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遥远天际一颗璀璨的流星降临,却远比流星的声势更加恐怖。

在设置了隔离层的中转星,怎么会出现流星?

想也不用想,一定是土著人类对他们小队发起了偷袭。

说好的一天时间考虑呢?

说好的内部矛盾呢?

这些卑鄙的土著,时间没到就前来偷袭!

无耻的土著!

没有任何信义可言的土著!

滔天怒火在每一位征服者战士心中,疯狂的燃烧。

这种卑劣的行径,再一次刷新了智慧生物的下限。

这些土著简直侮辱了智慧生物这四个字!

虽然我们也在等待汇合援军,全员集合之后就会奇袭土著的基地。

但是,你们这些土著为什么要率先偷袭?

这应该是我们的专利!

是的,战争就是这样。

尤其是涉及到整个种族的存亡,涉及到一个文明的生灭。

哪里还有什么道理可讲?

活着看到胜利,才是战场上最好的选择。

如果不是因为修炼战技,耽误了几天时间,许悠然早就不想惯着他们了。

现在三大战技已经入门,元婴之身也恢复如初,再不动手,那绝对不是他的风格。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战争比的就是谁更卑鄙,胜利者才有资格谈高尚。

“嗡、嗡、嗡……”数百道激光炮集体攒射。

“轰、轰、轰……”数百门核聚变火炮,轰炸向那颗流星。

十几公里外的许悠然也突然开始加速、加速、再加速。

令空间都为之颤栗的高速,撕开空气,卷起漫天风暴,直扑传送阵。

他曾经来窥探过好几次,每次都被火力覆盖压制了回去。

除了他就没有别的地星觉醒者,前来传送阵窥探过。

征服者也明白,这是土著不敢来传送阵战斗,怕激活能量源。

却不曾想,有一个土著竟然不怕激活能量源,真的会来冲阵。

许悠然根本就不是地星血脉,基因序列完全不同,自然不怕激活能量源。

本质上来讲,他的基因序列和变异兽的更接近。

他其实就是一头人形变异兽!

超品飞剑的速度虽然快,可是方向性太明显了。

只需要计算好提前量,没有理由拦截不到。

“轰!”数百道激光和数百枚核聚变炮弹,齐齐命中目标。

“噗!”狂奔中的许悠然,吐出一口血。

心神相连的本命飞剑,受此重创,让他也如受重击。

耀眼的炸裂光团中,超品飞剑的攻势被阻。

虽然大幅减缓了速度,却因为体积足够小,受力面积足够小,品质足够高,超品飞剑依然砸向了传送阵。

“嗡……”强压下伤势的许悠然,速度飚到了极致,征服者军团已经近在迟尺。

数百名征服者战士,早已发现了许悠然,此刻齐齐调整了炮口。

“嗡……”数百名征服者再次集火,不过这次的目标是许悠然,空间似乎都被这狂暴的火力扭曲。

“唰!”一面闪耀着钻石般璀璨光芒的大盾,出现在许悠然的身前。

这次拟化的大盾,没有利刺,表面光滑如镜。

激光炮不是无敌的,尤其是征服者机甲携带的这种微型激光炮。

所以他们还配备了核聚变火炮,就是用来弥补激光炮的不足。

如果是那种大型激光炮,许悠然防御全开也没用。

只要擦到个边,就能让他灰飞烟灭。

而机甲携带的激光炮,最高杀伤力也就是黄金品质。

只是因为杀伤性的特殊,所以才会对觉醒者有那么恐怖的威慑。

真正令许悠然头疼的,还是核聚变火炮。

他在赌,赌的是飞剑能吸引第一批火力。

当他冲锋的时候,征服者的第一反应是发射激光炮,而不是核聚变火炮。

他赌对了,超品飞剑吸引了第一批火力。

仓促之下,征服者下意识的选择了用激光炮打击他的本体。

“滋……滋……”

好像无数道光线在焊接他的大盾,却被极度光滑的表面,反射了绝大多数攻击。

数百道激光的高热,几乎在一瞬间就融化了他的大盾。

虽然绝大多数激光被反射了出去,高热却还是对大盾造成了伤害。

而他要的就是这一瞬,只要硬扛住这一瞬,给他足够的缓冲时间。

征服者的远程火力,对他来说将再无威胁。

因为下一刻,他就可以冲入敌阵,进入他最擅长的贴身近战环节。

虽然他的奇袭发动的很突然,可是电光火石之间,还是有很多征服者认出了他。

这是许悠然,是他们的任务目标。

难道这小子疯了?

一个人来打我们数百人?

上一次如果不是出现了意外,早就把他拿下了,这次还敢来?

是不是地星土著想通了,想用他交换和平,所以把他逼疯了?

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在征服者战士脑海中只是一闪。

“轰!”天空中那颗流星,终于砸落在机甲群中。

虽然被拦截,导致了细微的偏差,也大幅减缓了速度和降低了威力。

可超品飞剑,没有辜负许悠然的期盼,没有丝毫损坏,依然砸了下来。

地星觉醒者不敢来传送阵战斗,怕他们的血液会激发能量源。

征服者其实也怕这些土著来破坏传送阵。

虽然这个巨大的平台,不过只是收集地星血脉的引导装置。

可是大范围的破坏,还是会对收集血脉,造成影响。

完好的传送阵平台,可能只需要一千名四次觉醒者的血液就能激活。

被大幅破坏之后,可能就需要一千五百名,甚至更多的四次觉醒者血液,才能激活。

对于平台的破坏,相当于在不断降低它的灵敏度。

数十台机甲无可奈何之下,只能选择硬扛飞剑的轰炸。

十几台机甲被超品飞剑炸的七零八落,不过真正重伤失去战斗力的征服者只有三个。

能够一击之下毁掉埃菲尔铁塔的超品飞剑,面对征服者,却只带来了这点战损,确实让许悠然有些郁闷。

不过飞剑打击不是重点,吸引火力和注意力,才是飞剑的任务。

手中大盾被高热融化的一瞬间,许悠然已经闪身扑入了征服者的战阵之中。

身处战场之上,时刻可能需要战斗,征服者们全部都在自己的机甲内,排列整齐的战阵,也显示了极高的军事素养。

机甲自带维生系统,神国系统可以自由交流。

征服者也不会脑残到脱离机甲,出来聊天打屁、晒太阳。

“唰!”一柄钻石长剑出现在手中,拔苗助长先来一发。

十种钻石品质觉醒技,三大战技,是时候让你们感受一下死亡的恐惧了!

“唰!唰!唰!”三座骨牢拔地而起,瞬间控制了三台机甲。

虽然这是金属平台,可是别忘记,他们还在大地上战斗。

只要还站在大地上,许悠然就是大地母亲的宠儿。

无穷无尽的土元素,会给他的觉醒技,带来难以想象的杀伤力。

“咔嚓……咔嚓……咔嚓……”周围传来一阵阵机甲冻裂的破碎声,距离过近的征服者早已被冻僵了好几个。

钻石品质寒气,堪称群战的大杀器,继骨牢之后,再逞凶威。

施展开漫步星空身法一段基础身法,许悠然的身形恍如鬼魅一般,在高大的机甲之间游走。

“哗啦……哗啦……哗啦……”灭星手一段激活,悍然出手,数台被冻裂的机甲,直接被他的铁拳砸的粉碎。

“噗嗤!噗嗤!噗嗤!”自在问心剑二段问己剑法,许悠然目前的最强杀招,数台被冻僵的机甲,直接切割成数段。

“望眉目有山河,清澈明朗。愿心中有丘壑,一往无前!”钻石品质狂吼,震荡长空。

十几名征服者,被他长吟的华美诗句,彻底吓傻了。

不是他的诗句有多恐怖,而是狂吼的效果,对这些四次觉醒者来说,简直就是魔音。

趁你病,要你命!

许悠然对这些知音,可不会手下留情,灭星手再出,又是几台机甲被打的分崩离析。

“唰……唰……唰……”几十个土刺,拔地而起。

许悠然的神识时刻笼罩着战场,每一根土刺精准刺向征服者的双腿之间。

“噗……噗……噗……”令人牙酸的土刺入肉声响起,鲜血狂飙,伴随着十几名征服者的惨嚎。

“嘶……”许悠然只觉得浑身汗毛倒竖,倒吸一口凉气。

画面太惨烈了,简直是看着都疼。

三十根土刺,只有十几根命中了目标,所有人都在高速移动,想要准确命中目标,也没那么容易。

这命中目标的十几个土刺,真正给敌人穿了肉串的只有四根。

其他的要么是刺在脚上,要么是刺在腿上。

不过凭借着超强的钻石品质,还是带来了很强的杀伤力。

“哗啦……”周围的上百台机甲,瞬间齐齐后撤。

这土刺的偷袭,实在是太阴损了,防不胜防,还专攻下三路。

这个地星土著,不但卑鄙、无耻,还无比的阴险、狡诈,颠覆了所有征服者的三观。

经过第一次战斗,许悠然所有的数据,早已记录在案,并且经过详细分析。

他的战力、修真境界、武器、觉醒技,每一个征服者全部了然于胸。

结果几天之后,再次袭来,一出手就是狂风暴雨一般的打击。

而他现在使用的这些觉醒技,却是之前从来没有使用过的。

身法战技、拳法战技、剑法战技,初露锋芒,可以解释为他是天纵奇才,这几天学会的。

可是杀伤力这么强,品质这么高的觉醒技,肯定不会是新掌握的。

上一次战斗,那么凶险的情况,许悠然还是有绝招没有拿出来。

那么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小子的阴险、狡诈、深藏不露,远超所有人的预判。

在场所有的征服者,甚至包括远在三体星小行星带的白起,都在心里给许悠然贴上了标签。

卑鄙、无耻、阴险、狡诈、下流、毒辣、深藏不露、诡计多端……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