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还志得意满,自以为‘奸计’得逞的许悠然,却早已落入了征服者的陷阱。

原来征服者小队,一直在等的就是这些援军。

一眼扫过去,漫山遍野都是机甲,至少几千人对他形成了合围。

此情此景,除了欲哭无泪,他再也没有其他任何表情。

吃着火锅、唱着歌的美好心情,一扫而空。

取而代之的是深深地绝望,还有无尽的懊悔。

人啊!

果然不能太把自己当回事。

越是自以为聪明的人,越容易栽跟头。

当他自以为奇袭了征服者的时候,却不知道征服者正在等待他的偷袭。

小聪明误大事,自以为是害死人啊。

现在怎么办?

飞剑依然正在被牵制,征服者的围剿阵容正大堂皇、稳步推进。

哪怕收回飞剑,这么多五次觉醒者,也足以将他压制的死死的。

冲入敌群,让对方投鼠忌器,不敢使用大威力武器和觉醒技,反而是保命的关键。

既然避无可避,退无可退。

那么,战吧!

许悠然从来都不是怕死的人,也从来不会畏惧战斗。

数千名征服者,有条不紊的形成合围,不急不躁,完全不给他任何可趁之机。

他一直在追击的四百多台机甲外围游斗,现在正好被人家堵死了退路。

前方的数千台机甲,气势逼人、稳步推进。

崭新的机甲没有一丝战斗痕迹,明显是前来支援的第二批征服者。

这里距离人类基地,至少还有两百多公里的距离。

哪怕是许悠然死在这里,基地那边也不会发现。

除了死战,别无他法!

除了战死,再无退路!

“轰!”双方大军合围的刹那,爆发了惊天的对撞。

狂暴的气浪横扫四野,大地被瞬间撕裂,数种觉醒技的强横威力淹没了许悠然。

长剑切割机甲的刺耳摩擦声,灭星手轰击肉体的沉闷撞击声,四次觉醒者的惨叫声,五次觉醒者的怒吼声……

更加激烈的战斗,让整个战场瞬间进入了白热化状态。

没有所谓的试探,更不存在什么失误。

这是征服者军团,身经百战之师,饱受铁与血的考验,一路从尸山血海中走来。

绝对坚定的执行命令,默契无间的团队配合,让许悠然除了拼死一战,找不到一丝错漏。

这是堂堂正正的强势碾压,毫无花俏的实力对撞。

你够强、够狠,就能活下去。

在这里只有实力才能决定生死,智商毫无用处。

“咔嚓!”一柄大锤重重砸在许悠然后背,冰甲被打得粉碎。

他借势前冲,手中长剑剑芒吞吐,三段剑法问众生,好似点点洒落的星光。

“噗嗤、噗嗤、噗嗤……”七八台银色机甲,被他的长剑洞穿了身躯。

有的命中要害,惨叫声中,收割着一条条性命。

有的却只是破坏了机甲,迎来了敌人更加凶猛的反击。

“滋啦……”一连串密集的火星闪过,长剑斩断一杆长枪之后,已经力竭,只能在一台机甲身上划出一道裂痕。

许悠然得势不饶人,纵身前扑,灭星手拍出,二段掌法探索!

“嘭!”一柄巨斧迎了上来,却被他这一掌拍成了粉碎。那持斧的征服者,被他雄浑的掌力震成重伤,吐着血斜飞了出去。

那名机甲被长剑切开的征服者,被许悠然的威势所慑,不由自主脚下一顿,下意识转身就撤。

从战斗的角度来说,他的选择并没有错。

面对无可匹敌的强者,暂避锋芒,是最合理、明智的选择。

可是在战场的角度而言,他的选择是错误的。

他的后撤扰乱了己方阵型,另一个本应在他掩护之下的征服者,暴露在许悠然的长剑之下。

围堵许悠然的阵型,出现了小小的杂乱。

那名征服者身后的战士,想冲上来,而他的撤退却阻挡了战友的冲锋。

许悠然的战斗次数肯定没有征服者多,不过战斗经验和意识却丝毫不差。

何况神识好像全方位雷达一样,一直笼罩着这一片战场。

漫步星空身法战技展开,身形宛如游龙一般,抓住了这一闪即逝的机会。

见缝插针,长剑递出,“噗!”那名失去掩护的征服者,被许悠然从身侧一剑刺穿了胸膛。

“卡啦!”破碎的冰甲瞬间修复,那一记重锤砸的他钢铁之躯都隐隐出现了裂痕。

看来征服者当中,高手也不少,那个拿大锤的征服者,实力绝对不下于克拉克。

“轰!”异变陡生,那名因为慌乱,选择了后撤的征服者,整台机甲的上半身都被炸了个粉碎。

基因炸弹!

许悠然心中一凛,征服者不但对敌人狠,对自己也不手软。

心怀惧意、怯战撤退的征服者,直接就被当场格杀,毫不留情。

四周围杀许悠然的所有征服者,都将这一幕看在眼中。

却没有人觉得意外,这就是征服者的军法。

无需督战队,人人奋勇争先,基因炸弹好似高悬在每个人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被基因炸弹夺走了性命。

天空中已经汇合在一起的四十名五次觉醒者,时时刻刻不但在寻找破绽,伺机偷袭许悠然,更是在监督整个战场的动向。

这名征服者的回避,如果是地星联军,可能不会有人说什么、

如果是大秦军部的战士,战斗结束之后,必然会受到严厉的责罚,甚至是军法处置。

可是征服者的处置,更加果断狠辣,当场就炸成一堆肉块。

似乎也在警示其他征服者,任何的怯战行为,只会让自己死得更快。

也许那名征服者还是个新兵,对征服者的狠辣、无情,还没有足够清醒的认识。

可是他却用他的死,警醒了其他所有人,包括许悠然。

“恨人生之须臾,不若向天地而怒放!”许悠然曼声长吟中,觉醒技狂吼震慑四方。

“唰、唰、唰……”点点寒芒洒向身周的十几台机甲,“噗、噗、噗……”洞穿肉体的长剑,带出一朵朵血花。

一台机甲倒下,就会有两台机甲围上来,数千台机甲杀不胜杀。

四十名五次觉醒者悬浮在半空,时而砸下一团巨大的火球,时而劈出一道闪耀的电光。

这些五次觉醒者,主要的作用就是压制和牵制,他们还在寻找机会进行最后的绝杀。

真正带给许悠然无穷压力和巨大伤害的是地面那些四次觉醒者。

想要腾空突围,就要面临四十多名五次觉醒者的围攻。

那样只会死得更快,许悠然只能咬着牙,吞下鲜血,拼命向前冲杀。

四肢百骸都传来剧痛,身上几乎没有完好的位置。

几乎所有关键部位,都被征服者破防打击过。

刚刚一轮偷袭,被他灭了将近三百台机甲。

这一会又干掉了几十台,总数快要逼近四百了。

可是对于征服者军团庞大的数量来说,战损还不到10%。

可是他的体力、元气、神识、精神力,却早已消耗过半。

至于自己还能坚持多久,许悠然早已放弃了规划。

短短时间数百人死在他的剑下,最差也是四次觉醒者,早已让他杀红了眼睛。

什么战术、什么策略,早已被他抛在了九霄云外。

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回响,杀、杀、杀!

为什么要圈养我们?

为什么要投放病毒?

为什么要抓我回去?

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害死了多少人?

六十多亿人就这样无声无息死去,在你们的眼中,我们甚至连生命都不算吗?

敌人一剑刺来,他就以更快的剑法刺回去。

敌人一刀斩来,他就以更狠的斩击砍回去。

敌人一斧劈来,他就以更狂暴的攻击去回应。

冰甲被撕裂,他就修复。

钢铁之躯被破坏,他就重塑。

拔苗助长一刻不停的给自己医疗,手中长剑粉碎再凝聚。

灭星手挥洒之间,机甲被拍的粉碎。

漫步星空游走之间,带走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自在问心剑道道寒芒,伴随着一路血腥,向着人类基地的方向,继续突进。

大地在颤抖。被撕裂开巨大的裂缝。

一座座山峰被打成齑粉,从连绵起伏的群山,杀入茂密的丛林。

一片片丛林被掀翻,硬扛着五次觉醒者的觉醒技,许悠然带动着数千征服者一路向前。

战场范围向着人类基地的方向不断延伸,用人命已经无法阻挡他的脚步。

顺着来路,只能看到一片狼藉的战场。

无数破碎的机甲,还有被切割成碎肉的征服者。

烈焰、浓烟、惨叫声、肆意流淌的鲜血、此起彼伏的哀嚎……

许悠然仿佛化身来自地狱的恶魔,不断收割着征服者,带来的除了死亡,只有绝望。

强大的战力、彪悍的打法,让所有征服者都感受到了强烈的死亡危机。

所有人都在不寒而栗,却又在基因炸弹的威胁下,不得不硬着头皮冲上去,然后倒在血泊中。

远方的地平线,影影绰绰似乎又出现了无数黑点。

裹挟着铺天盖地之势,正以极高的速度向战场移动。

一身是血的许悠然,脸上也满是鲜血和碎肉。

浑身浴血好似恶鬼一样,挥舞着长剑,左冲右突疯狂厮杀。

眼角的余光,带着朦朦胧胧的血色,看到了天际出现的那些黑点。

心中早已充斥着滔天的恨意和杀气,灵台却是一片清明,映照着整个战场的形势。

情绪上的狂暴,无法干扰他的冷静和理智。

在战场上可以愤怒、可以疯狂,却决不能失去冷静和理智。

虽然距离还远,不过很显然,那无数的黑点就是无数的人。

卧槽!

不会还有埋伏吧?

这些征服者,还真是下死手啊!

章节目录

病毒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文坛小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坛小学生并收藏病毒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