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被处死的五千多名逃兵,绝大多数是欧美联盟的觉醒者。

教团极少数三次觉醒逃离,个别四次觉醒者逃离,大秦战士一个也没有。

大家都知道许悠然还年轻,经历的事情还少,很多东西还放不下。

秦瑶跨前一步,低声道,“要不然,我们让聂元帅下令,以大秦军部的名义处理?”

“不!这些逃兵一定要死,在公他们要死,在私他们也要死,我就是想要他们死。”许悠然的身上散发出若有若无的杀气,“如果他们没有逃跑,不会死这么多人。逃兵永远是战场上最可恨的人!”

众人见他心意已决,也不再多说什么。

有些事总要去经历,才会真正的成长。

哪怕是走了一些弯路,至少还要他们这些老家伙在补漏洞。

可他们并不知道,许悠然想杀他们,却不想大秦来背这个千古骂名。

而是由自己来吸引火力,承担所有的恶。

最根本的原因,是他想尽快偷渡前往三体星。

只有在科技文明阵营,才能找到他需要的东西,那才是根治地星问题的解决方案。

一直在这里被动防御,久守必失,早晚有一天会被征服者攻破防线。

地星增强实力的速度,绝对赶不上征服者增兵的速度。

至于为什么这次只来一千多人,许悠然有所猜测,却还不能确定。

大家一边走回大秦军部的营房,一边聊着接下来的计划。

“楚将军,要尽快在全球征兵点,召集所有可以修炼的人,将我们的普通战士替换回去。”许悠然低声道,“可以用更高级的功法、灵石,吸引大家加入。”

“这里的战况已经传了出去,怕是不会有什么人敢于进来送死……”楚新月一声长叹。

敌人还远在宇宙深处时,地星无数人,跳着脚要跟高等文明接触。

那些人将高等文明当成了神明,背后都在辱骂许悠然,说他在抹黑神明。

现在征服者降临,一句话没有就大开杀戒,终于让那些人彻底闭上了嘴。

可也吓坏了那些普通人,哪怕修炼出了真气,到底也还是没上过战场的普通人。

“这个问题确实很头疼,只能先从我们大秦军部招募了。”许悠然看到一节节的集装箱,正从虫洞传送过来。

“这是用来构筑外围掩体的临时装置,比较省事。”姜轨看出了许悠然的疑惑。

“我想打坐调息恢复一下,然后去传送阵观察一下情况。”许悠然看了看传送阵的方向,“我猜,他们是在等援军。”

“这应该是最大的可能,我们的人都不敢靠近那一带,你的身体没问题?”楚新月打开房门,几人陆续走进了营房。

“昏迷只是因为突发性的消耗过大,打坐调息恢复一下就可以了。”许悠然指了指外面,“防御基地没必要修筑的太复杂,说不定很快会再次毁掉。明天集体处决那些逃兵吧,我亲自监督。”

“好,那你休息吧。我们去落实一下防卫的事情。”楚新月等人纷纷告辞离去。

许悠然只是定出了一些大的方向和策略,具体的操作,还需要三大势力互相协调、互相配合。

只是一味的高压,拿大棒子打,也不是办法,总要有人唱红脸。

两个多小时之后,许悠然元气九转运行完毕。

神清气爽的跳下床,睡眠只是帮助他恢复了一下精神力。

元气还需要自己打坐调息,吞吐吸纳。

各种计时设备,在中转星统统无法使用。

聪明的地星科学家,利用了原始的沙漏计时法。计算出两颗星球的重力差异,微微调教一下,用来计时还是很准确的。

此刻的虫洞之外,地星上,早就开了锅。

征服者降临的消息,无法隐瞒,也无需隐瞒。

有必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事态的紧急性。

不然各种计划推行起来,必然阻力重重。

现在征服者就在中转星,随时可能杀进来毁灭地星文明。

所有人要么成为奴隶,要么成为尸体。

无数的战士的尸体被运回地星,无数机甲碎片,甚至还有相对比较完整的机甲被运回地星。

全球网络同步直播,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

原来神话传说都是真的,原来地外文明都是真的,原来许悠然说的都是真的……

那具额头有一颗竖眼的外星人,摆明就是神话传说中的二郎神。

那个身体被切开,却还带着一双洁白翅膀的外星人,应该就是圣经上的天使。

“嘶……”

所有人在被惊得目瞪口呆的同时,心中也是热血澎湃、心潮起伏。

我们的战士,竟然在和这些神明战斗!

在地星人类看来,这简直就是史诗一般的创举。

每个人都在庆幸,自己生在这个伟大的时代,并且在这个时代活了下来,而且还正在见证这个时代。

病毒爆发、大灾降临,让整个世界陷入了史无前例的悲惨中。

觉醒者的异军突起,让人们看到了一线希望。

可这些希望,又带给他们新的绝望。

大秦即将接管全世界,各大组织被迫签订了大秦分公司条约。

每个人似乎又重新看到了希望,大秦的繁荣安定,早已不是秘密。

如果不是没有条件,所有人都想移民去大秦。

现在不用移民,大秦就能带着他们走向更加光明的未来,所有人都在欢欣鼓舞。

对于那些当权者来说,未来一段日子,必然是他们最苦闷的日子。

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未来却是更加美好的明天。

征服者的降临,不但没有给这个世界带来预期中的恐慌,反而让全世界人民空前团结起来。

所有人面临即将斩下的屠刀,全部同仇敌忾,义愤填膺。

地下势力作奸犯科,不外乎想过得更好一些。

现在整个世界都即将毁灭,要钱还有什么用?

曾经收取的保护费,全部退了回去。

吓得那些商贩都噤若寒蝉,不明白这些强盗哪根筋搭错了。

管制类精神药物供应链物流的兄弟们,再也没心思搞快递了。

拿出全部的管制类精神药物,统统倒进了大海。

性格悲观的借酒消愁,性格乐观的摩拳擦掌……

这一幕幕让各大组织的负责人,差点以为进入了和谐社会。

就在此时,全世界各大组织几乎同时宣布了一则重大消息。

大秦许悠然少帅,即将亲自监斩那五千多个逃兵。

“卧槽!”

“法克!”

“八嘎!”

“祖特!”

“苏卡不列!”

得知这一消息的同时,全世界各地、各种语言,齐齐爆了粗口。

有赞同的、有反对的,网上各种声音,已经吵成了一片。

许悠然对此完全不知道,也不在乎。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搞清楚征服者的动向。

“嗖!”脚踏飞剑,许悠然冲天而起,直奔传送阵的方向。

虽然还没有恢复到全盛状态,不过在没有陷入重围的情况下,许悠然想逃跑却还是不难。

之前那场大战,陷入重围也是多方面的原因。

就在虫洞附近开战,他也不敢采取放风筝的打法。

征服者要是不管他,径直闯入虫洞,他反而被人放了风筝。

最重要的是他没想到自己吸引力这么大,所有征服者都飞蛾扑火一般,冲向他。

其实很多人在大战之后,进行反思的时候,都有想过这个问题。

为什么许悠然一加入战场,征服者都跟疯了一样,要杀他?

他到底还藏着什么秘密?

许悠然也很纳闷,我到底还有什么秘密,吸粉能力这么强?

几百公里的距离,对于全速狂奔的许悠然来说,不会超过十分钟。

大气层内,这种机动性,如果不出动护卫舰,很少有人能拦住他。

当那巨大的传送阵平台,显露在地平线上的时候,距离还有很远,至少十几公里。

可是以他敏锐的感官,大概也看清了平台上的情况。

不过也仅仅粗略的看了一眼,就没有办法继续看下去了。

飞剑在空中画着弧线,各种闪转腾挪,狼狈逃窜。

七百多道激光炮攒射,伴随着无数核聚变火炮的轰炸。

不用说他,就是白起被打中了,也是立刻灰飞烟灭。

幸好他的速度够快,激光炮如果可以打中他,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

可他的闪避速度足够快,让征服者无法锁定,自然就不会以身试炮。

“嗖……嗖……嗖……”他在空中极远的距离画着圈子,观察着征服者的动向。

数百道激光漫天乱扫,好像几百道烟花在不住的升空。

景色壮观、绮丽,却又伴随着死亡的杀机。

这种距离,许悠然的飞剑是绝对无法进行攻击的。

而且他也不敢让飞剑再次离体,现在全靠飞剑的超强机动性,才能躲得过那些激光炮。

观察了半天,许悠然毫无收获,悻悻的返回了虫洞防御基地。

第二天一早,许悠然早早跟楚新月等人汇合,穿越虫洞回到了地星。

其他势力的高层,包括教团议员,没有一个到场。

接下来的画面,无异于在狠狠打他们的脸。

所以他们也不好意思站出来,围观自己人被杀。

无论什么原因,自己的手下在自己面前被杀,对谁来说面子上都不会好看。

许悠然也并不在意,他只想快点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尽快再去侦查一下征服者的动向。

距离玛雅神庙遗址十几公里外的一片空地上,五千多名逃兵,全部被反铐着双手,跪倒在地。

这一刻,他们终于明白了自己最终的结局。

再大的背景,再多的关系,此时也无济于事。

来自全球各地的媒体,无数的摄影器材、无数的直播设备、无数的光幕对准了这里。

不是最精英的战地记者,根本没有资格来进行现场报道。

一排排大秦战士,全部戴着面具,荷枪实弹、严阵以待。

以许悠然为首的一众大秦高层到达时,所有大秦战士全部肃立敬礼。

全世界各地无数人,全部死死盯着面前的光幕。

看到许悠然出现在光幕中,身穿大秦军部少将正装,身材高大挺拔,形象英俊潇洒。

那种绝世强者的滔天气势,隔着光幕都让无数人齐声发出惊叹。

许悠然抬手回礼,目光冷冷扫视了一下全场,声音好似来自地狱的九幽寒风,让人不寒而栗。

他挥了挥手,轻轻吐出两个字:“坑杀!”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