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者战斗重心的转变,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很多觉醒者被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正要拼死一搏,跟征服者死磕到底的时候。

征服者撤了,都去围攻许悠然了。

原本战场核心还有两千多联军战士,四散奔跑被追杀的还有六千多。

重心忽然转移之后,核心战场这里,又迅速逃跑了几百人。

这一幕让所有还留在战场上的联军战士,心中将这些人的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了无数遍。

现在这二千多人里,主要由大秦军部和教团的战士组成。

可是因为距离南美大陆实在太远了,大秦军部留在这里的四次觉醒者只有几十人,其余全是三次觉醒者。

四次觉醒者中的主力,绝大多数是教团战士。

艾斯等人疯魔一样缠住想要前去围攻许悠然的征服者。

他们很清楚,现在许悠然成了整个战场的集火点。

在公在私他都不能倒下,所以要想尽一切办法分担他的压力。

在公如果他倒下,征服者失去集火点,必然会分散灭杀所有觉醒者,谁都别想活。

在私如果他倒下,这些曾经被他救过、曾经和他一起并肩战斗过的队友,将会永远活在自责中。

可征服者不是机器人,他们都是久经沙场的职业战士,甚至比许悠然还要专业。

既然这些土著看出了他们的意图,想要帮助许悠然分担压力,那就干脆先杀了这些土著。

上千机甲围杀许悠然,还是上百机甲围杀许悠然,其实区别并不大。

真正能攻击到许悠然的不会超过十个人,想要围困住许悠然,最多一百人也就足够了。

只是许悠然的战力确实足够彪悍,又是元婴境界修炼者,又是觉醒者。

给这些征服者,带来的压力也实在太大。

靠近他五步之内,不是砍手砍脚,就是筋断骨折。

目前死亡的征服者还不多,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许悠然还没有汇合自己的元婴之身。

五步之内,天下无敌。

不是吹捧出来的,是实打实杀出来的。

按照惯例,双系同修也好,单修修炼体系功法也好。

只要沾了修真功法,全部灭杀,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一旦出现双系同修的土著星球,收割都省了,整个文明直接抹去。

现在神将的命令,只是针对许悠然,没有提及其他人。

所以,他们的首要目标还是许悠然。

围攻他的五次觉醒者小队长,已经达到了五名。

四次觉醒者也多达四百多人,还在不停的增加。

急于跟元婴之身汇合的许悠然,被一名小队长的石化,瞬间打入了僵直状态。

这种前所未见的觉醒技,给许悠然带来了莫大的危机。

“唰、唰、唰……”数道凌厉的攻击,铺天盖地打向许悠然。

僵直的状态还在向体内渗透,许悠然的反应也不慢,下意识的运转自然经。

元气流转全身的瞬间,石化状态就被破解的干干净净。

看来修真功法确实是觉醒技的天敌,难怪科技文明阵营会将修炼者视为死敌。

“轰、轰、轰……”密集的攻击砸在许悠然身上。

“咔嚓!”冰甲再次被打得粉碎。

“刺啦……”几道细密的伤口划破了钢铁之躯。

乱拳打死老师傅,只要许悠然出现片刻的迟疑,绝对就会被打的凉凉的。

“嗡、嗡、嗡……”十几道激光炮横空扫射,却被轰飞的许悠然险险躲过。

再次吐出一口鲜血,被惊出一身冷汗。

忽然被天上坠落的流星砸个正着,就已经让他有点发懵了。

现在又出来一个石化技能,莫非是传说中的美杜莎凝视?

“啪!”一声轻响,一道狂暴的闪电劈的他浑身酥麻。

他却借着冲击力,再次扑向了元婴之身。

难道不知道哥是扛着几百道天劫,晋级的元婴期?

你的雷霆之怒再狠,也狠不过天劫吧?

不过这种雷电是纯粹的觉醒技,不像天劫,还裹挟着大量的天地灵气和生机。

要是谁能释放天劫就好了,哥吸收几道天劫,能打死你们!

“轰!”又一颗流星从天而降,把许悠然砸飞出去几百米。

摔落在地面,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

擦了一下嘴角的血沫子,给自己来了一发拔苗助长。

漫天烟尘之中,脚下发力,再次腾空而起。

“叮、叮、叮……”十几柄利器在冰甲表面划过,刺耳的摩擦声,伴随着一连串火星。

敌人太多,攻势太猛,为了减少不必要的受伤,许悠然很多攻击不敢落实。

用力过猛的下场,可能就是会被更多的攻击打中。

挥剑斩断一台机甲的手臂,下一剑应该顺势收割了那个征服者的性命。

可是他不敢,只能放弃击杀这个征服者,闪身狂奔。

“轰!”十几道攻击落在他刚刚身影出现的地方,如果他稍晚一步逃离,此刻至少要断几根骨头才行。

元婴之身手中的黄金级长剑,早已破烂不堪,一柄大锤斜斜砸向他的胸口。

双手将长剑横着推了出去,“咔嚓!”黄金级长剑直接被砸了个粉碎,元婴之身被大锤的余力扫中,好像皮球一样被打飞了出去。

全身上下到处都布满了裂痕,好像一个濒临破碎的布娃娃。

忽然之间,飞在半空的元婴之身,身影一阵模糊。

好像要从这个世界进入另一个世界似的,然后那虚幻的身影,彻底融入了许悠然的肉身。

无数次巧妙的设计,让两具身体不断的中招,终于完成了双身合一。

元婴之身回归的一瞬间,许悠然差点没哭出来。

太惨了,一向在地星横行无忌的铁憨憨,差点被打成粉憨憨。

游走在破碎边缘的元婴之身,在这样的战场上,最多再有三分钟,绝对要凉凉。

损伤如此惨重,如果没有大量的灵气补充,只是靠许悠然自行恢复,没有个几年都别想出来见人了。

可是再破碎的元婴,也是元婴,而且还是大成的元婴。

如果不是许悠然自己境界太低,现在就可以融合元婴,晋级化神期了。

海量的元气回归自身,许悠然的战力成几何级数暴涨。

这绝对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甚至都要超过了三。

当然了,双身战斗有双身战斗的优势。

更加的灵活、多变,战术的运用,分进合击,等等一系列骚操作,可以带来更多意想不到的效果。

一个人有两百斤力气,他却绝对打不过两个都只有一百斤力气的人。

双身战斗更适合怼大Boss,混战当中,很容易被逐一击破。

“当!”许悠然挥手一剑,扫飞了一柄战刀。

顺势一脚踢在那台金色机甲的胸口,“噗!”这次不是将那台机甲踢飞,狂暴的力量直接贯穿了坚硬的机甲外壳。

猝不及防之下,机甲内的五次觉醒者,被这一脚直接踢碎了肋骨。

他闷哼一声,借势飞退了出去。

许悠然还来不及追击,旁边又是五六种攻击砸了过来。

刚刚收回元婴之身,还在因为铁憨憨的惨状而难过的许悠然,被这些无孔不入的攻击搞的焦头烂额、怒火中烧。

“滚!”含恨而发,夹杂着狂吼觉醒技。

手中长剑狂扫出去,“咔嚓!”本应可以挡住长剑的武器,却被齐齐斩断。

双身合一的许悠然,不闪不避,直接扑向了对面那几台机甲。

“噗嗤!”三米多高的机甲,头颅足有两个篮球那么大,连同机甲中征服者战士的头颅,一起飞上了天空。

断颈处的鲜血喷涌起十几米高,飞溅的许悠然一身都是血。

“唰!”许悠然一记拔苗助长,甩向不远处一名大秦的五次觉醒者。

反手一记土墙,瞬间一座骨牢困住了一个征服者,“噗嗤!”长剑从头顶直穿了下去,再次结果一个征服者。

“叮、叮、叮……”又是几柄利刃刺中了他,密集的火星迸溅中,一脚将一台机甲拦腰踢断。

钻石级材料,他还需要花点力气,黄金级材料却再也挡不住他犀利的暴击。

许悠然好似一头疯虎一般,冲入四次觉醒者机甲群中,展开了一轮血腥屠杀。

老虎不发威,你们当我是hello kitty?

双身合一不过几秒钟,重创一名五次觉醒者,阵斩三名四次觉醒者。

参战的双方,实力都极其强横,机动性又强,动作又足够迅猛。

电光火石之间就是十几二十剑,没有任何花俏,也完全来不及使用虚招。

这种级别的大混战,比的就是谁更快、谁更强、谁更狠。

“嗖!”飞剑横空斩断一条大腿,鲜血还来不及迸溅。

许悠然反手一剑,已经将那台银色机甲劈成两半。

这边是越战越勇,敌人却是越来越多。

联军阵营的战士们,为了拖住更多的敌人,分担许悠然的压力,也是在舍命死战。

开战至此,大批量的战损开始产生。

无论敌我双方,每一秒都有战士死去,惨叫、哀嚎,鲜血喷涌、碎肉横飞。

许悠然的神识中,已经看到很多大秦战士倒下,同样有更多的教团战士倒下。

他只是一个人,敌人却好像永远杀不完的蚂蚁。

围攻他的四次觉醒者已经超过了五百人,五次觉醒者已经达到了五人。

大秦军部一位五次觉醒者少将,被一众四次觉醒的征服者围攻致死。

暴君熊早就被砍成了七八段,奥利尔也被分尸当场。

亚尔丽塔老师好像疯了一样在攻击征服者,她的丈夫埃尔德,那个帅气的金发绅士,已经身首异处。

高大英俊的埃尔顿,目光茫然、机械的挥舞着战刀,明显已经到了强弩之末,手中却还抱着康妮的尸体。

康妮毫无血色的苍白脸上,早已没有了往日的俏丽,取而代之是凝固的鲜血。

大大的双眼,死鱼一般看着天空,眼中写满了绝望。

许悠然不是神,他救不了所有人。

战死的这些人里,有他的朋友、有他的老师、有他曾经的敌人。

可现在,那些人都是他的战友。

他在乱军丛中疯狂的杀戮,可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去。

那些死去的战友,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再也回不来了,那些情再也无法继续,那些仇永远没机会去报。

他们其实可以不用死,只是为了帮他拖住更多的敌人。

他们燃烧了生命,为他创造了那一线希望。

冰冷、无情的杀人机器,征服者军团的各色机甲,还在前赴后继的冲向许悠然。

那一线希望从何而来?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