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悠然的三个条件,看起来奇怪,其实是经过反复斟酌的。

经过他和大秦军部的反复考量,无论是开放遗迹,还是进入遗迹的人数,都经过精心测算。

欧美联盟虎视眈眈,肯定是不会相信许悠然的话。

当时碍于形势,不得不从神庙遗迹撤离。

事后一定会想尽办法扯后腿,进行阴谋破坏活动。

与其时时刻刻防备这些暗中的敌人,不如将敌人放在台面上。

樱花国孤悬海岛,无险可守,也没有辽阔的战略纵深。

又是大秦的近邻,一旦作乱,容易造成比较大的破坏性。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无数年来积累的仇恨,让许悠然下定决心,彻底瓦解这个弹丸小国。

至于樱花国的有生力量,不能指望他们抵抗征服者。

他们的民族劣根性就是欺软怕硬,趋炎附势。

一旦征服者大军降临,第一个投降的肯定是他们。

何况草稚柴舟父子,在樱花国经营多年,说不定还有什么后手。

与其等待暴雷,不如将他们放在眼皮底下。

所有的觉醒者拿来清剿变异兽,而且是打散了混编进毁灭者军团。

一个班十名觉醒者,只有一个樱花国战士。

他们再想搞事,也翻不起什么浪花。

彻底接管樱花国,也非常有利于大秦下一步计划的展开。

这颗星球巨大多数都是海域,人类不可能永远放弃辽阔的海洋。

大陆上的变异兽清剿的差不多了,大秦就会向海洋变异兽发起进攻。

有了樱花国作为前哨基地,出兵太平洋就会变得非常顺畅。

至于欧美联盟,他们的情况和樱花国又不同。

他们有非常辽阔的战略纵深,而且隐藏的更深、更分散,想要一网打尽几乎是不可能的。

目前全球幸存人口,预估在十亿左右。

大秦将近两亿幸存者,南美大陆预估在五千万左右。

印巴国也曾是人口大国,不过灾变之后,印巴官府彻底崩溃。

十几亿人口的大国,如今幸存者不足七千万。

十亿幸存人口的一大半,将近七亿左右,都在欧美联盟范围内。

这些幸存者都是欧美联盟的后备役,想要屠灭这七亿幸存者,还不如打开大门,让征服者进来呢。

欧美联盟的诉求,不外乎进入遗迹,还有就是压制大秦和教团,实现他们继续控制这个世界的野心。

大秦的强势崛起,已经严重影响了他们的利益。

不过这一点,无论是大秦还是许悠然,都不会妥协。

想进遗迹嘛,这个倒是可以考虑。

现在大秦和教团的防守力量,主要集中在神庙外围。

中转星几乎是真空状态,没有任何防御力量和监控。

电子设备不能用,派驻觉醒者进去监控。

万一征服者降临,那是必死的结局。

许悠然想到了最适合这个工作的人,一心想进入遗迹的欧美联盟兄弟们。

你们不是想进去嘛?

现在给你们进去,不过要限制人数和时间。

那座大广场的能量源,只有本地土著的血脉才能激活。

也就是说,只有地星觉醒者在那里完成了血祭,才会触动能量源打开虫洞传送门。

许悠然去那里放血都不行,征服者在那里放血也不行。

进去十二名四次觉醒者,可以保证他们不会死在变异兽爪牙之下,让他们拥有一定自保之力。

以能量源现在的状态,十二名四次觉醒者血祭,也不可能激活。

三天换班一次,如果三天之内这批人没出来,那么基本可以肯定,他们不会再出来了。

修建了传送门那片大陆,已经被许悠然彻底扫荡过一遍。

没有钻石级变异兽的情况下,只要这十二个傻子,不去死磕成群的黄金级变异兽。

能将他们团灭的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征服者降临。

届时许悠然会以探查为名,带领欧美联盟的高手一起进入中转星。

以许悠然的超强机动性和防御力,那些人死绝了,他都来得及逃出来。

何况届时可能是整个地形文明的毁灭之战,逃不逃出来,其实意义并不大。

神庙外围欧美联盟派驻十二名五次觉醒者,这个数量也在大秦和教团的控制范围内。

大秦在神庙派驻了六名五次觉醒者,教团在神庙有十名五次觉醒者,随时还能从总部出动五次觉醒者支援。

内有欧美联盟的兄弟们负责警戒,外有欧美联盟的高手们,作为第一批敢死队。

许悠然利用欧美联盟的贪婪,将他们统统拉上了战车。

征服者可不知道什么大秦、什么欧美联盟,在他们看来只要反抗都是敌人,统统格杀。

欧美联盟这些人再怂、再阴险,刀子砍过来,总是要反抗吧。

至于让欧美联盟派驻觉醒者,参与全球清剿行动。

这只是随手而为之,拿来混淆视线的条件。

那些老奸巨猾的家伙,就算派人应付差事,也很有可能出工不出力。

在欧美联盟看来,是大秦迫于压力,不得不开放遗迹,同时用出兵清剿变异兽作为交换。

这就是许悠然希望的思考方式,用他们三角形的脑回路,把自己带沟里去。

许悠然每一家上门大闹一番,正可以坚定他们的猜想。

他将一个被迫妥协,万分委屈的强大战士,演绎的活灵活现。

这个世界最可怕的并不是阴谋,而是阳谋。

草稚柴舟利用阳谋吸引大家去中转星送死,为他打开虫洞传送门。

许悠然就利用阳谋吸引敌人去中转星做探子,做炮灰,为大秦进行火力侦察。

从米国去欧陆,最近的距离应该是向东横跨大西洋。

可许悠然偏偏向西,走白令海峡,横跨北太平洋。

以他现在的十倍音速来说,向东还是向西,不过是个把小时的差别。

可是他想再次领略一下浩瀚的太平洋,看看北极圈,跨越白令海峡,横穿西伯利亚平原。

灾变之前,他一直在跟病魔做斗争,没有什么机会走出来看看这个世界。

现在不同了,什么飞行变异兽,不过一剑而已。

什么领主级变异兽,不过是多几剑的事儿。

他倒是希望能多找到几只领主级变异兽,还能多收获几点技能点。

许悠然为什么可以这么无所忌惮,不只因为双系同修,四大钻石品质觉醒技,也是非常关键的因素。

想要看看风景,多一点路程而已。

飞得快,就是任性。

一夜之间横扫北美五大组织,共济会、骷髅会、比尔德堡团、哥伦布骑士团、五十一区。

许悠然也感到一丝丝疲惫,飞离米国那片夜色中的细雨绵绵,迎接许悠然的是一片蔚蓝晴空。

悬浮在白令海峡上空,凛冽呼啸的寒风吹过,脚下是郁郁葱葱的崇山峻岭。

连绵无尽遥远的针叶林,给这片冻土大地增添了绿意和生命力。

深蓝甚至有些发黑的冰海,汹涌澎湃、巨浪滔天。

海平面的那一边是星罗棋布的千岛群岛和勘察加半岛,再向西就是一望无际的西伯利亚平原。

一夜的鏖战、一夜的纵横驰骋,似乎有光从身后而来。

渐渐的那光越来越亮、越来越强,朝阳在他背后正在缓缓升起。

寒风依然在呼啸,却有一种温暖,正化开许悠然冰冷的心。

杀戮带来的快感和刺激,让他渐渐迷失、麻木,正在变得和那些冷酷、残忍的征服者一样。

迫在眉睫的征服者,混乱不堪的社会秩序,肆虐的变异兽和内外交迫的压力。

让他差点沉沦在暴力中,而无法自拔。

继续走下去,早晚有一天,他会变成一头恶魔,成为全人类的梦魇。

初升的朝阳带给这片大地新的一天,也带给许悠然心灵的洗涤。

无论多么漫长的黑夜,只要我还在前行,必然会见到黎明。

这世间郎朗有光照,驱散迷雾、带来希望。

也让他的灵魂似乎得到了升华。

恶人总需恶人磨,血债总需血来偿!

只要还记得为谁而战,我就还是我!

“轰!”瞬间突破音障,一道矫健的身影宛如游龙,划破长空。

他的背后是漫天朝霞和无尽光华,好似代天行走于大地的使者。

茫茫无尽的西伯利亚雪原上,他看到三个战斗民族的兄弟,正在与一头黄金级暴熊疯狂厮杀。

擅长玩儿熊的哥们儿,终于招来了反噬。

体长八米开外的巨大棕熊,强悍无比,杀的那三名俄罗斯人惨叫连连。

领头的是一名四次觉醒者,年纪大概五十多岁,一脸的络腮胡子。

跟在他身边的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应该是他的长子,另外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应该是他的另一个儿子。

一名四次觉醒者,两名三次觉醒者,虽然战况惨烈,却奋勇顽强,殊死战斗。

不愧是战斗民族,战斗力彪悍,作风勇猛大胆。

看到这名父亲,许悠然心头一软,互相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老爸应该也差不多这个年纪了吧,如果没有发生意外,他是不是也会带着自己,同样跟变异兽进行战斗?

看着将两个孩子挡在身后,还不断为他们创造战机的大胡子父亲。

许悠然笑了,铁憨憨竟然是这样教导孩子的。

不过看这父子三人的战斗力,如果不逃,恐怕要全部葬身于此了。

可是只有大胡子父亲能够飞行,他不丢下两个孩子的话,绝对一个都跑不掉。

“嗖!”超品飞剑横空而去,一道璀璨的剑芒闪过。

“噗!”硕大的熊头高高飞起,一腔热血狂喷上天。

黄金级暴熊被这一记偷袭,直接砍掉了脑袋,四肢抽搐着倒在大地上。

鲜血将这一片雪原都染成了殷红色,热气升腾中,战斗戛然而止。

熊口余生的父子三人,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突然失去头颅的暴熊。

本以为难以幸免,结果却如此出人意料。

三人抬起头看向半空,朝阳自东方而来,光照大地、气象万千。

一道高大、彪悍的身影,悬浮半空。

双手背负,脚踏飞剑,英姿飒爽,气宇轩昂。

背后是无尽璀璨夺目的阳光,宛如神明。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