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悠然经过喜马拉雅山脉的时候,看着下方连绵不绝的群山,一片白雪皑皑。

不由得一时来了兴致,操控着飞剑落在珠穆朗玛峰之巅。

山风虽然猛烈,却比他十倍音速的飞行差得太远。

气温虽低,对他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神识扫荡出去,整座山峰空无一人。

人们曾经络绎不绝前来登山,挑战这座世界第一峰。

如今却成了一片荒芜的死域,杳无人踪。

其实登山的每个人都很清楚,他们挑战的并不是珠穆朗玛峰,而是自己心里那座高峰。

巍峨的群山就在这里,不会因为谁踩在他们头上,就不再是世界第一峰了。

就好像巨象永远不会去计较,是不是有蝼蚁爬在它身上。

人们只是想通过踏上山巅,来证明自己的伟大和勇敢,战胜那个怯懦的自己。

现在人们有了更强、更多的目标需要挑战,自然就将这座世界第一峰忘在了脑后。

站在这世界的绝巅,俯瞰壮丽山河,碧空如洗,白云悠悠,茫茫雪原一望无际。

即将迎来全球范围内清剿变异兽,还有好像乌云盖顶一样,笼罩在头上的征服者军团。

许悠然虽然感受到了如山般沉重的压力,却也激起了一腔豪情。

最具有讽刺意味的反而是他的血脉,和地星人完全不同的基因序列。

来自宇宙深空的传承血脉,将会成为抵抗高等文明的领袖。

没有人亲历过那一切,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高等文明。

所以他只能迎难而上,扛起重任,冲锋在第一线。

这是他的家乡,他在这里出生,他在这里成长。

这里有他的爱人、战友、朋友……

何况他是修炼文明的血脉传承,征服者攻破地星的第一时间,就是他的死期。

他既是在为地星而战,也是在为人类文明存续而战,更是为自己而战。

现在的他可以在地星纵横驰骋,在征服者面前却依然只是蝼蚁。

他现在需要的是时间差,给他足够的提升时间,晋级七次觉醒者。

为了这个时间差,他需要争取机会。

哪怕征服者军团,利用那些小型虫洞传送进入中转星。

他也要将战场控制在中转星,一旦征服者进入地星,后果将会是灾难性的。

征服者可以抓捕无数的觉醒者,利用他们的血祭打开最后的虫洞。

他曾经在战斗中遭遇过变异兽晋级,最后逼迫他选择了同归于尽。

他也曾经重伤在身,被一个下三滥的小贼,差点夺了性命。

还曾经被斯摩格骗去做吸引火力的炮灰,让他被森蚺追杀千里。

很多次惨痛的教训告诉他,凡事可以做最好的期望,同时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在他心底最深处,还有一种最坏的可能。

征服者军团大军压境,地星人类毫无抵抗之力,被一网成擒,全部沦为奴隶。

就算这种最坏的结果,他还有一条退路可以走。

通过地底深窟那层光幕,再次进入三体星RX1976。

潜藏起来,伺机成为七次觉醒者,申请创立宇宙国,再回来拯救沦为奴隶的地星人类。

只是这样一来,这个过程中,可能会有无数的地星人死去。

其中会有他的爱人、他的战友、他的朋友……

而且,到了那一天,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是苟且偷生,寻找机会东山再起。

还是死战到底,与地星文明共存亡。

不到最后的关键时刻,人永远也无法面对真正的自己。

想到手里还有一块牌子,利用这块牌子,运转自然经,应该能跟自己一样穿越虫洞。

这个生的机会,要给谁?

许悠然脸上露出一抹微笑,似乎有些憧憬,似乎有些如释重负。

“嗷呜……”一声好似野兽一般的长啸,“轰!”许悠然驾驭飞剑横空而去。

入夜时分,横跨欧亚大陆,辗转一万多公里,再次回到了燕京。

夜幕下的燕京,一片安宁和谐,华灯初上、车水马龙,整座城市都在欢庆许悠然的全球巡回表演赛。

大秦盛世,蒸蒸日上,这个世界新的霸主,来自古老东方的雄狮,重新焕发了勃勃生机。

许悠然看在眼里,喜在心头,眼前这一幕,让他知道,他在为谁而战。

军用卫星早已追踪到了他的出现,识别信号立刻发现是许悠然回来了。

大秦的战斗英雄,横扫全世界,荣耀归来。

逼降樱花国,打得欧美联盟群雄束手,把教皇怼成‘地中海’。

三天三夜时间,连闯十二大世界顶级组织老巢,将十一位五次觉醒者斩于剑下,击杀将近一百名四次觉醒者,毁灭无数地标性建筑。

这样彪悍的战绩,随便拿出一样,都足够骇人听闻。

可这一切却只是一个二十五岁的年轻人,单人独剑‘犯下了累累血案’。

这已经不能用骇人听闻来形容,甚至已经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来形容。

高高在上的五次觉醒者,在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组织,都是最顶层的存在。

在许悠然手下,却好像杀鸡屠狗一般的随意拿捏。

哪怕在光幕中,无数人看到了许悠然的战斗。

大家依然犹在梦中,好像他们看到了一场大型幻术表演。

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恶战,中间虽然有停下来打坐调息、恢复伤势,心里的疲倦感,却是挥之不去。

许悠然给军部发去了消息,隐藏下他回来的消息,他想好好休息一晚。

已经准备好的盛大欢迎仪式,立刻全部取消。

所有人都很理解他,到底他还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不过还是有聪明人,从蛛丝马迹分析出他已经回归的结论。

可是这些人都没有声张,悄悄的回家关起门来,自己喝庆功酒去了。

他找了个偏僻的无人区降落下来,钻石品质冰甲释放,在脸上做了一些遮掩,任谁也看不出他就是许悠然。

走出小巷,军部的无人驾驶汽车,已经等在了巷口。

上了车,许悠然下达指令,“我想参观一下这座城市。”

智能系统立刻规划好了最佳游览线路,这算是他第一次正式深入了解这座古老的城市。

古老与现代并存,科技与艺术共舞,这是一座沧桑却又崭新的城市,这是一座繁华却又安宁的城市。

数十万大秦战士,正在这座城市外围的钢铁长城上,守望着这里。

如果说许悠然是大秦最利的剑,这些普通战士就是大秦最强的盾。

璀璨的烟花不时升上天空,那是在庆祝许悠然的胜利,那是在庆祝大秦的雄起。

永安门广场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川流不息,那是热血沸腾,无法睡去的大秦百姓。

车子经过三里屯酒吧一条街的时候,他看到了闪烁的霓虹,巨大的招牌‘KOKOMO酒吧’。

许悠然让车子停在路边,他信步走进了酒吧。

这里跟他印象中的酒吧似乎有些不同,装潢考究、灯光闪烁,不过没有歌舞、没有音乐。

一位油头锃亮的西装中年男子,正站在舞台上,‘叽里呱啦’说着什么。

许悠然随意找了角落的卡座,坐了下来,点了几瓶勇闯天涯。

服务员一脸堆笑的说道:“先生真是好品味,勇闯天涯现在是我们酒吧最畅销的单品。”

“哦?大家来酒吧,都喝啤酒了?”在许悠然的印象里,来酒吧应该喝洋酒、喝香槟才对。

“这您就有所不知,咱们大秦少帅许悠然,你知道吧?”服务员看许悠然的样子,好像是个外地游客,眉飞色舞的介绍起来,“他的两个女朋友,你也知道吧。”

“两个女朋友?”许悠然一愣,我什么时候有两个女朋友了?

一个新的名词,随即又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少帅?”

“嗨,您来的正是时候。我们总经理,正在跟大家讲少帅和他两个女朋友的故事。”服务员终于有机会卖弄一下,赶紧趁热打铁的宣传。

“你先说说少帅什么意思?”许悠然好奇的问道。

“许少帅本来才是少将,不过这三天可真是太威风了。又为咱们大秦立下不世奇功,绝对会成为咱们大秦下一位元帅。”服务员洋洋得意的说道,“他那么年轻不叫少帅,叫什么?难道叫许老帅?我看他执掌大秦,也就是这几年的事儿了。”

“嘶……”许悠然被人民群众丰富的想象力惊呆了,他一个外星人,执掌大秦?

“如此年轻,却又有勇有谋,恐怖如斯啊!”服务员越讲越开心,比台上的总经理还兴奋,“许少帅的两个女朋友,来过我们酒吧,喝得就是勇闯天涯,坐的就是旁边那个卡座。”

那个服务员用手一指,许悠然看过去,旁边一个卡座被彩带围了起来。

刚刚走进来的时候,他还以为那是给客人预留的座位。

却不曾想,那是因为他的两个女朋友,曾经坐过那个位置。

酒吧的老板,可能是为了搞宣传,特意给围了起来,不给其他客人坐。

卧槽!

什么叫我的两个女朋友?

我哪里来的两个女朋友?

女朋友?

哼!

感情都是多余的!

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