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的都是各大组织的负责人,绝大多数都曾经身居高位。

许悠然的计划一说出口,大家就明白了他的意图。

很多人面露难色,互相之间面面相觑,谁也不想先表态。

反对许悠然吧,他们没那个胆子。

赞同许悠然吧,他们舍不得自己的权势。

许悠然看了一下大家的表情,面色冷了下来,“我知道你们很多人,曾经心怀侥幸。现在看到了,征服者会跟你沟通吗?会跟你谈判吗?会要你的好处吗?”

“嘶……”

想到头上还悬着征服者这柄利剑,所有人都是心中一凛。

是啊,如果挡不住征服者,一切都是空谈。

什么权势、地位,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既然来到了中转星,没有打退征服者,难道自己还能活着离开?

就算逃离了中转星,一旦征服者攻破虫洞,进入地星,自己还能躲到哪里去?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乎?

“对抗征服者需要群策群力,更需要大秦挑起大梁。”许悠然森冷的目光扫视了一圈。

这些人到现在还不清醒,真是被权势冲昏了头脑。

“教团的很多人都可以证实,我是有办法可以单独离开地星的,而你们不行。我也欢迎你们去试试,看看能不能离开地星。如果不行,就老老实实回来战斗。”

许悠然曾经通过一处虫洞结界,离开地星的事情,早就被挖了出来。

教团迫于压力,早就将那处地底深窟开放了。

三体星要塞的监狱已经被破坏,那处结界再也没有灵气渗透过来,对于教团来说就毫无价值了。

现在那里几乎成了旅游打卡胜地,但凡是有点实力的觉醒者都去尝试过。

没有任何人可以通过那里离开地星,这样的情况一度让很多人怀疑许悠然在说谎。

可是征服者的降临,还有他们的彪悍、狠辣,证实了许悠然的每一句话。

现在他话里的意思也很明显,他能自己走,而你们走不了。

“嘶……”

所有人都期待着大秦能挑起反抗征服者的大旗,大家都指望依靠许悠然的强横战力。

现在忽然反应了过来,人家许悠然随时可以自己拍拍屁股走人,不管你们了。

“想明白了?现在不是我求你们配合,而是你们要想想拿什么,让我为你们而战。”许悠然一声冷笑,“我拼命死战去守护的世界,却跟我没关,我凭什么战斗?加入征服者,不香吗?”

法克!

在座的一众五次觉醒者,心中都是暗骂。

这是图穷匕首见了。

许悠然在这种时候,提出这种要求,摆明就是讲条件。

想要我战斗,可以!

让大秦接管全世界,我们就继续往下谈。

没有好处,还要打生打死的,确实缺乏说服力。

楚新月等几位大秦的五次觉醒者,心中都是在偷着乐,脸上却是配合着许悠然,装出一副鱼死网破的决绝表情。

为什么这些人这么纠结,这么惧怕许悠然丢下他们,自己偷偷跑掉?

这跟东西方的文化差异,有很大关系。

楚新月他们了解许悠然,他的父亲就是大秦军人,为了执行任务失踪了。

他自己也是大秦军人,对于国家和人民的热爱,甚至胜过他自己的生命。

不然不会在对上黄金级暴猿的时候,呼叫‘向我开炮’。

现在也不会用自己做筹码,跟欧美联盟谈条件,为大秦争取利益。

他是绝对不会丢下大秦和大秦百姓独自逃生的。

而那些欧美联盟的高层,一向自私自利、唯利是图惯了。

他们自然而然的用自己的思维方式,去换位思考许悠然的想法。

如果他们是许悠然,根本就不会谈这些,早就脚底抹油,风紧扯呼了。

“我同意!”古烈沉声道。

他作为教团现场的负责人,第一个表态,倒是有些出乎众人的预料。

“我也同意,不然,我也不会出战!”教皇沙加也举手表态。

那些欧美联盟的各大组织,旗下统治或者暗中控制着很多人类基地。

而教廷有什么?

屁大一点的梵蒂冈,根本没什么人。

他是教皇,是精神领袖,不是领地大公。

有人愿意来替他做保安,他开心死了。

其他各大组织的负责人,赶紧纷纷表示同意。

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想要马儿跑就要给马儿吃草。

不给好处,许悠然不出力,到时候大家一起玩完。

还不如现在答应许悠然,扛过了这次大战再说。

“不是我笑话你们,看看你们的人类基地,被你们搞成什么样子?民不聊生、罪恶丛生,死在人类手上的人,比死在变异兽爪牙之下的人还多。”

许悠然轻蔑的看了看众人,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

“我们不但帮助你们防御变异兽,还会帮助你们整顿社会秩序,帮助你们恢复生产能力,好好管理好你们的人类基地,你们应该感恩戴德才是。”

法克!

刚才不是说协防吗?

现在怎么变成了管理?

这小子怎么得寸进尺,这么不要脸?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

人家的军队和大炮,就在家门口,你不听人家的指挥,下场不言而喻。

唉……

欧美联盟一众高层,都在心中暗暗叹息。

“对了,我这人喜欢什么事情,都落在纸面上。很多人记忆力不好,一会就签个条约什么的吧。”许悠然表情非常自然的看向楚新月。

“楚将军,一会就拟定个条约。参考一下那个什么东京都条约就行,我们辛苦一点就辛苦一点吧。”

东京都条约?

法克!

营房内的所有人,包括大秦的一众高层,都已经无力吐槽了。

“好啊,你是少帅,你说了算。”楚新月难得俏皮的笑着说。

“好了,这个都是小事,大家不要太在意那些细节,一会你们都签个字就行了。”许悠然笑呵呵的说道,“我特别不喜欢说话不算数的人,还特别喜欢旅行,尤其是环球旅行。”

盯着这些老家伙,许悠然心中暗暗冷笑。

大家都是狐狸精,跟我玩什么聊斋。

“同意!”

“同意!”

所有被许悠然拜访过的组织,全部积极表态。

许悠然的环球旅行,不止要钱,还要命……

看到大家这么积极的支持他的工作,许悠然觉得很开心,也很有成就感。

这种工作业绩,肯定可以早日获得996福报。

唉,我还真是个机灵鬼呢。

他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继续说道,“第二个问题,我们要将全部的防御重心放在中转星。同时严禁任何觉醒者接近传送阵,严禁任何觉醒者落单。每个人都要配发剧毒,一旦被俘马上自杀。”

防御重心放在中转星可以理解,为什么要严禁靠近传送阵,而且被俘就要自杀?

“这……是不是太严苛了?”有人提出了异议。

“这样岂不是,只能等着征服者来打我们,而我们不能追击他们?”

“是啊,传送阵岂不是成了他们的安全区?”

众人七嘴八舌议论起来,都很不理解许悠然的意图。

“传送阵下方有传送阵的能量源,地星血脉会激发能量源。能量源一旦被启动,就会开启那个最大的虫洞。”许悠然耐心的解释了一下这个问题。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如果不将来龙去脉说清楚,容易产生误导。

那样的结果太危险,许悠然并不想看到。

“现在降临的征服者,只是通过一些小型虫洞,传送过来的先锋部队。一千多征服者,就已经把我们打成这样。如果是正常的征服者军团,将会十倍于此。各位,想想那个后果。”

“法克!”

“竟然真是这样?”

“偶买噶!”

众人这才想起来,许悠然确实曾经说过类似的话。

不过,当时他们都没当一回事,还以为许悠然在讲科幻故事。

现在刀架在脖子上,他们终于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具体的防御计划,会由大秦军部进行统一协调,大家到时候执行就是了。”

许悠然长吁一口气,表情严肃了起来,甚至隐隐带了一丝怒意,“下面,我们来说说那些逃兵的事情。”

那五千多个逃兵,除了失踪的一百多人,绝大多数都是欧美联盟的人。

其中有三次觉醒者,还有四次觉醒者。

甚至还有一些人,跟在座的五次觉醒者有一些姻亲关系。

虽然当做逃兵被抓了回来,都在大秦战士的关押中。

可是这些人完全没有当了逃兵的觉悟,很多人还是牛逼的不行。

面对强大的征服者,地星肯定需要更多的力量共同抵御。

所以他们很有些有恃无恐,最多就是再次派上战场而已。

“许将军的意思是?”有人试探性的提出了疑问。

许悠然笑了,好似春风拂面一般的笑了。

可是在这笑容里,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不寒而栗的杀机。

“全部坑杀!”许悠然斩钉截铁的说道,“全球同步直播,禁止未成年人观看。杀鸡儆猴,以儆效尤!”

笑容和煦,语气森冷。

滔天杀意瞬间弥漫全场,让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谁反对,我杀谁!”许悠然说完,也不管其他人的反应,直接起身走出营房。

楚新月等人也跟着站起身,一起走出营房。

即将走出营房的时候,楚新月回身冷笑一声,“各位,好自为之!”

许悠然等人在营房门外,看着无数大秦战士,正在忙忙碌碌的搭建驻军基地。

许悠然的语气有些黯然、有些感慨,“我是不是杀心太重了?”

楚新月拍了拍他的肩膀,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这是一个刚刚二十六岁的小伙子,却被这个世界逼成了杀人魔王。

他的一声令下,五千多名觉醒者,即将命丧黄泉。

而且是全球同步直播,这种震撼力、冲击力,绝对在人类历史上都是史无前例的。

虽然曾经有过大量坑杀降卒的记载,不过那都是几千年前的旧事。

谁也不知道具体情况,也没有活生生展现在他们眼前。

可是许悠然现在要坑杀的是五千多名逃兵。

逃兵和降卒,又不是一回事。

逃兵多少还算是自己人,降卒完全是敌人。

而且要活生生展现在全世界所有人的面前。

也许这个年轻人,将要背负千古骂名。

可是不如此,不足以震慑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也不足以安定军心。

从理性治军的角度来讲,许悠然没有错。

可是一定还会有很多人,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对他进行审判。

许悠然抬起头看向灰蒙蒙的天空,那里似乎有一张张曾经熟悉的笑脸,如今却天人永隔。

他喃喃的低声说道,“人们会怎么说起我呢?一代暴君?嘿嘿……”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