皲裂的大地上,到处都是散乱的战团,每一秒钟都有联军战士死去。

可是就在许悠然进入中转星之后,形势急转直下,立刻变得诡异万分。

那些正在四散奔逃的觉醒者,忽然发现,只要不向着虫洞的方向跑,就没有人追杀他们了。

追杀他们的征服者,好像一瞬间都转移了目标。

哪怕是那些正在被围攻的联军战士,也发现了诡异之处。

自己明明落在下风,惨遭围殴,即将战死。

忽然之间,压力大减,敌人迅速撤离。

虽然还有征服者缠住自己,不过好像在虚应故事一样,出工不出力。

很多警醒一些的联军战士,也发现了问题所在。

好像越来越多的征服者,涌向两个战团。

一个是虫洞附近,许悠然的方向。

还有一个就是远离虫洞,那个黑漆漆的青狼面具战士所在地。

经过征服者第一波的凶狠打击,绝大多数联军战士都被吓破了胆。

正在生死边缘挣扎的时候,许悠然冲进来一声狂吼,提振了一下士气。

大家稳住心神之后,也在反思下一步的行动。

征服者不死不休的追杀和围攻,激起了大家拼死反抗的决心。

可就在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准备跟征服者死磕的时候。

征服者转移了视线,不再关注他们了。

压力大减的联军战士,此刻又有了新的选择。

此时不跑,还待何时?

原来逃跑的那些人跑得更快了,好不容易脱离围攻的也开始逃跑。

就连最开始热血上涌冲向敌阵那些觉醒者,也有很多人转身就跑。

一边倒的形势,瞬间变成了歼灭战。

许悠然的群嘲技能,吸引了绝大多数的火力。

那些没有冲向他的征服者,不是不想过来,而是走不开。

联军也有很多高手,尤其是大秦军部的战士们。

肯定不会让征服者,就这样实现他们的战略意图。

自古以来的战争,总是千变万化、形势莫测。

各种阴谋诡计、奇异兵法,层出不穷。

可有一条战术,却放之于四海而皆准,适用性极其广泛。

无论敌人想做什么,只要让敌人无法实现自己的目的,这场战争就赢了一半。

你想走?

不让你走!

你不想走?

偏偏让你走!

管你什么阴谋诡计,管你什么韬略谋划,我就是要缠着你,让你不能如愿。

一百多年前,大秦有位战略奇才,提出了他的口号。

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敌驻我扰,敌疲我打。

围绕着这十六个字的作战方针,大秦军队取得了难以想象的辉煌战果。

不止大秦战士们这样想,许悠然也在这样想。

你们越是要围攻我,我就越要跑。

你们越不想让我跟元婴之身汇合,我就越要跟元婴之身汇合。

对于征服者,他的了解过于浅薄。

面对不够了解,却又实力强大的敌人。

发挥自己强大的机动性,贯彻落实好十六字方针,肯定没错。

“唰!”抬手先给大秦那位中将,甩了一记拔苗助长。

许悠然也不管对面这台金色机甲,直接扑向地面。

迎着一群银色机甲,“唰、唰、唰……”就是一连串见血封喉。

五次觉醒的小队长,不怕我的剧毒,你们这些小喽啰还不怕?

“嗯!”

“啊……”

“呀!”

一连串的惊呼声响起时,许悠然已经冲进了机甲群中。

趁你病,要你命!

钻石品质长剑划出一道精妙的弧线,摧枯拉朽一般切过几台机甲。

“噗嗤、噗嗤、噗嗤……”的切割声不绝于耳,四五台机甲被他一分为二。

碎裂的机甲,横飞的血肉,绝望的惨叫,武器等级上的碾压,觉醒技品质上的碾压。

暴打小怪兽,才是‘奥特曼’的强项啊!

又一位金色机甲小队长,赶了过来,一条巨大的火龙从天而降。

纵然许悠然的神识,时刻笼罩着战场,可是四面八方的敌人太多了。

被这条偷袭而来的火龙砸了正着,“轰!”许悠然直接被砸飞了出去,一口血吐了出去。

“咔嚓!”一柄巨大的流星锤,又砸在他腿上,冰甲传来一阵阵碎裂的声音,腿骨都在隐隐作痛。

此时至少超过一百台机甲在围着他狂攻,天上还有两名五次觉醒的小队长。

其中一人的火龙,极其狂猛,灼热的高温虽然还伤不到他,可是那狂暴的冲击力,却让他苦不堪言。

真正开启了和征服者的战斗,许悠然也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同样都是四次觉醒者,哪怕没有机甲的加成,平均战力水平也绝对比联军战士强。

最弱也是东方白、艾斯那个级别,还有很多甚至都超过了暴君熊。

这些征服者战士的招式更简洁、更有效,发挥出的威力却远超联军战士。

这让许悠然不得不怀疑,科技文明阵营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战斗技法,用来加成实力。

不过此时的刀山火海,已经容不得他思考太多其他的问题。

很多时候意识已经赶不上敌人攻击的速度,他完全是凭借丰富的经验和战斗本能在战斗。

越来越多的敌人,几乎将他围得密不透风,各种武器、各种觉醒技,让他防不胜防。

钻石品质冰甲一直在碎裂,一直在修补。

钢铁之躯都被打的狼狈不堪,鲜血不要钱一样狂吐。

不只是本体在受伤,元婴之身也是遍体鳞伤。

如果没有拔苗助长,他可能连一分钟都坚持不下去。

要是能继续维持刚才的对战比例,许悠然绝对不会有这么大压力,甚至有可能反败为胜、扭转战局。

可是大量联军战士的溃逃,让更多的征服者空出手来。

每时每刻围攻许悠然的机甲数量都在增加,加入战斗的联军战士越来越少。

纵观整个战场,就连人数上,征服者军团都已经开始占据上风。

再这样继续下去,许悠然知道,自己早晚要被围杀在这里。

“嗖!”飞剑横空而至,“当!”一柄六米多长的巨斧,将飞剑横着打飞了出去。

“噗嗤!”许悠然操控着飞剑,顺势穿透了一名征服者的头盔。

超品飞剑顺利回到许悠然身边,他的目的不是用飞剑杀人,而是想要借助它强大的机动性。

“轰!”许悠然脚踏飞剑,瞬间超越音速,突破音障的刹那,巨大的音爆云掀飞了周围十几台机甲。

手中长剑当胸,迎面一台银白色机甲,直接被他撞得粉碎。

“卧槽!好痛!”许悠然也被巨大的反震力,撞的全身骨骼都差点碎掉。

“支援小许!”张斩和另一名大秦五次觉醒者,被一台红色机甲正在压着打。

身为五次觉醒者,张斩的实力绝对是地星顶尖水平。

久经战阵的他,从来没这么憋屈过。

两个人,被对方一个人压着打,还被打的遍体鳞伤。

不得不说,征服者的装备,确实给他们的实力加成很大。

越来越多的大秦战士和教团高手,发现了战场的诡异。

大家都不是傻子,何况许悠然是军部的少将,又算是教团的女婿。

征服者疯狂涌向许悠然,这些高手也疯狂涌向许悠然。

他的位置好像具有无比强大的磁力,吸引了整个战场最多的敌人和战友,瞬间成为整个战场的核心。

可是他利用飞剑的强大机动性,刚刚突出重围。

“轰!”元婴之身也瞬间发力,突破音障冲向半空。

“不好!他想双身合一!”很多征服者战士,立刻明白了他的意图。

面对这样罕见的双系同修土著星球,征服者们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只是地星觉醒者,普遍修真水平都不高。

除了东方白,其他所有人都是炼气期,还不能发挥出修真功法对觉醒者的克制效果。

所以战况才会如此惨烈,被征服者压着打。

修炼境界提升到金丹期,开始祭炼本命法宝之后,修炼者的战力才会真正实现飞跃。

进入元婴期之后,真气蜕变为元气,对于觉醒者的克制效果就会非常突出。

正常情况下,一名五次觉醒者,绝对不会是元婴期修士的对手。

但是觉醒者利用精良的装备和武器,尽量去弥补双方的差距。

激光炮无疑是非常犀利的大杀器,核聚变火炮更是范围型大杀器。

可是许悠然的机动性太强,激光炮他肯定躲不过,可是征服者根本无法锁定他。

而且现在全部战成一团,核聚变火炮相当于也失去了作用,总不能连自己人都炸吧。

虽然征服者都非常狠辣,可却都非常怕死。

所以除非极特殊情况,从天灾神将,到四次觉醒者,都不会向着自己的队伍开炮。

虽然他们并不珍惜那些奴隶战兵的命,可是这个口子一旦打开,人人自危,哪里还会有人愿意上战场。

反正上了战场也是被自己人炸死,不如现在就奋起反抗。

这不是科技文明四大势力想要看到的,所以征服者极少有向自己阵地开火的情况发生。

这也算是统治阶层的一种统治策略,给奴隶以希望,给奴隶最起码的安全保障,才会让他们死心塌地的卖命。

“噗!”冲向元婴之身的许悠然,再次狂喷鲜血。

一道凭空闪现的龙卷风,将他直接抛飞向半空。

风中裹挟着无数碎石,好像密集的金属风暴重机枪倾泻的弹雨。

不!

远比金属风暴重机枪,还要恐怖的多。

另外一边,元婴之身被一颗从天而降的小型流星,砸了个正着。

刚刚稳住身形的许悠然,冰甲都已经被打的粉碎,钢铁之躯上无数的小坑,疼的他龇牙咧嘴。

身体忽然一僵,四肢瞬间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石片,那种僵化的感觉还在向着体内疯狂渗透。

好像被人强制性穿上了一件石头铠甲,而这套铠甲却将自己牢牢控制了起来。

“卧槽!这什么鬼?石化?”许悠然都被打懵了,还有这种觉醒技?

真是宇宙大了,什么鸟都有。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