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黑丫儿白丫儿眼疾手快,抖出几个神纹出来,每人架住四把飞刀。

那只狗蛇显摆不甘人后,又是一摆尾巴,甩出一个上字,勉强架住一把飞刀。

老丫头儿功力深厚,唰的一声,一个小型神纹组合阵法出来,逮住了五个飞刀。

只有花鲜生,他在制止吃刀的火鸦以后一声断喝,言出法随!

六个神纹结阵出来,竟然逮住十二柄飞刀!

言出法随这个最高级的阵法出手,果然最为厉害!

这个效果,博得了大家的一致赞叹。

尤其是水行骑士,现在几乎对花鲜生心服口服了。

刚才它还以为难逃飞刀毒手了,大家都出手,还有十二把没有着落,即使那个火鸦也不行。

它满打满算,才搞定十把飞刀而已。

如果它精神状态好的时候,自己扛一两把也有可能,可是现在它正是最脆弱的时刻。

当此时机,花鲜生救了它一把,它焉能不感谢。

它都打算跪下磕谢了,可是一看花鲜生没空理它。

只听花鲜生大喝一声:“物归原主!”

神纹上趴着的十二柄飞刀纷纷跳起,飞回到华升那里。

其他人看着好玩,趁机凑热闹,同时抛出自己掌控的飞刀,大喝一声:“物归原主!”

辛亏华升艺高人胆大,平常飞来飞去的飞刀他也是不断发出和接收,一阵手忙脚乱,将三十六柄飞刀全部收回,掌握在手中。

即使如此,他还是吃了一个小亏。

原来别人那里飞回来的飞刀都还正常,只有火鸦的飞刀看似正常,实际上不正常。

不要忘记火鸦浑身是火,那十把飞刀又被它衔了一会儿,变得滚烫。

能瞬间给花鲜生的流明剑练造一番的高温,自然能练造华升的飞刀,而且货真价实地帮助他的飞刀提高了一个等级,只是那个热度,也高达几百度,差点将华升的爪子烫成猪蹄。

当然不是生猪蹄,而是炖熟的肘子类似的那种。

得亏华升机灵,还有他的手也非常敏感,解剖做手术的手不敏感也不行,人不机灵当医生也不行,否则给病人开刀将自己给开了,那怎么行。

敏感加机灵,救了华升,更确切地说,救了华升的手,他感到一股炙热扑面而来,去捉飞刀的动作,就变成把飞刀直接推了出去,他的爪子只是被热浪给扫了一下。

即使这样,也将他烫得如同杀猪一样叫了起来。

即便如此,他的动作并没有走样,依然是让那些炙热的飞刀旋转着再飞回来,又落到他手里。

可是,只转了一圈的飞刀热度基本未减,他的手敢摸上去依然会变成熟猪蹄,他又是一声嚎叫,照样将它们甩了出去。

其它二十六柄飞刀也陆续飞回,急切当中也来不及辨别那些热那些凉,干脆一体对待,全都甩出去,接着再甩。

经过大约是个回合,那些本来炙热的飞刀,才逐渐回到正常温度。

华升痛定思痛,后怕的同时,不由大喜!

他大喜有两件事情。

第一,他发了那些炙热的十把飞刀提高了等级的事实。

那就是它们不但提高坚硬程度而且变得非常锋利。

他估计,原来他的飞刀能轻易砍断一米粗的异种生物胫骨,现在就可以砍断两米粗的胫骨。

作为整天与异种生物打交道的专家来说,他可是知道这个改进的重要性。

那不仅仅是提高工作效率,有的时候实在是保住性命。

因为那些异种生物经常暴起伤人,它们又都是身材高大,关键时刻必须将它们一刀毙命。

一刀砍死和二刀砍死差距看似不大,实质是一条生命之间的距离。

因为太多的时候,一刀砍不死它们,它们绝对就能扑上来要了你的命。

第二,他发觉自己很久未能提到的速度提高了大约一倍。

这个实在是非同小可,因为他的速度本来就非同寻常地高了,别人看上去,就是一片白色的刀光,根本看不清那是三十六把不同轨迹的飞刀构成。

可是刚才因为炙热的高温烫手,只要实打实接触,他的手立刻变成熟猪蹄,他只能避开。

因为变成了熟猪蹄以后,他的手成了鸡爪子难看还是其次,估计百媚也不会嫌弃它,可是他作为解剖专家必然需要的灵巧的手,恐怕就和他永别了,这个他不能接受。

可是他又断然不能不要那些飞刀,那可是他赖以吃饭的家什,所以只能加快速度将它们推出去,然后再以更快的速度收回来。

这是这种阴差阳错,让他超常发挥,飞刀是速度提高了一倍。

这个变化也是非同小可,死还不比第一个变化差。

动作快,首先是他解剖的速度快,他有无数的异种生物样品要解剖,他的科研成果高度依赖于他的样本数量,想想一起一分钟一个,现在一分钟两个,该是多么惬意。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还是和他的生命安全有关。

他的飞刀就是他的手术刀,手术刀又是杀人刀。

他没少遇到被异种生物保卫进攻的危险,他现在发射飞刀的速度是以前的两倍,也就是同样的时间内,以前只能杀一个,现在可以杀两个。

两个一起上来的话,如果能杀两个,他就安然无恙;而只能杀一个的话,另外一个就可以在这个空挡,轻而易举将他吃掉。

身在异种动物猖獗地区,任何技能都和解救自己的生命相关。

想到无意间得到这两大好处,饶是解剖无数异种生物锻炼得一场沉稳的华升,也心情激动起来。

我老华的运气太好了,摔个跟头竟然捡块狗头金。

不过,运气好也不能骄傲,要知道感恩。

感谢谁呢,估计是那个小孩子吧?对了,开始的时候就是听到他说什么前来拜访,还有求援什么的,估计他是个头领了,我可不能看他年少个小就看不其他,常言说得好,有志不在年高。

不过,他还说他是百里良骝的徒弟,这样的话,感谢他就不能糊弄,一会儿听他说完再说好了。

对了,应该感谢那只红乌鸦,似乎看那飞刀轨迹,是它给我加热的。

当然差点将我珍贵的手掌烫成熟猪蹄也拜它所赐。

怪不得人常说,成也乌鸦,败也乌鸦,今天我算有了切身经历。

嗐,我想那么多干嘛?

好处就是好处,得到人家的好处就要感谢,这是我华升作人的根本。

至于它差点烤我猪蹄,我就饶恕了它便是。

想到此处,华升上前躬身给火鸦行了三国风格的大礼,是从他祖爷爷华佗那里继承下来华家绝传:“谢谢这位火红的乌鸦大人,大恩不言报,以后看我的行动!别的不说,您老需要什么手术,找我便可,我免费提供服务,包括所有的内外科项目,内科包括摘除五脏六腑;外科包括割脑袋、摘大腿,一应等项,分文不取。”

火鸦听着就瘆人,赶紧后退两步,打定主意,即使真有这样的需要,也不找这小子。

不过礼多人不怪的道理它还是懂得的:“呱呱!谢了!免了!呱呱呱!”

该谢的谢了,可是那个异种生物的事情可不能揭过,他牢记百里良骝的政策,对异种生物绝对不能放过,何况这个进入到时空穿梭机的家伙。

于是,他收起身段,唰的一声,收起飞刀,但是再次齐刷刷地直向水行骑士:“说!那家伙是怎么回事?不给我一个让我信服的理由,我立即就地将它解剖!让你们看看什么是异种生物的内部丑恶构造!”

水行骑士心中有鬼,加上刚才三十六把飞刀的强大压力依然存在,吓得普通一声,跪在当场。

“别杀我,我说,不是我主动要进来的……”

花鲜生道:“行了,住嘴吧你,水行。华升叔叔,你听我说,这里有特殊原因的。”

一直没有说话的保罗三世说:“大家都坐下,这个大个子虽然原本是异种生物,但是又不想是这里一点原附近的生物,也就是百里良骝说的那些狼人和后来灭掉的那些,也就是华升解剖研究的那些,我估计它来自另外的地方,而且它的异种生物本性收到了有效压制,已经不能为害,以我观察压制它的应该是麦轲研制的那种思想禁锢器,对坏人和异种生物都比较有效,我觉得那个大个子来的时机不错,正好我们刚才涉及到狼人,也许就在这个叫作水行的大个子身上找到答案,然后我们再结合华升小友的重大发现,作一个综合研究,这样如何?大家没有意见的话,就请小花儿介绍一下那个水行的来历。”

花鲜生说:“好!那我就说说……”

呱呱!旁边的火鸦打断花鲜生:“还是我来的,我对那大个子比较熟悉,你们都是新来的,说也说不全,还得我给你们补充,多费事!”

花鲜生道:“好,你说就你说,那就麻烦火鸦叔叔了。”

火鸦高兴了:“呱呱!瞧,还是小花儿有礼貌!我就喜欢有礼貌的孩子,那个老丫还有老孔就很没有礼貌!对了,华升也不错,哦,百媚也不错!”

它忽然想起开始的那杯水,还有那个百媚一笑绝技。

狗蛇都嫌他啰嗦了,狗蛇性格上是个爽快的家伙,所以对啰嗦成性的火鸦有些嗤之以鼻。

“火鸦你快说正事吧,那些啰里啰唆的东西有空你自己慢慢唠叨就行了。”

“呱呱!根据我们的了解,这个水行是从另外一个叫作水星的星球上来的,他最近来攻打一点原,并不是第一次,以前起码来有十次,当然不是它一个,而是有一个五行骑士队,一共有六十骑士,一共有五行,是从金木水火土五星而来,每行有十二个,以前它们来,失败以后都能全身而退,可是这次算大败亏输,被杀了四个,这个水行骑士被活捉还给制服了,哈哈,半点儿也不敢反抗,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个。”

花鲜生说:“或鸦叔叔,说重点。”

呱呱!火鸦道:“重点?我说的都是重点,不是重点岂能出于我火鸦之口哉……

狗蛇嫌弃地说:“真啰嗦!”

呱呱!火鸦骂道:“死狗蛇,再说我坏话我啄你一口!对了,还有一件事,应该是更重要的,每次它们来的时候,都不是它们自己单独来,而是和该隐他们那些早期从近东地区被赶出去流窜到远东地区的人,他们和亚旦作对,并且一直想攻入一点原,说到里面吃一顿饱饭就自己出来,可是基路伯那守卫东门的天使哪里容得下他们?他性如烈火的暴脾气一发作,每次都用他威力巨大大火剑将他们打得大败亏输!”

“火鸦大人你怎么知道得如此清楚?”

华升问道,他对凡是跟异种生物有关的事情都很感兴趣。

呱呱!

“本鸦喜欢看热闹,所以每次我都在场,那热闹看的,我可以保持兴奋三年,直到下一次他们再来,我还可以继续看,一直看不腻!哈哈哈!好叫你们得知,我这看热闹的,并非只看热闹,兴致来了,也要下场的!我也不是那么热衷,每次顶多也就啄个百八十嘴,一嘴也就啄死个百八十人。”

“为什么他们会勾结在一起,原因你知道吗?”

孔毓良好奇地问道,觉得也许离真相越来越近了。

呱呱呱!

火鸦对这个比较得意:“当然知道!这些火行骑士算作该隐他们的雇佣军,代价是将他们的人送给那五星作为回报,至于这些人,最好是从亚旦他们那边活捉的;数不够的话,也可以从该隐他们那里凑数,但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需要五行骑士自己挑选如意了才行。”

保罗三世厉声问:“那么那些人被他们带回去看干什么?”

呱呱!“他们都被……”

火鸦这次太阳从西边出来,没有继续啰嗦,对水行其实说:“水行,你来说吧,不准有半字欺哄!”

水行哪敢不老实,懦懦说道:“是!小的不敢!那些俘虏都被我们五星生物改造了,我就是改造的成果之一,我该死……”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