的人是后妈养的吗?

大秦人在我们樱花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你们大秦人那么多,我们现在全国加起来就一千多万人。

那还用选吗?

你们说谁是财政部长,谁就是财政部长。

你们说谁是内阁总理,谁就是内阁总理。

而且这些肯定也都是你们大秦人。

那不是樱花国官府,那是大秦分公司啊。

把我们的精神支柱东京塔,直接炸塌了,富士山改成你们的免费公园。

赔偿你们出兵的军费?

你们一共就出动了两个人,一个许悠然,还有一个黑人哥们儿。

这两个人是天皇巨星吗?

这么高的出场费!

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让我们所有的觉醒者,都成为大秦军部的义务兵。

什么是义务兵?

就是必须参战的士兵,指哪打哪。

不用想了,肯定是工资都没有。

大秦最危险的任务,肯定是我们这些炮灰冲上去。

一旦发生战争,我们肯定是站在第一线。

本想跟着欧美联盟捞点好处,瓜分遗迹宝藏。

结果现在变成了大秦的炮灰。

当我们都是小孩子吗?

不过,在大秦强大的武力面前。

脆弱的樱花国,好像跟小孩子真没什么区别。

解散自卫队,解散纠察、消防、安保……

全面由你们大秦接管,我们这些地下组织还混个屁啊!

连我们的天皇都要搬家去燕京,这明显是去做人质啊。

这哪里还是丧权辱国?

这简直就是丧尽天良啊!

不过大秦也不是一味的索取,还是有很多付出的。

大秦军部以后全面负责樱花国的防卫工作,这需要大秦投入很多的战力和装备。

看起来是大秦在付出,可真的是这样吗?

自卫队解散之后的人员和装备,总不能扔大海里吧?

几万亿的武器装备,大秦一句话就这样接收了。

还美其名曰,帮我们搞好国防。

我们樱花国最需要防的就是你们大秦啊!

大秦需要接管,整个樱花国的纠察、消防、安保系统。

这确实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的投入。

可是整个樱花国,相当于被大秦接管了啊……

大秦怎么会提出这样的条约?

他们是不是疯了?

他们怎么敢?

雨幕下,东京都中心这一片废墟,似乎很好的提醒了樱花国一众觉醒者。

还有曾经那一幕幕血淋淋的历史,似乎也很好的提醒了这些人。

大秦提出这个条约,理由很充分,事实很清楚。

他们气愤归气愤,还真没有人敢拿这个东京都条约,当成玩笑。

所有人看完条约的内容,都义愤填膺的看着仓井正师。

现在这个老人似乎成了他们的主心骨,确实也是他一直在操控着整个樱花国的地下世界,进而影响着樱花国的每一项决策。

就连天皇的世袭罔替、首相的任命罢免,都要看他的脸色行事。

刚刚狂喷鲜血的仓井正师,面如死灰、眼神空洞而茫然。

这短短几分钟,好像老了几十岁一样。

满头花白的头发,已经近乎全白,脸上的皱纹,沟壑纵横。

浑浊的双眼,再也没有了以前霸气侧漏的风采。

他缓缓转了转头,四处看了看,又看了看脚下的一片断壁残桓,声音嘶哑、干涩,“各位怎么说?”

“全凭正师大人吩咐。”

“我们听您的……”

“请,正师大人下令!”

站在历史的分叉口,樱花国将何去何从?

许悠然气势汹汹而来,二话不说就大开杀戒。

虎视眈眈的大秦军部,枕戈待旦,超级炸弹犹如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在他们头顶。

已经盖好了公章的条约,就摆在他们面前。

可见这次大秦是来真的,不是开玩笑,不是喊口号。

稍有不慎就是亡国灭种,从此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了樱花国,再也没有了大和民族。

是选择玉石俱焚,还是选择吞下苦果?

怎么选择都是错。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他们选择刚正面。

樱花国这块顽石肯定会粉碎,大秦那块宝玉却不见得有事。

实力对比,相差太悬殊了。

何况,真的成了大秦分公司。

以大秦现在强势崛起的姿态,说不定反而还是好事。

这个民族欺软怕硬的劣根性,在每个人心里根深蒂固。

一旦大秦能够强势碾压他们,这些人就已经开始思考做‘狗’的好处了。

看着这些人的表情和嘴脸,仓井正师似乎已经看透了每个人的小心思。

“唉……”他抬头向天,闭上了双眼,两行泪水从苍老的面颊滑落,“走吧,去皇宫找天皇吾家签字。联系大秦政务院,我们愿意签署条约。”

“呼……”数百名樱花国决策层,齐齐长长舒了一口气。

做‘狗’总比送死强,何况他们应该都会是比较有价值的‘狗’。

地面废墟一处阴影里,许悠然的元婴之身,悄悄隐身入黑暗中。

其实他并没有走远,正通过元婴之身,监控着这些人。

一旦他们做出另一种选择,迎接他们的将是许悠然狂风暴雨一般的雷霆一击。

现在樱花国这些觉醒者,做出了符合许悠然利益的选择,他自然就没有别要再次大开杀戒。

未来一段日子里,无论是清剿非洲、大洋洲的变异兽,还是抵抗征服者大军,这些人都会是第一批次敢死队。

在许悠然看来,这才是敌人的正确打开方式。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