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啦!刺啦!

保罗三世定剑的两根手指各冒出一股白烟。

原来,花鲜生的鸳鸯流明剑,可不仅仅藏有神纹阵法、可以一分为二,还有基路伯和火鸦加进去的高温热度,一经使用,立刻蕴含高温,将敌人焚毁。

这要是一般人,第一招就会命丧当场,绝对接不下第二招。

可是,保罗三世不是一般人,两根手指就接下两柄剑,同时在极小范围内极快地颤抖,稳而不乱地抵消了两柄剑中强大的神纹阵法发动的几百次攻击。

可是,当双剑高温发威的时候,保罗三世还是吃了一小亏,两根手指给烧得冒烟,这个话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他虽然经多历光,还是没有想到这个小孩子把完全不同的攻击形态融合在一起,而且不露痕迹的一波接着一波接连使用出来。

不过,这出其不意的特殊效果,让保罗三世受了一点儿苦头以后,也就到此为止了。

保罗三世只是皱了一下眉头,说道:“有点意思!原来是多种功效叠加的运用。”

与此同时,一道微光在手指顶端一闪,一股清凉的空气流过,不但手指的炙热消失,周围的气候都大幅度下降。

原来就在这一刹那间,保罗三世凝练出一个水性神纹阵,抵消了剑上的火力攻击。

趁这个机会,两柄剑也红光一闪,脱离保罗三世二指的控制。

在花鲜生意念指引下,二剑绕了一个圈子,再一次闪电般攻向保罗三世。

第一次攻击太快没有跟上速度的华升,此时大吼一声:“看刀!”

三十六柄飞刀如同渴鹿奔泉一样撞上了二剑,一阵坚兵利刃的铿锵撞击声响彻四方。

花鲜生的流明剑非凡兵所比,一般的兵刃碰上就断;没有想到,华升的飞刀也非比寻常,竟然也包含了井然有序的阵法,而且飞刀的质量也高级得很,二者硬碰硬竟然棋逢对手不相上下。

老丫知道底细,骂保罗三世道:“好你个老家会恁么阴险,自己暗中收徒传授神纹,还好意思说我!我看你传艺教徒比我早多了,看你的几个徒弟,起码神纹二级了有没有?”

他当然看出华升的飞刀刚才是一种神纹阵法,起码是二级水平的神纹大师才能操作。

而且熟练程度很高,绝非一日之功,起码进入这个等级有了一段时间。

保罗三世哈哈一笑,恢复了端坐姿态,欣欣然说道:“见到了百年不遇的好苗子,不觉心痒,岂能放过?我听老孔说的,那些人精都有很多精炼的人生体悟,比如这个‘天生我材必有用’,老孔,我说的没错吧?”

孔毓良赶紧起立弯腰:“老师你太客气了,学生我可担当不起!要折寿的!你说的不错,应用得也非常好,不愧是青出于蓝……不对,老师你本来就登峰造极。”

保罗三世一笑道:“老孔你别客气,我也跟你了解了不少孔孟之道的哲理,虽然不见得对,好歹也是一家之言,我接着说,不许再给我捣乱,既然那个‘天生我材必有用’听起来顺耳,觉得不错不妨作为我决策的一个根据,收几个天资非凡的徒弟,既然他们让我碰到,我自然不能暴殄天物,闲着也是闲着,就教了他们几个几招,当然都是我拿手的,对了有一句话我今天可以说说了,当时百里良骝那小子要回去,说有要紧事情,我认为哪里有要紧事,就主动提出要求,将他们这几个特意留下,以便我做些手脚,否则这几个人都胳膊腿齐全,为什么没有回去。”

花鲜生这才体会到,这些老妖级别的人瑞,没有一个善茬,一个个都是老谋深算,不知道他们心里都装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

如此看来,这里留下来看守机车的人都会神纹技术了!

保罗三世不用说,他是师父级别的,不知道到了什么水准。

华升的飞刀结合神纹阵,那种威力加倍也不止吧。

于是,花鲜生的鸳鸯流明剑、华升的三十六柄飞刀凌空飞舞,斗了个不相上下外加不亦乐乎。

嗯,有事弟子服其劳,果然不错!

花鲜生只是意念控制,也不用动手,就琢磨起其他人来。

那个女孩子,本来就会一种安慰人的神技,百媚一笑,难道也可以结合神纹阵法?

虽然没有看到,想到刚才保罗三世的披露,这些人都是适合联系神纹的好手,必定不俗。

还有孔毓良,知道他的武器是春秋笔,一只铁笔在手,不但可以用春秋笔法书写历史,而且可以用春秋兵法杀人越货,简直就是文武双全,所向无敌。

这位孔孟之道的传人,既然诗书传家久,文章继世长,学习神纹得天独厚,起码神纹一级六书技能无人可比。

这位可不仅是他一个人当战士使用,冲锋陷阵越货杀人,而且可以教人学习神纹,传给更多的人,组成一支神纹大军,杀敌的时候,一个言出法随,对面的异种生物个个脑袋落地,绝了!

想到这美好的潜能,花鲜生心中钦佩无比。

可见,保罗三世有多么远大的目光,选人方面真是远见卓识。

对了,还有一个女士,闻人异馨。

这位可是搞文字工作的专家高手,难道她的神纹技能另辟蹊径,甚至可以通过现代通信技术打击超远距离之外的敌人?

这个有些不可思议,可是要真能做到,可就厉害了!

那些万星盟的仇敌,只要能定位,一个超限远程打击,大功告成!

想到这些人都装备了神纹,花鲜生大喜,恨不得一个个都拉上自己的战车,于是他就鼓其三寸不烂之舌,鼓动他们都自愿加入复仇纵横。

“各位爷爷奶奶大叔大婶大哥哥小姐姐,小子我这里求你们了,我师父还有其他许多人都在那些异种生物手中受罪面临死亡,我要去救他们,杀了那些异类报仇,可是小弟我能力低微,难以力敌,我死不足惜,可是我师父他们不能死,他们都好不容易才长大成人,所以求求你们了,拉兄弟一把,你们的大恩大德兄弟我没齿不忘。”

说得在场各位本来很悲痛甚至悲壮的心情都烟消云散,心道,你小子这个辈份的论法从哪里学来的?难道是你师父百里良骝教的?也太没有规律了,这可真是没大没小随心所欲。

闻人异馨最先表态:“小姐姐我是一定要去的!第一我要在第一线采集第一手资料向后方汇报,这是我的天职,必须放在第一位……”

说到这里心中一暗。

后方情况不明,人都没有了。干我们这行的,最难受的事情都记录下来了,可是干事的人却米有了,每次过电影,都是睹物思人,那感觉,似乎每次都是生死别离。

不过,她老人家是见过大世面的,很快就把心情调整好:“还有,我可是少正卯的后代,还要为祖宗发扬光大呢!我哥哥弟弟还有妹妹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当然靠我了一个人了……”

那边文化水平比较糟糕的狗蛇嘟囔了一句:“少正卯?什么东西?少正还勉强,卯字咋写?”

什么,不认识本人的老祖?当时杏眼圆睁,舌绽春雷:“卯!”

一个斗大的卯字,货真价实,雷霆万钧地横空出世!

在狗蛇的脑袋上空转了一圈,又飞了回去,不知道怎么就没有了。

狗蛇吓得魂都没了,紧紧地贴在地上,把自己当作一张薄纸。

狗蛇的胆小怕事大家已经见怪不怪,和狗胆包天简直就是存心唱反调。

花鲜生只有人去就高兴,何况还有如此本事,更何况她还是少正卯的后人……嗐,这个就算了,少正卯是哪旮旯的人他没有任何概念。

当下嘴咧得瓢似的:“欢迎小姐姐加盟!”

一番折腾,等于花鲜生又增加了一员大将,还是一员女将,对,一员女大将。

接着花鲜生又扫视了一圈,发现只剩下一个没有表态,就是孔毓良了。

这个老家伙必须去!

“老爷子,您老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一定满足您。”

老爷子捻须一笑:“还真有一事,就是我师父要收你为徒,我师父是保罗三世,他觉得你是可造之材,打算传你他的衣钵呢。”

花鲜生一听这话,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人不能太优秀了,一旦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就有躲不开众人争抢众犬夺食的麻烦。

这不,好好的我在招兵买马,怎么一下子矛盾转移到我身上了。

就想答应了再说,只是转念一想,老丫头儿那儿不好过关,认他师父以后在他手里还没呆热乎,估计他绝对不答应,这事很难办,就怕老头儿较劲儿。

“这个……请您转告您师父,就说我现在归我师父,他想当我师父请他直接找我师父。”

孔毓良晃了晃脑袋,现在的小孩子怎么这么复杂?

绕了半天我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可是旁边的老丫头儿一直紧密盯着呢,他可是知道去哪了,而且这个方向性问题绝对不能偏了,不失时机大吼一声:“不行!老家伙想跟我抢徒弟,门儿都没有!”

保罗三世依然端坐不动,声音也是不高不低稳定得很:“不然,打过一场?赢者得徒?”

老丫气得胡子一翘一翘,很是威风,可惜依然没有胡子,如同下蛋的鹌鹑:“打就打!我老丫何时爬过你三保罗?”

保罗三世笑道:“那好,就这样说定,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驷马……”

老丫立刻就要跟上一句,敲死钉脚,突然觉得哪里不对,似乎不对?

这时候,那些看热闹的高声喧嚣起来。

呱呱呱!火鸦叫得最起劲:“好看!大战!大战!好看!”

一边大叫一边跳高然后就到处乱飞,一边飞一边继续扯破喉咙大叫:“大战!快战!打死算!”

越飞绕的圈子越大。

原来这火鸦趁机到处看看,这里的客人就他好奇心强,进来以后还不满足,还想扩大视野。

在人类成员的观众中,嚷的最欢的是……竟然是……花鲜生!

他正在那里唯恐天下不乱跳高嚷:“快打!快打!只要不打死往死里打!您两位谁胜了我心甘情愿当他徒弟。”

看似孩子气,实际上花鲜生有自己的小九九。

既然找个师父这种难得的机会,当然是要找一个本事高强的,不然就亏大了。

我花鲜生的时候拿出去不是天下第一,对不起我的滔天声誉,嗯,当然不是现在。

可是检验一个师父的本事,断然不能听他们自己自吹自擂,那种东西不靠谱的很。

我遇到的几个都是一个比一个厉害,幸亏我运气好,遇到了一个百里良骝。

还算拿得出手。

这次公开比武,败者不但失去我这个好徒弟,还丢了一个大脸,情何以堪。

必然全力以赴,你死我活,我就能烈火炼真金,矬子里拔将军了。

而其他人则是看热闹的巨多,不过分成了明显的两派。

一派是保罗三世的徒弟,就是孔毓良、华升、百媚、闻人异馨。

另一派就是和老丫有渊源的那些人,包括黑丫儿、白丫儿、狗蛇、水行,这是凑数的。

只有火鸦没有站队,他是骑墙派,如同啦啦队,一会儿给这边叫劲儿,一会儿给那边加油。

反而他成了最忙的一个,到处都是他呱呱的叫声。

正在热闹非凡大战即起的时刻,那个觉得不对正在发愣的老丫突然大笑。

“好你个三保罗,差一点着了你的道儿!你刚才是不是给我使了一招‘荧惑神纹阵’?徒弟本来是我的,我为何要和你赌斗,而且一点好处没有,只有吃亏!我才不跟你赌。”

保罗三世哈哈一笑:“老丫你也进步不小!能识破我的荧惑神纹阵,你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了。”

眼看不能比武择师,花鲜生也只得罢了,问道:“那你们谁当我师父?神纹方面的。”

老丫道:“自然是我!依然是我。”

保罗三世道:“虽然遗憾,也只能算了。”

可是花鲜生不甘心,灵机一动,忽然心生一计。

大叫:“有了!不如这样……”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