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蒙蒙的天空被冲天烈焰,映照出漫天彩霞。

滚滚浓烟,却让那一抹彩霞,显得阴沉而灰暗。

隔离层外朦朦胧胧的那颗光球,依旧有气无力的散发着些许余温。

方圆数十公里被打成一片废墟,到处是纵横的沟壑还有皲裂的大地。

曾经废弃的驻军基地,彻底化作了历史的尘埃。

散乱的尸体,残肢碎肉,肆意流淌的鲜血。

破碎的机甲,整片毁去的山林,魂飞丧胆四散奔逃的觉醒者。

空气中弥漫着尸体的焦臭味和中人欲呕的血腥气,还有沉闷压抑的绝望。

核聚变火炮的轰鸣,激光炮的‘嗡、嗡’声,还有震耳欲聋的呐喊声。

死去的惨叫,濒死的哀嚎,愤怒的咆哮。

只有联军的战士才会呐喊,他们想要发泄心中的愤怒,赶走那一丝绝望和恐惧。

征服者只是无声的杀戮,见惯了生死离别,这些麻木的杀人机器,想必此时眼睛都是血红的。

战友一个、一个在倒下,有的人死去,有的人却还在挣扎。

那个嬉皮笑脸的中年大叔奥利尔死了,一把年纪了,还总是让人叫他大哥。

亚尔丽塔老师的丈夫死了,那个温文尔雅,总是保持着绅士风度的老帅哥,再也帅不起来了。

狂猛的暴君熊被砍成了七八段,死的不能再死了。

黄金品质的钢铁之躯,在这种战场上,脆弱的好像一个布娃娃。

想起这个人曾经暴打过自己,许悠然就有些郁闷。

哥们儿,我还没有报仇啊,给我一次打回去的机会,你再死啊……

我的战友!

想必他临死的时候,都会很开心。

因为他的一生中,有过一次所有人都难以企及的高光时刻。

他,暴君熊。

曾经暴打过当世第一人许悠然,将他打的满地乱滚好像死狗。

那是他人生真正的巅峰吧?

任何人看到一身伤疤的巴里卡卡,总是会露出惊惧、厌恶的神情。

可是那个善良的康妮,却温柔的看着他,一遍又一遍的给他疗伤。

在她的眼里,许悠然没有看到惊惧,没有看到厌恶,只有悲悯和怜惜。

好像里约热内卢那座高高的神像,将目光慈爱的洒向众生。

她漂亮的大眼睛,现在却好像死鱼,带着一丝疑惑,还有无尽的绝望。

艾斯一脸是血,却还在疯狂的战斗。

嘴角经常叼着的雪茄,早已不见了踪影。

帅气的牛仔帽也不知道飞去了哪里,赤裸的上身到处都是伤口,整个人都被鲜血染红了。

最终一处伤口在他的左臂,那里似乎被他自己用火焰灼烧过。

黑漆漆的一片凝结的血痂,巨大的伤口还有白森森的断骨刺了出来。

因为他整条左臂都不见了,应该是被生生打断的。

许悠然知道,那一定很痛、很痛。

好像他此刻的心,同样很痛、很痛。

张斩是个一脸皱纹的严肃老头,虽然接触的不多。

可是他严谨、坚毅的军人性格,给许悠然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

大秦已经牺牲了一位五次觉醒者,可是张斩还是带着重伤扑向那些征服者。

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他脸上的皱纹似乎越来越深了,头发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片、一片的变白。

他在燃烧自己全部的生命力战斗,纵然能够活下去,怕也坚持不了几天。

大秦的战士们在流血、在牺牲,奋不顾身扑向那些冰冷的杀人机器。

他们正在用自己的生命,铸就一条钢铁长城,阻挡征服者的洪流。

他们的少帅还被包围在战场的最核心,那个人不能倒下,他必须活着。

他是大秦人民的战斗英雄,他带给了大秦崛起的信心,他还将统领着大秦屹立于世界之巅。

山川无言,岁月无声。

但历史会永远铭记这些人、这些事。

许悠然会永远铭记这些人、这些事!

映入神识的这一幕,让他的心揪成了一团。

剧烈的抽痛,让他的呼吸似乎都灼烧起来。

可是他尽力了,真的尽力了,竭尽全力在疯狂厮杀。

开战至今他施展了多少次觉醒技?

一百次?

两百次?

又释放了多少次拔苗助长?

五十次?

一百次?

虽然征服者作战很少依赖觉醒技,因为觉醒技被修炼者克制的太厉害,他们习惯性的隐藏觉醒技。

可是还有很多人,在用极其特殊的觉醒技,攻击许悠然。

也许这一千多名征服者,加在一起释放的觉醒技,都不如许悠然一个人多。

脑海中开始隐隐作痛,精神力快速消耗,让他也开始有些捉襟见肘。

元婴之身的回归大幅提升了战力,精神力也得到了足够的补充。

可是这样的消耗,整颗地星除了许悠然,没有人扛得住。

无数次战斗,他总是给战友们带来希望。

哪怕是绝境,他也能创造出机会,给战友们逃生。

死扛、殿后、希望、救赎,似乎成了他的代名词。

此刻,他的战友们却在救赎他,前赴后继、悍不畏死的拖住征服者。

这场战斗将会走向哪里,许悠然早已不敢想象。

纵横无敌的超品飞剑,根本无法回到身边。

那几名五次觉醒者小队长,装备着钻石级材料打造的强悍机甲,手中是钻石级材料打造的锋利武器。

他们太强了,每一个人都远超准六次觉醒者草稚柴舟。

跟这些五次觉醒小队长比起来,草稚柴舟好像蹒跚学步的孩子。

其中一台金色机甲尤其强大,许悠然跟他正面硬捍了一次,被打得口吐鲜血。

这台机甲中的战士,就是这次行动的领队奇争。

失去了飞剑的支援,许悠然的机动性被大幅削弱。

如果没有那些战友拖住更多的征服者,许悠然早晚也会被击杀在这里。

只是他不知道,这些人得到的命令是要将他生擒。

至于是少了手臂,还是少了腿,或者只剩下半截身体。

那都不重要,只需要活着就行。

三体星RX1976要塞,白起目不转睛的看着所有战斗画面。

从影像传输中,他无法分辨这些土著是不是修炼了修真功法。

不过那些征战无数土著星球的小队长,他们都有足够的见识和经验来进行分辨。

白起早就知道地星是当年双方阵营的战场,出现双系同修,倒也不意外。

拿下许悠然,获取到他想要的秘密之后。

地星文明会不会被抹去,他并不介意。

那个时候,也许他早就远走高飞,成为自由人了。

他重点关注的许悠然,强悍的一塌糊涂。

不但双系同修,甚至还达到了元婴境界。

在地星这样的土著星球,他是如何达到这么高境界的?

而且这个小子,似乎还掌握了好几项高级觉醒技,不然他绝对撑不了这么久。

白起很开心,许悠然越强大,越特殊,他就越开心。

那说明许悠然的秘密越大,擒拿之后,他获得的好处就越多。

联军战士在飞速的减员,征服者军团也在飞速的减员。

面对强大的征服者,联军战士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算是奇迹了。

许悠然屠杀征服者,如同杀鸡一样,更是让所有人惊叹。

可是鸡实在太多了,精良的装备、默契的配合、数百倍于己的数量,让许悠然苦不堪言。

神识覆盖范围内,又一名战友倒下了。

许悠然的长剑甩了出去,“轰!”瞬间超越音速,强大的冲击力,直接粉碎了一台机甲。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魂不守舍的埃尔顿终于被取走了性命。

他的手依然紧紧抱着康妮的尸体,缓缓坐倒在地,鲜血从咽喉汩汩的喷涌出来。

两个人一起生活、一起学习、一起战斗,现在死在了一起,彼此相拥倒在了战场上。

许悠然的怒目圆瞪,“唰!”钻石长剑再次凝聚在手中,一米多长的剑身,闪烁着两米多长的剑气。

“咔嚓!”一台高大的银色机甲,被他斜斜劈开。

一个三米左右身高的壮汉,头上还有一根独角,左臂已经被斩断。

他口中喷涌着鲜血,肩头在喷涌着鲜血,神色漠然而冰冷的看着许悠然,眼底深处却似乎隐隐有一丝恐惧。

哲别!

那个和他在训练场边上,席地而坐,给他扫盲的豪爽汉子。

其实看到这台机甲额头凸出的独角,许悠然就在怀疑是不是哲别。

刚才几次对撞,他都下意识的手下留情了一些。

此刻他终于醒悟了,哲别不再是战友了,不再是那个豪爽的巨汉了。

哲别是敌人,是来征服、奴役、灭绝他的世界的。

他似乎开始有些明白,两大阵营的血海深仇从何而来了。

也许最初只是理念的差异,慢慢发展到资源的掌控。

从分歧,到摩擦,再到争端,最后是兵戎相见。

你杀我父亲,我灭了你儿子。

一代一代,世仇变成血海深仇,血海深仇成了不共戴天。

也许早已没人能说的清楚,第一剑从何时开始,第一个人死的是谁。

那些根本就不重要,守护和杀戮,才是文明的主旋律。

征服者在杀戮,许悠然在守护。

还有更多的人,站在许悠然的身后,守护着他的守护。

“噗嗤!”许悠然毫不犹豫的挥出剑,哲别狰狞的头颅飞上半空。

岁月送给我苦难,也随赠我热血与不屈的灵魂。

为了守护地星文明,为了守护我心中所爱。

请满天神佛,助我斩尽邪魔!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