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台机甲越走越近,让这些四次觉醒者,呼吸似乎都要停滞了。

完全搞不懂这些机甲到底怎么回事,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有一个觉醒者傻傻了看了半天,忽然憋出一句话,“没有大秦制造的字样,看来不是大秦的机甲……”

旁边一个觉醒者,气得想踹他一脚。

这么诡异的机甲一看就有问题,你还在研究厂家?

隔着十几米远,那十几台机甲停下脚步。

其中一台机甲的面颊部位传出声音,“γδβεδεπεσθιζσεεγ。”

“什么意思?”欧美联盟这些觉醒者当时懵了。

他们来自十一个大型组织,遍布世界各地。

就连大秦官话,他们都可以说的很好。

可对方说的每一个字、每一个音节,他们都听不懂。

一个四次觉醒者壮着胆子,颤颤巍巍的走上前一步,“能听懂英语吗?会说大秦话吗?”

“唰!”隔着将近十米的距离,一道疾如奔雷的寒光闪过。

“噗!”一柄两米多长的巨剑,直接刺穿了这个觉醒者。

巨大的剑身,将他整个人钉在了剑上。

喷涌血液顺着剑身肆意流淌,暗红的血液还带着一丝丝热气。

欧美联盟一众觉醒者,彻底懵了,甚至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被穿在巨剑上那个觉醒者,牙呲欲裂死死盯着对面那台机甲,又有些难以置信的看了看自己的胸膛。

这是什么情况?

这些机甲哪里来的?

都是疯子吗?

还是我说的话,让他们对我产生了误解?

可是很快他就明白了,并不是对方产生了误解。

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对面那台机甲,用不太熟练的大秦话说道,“我会说这种话。”

“噗通!”胸口一个大洞还在汩汩冒血的尸体,被甩到了地上,好像甩掉了一件垃圾。

“唰、唰、唰……”剩下的十个觉醒者,立刻退后拉开了距离,摆出了防御的架势。

对方出手过于突然,突然暴起、毫无征兆。

那迅雷般的一击,配合着黄金级武器,在场众人恐怕无人能够躲过。

“你们是什么人?”又一个觉醒者怒喝一声。

如果不是感觉实力差距悬殊,对方来历似乎又特别古怪,这十个觉醒者早扑上去了。

不过既然可以说大秦官话,应该是地星人,甚至可能就是大秦军部的人。

他想先沟通一下看看情况,实在不行再逃跑。

“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叫许悠然的人?”为首的机甲再次说话了。

“许悠然?”这个觉醒者一愣,“你们跟他什么关系?”

“看来真有这个人,你还认识。”为首那台机甲,说话间,突然再次出手。

十几米的距离,转瞬即至。

强大的气势,扑面而来的劲风,让这个觉醒者呼吸都为之一窒。

“唰!”巨大的长剑,闪电一般划破长空。

机甲身高三米多,手臂差不多就有两米长,巨剑也有两米多长。

十几米的距离,对于这些机甲来说,真不是距离。

抬手、挥剑、脚下微晃,森冷的寒芒裹挟着刺骨冰寒,已经到了身前。

欧美联盟剩下这十个觉醒者,也不是白给的,反应也很快。

在那台机甲发动的瞬间,他们也同时发动了攻势。

虽然刚才穿死队友那一剑,非常的惊悚。

不过如果连出手试试的勇气都没有,他们也不会被称为亡命之徒了。

有的觉醒者攻击机甲,有的觉醒者格挡巨剑,有的觉醒者释放技能。

“叮、叮、叮……”一连串密集的脆响。

所有的攻击全部命中目标,那台机甲完全无视了所有人的攻击,出剑的姿势没有一丝改变,身形没有做出任何闪避。

“噗!”利刃刺穿肌肉的声音再次传来,这次不是胸膛,而是肩膀。

那个觉醒者所有的躲避动作,全部无效,巨剑依然准确的命中了他。

格挡巨剑却被巨剑顺势改变了轨迹,找到了目标身法的破绽。

攻击机甲,却被黄金级战甲完美抵御了下来。

除了划伤和细微的裂痕,机甲扛住了所有攻击。

“啊……”被贯穿了肩膀那个觉醒者,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巨大的伤口,强烈的痛楚,让他一动也不敢动。

鲜红的血液喷涌出来,那台机甲就那样迎着血液飞溅,根本没有躲避的意思。

对这些残忍、无情的征服者战士来说,完成任务才是最重要的。

偷袭、暗杀、受伤、染血,这些统统都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所有的手段,在战场上都是为了目的而服务。

羞耻、怜悯、同情、愤怒,踏上战场的那一刻,他们摒弃了所有的思想感情。

这就是征服者军团,冰冷的杀人机器,狂热的生命收割者。

“嘶……”

还有战斗力的九个觉醒者,还来不及反应。

“噗!”又一声利刃入肉的声音传来。

不知何时,又一台机甲鬼魅般出现在一个觉醒者的身后。

四米多长的闪亮长枪,已经从背后将他刺穿。

一个觉醒者吓得魂飞魄散,刚想转身逃跑。

“咔嚓!”一柄巨大的飞锤,从天而降,把他整个人砸成了一团肉泥。

“跑……”剩余的七名觉醒者,大喊一声,四散奔逃。

当然了,这只是他们的一厢情愿。

跑的最快那个觉醒者,也不过才窜出去几米远。

“滋!”一道手指粗细的激光柱,直接贯穿了他的脑袋。

一个透明的窟窿,立刻出现在他的脑袋上。

整个人还凭借着惯性,狂奔出去十几米,这才“噗通”一声,扑倒在地。

一阵刺鼻的焦臭味传来,被激光洞穿的伤口,并没有鲜血流出。

其他几个觉醒者,刹那间犹如坠入万丈冰窟,从头凉到了脚。

莫名其妙出现的机甲,好像来自地狱的杀神。

可以沟通,却不跟你沟通。

出手就是致命杀招,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发生的这一切,让这几个还活着的觉醒者,感觉自己好像进入了幻境,一种极其不真实的荒谬感涌上心头。

上一刻大家还在兴高采烈的挖掘遗迹,下一刻忽然就变成了这样。

一个觉醒者反应的特别快,“噗通”他直接跪下了,反正也跑不了,投降吧。

“噗呲!”一柄巨大的战刀,直接将他分成了两片。

那台将他分尸的机甲,却看也不看他的尸体,反身又是一刀横切向另一个觉醒者。

那个觉醒者勉强来得及,用手中的武士刀格挡了一下。

机甲狂暴的巨力,配合黄金级巨型战刀。

“咔嚓!”那个觉醒者连武士刀,带上自己的身体,全部被切成两半。

“轰!”一颗巨大的水炮,炸响在机甲的胸膛。

既然跑不掉,就拼死一搏吧。

那个女性觉醒者释放了她的觉醒技,那台机甲却只是微微一晃。

“法克……”一声喝骂还没完成,一只大脚不知从何而来,直接踹在了她的后背。

“噗!”口中狂喷鲜血,差点被踢断了脊柱的女性觉醒者,直接扑倒在地。

“啊……”又一声惨叫传来,再有一个觉醒者命丧黄泉。

“噗通……啊……”剩余几个觉醒者,被干净利索的全部击杀。

刺鼻的焦臭味、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十一名四次觉醒者,就这样被全部拿下。

场中还有一个半活人,那个三十多岁的女性觉醒者还活着,剩下半个被穿在剑上。

一直在沉默中杀戮的机甲,此刻纷纷围了过来。

他们居高临下,用审视牲畜的目光,看着地上那个重伤的女性觉醒者。

踹在她后背那一脚,明显没有尽全力,只是让她失去了战斗力,神志依然清醒。

她口中吐出一口淤血,嘶哑着声音恨恨的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袭击我们?”

那十几台机甲互相看了看,似乎达成了某种约定。

四台机甲向外围走去,应该是去负责战场警戒。

手中巨剑还穿着一个觉醒者的机甲,也向一旁走去。

“咔嚓……咔嚓……”其余几台机甲,胸前的舱盖打开,几道身影从机甲中钻了出来。

“沃特,法克!”依然清醒的这个女性觉醒者,真希望自己现在马上死去。

可是她连抬抬手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这恐怖的一幕。

这几道身影,只能勉强说得上有一些人类的痕迹。

身高将近三米的壮汉,头上一根半米多长的独角。

还有一个三条腿、三只手臂的怪物,脸上带着淫邪的笑容。

不过跟另外几个比起来,他们简直就是正常人。

一个身高不足一米的绿色小人,浑身都是淡灰色的细细绒毛,一张脸好像被捏碎的核桃。

还有一个全身皮肤都堆叠在一起,形成了无数的褶皱,脸上只有一只巨大的独眼。

这些怪物将这个女性觉醒者团团围住,动手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压抑了无数年的邪火,终于找到了可以释放的机会。

这些征服者军团的奴隶战兵,不带一丝感情色彩,却又燃烧着熊熊的欲望之火。

这个毫无反抗之力的女性觉醒者,紧紧闭上了眼睛,一滴泪水顺着眼角滑落。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想都不敢想,可是却不得不承受。

她甚至都无法想象,那一幕将会怎样发生,这明明就是一群怪物。

脑海中闪过一句话,“原来,他说的都是真的!”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