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丫担心地看了保罗三世一眼,担心他支撑不住,关键时刻掉链子,那就大家一起完蛋了。

不过,他也帮不上忙,这个时候也不能停止,前功尽弃不说,说不定还死几口子。

别人死了还好说,但是花鲜生和保罗三世不能死。

花鲜生是大家倾力打造的对象,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死了,以前的一切都是白干。

保罗三世如果死了的话,以后别人死,就真的死了。

因为保罗三世是唯一有能力让人起死回生的人,他如果翘辫子,再也无人能干他这样的事情。

尽管他这个能力也对他要复活的人挑挑拣拣,合格的人很少,总还是给人一些希望的。

老丫没有办法,不能眼看保罗三世累死,只好发挥他的智枢作用,能帮多少就帮多少,帮不上忙,也是尽了一番心意:“喂喂喂!全体都有!大家都动作快一些,发挥出你们的最高水平,我可是知道,这个时候有保罗三世的灵魂能力加持,你们的能力也可以随之提高,机会难得,百年一遇!”

说完以身作则,将自己手头的工作加快了百分之二十。

老丫的活儿就是把少正卯的十字箴言编成神纹阵法,然后传给花鲜生和闻人异馨。

如何组成神纹阵,老丫已经胸有成竹,毕竟他现在的应用,还是神纹第一级,性质是六书之四的会意,对他不是高级技术。

会意者,基本内容就是比类合谊,以见指?,武信是也,二者合一,共寓其旨。

当然闻人家族十字箴言中关键非只一两个字,而是十个字,加上其它关联字,一共组成五个短句,总共有二十个字,就比六书之四的基本技能复杂了许多。

不过,这也难不住老丫,他的水平早就突破了神纹一级。

根据他的知识和经验,他将这五个短句做了一些组合,编排成七个神纹阵。

第一个神纹阵,就是心达而险。

第二个神纹阵,就是行辟而坚。

第三个神纹阵,就是言伪而辨。

第四个神纹阵,就是记丑而博。

第五个神纹阵,就是顺非而泽。

第六个神纹阵,就是十字箴言,又可以是两个变形。

第一个变形十字箴言神纹阵,达险辟坚伪辩丑博顺泽,如同一条长龙,长驱而入。

第二个变形十字箴言神纹阵,就是达、险、辟、坚、伪、辩、丑、博、顺、泽,每个字单独发出,可以集中打一个目标,起到重复打击的作用;也可以针对分散的目标,一石多鸟;当然也可以打击同一个目标的不同部位。

第七个神纹阵,就是五个短句联合在一起,将会意的文字内涵作用发挥到最大,攻击大型目标或者力量强大的目标,有孤注一掷的惨烈。

就是心达而险行辟而坚言伪而辩记丑而博顺非而泽,二十个神纹字符一气呵成,统统撞击在目标身上,与敌人同归于尽。

因为是同时教授花鲜生和闻人异馨,所以老丫要照顾到两个学生的不同情况。

此时,闻人异馨已经将十字箴言达险辟坚伪辩丑博顺泽尽数又给花鲜生传输了一遍,将吃奶的劲儿都使了出来,实际上她今天也给折腾够呛,虽然开始的时候,她把花鲜生给整死了,但是她也出了不少力气,再加上她刚才输出十字箴言,累得她浑身香汗。

她可没有花鲜生那样的灵魂加持,灵魂能力还是和常人一样,只不过靠近那三个孩子,短时间内沾了点光。

若不是因为找到了一个好徒弟,将闻人家族的十字箴言终于传递了下去,这样两件高兴的事情让她精神振奋,估计她早就累瘫了。

现在即使没瘫,也是上气不接下气,老丫知道现在教她十字箴言神纹阵法等于是雪上加霜,可是主要学生是花鲜生,不能等她,所以老丫没有丝毫停留,立刻开传输送。

开始真刀实枪地干,二人的差距登时显露出来。

前五组短句神纹阵法一到花鲜生身前,如同倦鸟归林,转眼之工就被花鲜生全部吸收,连个盹都没打。

而同样的五个短句神纹到了闻人异馨面前,虽然跟她是同族同裔,却畏葸不前,蹉跎了许久才进去。

结果就是花鲜生已经同化了五个,闻人异馨一个才完成一半。

好在那些神纹阵法并不是到处乱跑,那些没有被吸收的都在那里耐心排队,所以老丫看了一眼就不管了,将其余的神纹阵法一个接一个都发了出去。

和前面的五个一样,后面的两个依然随到随进,全部被花鲜生吸收。

看得老丫羡慕不已,这小子干这事比我利索多了!

他也是见猎心喜,脑袋一热就想将自己多年积累的神纹阵法全都传输过去,让这个徒孙成为神纹第一人,全方位的。

可是想到师协长保罗三世要求过,不能擅自加自己那些计划之外的东西,以防意外发生,于是就控制住了自己的强烈冲动,扣住蠢蠢欲动的神纹阵,不让它们随意出去。

既然他这么厉害,吸收更多的神纹阵法以后随时可以进行,有什么急可着。

就在这时,忽听花鲜生清亮的声音传出:“心达而险!”

众人转头看去,只见一组四字神纹从花鲜生那里冲天而起。

又是花鲜生的拿手好戏,言出法随!

出手就压了老丫一头。

更令人吃惊的是,这组神纹竟然冲破机车的顶棚,飞上了高空。

“行辟而坚!”

“言伪而辨!”

“记丑而博!”

“顺非而泽!”

接着花鲜生喝声连连,另外四个短句神纹一个接着一个破空而出,在高空排成一队,正在那里耀武扬威。

“达险辟坚伪辩丑博顺泽!”

一条长龙,长驱而出,扶摇直上,直接壮入前面五个短句神纹的队伍,一穿而过。

“达!险!辟!坚!伪!辩!丑!博!顺!泽!”

紧接着,随着花鲜生喝出单字,如同晴天霹雳,十字箴言分成十个单字蹦了出去,连续打在那条长龙身上,竟然将那条长龙打得有些消散的意思。

“心达而险行辟而坚言伪而辩记丑而博顺非而泽!”

如同一股飓风飙起,最后一个二十字神纹阵法呼啸而出,最长的一条神纹飞了出去,到了原来那些神纹缠斗之处,一个快速旋转,将那些成组的、单蹦的神纹阵法全部卷在一起,一个倦鸟归林,回到了花鲜生那里,瞬间销声匿迹。

众人看得眼花缭乱,心中无比佩服。

就连保罗三世都夸赞了一句:“这孩子多有礼貌,玩耍过后,还把烂摊子收拾得一干二净,你们可要学着点儿。”

众人不禁心里吐槽,那是有没有礼貌的是吗?

你让我有那种本事,我十倍讲礼貌都没问题。

大家吐糟是吐糟,可是也都清楚,花鲜生那种际遇绝对是可遇不可求,自己也别痴心妄想,赶紧把自己该干的事情干好是正经。

与此同时,看到老丫的教学效果以及花鲜生这个好学生的榜样,大家也都深受激励,都是人花鲜生干得我也干得!老丫教得我也教得!

榜样的作用是无穷的,大家都力量倍增,干劲冲天。

只不过人家花鲜生还在那里平躺着,还没有恢复正常,对身外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可是其他人,不管是学的还是教的,包括保罗三世都累得跟狗一样,舌头都吐了出来,也就老丫还好一些,但是也累得和三孙子一样。

老丫直到这个时候,才抽空看了一样闻人异馨,心道她能完成一半就不错了,估计已经半途而废了,对她难度太大了一些。

可是一看,大吃一惊。

闻人异馨也已经全部吸收了七组神纹阵法!

虽然她累得比谁都惨,价值就是狗加三孙子的惨劲儿,但是完成了神纹吸收,怎么都是巨大的胜利,等于她在神纹造诣上前进了一大步。

老丫不知道的是,刚才已经筋疲力竭就要放弃的闻人异馨,突然看到花鲜生大展神威,那种神采让她热血沸腾,突然一股从来没有的强大力量涌了出来,一举让她的吸收神纹的能力提高了两个台阶,让她本来艰涩无比的吸收过程,如同流过山间小溪进入大河一样,汹涌澎湃畅行无阻了。

如此一来,堆积在外面的神纹阵法,在很短时间全部被她吸收。

本来她也想配合小弟弟展示一下自己的神纹收获,无奈的是她不会言出法随,只好罢了。

老丫送了一口气,这两个徒弟还算不错!

突然孔毓良大一声:“老丫,你那里已经完事,怎么还不来做三百千的神纹化进阶?”

老丫一听,坏了!

那个残忍的师协长可是要求把所有的技能全都配上神纹的,这才完成了十字箴言,还差得远!最要命的在那个孔毓良那里,孔夫子搬家都是书,需要配神纹的内容实在是海量。

想到这里,不敢丝毫怠慢,老丫大喊一声:“来了!”

双腿发力,竟然飞一般冲了过去。

咦?似乎哪里不一样了?

他没有意识到,既然只是捎带受益的闻人异馨灵魂有了进步,他老丫也不会被亏待,他的灵魂能力也得到加强。

而且灵魂加强的地方肯定都是最关键的部位,他一个老头儿最需要加强的地方自然是腿脚灵便,平常时不时出现的脚步踉跄似乎昭示着他不饶人的年龄,让他经常有力不从心的苦恼。

可是,这种狼狈的状态已经完全离他而去!

不过,他忙中出错,竟然没有注意到这种变化,还以为自己因为着急而超常发挥。

“快!老丫头儿,你来得正好,我正要全力以赴,给小花儿把三百千全部输入,正好你的神纹一起,咱俩老头儿来个珠联璧合,岂不妙哉!”

“好!其他人呢?白丫儿、黑丫儿,对了还有狗蛇、水行,那两个不是人的狗东西。”

水行一副木然,狗蛇在那里作着狗脸,表示抗议。

孔毓良道:“他们都有了一定的基础,只有花鲜生还是一张白纸!我当然一视同仁,全都重新输出一遍,从头开始,三百千全套,至于他们每个人能吸收多少,全靠他们个人的吸收能力!”

老丫道:“好!三百千是吧?这些都是初级神纹,我看这样,这次输出关键是打基础,我这样安排,三字经,初级神纹阵就是三个字按照原来的安排形成一个简单的神纹,从头开始都是如此,一通到底,这是我输给他们的神纹阵,以后的各种组合,就看他们自己的本事,不管是单独三字神纹阵,还是从头到尾组成一个超级神纹阵,都是他们自己来。

“百家姓,当然是按照原来的顺序每一个姓氏不管是单姓还是复姓,都是各自成为神纹阵,至于组合,与三字经一样,自己去琢磨。

“千字文,四个字组合一个神纹阵,从头到尾,然后让他们在这个基础上练成各种组合。

“三百千神纹大概就是这样安排,不过你要注意花鲜生那小子,说不动他又和连闻人十字箴言一样,突然闹出什么言出法随幺蛾子,将你的三百千扔得漫天都是,伤了人就不好了。”

孔毓良顿时紧张起来,问道:“万一出事,怎么办?”

老丫说:“没事!有保罗三世在那里把关,估计没有多大事;到时候,你听我命令,让你停止输出你就赶紧啥也别想,就跟傻子一样往那里一呆,装傻充愣,千万别乱说乱动,没用的。”

二人在这里嘀嘀咕咕,想到三百千能组合成神纹短时间给花鲜生脑袋里塞进去,都非常兴奋,因为二人也是没有经历过,甚至想都没有想到过。

二人对了一下眼色,如同情同意合的热恋二人一样:“开始!”

“人之初,性本善……”

如同一道滚雷,如同长江大河,轰轰隆隆流淌而过,朝花鲜生和另外几个人覆盖而去。

那股洪流,大约有九成九灌入花鲜生,如同一个巨大的漩涡,三字经只是一个旋转就消失无踪。

剩下的百分之一,分成了数股,大约百分之零点八,一份至二,去了白丫儿黑丫儿那里。

还剩下的千分之二分别去了狗蛇和水行那里。

本来没有事情了,哪里知道去水行那里的千分之一,在接近水行的时候,突然掉头回来,和去狗蛇的那股千分之一合在一起,进入了狗蛇。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