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嗖!”飞剑横空,闪烁着夺命的寒芒,不时穿梭往来,带给征服者小队巨大的威胁。

深入敌阵的许悠然,身边是数百台各色机甲和锋利的武器。

开战的一瞬间,数种钻石品质觉醒技,就将这支征服者小队,彻底打懵了。

寒气、狂吼、土刺、土墙,这些觉醒技他们都认得出来。

可却没想到,许悠然竟然释放出来这么多高品质觉醒技。

摧枯拉朽一般短短不到一分钟时间,已经干掉了十几个征服者。

战斗瞬间进入了白热化,十大钻石觉醒技傍身,三大战技入门。

许悠然的战力在短短几天时间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至于敌人对他的评价,反正他也不知道,就算知道了反而会更高兴。

敌人认为他卑鄙、狠辣,那才是对一个战士最高的评价。

敌人觉得你高尚、伟大,那么你就离死不远了,甚至比死还可怕。

“叮!”忽然一杆长枪架住了许悠然的长剑,那是一柄六米多长的钻石级长枪。

强大的冲击力,震得许悠然退后了一步,喉咙一阵发甜。

一台金色机甲,五米多的身高,手持六米多的长枪,已经拦住了许悠然冲击的身形。

久经战阵的征服者也不是白给的,最初的慌乱过后,正在迅速调整战术。

这台金色机甲的战技,明显也很强悍,震退许悠然的同时,枪尖闪烁着寒芒,追着他的身影刺来。

“叮、叮、叮……”十几柄武器的利刃划在冰甲上,带出一连串的火星。

“咔嚓!”冰甲碎裂的声音传来,许悠然调动精神力修复的同时,身形一转,漫步星空身法施展出来。

“唰!”抬手就是一记见血封喉,钻石品质的剧毒还夹带着许悠然的一点私货,烈性流感病毒。

追击的那台金色机甲眼前一花,许悠然已经躲过了枪尖,出现在他身侧。

“唔!”腹部忽然传来一阵剧痛,见血封喉已经生效。

这名五次觉醒者强忍着剧痛,挥手一枪横扫,战技空灵神枪。

一杆粗大的长枪,却好似软若无骨的长鞭,如影随形而至。

虚虚实实、似真似幻,高速闪动的枪尖,好似来自虚空一般,让人防不胜防。

“噗!”措不及防的许悠然,被长枪直接刺穿了肩头的冰甲,钢铁之躯被破开一个小洞。

“喝!”许悠然大怒,一声狂吼,微微震慑了一下这名五次觉醒者,反手一拳打在那台金色机甲的胸口。

那台金色机甲被灭星手一拳轰退数步,一口鲜血已经咳了出来。

许悠然正要继续追击,几台银色机甲已经迅速补位,长刀、巨剑已经呼啸而来。

征服者默契的配合,让他有些抓狂,却也不是毫无办法。

“叮、叮、叮……”长剑横扫,荡开袭来的武器。

挥手土墙出手,骨牢瞬间锁定了那台金色机甲。

虽然以那名五次觉醒者的实力,很快就可以破开骨牢。

可许悠然需要的就是这一刹那时间差,烈性流感病毒需要一点点时间发挥疗效。

强忍着腹部剧痛,挥舞长枪正在破开骨牢的征服者,忽然感到大脑一阵眩晕,四肢酸软无力,鼻涕眼泪一起狂涌了出来。

“咳、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差点把肺都呛出来。

“嗷!”一声惨嚎,数根土刺拔地而起,其中一根刺穿了他的脚背,还有一根刺入了他的小腿。

可惜两米多长的土刺,距离他的要害还差那么一点点,不然他可以直接去练葵花宝典了。

这时许悠然也发现了这个致命的问题,土刺两米长,用来给三米高的银色机甲穿肉串,确实足够了。

可是五次觉醒者的机甲,往往都是五米多高,两米长的土刺伤不到他们的命门。

而且他们的机甲防御,本身就是钻石级材料,土刺的杀伤力还差点意思。

不过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也来不及细想,更来不及做出补救措施。

长剑递出,战技自然问心剑,二段问己剑法。

“噗嗤!”钻石长剑已经透胸而过,那名五次觉醒者,在许悠然连番打击之下,终于一命呜呼。

战技漫步星空、觉醒技见血封喉、附赠的烈性流感病毒、土墙形成的骨牢、土刺密集穿刺干扰、战技自在问心剑、元婴期元气。

交手数个回合,两项战技,四项觉醒技,配合着专门克制元素化的元气,兔起鹘落之间,许悠然拿下一名五次觉醒者。

如果这是地星的普通五次觉醒者,许悠然杀起来不要太随意。

可是征服者的五次觉醒者,可不是地星那些土著可以比拟的。

钻石级防御,钻石级武器,战技傍身,战友之间精妙的配合。

许悠然也是调动了全部的精力和战力,才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击杀他。

不过他也不是没有付出代价,一根长棍不知从何而来,砸在他的后背,一柄长刀斩在了他的腿上。

喷出一口鲜血,脚下微微一晃,中刀的位置传来一阵隐隐的剧痛。

虽然腿骨应该没有被斩断,不过这一刀力量不小,明显也是一种战技。

主力围攻他的还是四次觉醒者,其余的五次觉醒者在外围不断寻找战机。

这种战术在群战中,其实是最有效的战术,尤其是在围杀少数强敌的时候。

效率最高,牺牲和代价却非常巨大。

四次觉醒者被许悠然不停的收割,只为了给五次觉醒者创造绝杀的机会。

而地星的战术正好相反,都是高级强者顶在前面,稍弱一些的负责补刀。

这样代价会更小,效率却会差很多。

这跟两支军队的组成有很大关系,地星觉醒者都是自由人,而征服者全是奴隶战兵。

在绝大多数地星强者看来,弱一些的战友都是需要掩护的对象。

而在征服者看来,完成任务才是最重要的,上位者不在乎牺牲多少低级战士。

保全自身才是最重要的,反正会有源源不断的奴隶战兵进行补充。

虽然陷入了重围,许悠然却虽慌不乱,这也是他早就预想到的结果。

只有深入敌阵,才能释放出他的最强杀招。

至少目前为止,剑法战技才修炼到三段问众生。

他还无法随心所欲的掌控剑意,数百道剑气挥洒出去,就连方向都操控不了。

自然是四面八方都是敌人,那才能给征服者造成最大的伤亡效果。

果然实战才是提高自身的最好途径,战斗中的许悠然,不断测试着战技和觉醒技的配合。

这支千人小队,合计十二名五次觉醒者。

第一战的时候,被地星联军杀了四名,传送阵这里还剩下八名。

刚刚开战,又被许悠然击杀了一名,此时还剩下七名五次觉醒者。

许悠然的飞剑,至少可以牵制两名。

征服者还需要留下一名五次觉醒者警戒,真正对许悠然有威胁的只有四名五次觉醒者。

如果没有周围这数百银色机甲,许悠然硬刚那四名五次觉醒者,可以说毫无压力。

可是这数百银色机甲,默契的配合,带给他的压力也无比巨大。

这时,他无比感谢自己的英明决定。

如果没有练成漫步星空的基础身法,他绝对不会如此刻这般从容。

虽然防御力超强,可是敌人的攻击实在太过密集。

每一秒他都在中招,很多时候,他不得不放弃施展进攻型觉醒技,转而修复冰甲。

这还是因为他的漫步星空已经入门,身法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如果没有这门身法战技,他可能完全来不及施展进攻型觉醒技,只能不停的修复冰甲。

虽然只是一段身法,却让他躲过了很多次攻击。

这让他还有余力,释放觉醒技,配合灭星手和自在问心剑,在机甲群中,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

开战不过短短数分钟,已经斩首一名五次觉醒者,击杀了五十多名四次觉醒者。

火力全开的许悠然,毫无顾忌的屠戮着征服者,堪称人形绞肉机。

这些征服者越杀越是胆寒,历经无数次收割任务,曾几何时见过这么凶悍的土著。

强悍的防御力,卓越的攻击力,层出不穷的高品质觉醒技,配合着两大杀伤型战技。

而且还无比的阴险、狡诈、狠辣,简直比征服者更像征服者。

面对许悠然,他们好像才是等待被收割的土著,而许悠然才是那个高高在上,主宰他们生死的神魔。

“轰!”混战之中,许悠然脚下发力,瞬间突破音障,一跃而起。

下方上百台银色机甲,跟着集体跃起,依然紧紧围住许悠然。

在他的神识笼罩中,一台红色机甲似乎找到了战机,距离他的位置并不远,正在伺机而动。

许悠然哪里会给他偷袭自己的机会,说到偷袭,自己才是老祖宗。

“嗖!”飞剑一闪,空中一道完美的弧线,向那台红色机甲斩去。

外有飞剑,下有许悠然,那台红色机甲虽然内外交困,却很有大将风度,临危不乱。

“喝!”一声怒吼,手中双刀化作两团雪亮的刀花。

战技神罗天行斩,怒涛一般汹涌的刀浪席卷向许悠然。

“叮!”另一台金色机甲,挥舞着长剑荡开了超品飞剑,让这台红色机甲没有后顾之忧的释放他的战技。

超品飞剑的目的,本就不是红色机甲,而是为了撕开对方的防线。

许悠然抬起头,迎面而来是铺天盖地的刀浪。

这名五次觉醒者应该是神国子民,战技也是运用的炉火纯青。

空气中除了刺鼻的血腥味,还有一种味道隐隐弥漫,那是被刀浪裹挟着的味道,那是死亡的味道。

许悠然笑了,神识映照中,天上地下,四面八方,无数冰冷的机甲正要收割他的性命。

问人。

问己。

问众生!

自在问心剑三段剑法齐出,璀璨的寒芒闪耀长空。

我有一剑,斩妖除魔!

战技,除魔!

千万颗太阳在手中炸裂,数百道剑气在横扫四野。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