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大巴沿着湖边的小路,一直行驶,停在了四合院的门口。

车上众人才从震惊中缓过神来,这里真的是许悠然的家,这里竟然真的是许悠然的家。

这一路上虽然遇到的人不多,不过几乎都是经常从新闻里能看到的大人物。

路上匆匆而过的是某个部长,湖边柳树下垂钓的是某位前任正国级领导。

大秦的战士们很熟悉这些人,莉安娜等人也在新闻上见过。

没想到这些人,竟然都是许悠然的邻居。

所有人都很懵,好像这些都是幻觉,只有叶长空心里满是苦涩。

不为别的,他家也在‘小区’里。

不过他家的四合院是老爷子叶云灭的官邸,他只是啃老,跟着借光的二代。

人家许悠然是自己的房子,是一代,根本没有可比性。

唉,都是老爷们,差距咋那么大呢?

看到门口的两名警卫员,许悠然不高兴了,“不是说了,我这里不需要警卫员吗?”

警卫员一脸苦涩,“少帅,上级领导不同意啊。说您劳苦功高,为国征战,必须得有几个跑腿办事的。”

许悠然摇了摇头,也不为难他们,带着众人进了小院。

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四合院,纵然是大灾变时代,地广人稀,房子不值钱。

可这是哪里?

这是大秦政治、经济的最核心,正国级领导做邻居。

这样的地段,这样的房子,根本就不是钱能解决的。

工作人员给大家送进来茶水、饮料、零食,大家这才七嘴八舌感叹起来。

虽然东方白等人,早已从教团那边知道了许悠然失忆后的种种经历,可是听许悠然再次聊起来,还是一阵感慨。

而且这些许悠然最亲密的战友,并不详细了解宇宙文明的情况。

为了避免出现全球性的民众恐慌,大秦官方、教团议会、欧美联盟,都不约而同的隐瞒了许悠然带回来的消息。

一个确实因为是许悠然的一面之词,缺乏直接证据。

二是容易引起全球性恐慌,带来不必要的次生灾害。

在座的都是至交好友,许悠然也不隐瞒。

将通过虫洞传送离开之后的所见所闻,还有跟随征服者军团执行任务的情况,跟大家都很详尽的描述了一遍。

这些人对于许悠然的信任度,甚至还超过了大秦官方。

他们自然不会认为许悠然在编故事,既没那个必要,他也没那么大脑洞。

听说了宇宙文明的阵营划分,众人都是惊叹不已。

憧憬着许悠然描述的灵石随便用,大家的眼睛都闪现着小星星。

可是知道奴隶战兵的真相之后,所有人又都默然了。

通过许悠然的描述,他们也大概感受到了天灾神将的恐怖。

肉身横渡宇宙虚空,地星人想都不敢想。

就连肉身进入平流层,都不是所有人可以做到的。

何况是宇宙虚空,脱离地星引力需要的速度极高。

大气层的空气乱流首先就是一道天险,绝对可以轻易撕碎他们的肉体。

离开大气层的保护之后,几乎完全真空的环境,强烈无比的宇宙射线,全部都是致命的存在。

就算在座的都是四次觉醒者,身体素质远比普通人强得多,存活时间也绝对不会超过三分钟。

能够肉身脱离行星引力,没有任何保护措施横渡虚空,想想都让人感到恐惧。

而这样的强者,依然还只是奴隶的身份,最多只是强大一些的奴隶罢了。

生死、自由,完全不受自己掌控。

这样强大的奴隶,在三体星RX1976要塞,就有很多。

放眼整个科技文明阵营,这样的强者更是多如牛毛。

强如GX366836行星,在征服者军团看来,不过只是一日游。

五亿多人类成为奴隶,从此只能猪狗不如的活在培养仓里。

想到那些画面,再想想同样被圈养的地星人,所有人都是不寒而栗。

如果没有许悠然回来阻止血祭,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所有地星人都应该成了奴隶,他们这些四次觉醒者会被种植基因炸弹,举起屠刀杀向其他人类文明星球。

距离4200万光年,跨越虫洞,瞬息而至,实在让人难以置信的强大。

大家对许悠然是怎么逃回来的,也都非常感兴趣。

许悠然略过修真功法不提,只说三名修炼者偷袭空天战舰。

一场大乱战中,他机缘巧合之下,传送回了中转星。

说起修炼者的强横和狠辣,许悠然也是心有余悸。

那是完全不计生死的厮杀,任何人的生死。

在他传送离开的时候,他就看到了至少上百万培养仓被撕碎。

在他离开之后,可能会有更多的人,莫名其妙就死在了培养仓里。

不管科技文明还是修炼文明,在那些强者的眼中,弱小者的生命都和蝼蚁无异。

随意的践踏、毁灭,没有任何人在乎。

如果地星被攻破,那就是十亿地星人的悲惨下场。

当务之急就是严防死守中转星虫洞,防止虫洞开启,延缓征服者收割的时间。

如果再给地星几百年发展时间,地星绝对有可能出现七次觉醒者,届时地星才算真的安全。

可是许悠然很清楚,征服者不会给地星那么多时间。

时机成熟,冲动开启,降临收割,他们只是机械式的完成任务,根本不会在乎圈养星球的感受。

前方跟修炼文明的战场上,每时每刻都需要投入大量的奴隶战兵。

让所有的圈养星球都安稳发展,科技文明拿什么去跟修炼文明战斗?

随着许悠然的讲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工作人员开始送餐。

叶长空是这些人里,对政治最敏感的,他又追问了很多细节。

许悠然能回答的就解释一下,实在涉及到自己修炼隐秘的部分,他就推说自己也不清楚。

不过,关于那些小型虫洞随时可能开启的事情,许悠然并没有隐藏。

这十几个人都是心志坚韧之辈,灭世危机迫在眉睫,他们不但不会退缩,反而会更加努力的提升自己。

越是这样的人,越不会想要做奴隶。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念和坚守,让他们击杀变异兽,杀多少都不会手软。

让他们对战敌人,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

可是让他们向毫无关系的圈养星球土著,举起屠刀。

这种事,他们确实做不出来。

真有那一天,也许他们会选择跟地星文明共存亡。

房间里的气氛,沉闷而压抑,这些战友都是第一次详细的搞清楚来龙去脉。

每个人的心灵都受到了巨大冲击,似乎压着一块沉甸甸的大石。

许悠然为了缓和一下大家的情绪,还是提出了那个解决方案,“成为七次觉醒者,申请成为宇宙国主,就能拯救地星。”

“七次觉醒者?”大家都是一愣,这个话题让他们有点懵。

宇宙国主,统领一方星域,麾下亿亿万生灵。

无尽浩瀚的宇宙星空,也不过才一万多人。

在大家看来,那无疑是神明一样的人物。

“是的,所以我们地星,要尽快培养出一名七次觉醒者。”许悠然信心坚定的说道,“而我,就是最有希望的那一个。”

“噗!”东方战一口汤直接喷了出来。

大家看到他一本正经吹牛逼的样子,都有些忍俊不禁。

许悠然看大家都不信,也没有继续深入这个话题。

很多时候在别人看来难以想象的事,在他身上发生了无数次。

他始终坚信,只要不放弃,就一定有希望。

当年那个病的要死要活的许悠然,如今横扫全世界,谁敢信?

吃过了饭,这些战友都要回去驻地报到,许悠然送大家出了紫竹海。

许悠然下了大巴,站在车门口纠结了一下,还是探头看向车内,“东方,能留下来谈点事吗?”

一直是一大群人在一起,东方白和许悠然并没有单独说过话,此时听到许悠然这样说。

她回头跟东方战歉意的一笑,“哥,帮我点个名,就说我跟许少帅谈点工作的事。”

“噗!”一车人都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小别胜新婚,何况是久别重逢。

约会就说约会呗,还谈点工作。

你们俩怎么回事,好像大家不知道似的。

大秦的几个战士,都是强忍着笑,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一起起哄,“快去吧,快去吧。我们替你汇报一下,就说你们有工作要谈一晚上。”

东方白的俏脸瞬间涨得通红,还好车厢里光线比较暗,大家都没注意。

在众人的哄笑声中,东方白赶紧跑下车。

东方战偷偷瞄了一眼叶长空,看到他一脸的苦涩和惆怅,好像喝了一坛子老陈醋似的。

他用力拍了拍叶长空的肩膀,安慰了一下自己这位好兄弟。

面对这样强劲的对手,还有深厚的感情基础,叶长空看起来没有丝毫的希望。

教团的几个战士,看到许悠然叫东方白下车,互相之间都是面面相觑。

莉安娜眼圈一红,眼泪差点都掉了下来,无尽的心酸和委屈涌上心头。

她抚摸着自己脸上那两道渐渐淡去的伤疤,一颗心好似坠入了万丈冰窟。

Mr.one怒目圆睁,死死咬着嘴唇,伸手抓住了莉安娜的手,无穷的怒火涌上了心头。

许悠然再次探头看向车厢内,“表姐?莉安娜?你等什么呢?怎么还不下车呢?你在大秦,全程由我安排。”

“啊?”莉安娜正在垂泪欲滴的时候,听到许悠然的呼唤,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以为真的被自己说中了,许悠然找回了记忆,再也不需要她了。

人家有女朋友,还有李璇那个红颜知己。

自己算什么?

一个丑八怪而已。

许悠然给自己治疗,不过只是报答一下她的救命之恩罢了。

结果,许悠然很随意的催促自己下车。

语气、态度,跟在教团时一模一样,好像那个浑身是疤的卡卡,从未离开过。

“唉,来了。”她欣喜若狂的向车门走去,回头又对Mr.one说道:“帮我也请个假。”

教团几位战士,直到许悠然呼唤莉安娜,才长出一口气。

虽然已经叫下去了东方白,两个女孩多少有些怪异。

不过这确实还是那个他们认识的巴里卡卡。

“请什么假?我也要去!”Mr.one急了,起身就往车门走,“不能白打了我屁股,总要做一下导游吧。”

车上众人再次懵了,这是什么节奏?

东方白、莉安娜都说得过去,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还提打屁股那事儿呢?

搞不好这一巴掌,Mr.one能说一辈子。

指指屁股逢人就说,看,当世第一高手许悠然,打过这里。

“嘶……”

那画面太美,简直无法想象。

这绝对是被打出感情来了……

还在车厢里的李璇看到东方白下车,心中忽然感到了一阵酸楚。

酸劲儿还没过去,莉安娜也下车了。

她正在纳闷儿的时候,Mr.one也找了个理由跳下了车。

再也忍耐不住的李璇,“腾”一下站起来,“不行,我得跟着东方,省的被人欺负了,她们人多!”

“嗖!”李璇也窜下了车。

“嘶……”

一车人都惊了,你们这是要打麻将吗?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