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源于世界知名学府的骷髅会,原本位于米国康涅狄格州纽黑文。

曾经涌现过无数杰出人物,很多科学家、艺术家、政治家都发迹于这个圈子。

大灾变之后,骷髅会为了躲避变异兽,更好的保全自身。

将总部搬到了纽约的大都会艺术馆,虽然不如共济会那样底蕴深厚,却更加团结,凝聚力更强。

现任会长乔伊斯·塔夫脱,家族历史悠久,祖上曾经出现过米国总统。

他本人是位强大的五次觉醒者,手下高手众多,在欧美联盟体系中,具有极重的话语权。

不同于共济会的腐朽,励精图治的骷髅会,正在密谋如何在联盟这次行动中,获取更大的利益,夺得新世界的霸权。

哥伦比亚大学爆发的战斗,虽然时间短暂,但是声势浩大。

很快就吸引了盘踞纽约的各大组织的目光,很多组织立刻派出高手前去查看。

乔伊斯·塔夫脱的先祖是骷髅会最早一批创建者,整个家族都以骷髅会为荣,这一点也得到了很多骷髅会高手的认同。

此时大都会艺术馆,一间办公室内,乔伊斯正和手下的三位副会长,看着一幅名画侃侃而谈。

杯中的烈酒激荡着他们的热血,手指上的雪茄升腾起袅袅青烟。

虽然面前是世界顶级珍贵的艺术品,他们想到的却是玛雅神庙遗迹中,那无穷的收获能带给他们的权力。

窗外漆黑的夜空,淅淅沥沥的小雨依然未停。

碍于身份,乔伊斯并未亲自前去哥伦比亚大学进行查看。

他派出了自己手下的得力干将,一位强大的领主级强者麦格。

共济会虽然强大,却也因为各大家族的强横,内部矛盾不断爆发。

议事会议经常上演全武行,大家早就习以为常。

只是今天的动静,确实有点过分了。

“笃、笃、笃……”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

办公室中的四人都是一愣,麦格刚刚离开不久,这么快就回来了?

看来共济会那边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可能是他们自己人又闹起来了。

四人稍微放松了一下心态,这种时刻,一致将火力瞄准大秦才符合他们的利益需求。

却不知为何,房间中的四人,都感受到了一阵阴冷。

空调温度并不低,何况以他们的实力,外界温度对他们早已造不成什么影响了。

好似来自九幽的寒风,在办公室中席卷,带来了死神的问候。

刹那间,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油然而生,浑身的汗毛倒竖起来。

隔着小小的房门,他们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吱嘎!”一声轻响,年代久远的木门被轻轻推开。

一位身材高大、英俊帅气的年轻人,身穿一套黑色迷彩作战服,施施然走了进来。

“你们也在开会?”年轻人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深深的酒窝。

强大的气势瞬间带给骷髅会这四人,无穷的压迫力,让他们呼吸都为之一窒。

“许……悠……然……”乔伊斯从牙缝中,一字一顿的挤出这三个字。

“乔伊斯先生,见到你很高兴。”许悠然随手丢出一颗圆滚滚的东西,“你们在等他?”

那颗圆滚滚的东西,好像还带着水渍。

“咕噜噜……”滚到了办公室的中央,这是一颗人头。

脸上定格着难以置信的表情,正是麦格的人头。

“唰、唰、唰……”房间中的四人,齐齐站了起来,死死盯着这颗人头。

又齐齐带着无尽的怒火,看向许悠然。

许悠然微笑着摇了摇头,找了一张沙发,很随意的坐了下来。

向着四人摆摆手,声音轻快,还带着一丝笑意,“你们这些人,怎么都这么客气?都坐吧,别那么客气。”

“许悠然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乔伊斯眯起眼睛,身上已经开始逸散宛如实质的杀气。

“我如果说,这是我在路上捡的,你们信不信?”许悠然左右看了看,“也没人给我倒杯水?服务怎么这么差?”

说罢,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不好意思,我都忘记了,外面那几个四次觉醒者,已经让我杀了。”

“嘶……”就在四位五次觉醒者不远处,几名四次觉醒者,就这样被许悠然悄无声息的杀掉了。

这种实力,这种诡异的手段,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他们却不知道,元婴之身其实并不算是生物,介于虚实之间,又几乎没有任何气息。

配合上神出鬼没的超品飞剑,在许悠然天罗地网般的神识探查之下,绝对是暗杀界的扛把子。

元婴之身隐藏在黑暗中的时候,哪怕有人从他身边经过,也只会将他当作一件雕塑。

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从未出现过的东西,超越了整个世界的认知。

再加上修炼者对觉醒者强横的压制力,击杀普通觉醒者,相当于降维打击一般。

许悠然离开共济会,前往自由女神像的时候,路上被他抢先发现了领主级强者麦格。

看到麦格前往的方向,他就大概猜到了麦格去做什么。

本体、元婴之身、超品飞剑,有心算无心,许悠然偷袭了麦格。

在他雷霆一击之下,麦格几乎毫无反抗之力,可以说是瞬杀。

这个人他在中转星就见过,是十二大组织进入遗迹的五次觉醒者之一。

按照军部提供的情报,想要找到他的踪迹,还需要费一番功夫。

结果天降横财,麦格奇迹般的直接送上门来。

许悠然自然不会惯着他,先杀了再说。

这个算是一部分本金吧,至于大都会艺术馆里那几个四次觉醒者,都只是利息。

五十名毁灭者战士进入遗迹,只活下来八个人。

牺牲那四十二人,绝大多数许悠然都不认识。

可那些都是他的战友,毁灭者军团就是由他创立的。

他要这些欧美列强血债血偿,不只是这些战士的血债。

还有那无数次侵入大秦,带给大秦人民的伤害。

全部都要血债血偿,能收利息收利息,能收本金收本金。

至于手段?

许悠然是一名职业军人,能杀死敌人的所有手段,都是最好的手段。

又不是擂台比武,哪里还需要讲什么武德。

年轻人不讲武德,年轻人就是要偷袭!

敌人众多,杀之不尽。

不过许悠然有办法,我带着开放遗迹的满满诚意而来,带着一脸笑容而来。

我这样的帅哥,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你为什么要杀了麦格?”乔伊斯不同于比尔,他是年轻的实干派。

必要时刻,他不怕诉诸于武力,比如现在,他就已经准备出手了。

任凭你许悠然再大的名头,在我的地盘,杀了我的爱将,我也要和你死战到底。

何况这里是纽约,高手如云的纽约。

不信你许悠然能逃出生天!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许悠然优哉游哉的说道,“我刚从哥伦比亚大学过来,共济会答应了我的条件。”

“嗯?”乔伊斯这次是真的愣住了。

难道共济会那边那么大的动静,是这小子搞出来的?

同时也勾起了他的好奇心,哪怕是动手,不妨先听他说说。

“什么条件?”乔伊斯紧紧皱起眉头,眼神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这是一言不合就要开干的节奏,他的三个手下也默契的分散了一点,对许悠然形成了合围。

“你们不是不相信我的话吗?”许悠然对这四位领主级强者的合围,毫不在意。

五步之内,天下无敌!

这句话不是拿来说说的,是实打实杀出来的。

元婴之身已经趁着雨夜,悄悄潜入,就在这间办公室的窗外,随时都能进行支援。

超品飞剑紧紧贴在许悠然的后背,正在不停吞吐着寒芒。

仿佛一头择人而噬的恶魔,渴望鲜血的洗礼。

“我们大秦军部开放遗迹,让你们进去探索。我们不插手、不干涉,所有收获全归你们。”

“嘶……”乔伊斯四人都惊呆了,这个消息太劲爆了。

打生打死就是为了遗迹,大秦、教团死了那么多人,终于独霸了遗迹,现在却要拱手相让。

这四人甚至一时都有些难以接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虽然按照他们的计划,突袭大秦、教团的营地,也有可能占领遗迹。

可是,那样会死去很多人,损失会非常惨重。

大秦、教团,都不是纸老虎,那是真老虎。

只是因为大秦分兵两路,实力才略显单薄。

教团是因为群龙无首,才变成一盘散沙。

如果可以不用付出代价,就能探索遗迹,乔伊斯睡觉都会笑醒。

他还梦想着能晋级六次觉醒者,成为天灾神将的机缘,也许就在那座遗迹。

“可是,我们也有条件。”许悠然扬了扬眉,看向乔伊斯,“答应我们的条件,否则就灭了你们!”

话音刚落,森寒的杀气,好似来自九幽的寒风,肆意张狂。

许悠然强悍的气势节节攀升,这才是一言不合就开干的节奏,而且是不死不休。

乔伊斯四人全部下意识的齐齐后退了几步,似乎只有远离这个杀神,才能找回安全感。

他嗓子有些干涩,声音有些嘶哑,“什么条件,你说说。”

许悠然将那三个条件,再次复述了一遍,收敛了杀气,笑眯眯的看着乔伊斯。

办公室中的四人,此时的心情好像过山车一般,又好像吃了个玉米面窝窝头。

卡在那里,不上不下,忐忑起伏,惴惴不安。

这都是什么鬼条件,尤其是第一条,完全无法理解。

许悠然见到这四人脸上,都露出疑惑万分的神色。

施施然站了起来,还用脚踢了一下麦格的头颅,“这个算是一点点本金吧,外面那几个算是利息。我先走了,你们想好了就联系大秦军部。”

乔伊斯四人还在思索许悠然说出的条件,没太反应过来什么本金,什么利息的事情。

“哗啦!”办公室的窗子已经粉碎,许悠然脚踏超品飞剑,横空而起,扬长而去。

微风吹拂着细雨,淅淅索索的飘进了办公室中。

乔伊斯四人看着阴郁的夜空,好像还在梦中。

地上麦格的头颅,却在提醒着他们。

刚刚那一刻,死神与他们擦肩而过。

愤怒的乔伊斯,确实想跟许悠然开战。

现在被风一吹,冷静下来才发现,自己全身早就被汗水湿透了。

双腿都有些发软,虚弱的只想立刻跪在地上。

五步之内,天下无敌。

当世第一人的凛凛神威,果然非同凡响。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