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个雨夜,注定是极其不平凡的一夜,注定是载入史册的一夜。

第一站是哥伦布大学的共济会,第二站是大都市艺术馆的骷髅会。

这两大势力各贡献了一名五次觉醒者的本金,还有二十几名四次觉醒者的利息。

这点实力的损耗,对于庞大的欧美联盟来说,确实算不上什么。

可是对这两家势力来说,就有点肉疼了。

而这只是开始,远远没有结束。

如果只是想跟欧美联盟各大组织谈条件,大秦军部完全可以用官方的名义进行沟通。

可是死去了那么多战友,许悠然咽不下这口气。

而且面对欧美联盟这些豺狼,不打痛他们,打疼他们。

这些人必然会得寸进尺,甚至可能提出更过分的条件。

连绵的细雨中,无边的暗夜里,许悠然仿佛化身来自地狱的恶魔。

元婴之身、超品飞剑,他在用远超这个世界认知的武力,疯狂展开他的计划。

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历史积累的宿怨,这些都不是坐下来谈谈就能解决的问题。

可一味的杀戮也解决不了这些问题,不过杀戮却是实现目的的必要手段。

许悠然要用杀戮震慑这个世界,那些人才能听他讲讲道理。

相比于共济会和骷髅会,哥伦布骑士团和比尔德堡团就是两个跳梁小丑。

寥寥无几的五次觉醒者,一群乌合之众拼凑起来的觉醒者军团。

许悠然到达,位于百老汇歌剧院的比尔德堡团总部时。

他们派去哥伦布大学的觉醒者,还没有将那边的消息反馈回来。

主要是共济会受此重创,又死了一个罗斯柴尔德家族代表。

那些背后操控共济会的大家族,一时半会还没有达成一致性意见。

大秦出动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宰了一个领主级强者,杀了十五名四次觉醒者,还炸塌了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

人家毫发无伤,甩出一堆条件,拍拍屁股,从容而去。

共济会不要面子的吗?

对这样底蕴深厚的老牌组织来说,面子也就是荣誉,比什么都重要。

正在他们协商怎么处理的时候,其他组织的探子纷纷前来。

共济会自然是懒得搭理,坚决的封锁了现场。

主要是比尔德堡团不够排面,只是被拉过来凑个数而已。

要是骷髅会派人过来,共济会肯定要说明一下情况。

可惜,骷髅会的兄弟,在半路就被许悠然顺手截胡了。

看着下方奢华、壮观的百老汇歌剧院,许悠然都懒得潜入进去。

元婴之身悄然躲进转角的阴影里,时刻准备着收割人头。

“嗖!”超品飞剑划着弧线,在空中呼啸而过,不断加速。

“轰!”突破音障的瞬间,天降流星一般砸了下去。

是的,确实是砸。

许悠然也很郁闷,也很无奈。

他曾经看到过修炼文明阵营的三名化神期修炼者战斗。

两名强大的剑修,一名强大的法修。

那宛如游龙一般划过天际的飞剑,光芒吞吐之间,收割生命,如同割草。

就连天灾神将白起,都被杀的遍体鳞伤。

来去如风,疾如闪电。

完全不像他的飞剑,好像个四处漏风的破锣。

速度一旦飚起来,‘轰轰’作响,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飞剑来了。

可他有什么办法呢?

人家的飞剑,不管品级如何,至少是柄完整的飞剑。

符文刻画完整的飞剑,自然就会有降低空气阻力,加快飞行速度的效果。

他的飞剑距离完整,还不知道差了几块碎片。

现在只是四块碎片,勉强拼凑起来的。

说是飞剑,其实都很勉强,最多只是看起来像飞剑。

剑身不完整,符文不完整,还能凑合使用,许悠然已经很满足了。

他经常心里酸溜溜的告诉自己,完整不完整无所谓,我主要是喜欢它的锋利。

可现在不完整的剑身和符文,一旦超越音速,带起强大的空气压强。

战斗的时候,更多依仗的不是飞剑的锋利,而是巨大的压强。

与其说是飞剑,更像是一柄飞锤。

嗯,修真版雷神之锤。

许悠然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轰、轰、轰……”‘流星飞锤’对着下方的百老汇大剧院,疯狂的轰炸。

深更半夜的,留在里面的全是比尔德堡团的骨干成员。

他们也正在等共济会那边的消息,谁知道横祸天降。

“轰隆……咔嚓……啊……”

刺耳的警报声响彻夜空,红色的报警器疯狂闪烁,数十名低级觉醒者,直接被炸成碎片。

突如其来的打击,一下将比尔德堡团的核心骨干们给打懵逼了。

“法克!”

这是要爆发世界大战了吗?

“谢特!”

是谁不要命了吗?

比尔德堡团团长拉姆斯·菲尔德,第一个从即将坍塌的百老汇大剧院中腾空而起。

这位钻石领主级强者是米国前国防部部长,在位期间,没少给大秦下绊子。

虽然比尔德堡团实力不行,但是拉姆斯这个人煽动性特别强。

曾经就职过国防部长,也有一定的军事才能。

欧美联盟很多次军事方面的行动,都是由他进行策划和推动的。

愤怒的拉姆斯,被十倍音速飞剑造成的冲击波炸成了轻伤。

他一边吐血一边挥舞着手中的战刀,还没来得及破口大骂,就遭遇了第二轮攻击。

在他身后的阴影里,元婴之身好像来自地狱的幽灵,无声无息的抓向他的后心。

拉姆斯也不是泛泛之辈,这一瞬间,他感受到了无比强烈的死亡危机。

如果他躲闪及时,恐怕许悠然还要多费一番手脚。

可惜他犯了其他五次觉醒者的通病,对战许悠然时的通病。

他用最快的速度开启了元素化,拉姆斯瞬间变成了一个火人。

灼热的高温,炽烈的气浪,绝对可以躲过这必杀的一击。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养尊处优,身居高位,早已让他忘记了社会的毒打。

许悠然这次给了他一个深刻的教训,毕生难忘。

因为,他的生命就此定格在了这一刻。

“噗嗤!”元婴之身的铁爪,已经牢牢擒住了他的脚踝。

“啊……”剧痛袭来,拉姆斯一声怒吼,手中的战刀向下直劈。

电光火石之间,他已经完全来不及思考,为什么会被人抓住元素化身了。

“叮、叮、叮……”一连串密集的火花,在元婴之身中刀的手臂上闪现。

“法克!这是什么觉醒技?我这可是黄金级战刀!”

拉姆斯脑海中闪过他这一生,最后一个念头。

“唰!”一道璀璨的寒芒闪过。

“噗!”拉姆斯肥硕的大头飞上半空。

“咕嘟……”鲜血喷溅,殒命当场。

一具无头尸体,坠落向正在坍塌的百老汇歌剧院。

比尔德堡团另外三名五次觉醒者,此时已经跃向半空。

“嗖!”飞剑划了个漂亮的弧线,再次回到许悠然脚下。

“轰!”雨幕都被撕开了一道巨大的伤口,许悠然御剑横空,扬长而去。

半空中留下他清越的长啸,“大秦军部许悠然,前来收账……”

声音还在回荡,许悠然的身影却早已消失在天边。

悬浮在半空的三名五次觉醒者,看了看地上拉姆斯的尸体,又看了看正在崩塌的大剧院。

目光投向漆黑的夜空,绵绵细雨,却带给他们无尽的森寒。

总部设在帝国大厦的哥伦布骑士团,大灾变之前,原本是个致力于慈善事业的阳光社团。

病毒爆发之后,一夜之间,他们好像彻底放飞了自我。

变脸变的比翻书还快,堪称无恶不作、恶贯满盈。

对于这样的组织,许悠然一向没什么好感。

整个组织只有三名五次觉醒者,跳的却比谁都欢。

飞行在半空的许悠然,弹出手机光幕,看了看大秦军部发来的定位信息。

只有一个五次觉醒者和几个四次觉醒者在帝国大厦的总部。

许悠然发出幽幽的叹息,调整了一下方向。

大猫小猫三两只,杀起来不爽快啊。

勉为其难、被迫营业,唉……我的996福报在哪里啊?

咦!

坐标移动了。

难道那个五次觉醒者收到了风声,想跑?

那我只能告诉你,你想多了!

不要走,放开那个老头,让我来!

卧槽!

目标就是那个老头!

“轰!”超品飞剑凄厉呼啸,卷起漫天杀势,好似来自九天的神罚。

纽约的这个雨夜,对于这四大组织而言,无异于一场噩梦。

共济会、骷髅会、比尔德堡团、哥伦布骑士团。

每个组织损失了一名五次觉醒者,若干名四次觉醒者。

在外界还算是高手的四次觉醒者,作威作福、称霸一方,在许悠然看来只是杂鱼。

最后一击除了让他们绝望,更让他们愤怒。

可是无能为力、如丧考妣,却写在每个人的脸上。

如同樱花国操作的翻版,高高耸立了一百五十一年的自由女神像。

在许悠然路过时,顺手炸成了齑粉。

什么狗屁神像,跟我们摆什么造型?

打击敌人,不只是在肉体上,更要在精神上。

火烧我们的颐明园时,你们想过会有今天吗?

黎明时分,脚踏飞剑的许悠然,已然驾临内华达州的五十一区。

顶着疯狂扫射的高射机枪、追踪导弹,许悠然再斩五十一区一名领主级强者。

至此,许悠然终于完成了北美大陆的扫荡工作。

背负着双手,脚踏飞剑,许悠然面带微笑。

迎着朝阳,十倍音速,风驰电掣,直扑欧洲大陆。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