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了火剑加持的基路伯,形同没有了金箍棒的孙悟空,威力尽失。

几个人正在为基路伯着急,突然,现场发生了异变!

那个冲在最前面的骑士浑身冒着耀眼的纯金光芒,从中间分开,从上面的骑士到下面的坐骑,一分四块,向四方抛射飞出。

紧接着,刚才花鲜生组合的那个“上下日月”神纹组合腾空一跃,飞上了半空。

关键时刻,初显身手的神纹组合立了大功!

杀了一个人,劈了一只猛犸象,似乎对这个新出世的神纹组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但是,对基路伯,对扭转战局,对花鲜生等人,却形同乾坤倒转。

关键是这个神纹组合出场的时间和场合。

那个人骑强大而野蛮的组合可是经历过基路伯火剑全力一劈安然无恙活下来的!

那么这神纹将它们一劈四段,岂不是本领更大?

不但比人骑组合厉害,而且比基路伯火剑话厉害!

刚才这一下虽然有突然袭击的因素,但是这破防的功能没有丝毫含糊。

况且,这个被杀的金行骑士,似乎还是五行骑士的头领,比他们的六十人战队更胜一筹。

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初战斩首,战略意义重大。

还有,这个时机的掌握,妙到巅峰,而且是神纹组合自作主张,这就厉害了。

本身就很厉害,再加上能投机取巧,本事和智慧的结合,岂不是厉害爹厉害妈生个厉害孩子,超级厉害?

如果有人知道花鲜生脑袋里如此想,肯定嗤笑他,没文化真可怕。

果然,那些剩下的五行骑兵敢死队骑士,看到首领被杀,顿时就不知所措了。

全都呆呆傻傻愣在当场。

别说他们,就是基路伯也傻掉了。

如果不傻,这是多么好的时机,单个杀掉也好,群体攻击也好,怎么打怎么有。

就在这个空挡,花鲜生驱使机车赶了过去,这个时机不抓住和基路伯套套近乎,更待何时?

关系套的好,也许让那个玩儿火的大叔网开一面,放他进一点原一游呢。

他可是知道里面都是好东西,当初亚旦他们弄出来的垃圾,现在也绝对是珍宝。

如果找到亚旦穿过的那个遮羞的树叶草裙,拍卖的话,该是什么样的天价?

一点原东西最为丰富,我顺手牵羊搂草打兔子,也是理所当然吧。

他心中高兴,想着好事,不禁面带一丝小孩子一样的天真笑容。

原本他就一孩子,别的笑容他还真不会。

实话实说,其实他也不贪,即使只在师父来过的地方旧地重游,缅怀师父等人的行踪轨迹,在感受一下师父的存在,也非常满足了。

师徒二人同来发源地借古思今,是何等美事,尽管不在一个时间。

如此一来,他就如同好忘事的小孩子一样,有些忘乎所以。

直接的后果,就是忘记了机车隐身功能,明摆着的一个漂移,飞身来到了基路伯面前。

正在神经兮兮的基路伯,紧张万分之中哪能辨别敌友,已经蓄势已久的火剑一挥,斩向机车。

一见熊熊火海高山一样压了下来,机车里一阵惊叫。

尤其是那个狗蛇,又是一个箭步,窜进了黑丫儿的怀中,觉得只有那里,才是保险箱。

只有老丫头儿还算稳得住阵脚,高声喝道:“基路伯你个混球,怎么敌友不分?”

“咦,怎么是你?”

幸亏基路伯的反应还行,见到机车里有熟人,千钧一发之际,火剑停住,也就机车一寸的上方。

虽然机车没事,里面的四人一狗蛇没事,火剑的高温还是感觉明显。

基路伯这时候大概智力恢复了正常刚才蓄势已久的火剑不能浪费,顺手向那些敌人扫荡过去。

这一剑的效果就大大提高了。

大概也是那些五行骑兵敢死队骑士刚才挫了一阵士气大降的原因,一剑杀得他们伤亡惨重。

其实死的倒不多,却几乎人人带伤。

一个赤色的骑士大吼一声:“撤!”

所有的五行骑兵敢死队骑士纷纷攘攘地回头就跑,也是奇怪,速度比来的时候起码快了三倍。

知道这些人厉害,基路伯也没有去找他们的麻烦,他的一剑斩过,有需要一段蓄势期。

花鲜生不知道底细,自然也不着急上去掺和。

可是那个神纹组合,可不管这些;它刚才杀了一个厉害的,意犹未尽,看到那个赤色的骑士发号施令,理所当然地认定他是第二攻击目标。

那个赤色骑士也是心思敏捷之辈,知道现在情况危机,随时都可以丢命,履行一下自己的责任以后,马上全力逃跑。

可是他倒霉就倒在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同时又跑不过神纹,神纹可是有飞行的功夫,而且还会非常高明的瞬闪技能,也就是眨眼之间,漂移千里。

赤色骑士不要命逃跑的速度,在神纹组合眼里,比蜗牛还慢,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招四马分尸,和杀那个纯金骑士一样,只是现在有了正式名目,名正言顺了。

咔嚓一声,那个赤色骑士烟消云散。

这时候就显出该隐的愚顽了。

他竟然还在那里大喊大叫:“我的五行骑士,你们跑什么,给我回去杀死那个玩儿剑的!”

此时此刻,那些骑士正跑到该隐所在之处,一个橙色的骑士二话不说,一把抄起该隐,继续跑走,他们的第一任务实际是保护该隐,这个时候虽然嫌弃他蠢笨,也不能丢下不管。

最厉害的骑士还有他们的头领临阵逃跑,其他那些随从众人也轰然一声,鸟兽散去。

上下日月组合不依不饶,继续追杀,如飞赶上最前面的橙色骑士,将他四分五裂,彻底死亡。

不过,神纹的杀人技巧非常精准,杀死了骑士,却没有杀死该隐。

扑通一声,该隐跌落尘埃。

虽然灰头土脸,却是毫发无伤。

神纹看了他一眼,似乎不屑一顾,摇头而去。

对该隐没有兴趣,对其它人也是同样,而那些五行骑士,杀掉了为首的三个,也足以威慑同伙。

神纹这才鸣锣收兵,回到花鲜生手里。

当此时刻,老丫头儿正在和基路伯热烈地打招呼。

老丫头儿:“老基,多年不见,你怎么还是没有长进,只会程咬金的三板斧?”

基路伯:“老丫,你也是老样子!难道还是靠一张嘴忽悠,拿出手的本事没有?”

“嘿嘿!你说对了,我智者和你这粗人不一样,当然讲究攻心为上。”

“要不我给你一剑,看你能挡住不?对了,程咬金是谁,难道是个有本领的晚辈?”

“晚辈没错,你怎知他有本领?”

“你说的,他有三板斧,我却只有一剑!对了,别扯远了,吃我一剑!”

唰的一声,火剑带着滔天的火焰,当头罩下。

正在旁边侧耳窃听的花鲜生还期待多获得老丫头儿的信息呢,大叫一声:“停!”

基路伯当然不听一个小孩子的,可是有听他的。

他说的话,可是有“言出法随”功效的!

这个言出法随虽然目前对人无效,对神纹绝对有效。

那个刚才处于静止状态的上下日月神纹组合,突然跳起,当的一声,将那柄火剑挡了回去。

估计基路伯也没有使出全力,毕竟是熟人之间磋商功夫。

即使如此,也可见神纹的功力非同小可。

更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的是,神纹组合击退火剑以后并没有罢休,一个小拐弯,扑向了基路伯的脑袋!

看来这神纹只听主人的命令,不管你是天使还是魔鬼,一概杀无赦。

花鲜生大吃一惊,情急之下有一门傍身绝技,莜然使出来。

如影随形。

这是他跟着师父百里良骝练出来的,盖因那个是时候不着调的师父不太管他,为了保命,他只要随时保证处于师父的荫蔽之下。

进攻敌人的时候,尚在其次,因为师父需要他帮忙的时候为数甚少。

关键是在逃跑的时候,他要敢落单,分分秒秒完蛋。

就是如此生死交关的处境下,他的如影随形练的出神入化,他师父都别想甩下。

尤其师父花花肠子一起,多想如愿单独行动啊,可是这个太难了,他办不到啊。

这个小尾巴总是出现在他出现的任何地方,没有一次例外。

实际上,花鲜生的如影随形已经青出于蓝胜于蓝,高于创始人他师父百里良骝了。

百里良骝的初衷是随便弄出一个武功来给徒弟保命,也算对得起师徒一场,谁成想却变成了自己的掣肘,给自己造成极大不便。

由此他再也不敢轻易传授新的武功;同时也给了他一个极高的评价。

这小子就是那种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主儿。

这种鉴定,他只和核心的核心分享过,也就是麦轲和乔直,估计这也是到了危机关头,三人舍命也要让花鲜生脱险的缘故。

师父的身影只是在花鲜生的记忆中一闪而过,他的如行随行已经发挥出来,达到极致,就在那神纹就要进入基路伯脑袋的时候,被他一把抓住。

“谁让你杀他的?恁么淘气,回来!”

神纹如同小狗,乖乖地贴在花鲜生的指尖,跟着花鲜生撤了回来。

看得白丫儿黑丫儿非常眼热,觉得这神纹在小花儿/小生儿手里,比狗蛇乖巧多了。

俩丫头一哄而上:“小鲜儿/小花儿哥哥,也给我搞一个玩玩儿,太好玩了!”

这是她们第一次称花鲜生哥哥,果然明星一放光,就能圈来粉,古今中外同。

说了还不算,又同时伸出葱白小手,想要触摸悬在花鲜生手指的神纹组合。

哪里知道,神纹毫不买账,突然失去了身影,不知道藏到了哪里。

花鲜生大概知道神纹的意思:虽然看在主人的面上我不至于砍你,但是我也不想理你!碰我?那是门儿都没有。

基路伯抹了一把汗。

虽然刚才神纹没有伤到他,但是讲真,吓到了他,把他吓惨了,简直就是吓尿了。

幸亏他不会尿尿,否则非当众出丑。

他本来没有什么形体,内核就是一个天使,这具身体是为了威慑那些坏人的,失去也无所谓。

可是刚才神纹临近的时候,他的灵魂深处,产生了一股前所未有的震颤。

似乎那个神纹真的能杀死他的灵魂。

物质上强大的杀伤力他已经看到,那三个金行火行土行骑士如同砍瓜切菜被解决,无以伦比。

可是能杀死灵魂的东西,他从来没有在物质世界看到。

这就令人胆寒了。

基路伯满含深意地看了花鲜生一眼,停止了和老丫头儿的互打机锋,问道:“这位小哥怎么称呼,老基对你刚才的救助,深表感谢。”

没等花鲜生回答,老丫头儿哈哈哈就是一阵得意的大笑:“好叫你老基得知,这就是老夫的新晋高徒,花鲜生是也!刚才你不是要考较老夫的功夫吗?老夫本来就想,哪里还用劳动老夫,让老夫的贤徒代劳便可!可是你们动作太快,老夫还没有说出来,你们二人已经动手开练,而且事实是,老夫的徒弟技高一筹,若不是他秉承老夫的优良传统,心地善良,对你网开一面,你已经死翘翘了!你说,这场比试,是不是老夫我胜了?”

基路伯虽然憨直,还是讲道理的,况且对花鲜生的神技心服口服,服软道:“服了。”

老丫头儿心中暗赞一声!

基路伯这一根筋,什么时候服过软?

对花鲜生这绝对是第一次,真是人不可貌相!

当然也可以说,一物降一物,花鲜生专克基路伯。

既然佩服花鲜生,基路伯就盛情邀请花鲜生里面坐坐。

花鲜生一听大喜,“你允许我们进入一点原了?”

基路伯略有尴尬:“不是,我是邀请你进入我的岗楼坐坐,这个还不是一点原里面。”

看到花鲜生明显的失望,基路伯又补充道:“即使这个岗楼,也是我一个独占的灵地,从来没有人进来过,你是第一位客人。荣幸吧?”

花鲜生勉为其难地说:“那好吧。不过,我们几个要一起进去。”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