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腔悲愤,却又无可奈何,许悠然拼尽全力的厮杀,却无法阻止战友的死去。

越来越多的战友倒在血泊中,同样有很多征服者也被他斩于剑下。

在教团学习时,亚马逊丛林中历练的许悠然,几乎算是达到了三次觉醒者的巅峰,也是他自己三次觉醒的巅峰。

当他高居战功百强榜榜首时,很多人都很好奇,巴里卡卡究竟有多么强大?

利用双系同修的优势,更高品质的觉醒技,疯狂碾压变异兽和四次觉醒者。

他其实也很好奇,跟这样的巴里卡卡战斗,会是什么感觉。

现在他终于感受到了,他曾经的敌人有多么绝望。

正在围杀他的数百台银色机甲,几乎每一台都有不逊色于巴里卡卡的实力。

四次觉醒、机甲的辅助效果,抹平了他双系同修的优势。

黄金级战甲的超强防御力和黄金级武器的锋利,抹平了他冰甲和土盾这两项觉醒技的优势。

远超一般觉醒者的精湛格斗技艺,这些久经沙场的征服者也相差无几。

此刻的许悠然,相当于正在和数百名,三次觉醒时,巅峰期的自己对战。

如果他们不是征服者,而是地星四次觉醒者。

在许悠然眼中看来,跟杀鸡屠狗没什么区别。

可这些征服者绝对远超普通的鸡,至少是野鸡。

联军战士依然幸存的不会超过三百人,三次觉醒者所剩无几。

大秦的四次觉醒者战士也伤亡殆尽,现在核心的主力是教团的四次觉醒者。

二十二名五次觉醒者,倒是一个也没逃跑。

修炼到了这种实力,坐上了这个位置。

相比于逃跑,死亡反而才是更好的结局。

见识过征服者的狠辣和决绝之后,没有人心里再有一丝侥幸心理。

开战至今,征服者没有和联军任何人有过任何沟通。

从那些破碎的机甲,可以看得出来。

征服者绝大多数长相都很奇特,不过不能否认,绝对都是智慧生物。

也有很多征服者和人类相似,甚至跟地星人类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他们有精良的装备、更高等的科技和文明,不至于连语言系统都没有。

可是除了死前的惨叫,受伤的哀嚎,征服者没有说过一句话。

很多欧美联盟的觉醒者很郁闷,你们好歹说句话,哪怕我们不懂,至少证明你们有语言系统。

或者你们说两句狠话、场面话,小说里的反派,话都挺多的啊……

不过关于这一点,地星的觉醒者还真冤枉了征服者。

整个军团十一支小队,一直在现场指挥奇争的带领下,严格的执行着各项战斗指令。

一千多名征服者在星海神国系统内,从没停止过交流。

对于战场形势的变化,土著觉醒者的反抗和实力,双系同修是否现在灭绝,申请支援和行动调配。

只是这些交流都发生在星海神国系统内,精神层面调动数据进行交流。

奇争想让第一小队从南方包抄,他会在脑海中迅速形成指令。

精神力点开第一小队全体队员的通讯界面,发送脑海中形成的指令。

也许只是一句话:第一小队,南方包抄。

第一小队所有成员的视网膜上,立刻会投射出这句话,在队长的带领下迅速奔袭南方。

可以说人的思想有多快,指令的下达和反馈就有多快。

还有比这更迅捷、方便的沟通吗?再快的人类通讯方式,说出这句话至少也要两秒钟。

展现给第一小队的时候,又是两秒钟。

看到并开始执行这句话,又是两秒钟。

六秒钟和一秒钟的差距,就是许悠然可以在这五秒钟内,挥出至少超过一百剑。

一到三名征服者战死,四到六名联军战士战死。

文明等级的差异,不止体现在战斗力上,而是体现在方方面面。

联军战士战斗至今,早已接近油尽灯枯。

相同战力水平的征服者战士,却只是热身刚刚结束。

机甲不止拥有强悍的防御力,锋利无匹的武器,还有自带的维生系统、简易救护系统。

同样的伤势,如果没有觉醒技救助。

联军战士只能死扛,期待战后能在医院得到治疗。

可征服者机甲,却在快速治疗机甲内的战士。

一场战斗结束,联军战士扛不住伤势,可能会直接死去。

而征服者战士,却很有可能已经痊愈了。

战斗越持久,对联军战士越不利。

可如果出现特殊情况,就要另当别论了。

比如此刻的中转星,这支征服者队伍,属于孤军深入。

而联军战士却会等来援军,这里距离教团大本营并不远。

教团的主力,随时可以进行支援。

哪怕四次觉醒者没那么快的速度,五次觉醒者应该可以及时赶到。

所有依然幸存的联军战士,心中都有这样一丝希望的光芒。

许悠然的到来除了吸引火力,确实击杀了很多征服者。

甚至他凭借一己之力,将征服者战团撕扯的七零八落。

实力的巨大差距,依然让联军损失惨重。

二十二名五次觉醒者,已经死了一半。

剩下的十一名五次觉醒者,因为持久的作战,实力也衰弱的十分厉害。

四次觉醒者人人重伤,都在拼命死扛。

征服者的十二名五次觉醒者,只有一个被许悠然重伤,失去了战斗力,却还没有死。

其他十一名五次觉醒者,几乎全部保持着极强的战力。

全套钻石级装备,让他们先天就占据了很大优势。

如果不是非常的必要,他们的行动力主要依靠机甲,而不是自身能量的损耗。

战斗越持久,这种优势就会越明显。

多位联军五次觉醒者围攻征服者小队长的话,如果不能做到一击必杀,打着打着他们就会发现,自己已经掉落到四次觉醒者了,人家依然保持着五次觉醒者的战力。

这不是一件机甲的差距,而是无数年战争科技水平的差距。

无需觉醒者提供任何能量的激光炮、核聚变火炮,都给联军战士带来了巨大的战损。

被围困在数百征服者核心的许悠然,左冲右突、进展一身所学,却仍旧不能给局势带来太大改变。

他的飞剑在战团外,不停的逡巡,一旦画着弧线想要偷袭征服者,就会被一个水系五次觉醒者拦住。

这些征服者战士,曾经遇到过无数的敌人,其中不乏元婴境界修炼者。

在修炼者中,剑修是主流,超绝的速度,强横的攻击力,深受广大修炼者喜爱。

修炼者在研究觉醒者的弱点,觉醒者同样在研究如何克制这些剑修。

密不透风的水墙,虽然只有薄薄的一层,却胜在坚韧和极强的粘性,还有灵活多变。

飞剑一旦靠近,水墙就会提前铺张开来。这样薄薄一层水墙,肯定拦不住超品飞剑。

可是强大的粘性,会让飞剑有那么一瞬间的停滞。

无数层水墙立刻贴了上来,一层层好像胶水一样,去缠住飞剑。

遇到这种情况,许悠然只能利用神识操控飞剑,迅速撤离。

真的被层层叠叠的胶水粘住,这柄超品飞剑都会变成敌人的战利品。

“咔嚓……叮……”密集的碎裂声传来,一连串清脆的撞击声响起。

许悠然的冰甲再一次被打碎,他却也凭借着钻石长剑,扫荡出一片小小的空间。

“轰!”还不等他稍稍缓口气,一颗小型流星从天而降。

“喝!”许悠然一声怒吼,左拳冲天而起。

那颗小型流星被他轰的粉碎,烈焰裹挟着无尽烟尘中,许悠然被巨大的反震力砸向地底。

“叮……叮……叮……”十几柄锋利的武器,划过他的钢铁之躯,留下一道道细密的伤痕。

“嘶……”身体虽然在急速修复,强烈的痛楚却让他倒吸一口凉气。

始终被压制在包围圈内,眼睁睁看着战友被击杀。

滔天恨意,如同即将爆发的火山,让他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距离实在太远,拔苗助长也有释放的范围。

现在就连他想救助一下战友,都变成了一种奢望。

“轰!”一台红色机甲,趁乱一脚踢在他的后心。

他借势前冲,想要化解一下强大的冲击力。

迎面却是一台金色机甲,好像化身为一道光柱,闪电般奇袭而至。

如果他没猜错,这应该是他曾经的队长门罗。

那个光系觉醒者,长着翅膀,相貌俊美的妖异青年。

当时,还是门罗给他种下了基因炸弹。

闪电般的移动速度,狂暴的打击力,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面对曾经的队长,这次许悠然不想躲了。

在他神识边缘,扫到了艾斯,即将死去的艾斯!

那个戴着帅气的牛仔帽,叼着雪茄,一向玩世不恭的艾斯。

他看着许悠然的方向,虽然层层叠叠的机甲遮挡了他的视线。

他却还是看着那个,被包围在几百台机甲中的男人。

这个男人和他组队的时间并不长,却自己跑出去快乐了,抛下了他们小队。

不过这个男人救过他,也帮过他,而且很对脾气。

高大、阳光、勇敢、坚强,还有那么一点痞气。

艾斯的眼神中带着些许遗憾,因为他实力还是不够强,还是没有真正帮到许悠然。

可是他尽力了,尽了全力,尽了自己的生命力。

全身上下,近百道伤口,说明他一直在浴血奋战。

跪倒在地,口中一直在狂喷鲜血,嘴角却依旧是那抹玩世不恭的笑。

一只化作烈焰的大手,从他的背后穿透,掌中是一颗鲜红跳动的心脏。

“噗!”心脏被捏的粉碎,汩汩的血流淌在那只手上,瞬间又被蒸发。

“噗通!”失去了心脏的艾斯,终于一头栽倒在地。

那台杀死了艾斯的红色机甲,似乎感应到了什么。

抬起头看向许悠然的方向,隔着钻石级材料的机甲。

他似乎都感受到了许悠然的滔天狂怒和无穷杀意。

“吼!”许悠然仰天长啸,扑向了迎面而来的门罗。

心中只有一句话,在不停回荡,‘艾斯,死了!火拳艾斯,死了!火拳艾斯,被杀死了!’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