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曾经的许悠然,还只是大秦的名人。

现在的许悠然,就是全世界的名人。

一场死而复生、战神归来,已经几乎让所有人记住了他。

玛雅神庙一役,全歼十二天王,力克草稚柴舟。

更是将他捧上了神坛,公认为当世第一高手。

当然了,这只是民间媒体为了吸引眼球的劲爆措辞。

在觉醒者这个圈子里,还是很多人不服气的。

自古以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没有真的交手,说不定谁就能克制许悠然呢。

只是那些不服气的人,大多不太了解跟许悠然交手的后果。

如果昨天晚上,樱花国那片废墟能被大家看到。

相信很多人,就不会再抱有那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了。

可惜,夹起尾巴的樱花国,很会做人。

更有可能,他们也想坑一下欧美联盟的猪队友。

所以,他们封锁了昨晚那场,让他们损失三位五次觉醒者的战斗信息。

外界所有人得到的消息,只有一条,许悠然代表大秦跟樱花国谈判。

在大秦军部强大武力的威慑下,樱花国签订了葬送整个大和民族的‘东京都条约’。

所有欧美联盟的人都在骂樱花国是软柿子,却不知道昨晚他们失去了什么。

这也是乔治、希尔顿之流,依然还敢叫嚣的原因。

无知者无畏。

看到许悠然就这样大大方方走了进来,不带一丝杀气,不带一丝烟火气。

房间内的十几人都傻掉了,“唰、唰、唰……”这些人齐齐站了起来。

这是什么情况?

我们正在研究怎么干掉你,怎么才能血洗大秦。

你就这样走进来了?

莫非你是大秦跑得最快那个男人,曹操?

说曹操,曹操就到!

小小的房间内,立刻杀气四溢,所有人都牢牢锁定了许悠然。

一旦有人动手,必然是狂风暴雨一般的必杀绝技。

不过也有人是例外,那就是洛克菲勒家族代表马斯克。

所有人都在想着怎么杀死许悠然,从哪个角度出招才能最迅猛。

只有他双腿已经有些发软,浑身汗毛倒竖。

大脑飞快的思考,从哪个角度逃跑,速度才能最快。

跟他们正相反,许悠然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没有一丝杀意流露。

亲切的好像他们多年未见的老朋友,随意的坐在长桌的一端。

摆了摆手,“别那么客气,都坐、都坐。”

正在开会的十几个人都懵了,面面相觑,眼神中一片茫然。

法克!

谢特!

这小子是个白痴吗?

我们站起来是想杀掉你,你以为我们迎接你呢?

刚才乔治、希尔顿之流,吹嘘的天花乱坠,叫嚣的狠天狠地。

人的名树的影,许悠然这么大威名。

真的站在他们面前的时候,谁不慌得一批?

能修炼到许悠然这种地步,绝对不会是白痴。

他敢走进来,必然有所依仗。

难道大秦的高手都来了?

众人疑惑中,纷纷看向走廊。

空荡荡的走廊,一个人也没有。

老成持重的比尔,看了看左右,双手摆了摆。

既然许悠然已经来了,也不怕他跑了。

共济会七位会监,七大五次觉醒者都在这里,也不怕他飞上天。

先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都坐下、都坐下。许先生远来是客,不要这么激动,先听听他说什么再动手。”

房间内的十几个人闻言一愣。

也对啊,既然来了,还怕他跑了不成。

大家再次缓缓坐了下来,全部死死盯住了许悠然。

“你怎么进来的?”希尔顿柳眉倒竖,杀机盎然。

这座图书馆外围十几名四次觉醒者,上百位三次觉醒者,还有几千名雇佣兵驻扎在校园内。

“走进来的啊”许悠然很自然的说道,顺手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香槟。

“外面的守卫呢?”希尔顿疑惑的扫了一眼走廊,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十五个四次觉醒者,算是先收一点利息吧。”许悠然端起酒杯,轻轻嗅了一下,“好酒。”

“利息?”乔治紧紧皱起眉头,眼神示意了一下。

一名参会的四次觉醒者,是美联储的代表。

接收到了乔治的示意,站起来向外走去,“我去看看什么情况。”

许悠然自顾自品酒,完全没有理会这个四次觉醒者。

众人眼睁睁看着,那个四次觉醒者走出了大门。

身影一转,刚刚消失在门口。

“嘭!”猛烈的撞击声传来。

“噗嗤!”好像肉体被穿透的声音。

“咔嚓!”这是骨骼折断的声音。

“嗖!”那个四次觉醒者的尸体,已经从大门外,被扔了进来。

胸口一个大洞,心脏已经被挖了出去,汩汩的鲜血正在喷涌。

一个四次觉醒者,就这样毫无声息的死在了大门外,甚至都来不及惨叫。

在座十几人中,有七位五次觉醒者,自问想击杀这个四次觉醒者,都会非常轻松。

可是这样的随意,丝毫不带烟火气,他们谁也做不到。

剩余这些人再次死死盯着许悠然,杀气四溢、怒气暴涨。

现在他们更不敢轻易动手,更加摸不清许悠然的深浅了。

“十六个四次觉醒者,这些只是利息。你们要继续还利息?还是要还本金?”

许悠然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慢慢品着酒。

“法克!”乔治一声怒吼,直接扑向大门。

他是五次觉醒者,是领主级强者,倒要看看门外到底是什么人。

哪怕是再强的高手,只要不是六次觉醒者,就不可能一击杀了他。

这里还有他这么多同伴,只要他能撑过一招,必然会有人支援他。

许悠然还是那样很随意的坐着,只是在其他人看不到的桌子下面,双脚已经准备开始发力。

身为五次觉醒者,乔治的实力,完全对得起钻石领主这个称号。

“唰!”身形晃动之间,乔治已经闪身出了大门。

他左右看了看,整条走廊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那个四次觉醒者被杀,到乔治冲出大门,间隔绝对不会超过两秒。

整条走廊却空空如也,杀掉那个四次觉醒者的人在哪里?

乔治大惑不解的左右观望,在他的正上方,吊灯的阴影里正潜藏着一道漆黑的身影。

这道黑影正是许悠然的元婴之身,他身形微动,抬手一掌直接拍向乔治的天灵盖。

身为五次觉醒者,乔治也不是白给的。

他不止会吹牛,不止会抬杠,实力也是一等一的强横。

劲风压顶之际,死亡的危机感,瞬间笼罩了他。

好像被一头可怕的野兽盯住了一样,全身的汗毛倒竖。

他想也不想,抬手一拳打了出去。

“轰隆!”拳掌相交,强烈的冲击波四散开来。

“噗!”仓促之间出手的乔治,被元婴之身一掌击成重伤。

不过他却险之又险的避过了生死危机,整个人借势跌回了大门内。

房间内的众人一愣之间,距离乔治最近的许悠然,闪电般的探爪抓向乔治的后心。

元婴之身和许悠然,本就是两位一体,配合之间,天衣无缝。

绝杀的时机,拿捏得死死的。

值此危急关头,所有人都来不及救援乔治。

不过他们还是出手了,乔治是他们的同伴,他们必须出手。

外国人虽然不懂什么围魏救赵,可他们却一起做出了自认为最正确的选择。

所有人集体攻向许悠然,希望许悠然能放弃攻击乔治,回身抵抗他们的攻击。

整个会议室,在这一瞬间,好似引爆了一颗超级炸弹。

“轰、轰、轰……”五名五次觉醒者,六名四次觉醒者,同时出手。

声势堪称惊天动地,狂暴的火焰、疯狂的刃芒、巨大的岩石、无数的冰锥……

不错,确实只有五名领主级强者出手,马斯克选择了观望。

确切的说,直到现在,他依然还是想跑。

他已经被许悠然和草稚柴舟那一战,彻底吓破了胆,实在鼓不起勇气与许悠然为敌。

倒飞进来的乔治,早已感受到了来自背后的杀机。

电光火石之间,乔治本能的发动了元素化。

不得不承认,五次觉醒者的元素化,确实带给他们太多的便利。

数次生死危机,乔治都凭借自己的元素化,轻松化解。

在他想来,这次应该也不例外。

脾气暴烈的乔治,竟然是水属性觉醒者。

虽然时间太短,来不及全身元素化。

不过总算来得及,将最危险的后背,化成了水元素。

这一瞬间,他心里还稍稍松了口气。

这下稳了,至少不会被一击必杀。

“噗!”许悠然运起元气的利爪,已经穿透了乔治的后心。

一颗还在缓缓跳动的心脏,正抓在许悠然手中。

跟我玩元素化?

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轰、轰、轰……”一连串密集、狂暴的攻击,轰在许悠然的大盾上。

千钧一发之际,久经沙场的许悠然,身为一名职业战士的战斗直觉,让他凝聚了一面钻石品质土盾。

“咔嚓!”许悠然的土盾直接被炸得粉碎,左臂一阵酸麻。

还隐隐传来一阵剧痛,应该是骨折了。

“咔嚓!”许悠然的钻石品质冰甲,也被打得粉碎。

看起来他穿的是大秦统一作战服,其实那是他用冰甲幻化出来的。

孤身一人,深入虎穴,许悠然自然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咔嚓!”许悠然左半边钢铁之躯,隐隐发出碎裂的声音。

撕心裂肺的剧痛传来,许悠然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差点喷了出来,却被他强行压制了下去。

强忍着左半边身体和左臂骨折传来的剧痛,许悠然将乔治的尸体,随意的丢在地上。

精神力飞快的运转,钻石品质大盾再次出现,钻石品质冰甲再次凝聚,钻石品质钢铁之躯飞速的修复,钻石品质拔苗助长疯狂运转。

那十几个共济会的觉醒者,合力一击之下,就算六次觉醒者,都很有可能要饮恨当场。

结果许悠然却只是被他们的攻击,震退了几步而已。

狂暴的冲击波,早已将整座图书馆,彻底炸成了一片废墟。

烈焰冲天、浓烟滚滚、浊浪滔天、沙尘漫天……

全球知名的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好像被十几枚导弹轰炸过一般凄惨。

许悠然面色如常的转过身,看向身后攻击他的十几个觉醒者。

好像那十几道攻击,都是清风拂面一般。

血淋淋的右手握着乔治的心脏,微笑着看向众人,“本来只想收点利息,非要逼着我收本金。”

“噗!”一颗还在缓缓抽搐的心脏,被他捏的粉碎。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