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的地星觉醒者,正在传送出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无数大秦普通战士。

战斗进行至尾声时,第一批进入的觉醒者,带回地星的消息太过惊人。

惨烈的战场,虽然只是简单的描述,却让整个世界为之动容。

中转星的环境,并不适合普通人生存。

可此时大秦军部再也管不了那么多,无数的普通战士蜂拥而入。

他们只是普通人,戴着简易的防毒面具。

古烈已经及时制止了地星觉醒者,继续追杀征服者。

其实完全谈不上什么追杀,最多只是远远跟在后面起哄。

现在进入的觉醒者人数虽多,实力却还不足以给征服者造成致命威胁。

张斩高大的树人造型,是这颗星球前所未见的奇观。

很多人对他的形象都很好奇,却基本都认得他的脸,知道是大秦军部的上将。

他悬浮在半空,凝视着征服者撤退的方向。

看到征服者军团,保持着整齐的作战队形,虽败却不乱。

脸上露出深深的忧色,心中暗暗的发苦。

精良的装备、极好的军事素养、强悍的个人战力、训练有素的大规模作战经验、默契而又良好的团队配合……

作为大秦军部戎马一生的职业军人,张斩对这样一支军队,从心里发出赞叹。

果断、狠辣、冷静、理智,这样的战士在大秦军部都不多,整个地星更是凤毛麟角。

而现在出战的只有一千多名征服者,许悠然带回来的消息,三体星RX1976要塞有一千多万这样的战士。

想想就让人感到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那是压倒性的力量,毁灭性的力量。

粉碎整颗地星,也许都不需要一分钟。

征服者通常会出动一万人左右的战队,执行收割任务。

配合上空天战舰和护卫舰,那不是十倍,而是百倍于此的实力。

而刚刚一战,地星出动了全球超过20%的高端战力。

地星现在所有五次觉醒者加起来,可能也就一百多人。

如此悬殊的实力差距,让他这位老将都感到了深深的绝望。

地星觉醒者纷纷撤回虫洞附近,配合大量普通战士开始清扫战场。

张斩缓缓降落身形,慢慢盘膝坐下,沟壑纵横的老脸越发的苍老。

强行突破境界,造成的灾难性后果开始显现。

强烈反噬让他的生命力疯狂的流逝,脸上隐隐笼罩了一层死气。

许悠然似乎也看出了他状态不妙,强行抽取一丝精神力,一记拔苗助长甩了过去。

张斩摇了摇头,完全由枯枝组成的身躯,越发的衰败、干枯。

好像轻轻触碰,就会断折一样。

许悠然挣扎着站了起来,慢慢走到张斩身旁,半跪了下来。

还幸存的五次觉醒者和教团的几位议员,都纷纷围了过来。

在场的都是高手,他们都很清楚,张斩这样疯狂暴涨的力量,必然会出现极其严重的反噬。

现在所有人都明白了,张斩付出的代价就是他的生命。

当一名木系觉醒者,完全燃烧了自己的生命力之后,竟然会如此的恐怖、强大。

为了保护重围中的许悠然,张斩选择了一条不归路。

这是一种不可逆转的生命流逝,时间的伟力正在带走他所有的生机。

没有任何医疗类觉醒技能够挽救他的生命,因为夺取他性命的剧毒叫做:时间。

他的气息每一秒都在衰弱,死神随时都会将他带往天国。

这一战,死去了太多人,太多许悠然熟悉的人。

他半跪在张斩高大枯瘦的身躯旁,眼神有些茫然,瞳孔似乎都有些涣散。

这位老将戎马一生,为国为民操劳了一辈子,最后时刻还是因为自己才选择了拼死一搏。

“将军,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挽回吗?”许悠然的声音有些轻微的颤抖。

今天死的人太多了,他不想眼睁睁看着这位老将离去,他想做点什么。

“小许,这是我的选择,也是没有退路的选择,让我安静的走吧。”张斩的语气有些唏嘘,眼神中却满是慈爱的光芒。

“我还能为您做点什么?”许悠然抬手握住张斩那枯枝组成的大手。

“小许,你已经为大秦、为地星做了太多。将来还有更加艰苦的战斗,在等待着你。”张斩拍了拍许悠然的肩膀,“你还这么年轻,还有大好年华,却要扛起这么重的担子,辛苦你了……”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落,气息越来越微弱,似乎终于就要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放心吧,将军。大秦是我的祖国,地星是我的家乡。抗击征服者,也是我的责任。”许悠然的语气坚定而执着,“将军,我带您回大秦吧。”

“以后大秦就靠你了,多听听那几个老家伙的意见,他们经验丰富一些。至于带我回大秦?那就不用了……”

气若游丝的张斩,声音越来越微弱。

他用尽最后的力气,用那双昏黄、浑浊的双眼,看向连绵起伏的群山。

一声长叹,沉声道,“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

话音未落,气息断绝,撒手人寰,生机泯灭。

大秦军部正国级上将,守护者军团总司令张斩,陨落!

许悠然呆呆看着依然睁着双眼,不甘看向远方的张斩。

“簌、簌、簌……”一阵微风拂过,三米多高的枯木身躯,如同一截朽木,化为漫天飞灰,消散于天地之间。

他低头看了看手中那一捧飞灰,紧紧握在了手心,哪怕是一捧灰,他也要带回大秦!

慢慢站直了身躯,他也看向张斩望去的方向,那是征服者撤退的方向,也是传送阵的方向。

“吼……”一声凄厉的长啸响起,声震四野、直冲云霄,将星陨落、天地同悲。

这是大秦陨落的第一位正国级上将,未来无尽艰苦的战斗中,也许会有更多的战友如今天这般牺牲。

他很想问问这片宇宙星空,很想问问那些高高在上的主宰。

为什么要有战争?

为什么要圈养同类?

为什么要奴役这些可悲的生命?

这一切在那些神灵看来,难道只是一场游戏?

我们只是卑微的蝼蚁,就那么微不足道?

泣血的长嚎,惊天动地。

缓缓后撤的征服者们,也为之动容,却绝无怜悯。

战场所有人都呆呆的站起来,看着他们心目中的战神许悠然。

此时他只是一个百死余生的可怜人,好像垂死挣扎的野兽,向天发出绝望的嘶吼。

所有的大秦官兵,面向张斩陨落的方向,齐齐敬礼,恭送这位老将军最后一程。

没有人哭,没有人流泪,包括许悠然。

这一刻,站在无数战友的尸体中间。

每一个人只有无尽的悲愤,还有滔天的恨。

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刚刚拉开帷幕。

现在还不是流泪的时候,也不是悲痛的时候。

也许有一天他们会站在烈士陵园中,泪流满面、泣不成声、祭奠英魂、寄托哀思。

可是却绝不会是今天,死去的战友只是先走一步,天堂里早晚还有相见的一日。

他们还要继续他们未完的事业,接替他们继续守护大秦、守护苍生。

敌人只是暂时撤退,早晚还会卷土重来。

那个时候必然会更加凶猛,更加强大。

可是大秦从未惧怕过强敌,在过去三千年的苦难历史中,这个民族未曾惧怕过。

在未来的无尽岁月里,大秦也永远不会倒下。

可以想象,收拾好战友的尸体之后,他们将会以更加英勇的姿态去进行抗争。

枪林弹雨铸造了他们的英勇顽强,无尽苦难成就了他们的不屈之魂。

这就是大秦的民族意志,这就是大秦军人的无畏信念。

这也是张斩想要留给许悠然的临终遗言,他相信许悠然会明白他的心意。

许悠然的眼圈微微有些泛红,他不想在这个时候流泪,所以竭力压抑着悲伤。

缓缓扫视了一圈,看到周围无数的觉醒者。

有大秦军部、欧美联盟、教团三大组织,幸存下来的觉醒者,数量应该不会超过三百人。

还有很多刚刚进入中转星的觉醒者,他们全部来自教团,其他势力支援的觉醒者还没有到达。

每一个幸存下来的觉醒者,全部带着重伤。

很多掌握了医疗类觉醒技的战士,正在给他们进行救治。

粗略看了一下,大秦军部五名五次觉醒者,依然幸存的还有三人。

教团幸存的五次觉醒者,还有两人。

欧美联盟幸存的五次觉醒者,竟然只剩下五人,死了一半还多。

剩下来的这五个人,也是惨不忍睹,勉强还能站起来而已。

每个人都跟从血里捞出来似的,单纯从外表已经无法分辨到底伤在了哪里。

虽然欧美联盟绝大多数的三次、四次觉醒者,开战之后被吓破了胆,选择了逃跑。

可五次觉醒者全部选择了血战到底,没有一个后退。

也有很多四次觉醒者,没有逃跑,同样选择了死战。

所以这次欧美联盟虽然逃跑的人最多,战损也是最大的。

这些留下来并肩战斗的觉醒者,都会成为许悠然认可的战友。

可那些临阵脱逃的觉醒者,也不能放过。

许悠然的嗓音有些嘶哑,“将所有逃散的觉醒者,全部抓回来,一个也不能落在征服者手上!”

“是……”

周围响起一连串的回答声,有大秦的战士,有教团的觉醒者。

逃兵是战场上最可耻的人,不严惩不足以安军心。

“任何地星觉醒者,不能靠近传送阵。一旦被擒,立刻自杀……”话还没有说完,许悠然终于再也坚持不住了。

“噗通!”一声,整个人仰面朝天摔倒下去。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