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刚刚二十五岁的许悠然,也想有这样一位父亲,可以教导他、守护他、为他而战、与他一起共抗这场灭世危机。

可惜,老爸可能还在遥远的深空彼岸。

许悠然只能再次孤身上路,继续开启他的挑战之旅。

这是一次对这个世界的挑战,也是一次对自我认知的挑战。

当他几乎站在这个世界的最巅峰时,他想知道天有多高远,海有多辽阔。

一路向西,他在贝加尔湖鏖战水怪,差点将小命丢在那里。

传说中的贝加尔湖水怪,果然名不虚传。

一条几十米长的尾巴,就打得许悠然晕头转向。

如果不是水怪不能离开湖水作战,如果不是许悠然不善于水底作战。

这场战斗的结局必然会改写,不是许悠然被追杀到天涯海角,就是他成功屠龙。

五六十米长的水怪,如同西方神话中的巨龙,实力强横无比,防御也完全不在许悠然之下。

落荒而逃的许悠然,一边吐血一边咬牙切齿的发誓。

等哥晋级五次觉醒者,一定要回来屠了你这头老龙!

那滂沱暴雨一般的冰锥,好像成吨的核废料,胡乱的往他脸上拍。

途经莫斯科的时候,许悠然也没征求一下战斗民族的意见,自行前往红场参观了一圈。

随意找了家小餐馆,红菜汤配大列巴,再加两根大香肠,吃的不亦乐乎。

就在此时,大秦军部少将许悠然,横扫北美五大组织的光荣事迹,再也无法低调了。

全世界的媒体都在炮轰大秦,全世界人都在好奇他下一步的行动。

他却披着大风衣,坐在莫斯科的一家小餐馆,大快朵颐。

餐馆里的所有人都在看早间新闻,每个频道都是许悠然的飒爽英姿。

只有他闷着头大吃二喝,关于上新闻这件事,他早就习以为常。

看得比别人开,吃的比别人嗨,这就是他的长寿秘诀。

九月的莫斯科秋高气爽,微凉的天气,正是战斗民族的最爱。

漫步在宽阔的红场上,许悠然跟军部联系了一下。

获知了他的行动引发的一系列舆论狂潮,再次确认了下一步的行动目标。

又分别给东方白、莉安娜打了电话,他给两个女孩视频直播了一下红场的壮观、克林姆林宫的雄伟。

如果让战斗民族的兄弟们知道,刚刚横扫了北美的许悠然,正在红场上转悠,估计能吓得哭出来。

病毒爆发我们扛过去了,变异兽冲击我们扛过去了,许拆拆一来,我们的红场就危险了……

短短两天时间,东京塔倒塌、大都会艺术馆倒塌、帝国大厦倒塌、自由女神像倒塌……

许拆拆的大名,让全世界人民闻风丧胆。

可惜,战斗民族的哥们儿,变异兽冲击开始,他们就一直在忙自己家里的事儿。

外面的事儿基本不管、不问,专心收拾他们的宠物大棕熊。

大秦跟各大组织的几次摩擦,战斗民族都没参与。

这让勤劳的许拆拆很苦闷,没有理由和借口拆家,手有点痒啊。

从樱花拆到北美,许悠然似乎拆家上瘾了。

一时拆家一时爽,一直拆家一直爽!

嗯,肯定是这样的。

许悠然微笑着,四处打量了一下周围高大雄伟的建筑群。

“轰!”再次脚踏飞剑,许悠然腾空而起。

克林姆林宫深处,十几位五次觉醒者正齐聚一堂。

无数监控画面中,许悠然越飞越远,很快消失在西方的天边。

“呼……”这十几位战斗民族的顶级高手,齐齐长舒一口气。

许拆拆终于走了,好吓人、好恐怖,无数年来的古老建筑,差点就在今天毁于一旦。

不过,他临走的时候,一脸坏笑的四处打量,这是什么意思?

想看看从哪里下手开拆,会拆的比较愉快?

哥们儿,这么喜欢拆家,你是哈士奇吗?

十几位五次觉醒者盯着自己,又是一向彪悍的战斗民族。

许悠然也觉得后背一阵阵发凉,真要动手,红场、克里姆林宫肯定是毁了,说不定他也毁了。

不过他本就没想在这里动手,双方也没什么恩怨,真的只是路过参观一下而已。

虽然许悠然怼不过那十几个壮汉,排面却不能丢。

他用神识在观察着那十几个高手,那十几个高手在用监控观察着他。

故作悠哉的视频直播、打电话,也是想告诉对方。

我没恶意,也不怕你们。

再次启程直奔德意志联邦而去,那里有全球闻名的钢铁要塞,那里有全球最强的热武器防御系统。

北美五大组织遇袭之后,第一时间就将消息传递给了他们的盟友。

吃了一次反应慢的亏之后,他们不敢再藏着掖着了。

欧陆各大组织立刻如临大敌,进入全员备战状态。

柏林总理官邸,一间作战指挥室内,几百位工作人员,正在不停操控着光幕。

以总理德莱登·爱曼纽为首的几位五次觉醒者,都紧张的围坐在办公桌旁。

一位作战参谋快速上前汇报,“许悠然出现在西伯利亚平原,一剑击杀黄金级暴熊,救了战斗民族的父子三人。”

“咦!他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救人?”德莱登紧紧皱着眉头,“不对劲,他不对劲!”

良久之后,又一位作战参谋上来汇报,“许悠然出现在莫斯科。”

“他去莫斯科做什么?战斗民族和大秦没有摩擦啊……”陷入沉思的德莱登愁眉不展。

“报告元首,许悠然在吃饭。菜谱是……”

“报告元首,许悠然在散步,还在打电话,似乎在描述莫斯科的建筑……”

“他想在莫斯科开战?不对劲,不对劲,有阴谋……”德莱登看向其他几人,“他开出的条件,你们怎么看?”

“总要召集各个部门负责人,大家开会讨论一下吧。”一位五次觉醒者开口道。

一个作战参谋急匆匆跑了过来,“元首,许悠然离开了莫斯科。”

“去哪里了?”德莱登立刻站了起来,焦急的问道。

“去向不明,他速度太快,卫星无法监控。”

“嘭!”德莱登颓然跌坐在椅子上,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大秦军部怎么说?他们不能把许悠然召回去?”

“大秦军部问我们考虑好条件没有,还说许悠然飞的太快,手机没有信号……”那个作战参谋,有些愤慨的说道。

“法克!没有信号?”一个五次觉醒者大怒,一掌拍在办公桌上,“他们还能更扯一点不?我们刚刚还看到他在打电话!”

“那个……大秦军部说,他们只有许悠然的小灵通号码,俗称‘喂喂靠’。”

德莱登面色发狠,瞪着眼睛说道:“让大秦军部撤回许悠然,不然我们就对大秦宣战!”

那个作战参谋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这句台词咱们说过了,他们说许悠然会跟我们谈……”

“法克!”几位五次觉醒者齐声怒吼。

许悠然既然来了欧陆,必然会找上门来。

虽然他崛起的时间不长,不过做事风格一向狠辣,绝对不会就这样算了。

一群人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作战指挥室内,团团乱转的时候。

“轰!”好似流星坠毁一般,地面被砸了一个几十米方圆的大坑。

柏林钢铁要塞之外,许悠然降临。

每一个大型组织,都有自身鲜明的特点。

面对一向自诩为钢铁意志的德联邦,许悠然没有偷袭、没有暗杀。

他选择刚正面,用自己的钢铁之躯硬怼钢铁要塞。

他要让德意志人民看清楚,到底谁才是真正的钢铁直男。

只有从信念上瓦解这个民族,才能彻底这座钢铁要塞。

火控雷达侦察到许悠然的一瞬间,根本无需命令,各种重型武器火力全开。

这是一次世界顶尖武器工业成果,对战世界顶尖觉醒技的表演赛。

所有的武器,都是人类文明智慧的结晶。

每一项觉醒技,都来自宇宙深空科技文明对人体潜能的极限开发。

地对地轻型导弹、各种型号的重机枪、自动追踪火控机枪、单兵火箭弹……

其中最疯狂的就是改款金属风暴重机枪,每分钟六万发子弹,配合上火控雷达的自动追踪系统,就连航空母舰都能撕碎。

不止德意志联邦钢铁要塞的摄像头对准了这里,全世界范围内有些能量的组织,都将摄像头对准了这里。

这样凶猛的火力,宛如暴雨一般倾泻,只为对付一个来自大秦的男人。

无数人在世界的各个角落,紧张的盯着光幕,虽然距离很远,不过图像还算清晰。

这些人里有大秦的敌人、有大秦的朋友,有许悠然的敌人、有许悠然的朋友。

烈焰冲天、浓烟滚滚,翻飞的沙尘,大地都在颤抖。

手持大盾,身披战甲,变身钢铁之躯,超品飞剑围绕着许悠然疯狂旋转。

枪林弹雨之中,他好像来自地狱的魔神,一步一步逼近那座钢铁要塞。

“叮、叮、叮……”无数灼热的子弹打击在他身上,许悠然全身上下盛开着无数的火花。

“轰、轰、轰……”无数炸弹狂轰乱炸,整片大地都被掀翻了过去。

可他依然在前进,在数人难以置信的惊恐眼神中,在钢铁要塞难以理解的呆滞中。

他一步一个脚印,昂着头,迎接着钢铁洪流的洗礼。

钢铁要塞内所有人的心都在颤抖,他们在恐惧,他们在懊悔。

这个男人的强横,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期。

与这样的男人为敌,是他们做出最错误的决定。

可惜,一切都晚了。

“轰隆!”许悠然终于来到了著名的柏林墙之下,飞剑一记重击,钢铁要塞终于被他以一己之力打开了缺口。

六名五次觉醒者鼓起最后的勇气,疯狂扑向许悠然,真正的大战立刻展开。

将近半个小时的恶战过后,在全世界无数人的目光注视下。

许悠然在六名五次觉醒者的围攻下,终于击杀了其中一名五次觉醒者。

身受重伤的许悠然用手中残破的长剑,支撑着身体,让自己不要倒下去。

另一边钢铁要塞剩余的五名领主级强者,也全部重伤。

“咳……”许悠然吐出一口血,伤势却在不断的恢复,“还打吗?”

“噗……”德莱登也是口吐鲜血,半跪在地上,看着死去同伴的尸体。

他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许悠然先生,您的神勇,赢得了我们的尊敬。这场战斗已经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我们同意您的条件。”

“尊敬的许悠然阁下,请接受我们的歉意,我们愿意成为您永远的朋友。”副总理韦伯斯特低下了他一直高昂着头。

许悠然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这些钢铁直男,果然就是欠揍。

他站直身体,看了看一片狼藉的战场,半个柏林几乎都毁于此战,声音有些森冷的说道:“朋友?你们现在还不配!至于将来是敌人,还是朋友,看你们接下来的表现吧。”

“嗖!”许悠然踏上飞剑,破空而去。

看着他消失在天边的背影,整个世界一片哗然。

这一战让他们知道,许悠然不是不能杀死的神明。

可是这一战也让他们知道,许悠然绝对是无敌的!

如果他没有选择刚正面,以他的速度,所有人都拿他没办法。

这就是许悠然想让这个世界看到的,这就是许悠然能和这个世界讲道理的资本。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