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军总指挥部中,发生的这一切,都在许悠然神识笼罩之下。

大秦一众老领导的精彩表演,让许悠然感觉好笑的同时,心中却是涌起融融暖意。

病毒爆发,大灾降世。

不断激增的死亡人数,凶猛残忍、横行肆虐的变异兽,极度匮乏的物质生活条件,完全崩溃的法律和社会体系……

这一切的种种,让整个世界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人类的生存,从未有一刻如此的艰难。

人类的文明,宛如狂风中的烛火,随时可能会熄灭。

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

短短时间内,无数人,恶的本性暴露出来。

让这本就绝望的世界,似乎蒙上了一层末日的阴影。

丑陋的人性,让这个悲惨的世界,更加痛苦、绝望。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终于有人站了出来,他们用生命捍卫了文明的尊严,他们用信念点燃了最后的希望。

或者有意,或者无意,这些挺身而出的人们,引领整个世界走向光明、走向未来。

很多人在这条路上倒下,却有更多人接替他们的光辉思想,踏血前行!

病毒、天灾、变异兽、丑陋的人性,这是时代的悲哀,也是人类文明的悲哀。

可是那些义无反顾、奋勇前行的人们,用他们的泪、他们的血、他们的命,铸就了人性的光辉和伟大。

许悠然曾经只想苟活一世,却沿着父亲的路走了下去。

自幼时起的言传身教,让他在自己有能力时,去尽可能帮助更多的人,守护更多的人。

从为了自己而战,到为了身边的人而战,再到为这个国家而战。

现在,他终于走到了为整个世界而战这一步。

第一次与征服者的遭遇战,欧美联盟的溃逃,让他恨入骨髓。

可是欧美联盟的五次觉醒者,无一怯战,阵亡了最多的顶级强者。

这又让他看到了一线希望和安慰。

征服者要用他交换和平,现场很多人的表现,让他的心彻底凉了下去。

他不是没有退路,只是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

只要他愿意狠心抛下那些爱人、战友,只要他愿意狠心抛下大秦人民、抛下大秦。

星空浩瀚,总有他的容身之地。

可以说他是超人,但他不是神。

他也是用命在拼,他也会被杀死。

面对必死的危局,守护一群不值得拯救的人,他想走了……

可是现在发生的一切,让他冰冷的心开始温暖。

大秦也好,教团也好,欧美联盟也好。

信念坚定也好,被迫营业也好,所有人再次回到了同一艘船上。

教团支持他,可能多少因为一点香火之情。

欧美联盟支持他,更多的是因为利益,还有不得不同生共死。

可人总是有私心的,这也不难理解。

他不能指望自己好像灵石一样,每个人都喜欢。

人生在世,有朋友,自然就会有敌人。

此刻的他终于明白了一件事,原来这个世界,还有很多人值得拯救。

哪怕只有一个人还值得拯救,那么这个世界就不算无可救药,这个世界就值得他为之挺身而出。

盘膝修炼中的许悠然,这一瞬间,似乎失去了很多,却又似乎收获了很多。

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念头从未有如此刻一般通达。

或许,这就是自在问心剑的问人、问己吧。

领悟剑意、掌控剑意、自在问心,其实就是一个明悟自身的过程。

剑意是自身意志力,通过剑来进行最强烈展现的一种形式。

这种展现,当然可以强烈、刚猛、霸道,当然也可以和风细雨、润物无声。

刚刚掌握了自在问心剑第二套剑法问己,勉强算是入门。

却在这一刻,瞬间大成。

“呛!”一声清越的剑鸣,响彻长空,声震四野。

犹如虎啸龙吟,却又震耳发聩。

所有人被这一声剑鸣激荡,无数的烦恼困苦似乎一瞬间全部消失不见。

困惑多日的难题迎刃而解,停滞许久的修为蠢蠢欲动,昏昏沉沉的头脑清明异常。

看清他人,是为问人。

看清自己,是为问己。

自在问心剑二段问己,圆满境界!

整个基地都在这一声剑鸣的回响范围内,所有人在这一瞬间都看向了剑鸣的方向。

那些还在修炼中的人,虽然没有被惊醒,却似乎在修炼中都感受到了那一丝神韵,心向往之。

这一刻的许悠然,带给这个世界的,不再只是强大、铁血、神秘、英勇。

更像一盏希望的灯,升起在这死气沉沉、灰蒙蒙的世界。

盘膝而坐的许悠然,面上带着圣洁而又通透的笑容。

周身不只是氤氲缭绕的浓郁灵气,似乎还有隐隐的宝光散发,朦朦胧胧中宛如神明。

人生前进的路上,很多时候需要冥思苦想,却也需要当头棒喝。

有些时候是别人点醒了自己,有些时候是自己点醒了自己。

顿悟的一瞬间,许悠然节约了无数时光的苦修。

自在问心剑第二段终于圆满,他可以开始修炼第三段问众生了。

在没有修炼自在问心剑之前,他释放战技除魔,是全方位、无死角的杀伤范围。

所有的力量一次性耗空,没有保留,也无法保留。

上万道剑气,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一切敌。

练成一段问人剑法之后,上万道剑气,可以大为收敛。

这就是为什么斩杀征服者门罗的时候,门罗是被彻底粉碎。

而在猎杀领主级猛犸巨象的时候,巨象是被切割成数百块,而不是粉碎。

从一次性全部耗空,进而控制在可以释放两次的消耗程度。

现在问己剑圆满,则是进一步大幅收敛威能和剑气。

剑气从问人剑的上万道,降低到问己剑的上千道。

以他现在的实力,应该勉强可以施展四次除魔。

对他战力的提升其实帮助并不大,但是对于他杀伤力的提升却非常巨大。

战技除魔的杀伤力是有一定范围的,不是在地星挥出一剑,月亮上的敌人都会被斩杀。

而在这个范围内,敌人数量是有限的。

用了再强的实力,敌人只有十个,那么只能杀掉十个人。

可以说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力量,全部浪费掉了。

掌握了问己剑之后,他可以施展四次除魔。

意味着他的至强绝杀,效果会翻四倍。

根据他自己的推测,修炼成问众生之剑后。

应该可以将除魔的数千道剑气,进一步降低到数百道。

修炼成第四段:挥剑斩情,斩的是情,还是心?

则可以将剑气进一步压缩到数十道。

完成了第五段的修炼,应该就可以做到,想要在战技除魔中释放几道剑气,就可以释放几道剑气的程度。

第六段,应该就是可以提升除魔本身的威力,数十道、数百道剑气合二为一。

能量更为凝练,攻击效果成倍的提升。

一剑之下,越级斩杀强敌,犹如探囊取物。

真的可以练成第七段剑法,应该就可以做到自在随心的地步了。

想要多少道剑气就释放多少道剑气,想要多少道剑气叠加,就可以做到多少道剑气叠加。

如果真的可以修炼到那种境界,数万道剑气合而为一。

一剑之下星河崩灭,想想都会让人感到颤栗。

届时整个科技文明阵营,有谁是他许悠然一剑之敌?

三体星RX1976要塞外围,小行星带,无数小行星、陨石碎片、无数虫洞结界。

之所以将冲动结界大量设置在此,科技文明也是煞费苦心。

小行星带中,无数的小行星和大型陨石碎片,全部被布置了隔离层。

神识无法探查,多强的大能都不行,修炼文明的设备也不行。

那就带来一个问题,到底哪颗星球才有驻军?

或者所有的星球都有驻军?

密布的陨石带,让大型宇宙飞船无法加速。

这样会限制修炼文明的高速、大举入侵。

到处都是隔离层,故布疑阵,让修炼文明不敢轻举妄动。

这个小行星带是虚空山帝国,三体星系主星三体星的最完美防御层。

无数的虫洞结界,再次给修炼者的进攻制造了困扰。

虫洞都是双向的,你永远不知道,虫洞那一边是否埋伏着大军。

修炼者占领那些小行星和陨石,毫无意义。

进攻三体星主星,才有战略价值。

修炼者路过一颗小行星的时候,以为这颗小行星没有驻军。

结果杀出来一大批驻军,对他们进行围杀。

修炼者路过一批冲动结界的时候,以为没事。

结果虫洞传送出一大批,正义之光不灭的战士,对他们进行围杀。

复杂的环境,密布的陷阱,枕戈待旦的大军,让绝大多数修炼者望而却步。

大批、大批的征服者,从空天战舰上跃入宇宙虚空,进入虫洞。

天灾神将白起,一袭雪白的披风,背负着双手,沉默的看着这一幕。

中转星还残余六百多名征服者,加上这次进入的一万多人。

合计一万一千多人,这是正常收割任务才会出动的阵容。

绝大多数土著星球,在这种绝强实力面前,只有被无情的碾压。

哪怕没有空天战舰和护卫舰的战术支持,也可以说是万无一失。

一万多台四次觉醒者机甲,相当于一万多个三次觉醒巅峰的许悠然。

激光炮、核聚变火炮,可以抵消许悠然飞剑的优势,战力上可以说相差不大。

另外那一百多台五次觉醒者机甲,相当于一百多个没有飞剑、没有元婴的许悠然战力。

经过星海神国系统的精密测算和战术演练,这是绝对可以横扫地星的强大力量。

可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征服者进入,小型虫洞的传送通道,越来越不稳定。

紊乱的磁场和光线,让白起心中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终于,所有征服者在狼图的带领下,全部进入了小型虫洞。

白起长长出了口气,似乎放下了心底的大石。

看看这颗土著星球还怎么挣扎,白起冷笑着率领一众手下,回身跃向空天战舰。

“嗡……”

这不是声音,宇宙虚空中,没有介质可以传递声音。

这是一种震动,磁场和空间能量的强烈波动。

白起面色大变,猛地回身看向那个小型虫洞。

他看到了那处虫洞正在疯狂的崩灭,快速的坍塌,转瞬之间化为一个小小的黑洞。

时空伟力又迅速抹平了那个黑洞,好像在深邃的虚空中抹去了一颗微不足道的灰尘。

眼前的一切发生的如此突然,却又如此波澜不惊,那处小型虫洞,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白起的眉头紧紧拧在了一起,心中却也有一丝庆幸。

这处小型虫洞极不稳定,受到强能量体的干扰,很容易出现崩溃。

他怕自己强行进入会导致崩溃,所以他不敢自己进去。

现在进入的征服者人数实在太多,终于量变引发了质变。

虫洞崩溃了,正在传送中的征服者,不知道有多少人完成了传送,又有多少人会永远迷失在时空乱流中。

对他的计划,又会有多大的影响……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