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力近乎枯竭的许悠然,早已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

下达了最后两条指令之后,就直直摔倒了下去。

不远处的古烈抬手将他接住,转身交给了大秦军部的战士。

“许少将的命令,大家分头执行,就地搭建临时军营,迅速抢救伤员。”一万多觉醒者战士,最后剩下三百人还在战斗。

和征服者的第一战,就打得这么惨烈、这么窝囊,古烈也是怒火中烧。

可是依然有很多欧美联盟的战士,同样在浴血奋战,死伤最惨重的也是他们。

古烈又不好发脾气,只能等着许悠然醒来再说了。

以这位大秦铁血少将的一贯作风,肯定不会就这样算了。

当许悠然悠悠醒转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几张熟悉的面孔。

楚新月、姜轨、夏荒、方擎、秦瑶,这几位大秦一等一的军部高手,全部来到了南美。

这些都是感官敏锐的五次觉醒者,第一时间围了过来,纷纷露出关切、探询的神色。

许悠然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好像沉沉睡了一觉,精神力也得到了极大恢复。

自从晋级金丹境界之后,他用来睡眠的时间越来越少。

晋级元婴期之后,他都是用每天的打坐调息代替睡眠。

这次重伤昏迷,难得的算是睡了一觉。

头脑还有一点昏沉沉的,嗓子干的好像要燃烧起来一样,四肢百骸传来一阵阵酸痛。

他挣扎着半坐起来,抬手先给自己来了一记拔苗助长,恢复了一下身体状态。

在他昏迷期间,早就有擅长医疗类觉醒技的战士,为他进行过治疗。

身上也插着输液针头,很多处伤口缠满了绷带。

“各位领导,我……我……我没有保护好张将军,他……他陨落了……”许悠然的声音有些哽咽。

“孩子,不怪你。是我们对敌人的认识不够,是我们大意了。”楚新月拿起一杯水,递了过来。

许悠然默然的接过水杯,慢慢喝下水,才觉得嗓子不那么痛了。身体

状态在拔苗助长的作用下,也恢复了许多。

他扯下针头和那些绷带,坐在床边,这才看清,这应该是一处简易营房。

外面似乎有无数人的脚步声,正在来回奔走。

楚新月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我们还在遗迹中,正在搭建临时驻地。叶元帅率领援军已经在路上了,很快就会到达。”

“张将军的骨灰……”他抬手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手掌,那一捧飞灰,早就遗失了。

“老张的事情,先不要提了,战争还没结束,现在还不是悲伤的时候。”秦瑶在一旁轻声说道,“所有的经过,我们早就听取过汇报了。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我的身体没什么大问题,之前就是用力过猛,有些脱力了。”许悠然调动精神力,迅速凝聚起了冰甲,幻化成了黑色迷彩作战服的款式。

“清扫战场的时候,我们找到了你的飞剑。”姜轨指了指一旁的办公桌上,许悠然的飞剑正躺在那里。

许悠然一招手,飞剑回到了他的掌心,渐渐虚幻起来,被他迅速收回了识海进行祭炼。

在场几位也都修炼了自然经,不过才刚刚炼气期,距离祭炼本命法宝,还有无比遥远的距离。

看着许悠然收回飞剑,每个人的目光中都带着羡慕。

不是谁都能跟许悠然一样,拿病毒当灵力来源,用病毒进行修炼的。

万一哪次感染出了岔子,绝对就是身死道消。

征服者降临,真正的大战还没开始。

每一名五次觉醒者,都是地星最宝贵的战力,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我们想听听你的意见。”楚新月对于征服者所有的认知,都来自于许悠然的描述。

整个地星所有人,对于宇宙高等文明的认知,可能加起来都不如许悠然。

现在已经和征服者正面对上了,如何应对,自然还是要以许悠然的意见为主。

“对了,陈天玄总长,也在来的路上了。”秦瑶补充了一句。

作为七位正国级领导当中,两名女性领导之一的秦瑶,一向对许悠然也是爱护有加。

同样年近古稀的秦瑶,本就早已退休在家颐养天年了。

可是病毒爆发,随之而来的是变异兽肆虐。

她不得不再次披挂上阵,勇敢的选择了一次次觉醒下去。

原本年纪和楚新月就差不多,现在看起来更像是一对儿三十多岁的姐妹花。

“大家都来了?那咱们国内,岂不是就剩下聂元帅了?”许悠然心中也是暗惊。

之前损失了两名五次觉醒者,其中一个还是上将张斩,让大秦彻底愤怒了。

这是要倾巢而出,不死不休的节奏啊。

想到战死的那些战友,许悠然心中又是一阵黯然。

“我想先了解一下战场数据,看看敌我双方战损比例……”许悠然看向楚新月,嗓音有些沙哑。

楚新月点点头,拿过几张纸递给许悠然。

因为磁场紊乱的缘故,地星的电子设备都无法正常使用。

机械设备绝大多数也都不太灵敏,重力忽高忽低,引力忽大忽小。

地星那些机械设备,根本没办法调节。

例如枪械的撞针,是在地星重力环境下调试和制造的。

来到中转星,撞针受到紊乱磁力的干扰,基本都会发生偏移。

一枪打出去,子弹可能要偏离几十米。

战场上拿这种武器去对抗征服者,无疑是在拿生命开玩笑。

许悠然展开那几张纸,一愣,铅笔?

楚新月无奈的笑了笑,“原子笔在这里用不了,铅笔或者毛笔才行……”

想到征服者军团在这里肆无忌惮的横行,科技水平的巨大差异真是让人绝望。

地星觉醒者和科学家进来探索过很多次,就连这颗星球出现这种现象的原理都搞不明白,更别提如何破解了。

看到这些触目惊心的数字和名单,许悠然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地星三次觉醒者战死五千多人,四次觉醒者战死两百多人,五次觉醒者战死十二人。

逃兵抓回来五千多人,还有一百多人失踪,彻底找不到了。

不是被变异兽吃了,就是落入了征服者手中。

看到名单上的一个个名字,那曾经是许悠然非常熟悉的一张张笑脸。

憨厚的奥利尔,痴情的埃尔顿,善良的康妮,英俊的埃尔德……

还有那个爱抽雪茄的火拳艾斯,总是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却天人永隔,再也无法相见。

继续看下去,征服者的战损也赫然在列。

银白色机甲内,全部都是四次觉醒者,战损三百左右。

金色机甲和红色机甲,全部都是五次觉醒者,战损四人。

因为机甲造型奇特,征服者战士种类繁杂,无法统计出具体数据。

战死的三百名四次觉醒者机甲,其中有一大半是许悠然一个人杀的。

四名战死的五次觉醒者,其中有三人也是死在许悠然手中。

将近20:1的战损,这种数据,让所有看到的人,都感到不寒而栗。

这还有许悠然突然爆发,轰杀了一大批征服者,不然数据会更加的惨不忍睹。

作为一个人,许悠然会有他的思想感情,喜怒哀乐,爱恨情仇。

可是作为一名战士、作为一名指挥官,很多时候,他必须摒弃个人感情因素的影响。

冷静、理智、客观、公正的看待整个战局,将所有因素都利用到战争中来。

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在战争中获取最后的胜利,尽量减少战士的伤亡。

什么将所有士兵当成棋子,什么算无遗策智商妖孽。

在这场战争中,都是扯蛋。

真正的战场,远比键盘侠幻想的更加冷酷、残忍。

面对强大的征服者,任何阴谋诡计都是徒劳的。

敌人堂堂正正碾压过来,只能拿人命去堆。

许悠然放下手中的几张纸,无奈的一声长叹,“看来我们之前的很多假设,现在都用不上了。”

楚新月几人都点点头,他们之前确实太理想化了。

虫洞外的防御基地建设的再完美,在征服者这种恐怖的实力面前,都是纸老虎。

唯一可能会对征服者产生些许威胁的热武器,可能只有超级炸弹了。

大秦军部的很多新式武器,对电子设备过于依赖,在中转星根本没法使用。

何况以征服者的超强机动性,也很难命中征服者。

一场大战下来,许悠然一次都没有被激光炮命中,这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他的机动性强,征服者的追踪能力也不弱,可是依然拿他没办法。

“我们需要在中转星建立一座要塞,用来阻击征服者进入虫洞。同时绝对要避免和征服者在传送阵附近开战,地星血脉会激发能量源,开启最大那个虫洞。”许悠然沉声道,“一旦开启最大那个虫洞,征服者可以大军降临。空天战舰一旦进入中转星,我们将毫无反抗之力。”

“我同意在虫洞内构筑防线,相当于御敌于国门之外。”楚新月点点头,“有一件有意思的事情,你昏迷期间,我们发现有一部分修炼了自然经的普通战士,可以适应中转星的环境,修炼进度也有大幅提升。那些无法修炼自然经,同时也没有觉醒者的普通战士,还是适应不了中转星的环境。”

“修炼了自然经,可以在中转星正常生存?那就有点意思了……”许悠然眯着眼睛,略一沉吟,“我要召开所有势力负责人的作战会议!”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