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毓良语重心长地对花鲜生说:“臭小子!你看到了吧?那个葛郎木对女人的关系一个处理不好,不但自己丢人,还害得大家跟着丢人!如此兴师动众,闹不好还要死人,都是他惹的祸,你必须接受他的教训,别给你师爷我丢脸。”

保罗三世点头赞同:“没错!老孔高瞻远瞩,你最好和我一样,坚持个一两千年不找女人。”

老丫头道:“你们两个真可笑!这孩子哪里懂得那么多?你们这样做适得其反,让他产生逆反心理!小鲜儿,别听他们的,到时候先把白丫儿黑丫儿娶了再说。”

花鲜生道:“谢谢三位师爷的教诲!”

心道,你们三老头儿可真逗,我还是个孩子呢,对你们说的那些事儿,我最多是心有余,却力不足。

他如此说,只不过是为了专心看戏,说完就不理他们仨老头儿了。

只听百里良骝吩咐麦柯暂时代理他的总司令职位,负责统帅剩余的探险队员,当然就是在远东和近东的人马,不算依然留守无前一号的人。

原来那个天娃被冻哭以后,另一个巨人也就是第一个出场的龙煞,还在那里继续,和那架机器人搏斗。

不过,当葛朗木转而注意媚茵以后,那个和他激战的机器人和他断了联系,行动笨拙,被龙煞一脚踢倒。

然后那小子凶性大发,上去三下五除二,就给拆散了,这是他的一贯作风,经常大拆活人。

可是这次拆散那个机器人以后,龙煞也傻了眼。

因为没有往常那种血肉模糊,只是一些木头、金属零件。

他在愣神的时候,那个不愿意和媚茵对战逃到一边的轲捷日涅夫正好到了这里,又和他接着打了起来。

因此,麦柯的主要任务就是继续和这些堕落天使和他们派来的援兵战斗。

做好这些安排,百里良骝立刻出发了。

他已经看到,就这么一会功夫,葛朗楼已经满嘴燎泡了,他是真急。

队伍的前面,小怜在那里辨识踪迹,和天上飞着的白鹤红蛇,一起确定追踪的方向。

它们负责的是葛朗木还有媚茵的踪迹。

另外还有精灵妹妹,她负责辨识那些堕落天使的行踪。

因为她已经注意到,不但媚茵拐带了葛朗木不知所踪,而且主使她迷惑葛朗木的污秽天使,也一同离开了现场。

因此他们寻找的时候,就有了两条线索,一个是人留下的轨迹,另一个是堕落天使留下的踪影。

实际上,这个事件,牵扯的人物更多。

如同百里良骝的敏感一样,堕落天使一方,撒旦最先看到了取得胜利的良好机会。

至少是一个绝好的突破口,可以知道对方那个庞然大物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东西弄不清楚,他总是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他自己倒不怕,他的那些手下也不怕,因为他们都是灵界的存在,而那个庞然大物,还有里面出来的人,都是物质界的存在。

物质界的存在,本来就是低一个等级的存在,对上他们,他和他的手下有等级威压优势。

但是,但是!

他的真正对手是造物主!

造物主对他和他的那些堕落天使,具有更大的等级威压优势。

他可不会天真的认为,他做的这些事情,没有置于造物主的监管之下。

他背叛了造物主以后,才更加体会到造物主无处不在的鉴查能力。

简单一句概括地说吧,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造物主的注视之下,而这种情况,他们还知道得一清二楚。

即使知道的非常情况,却没有办法避免,这就很难受了。

所以,他们的现状实际就是一个非常尴尬境地。

一方面按照他们的本性,总是做坏事。

另一方面,又不得不悠着点,唯恐超过造物主的容忍程度。

如果惹起他老人家的震怒,给他们来个雷霆一击,让他们化为齑粉。

当然,撒旦更加清楚了造物主无所不能的大能。

他自然而然地想到,那个庞然大物和里面的人就是造物主搞来牵制他们的。

因为他明显地看到那里面的人,全方位的超过亚丹、该隐他们。

可是他却心里纳闷,难道亚丹该隐他们不是造物主造出来的第一批人类成员吗?

难道那老头儿背着我另搞了一些名堂,却偏偏不让我知道?

简直太可气了。

可见老头儿早就防着我一手呢。

这个撒旦也是典型的自己心里有鬼,却恶意猜度别人,和后世的野心家如出一辙。

不管那个庞然大物和里面的人是怎么回事,他已经把他们当成了头号大敌。

因为造物主就那样了,对他的判决是伴随他一生的咒诅,最后的结局就是去那个硫磺烈火焚烧的地狱。

他的好日子,就剩下在空中掌权这一段时间。

他的娱乐活动,就是把造物主造出来的那些人变成自己的奴隶,驱使他们寻欢作乐。

如果没有中间出了这个不定因素,他的这段好日子一定过得非常惬意。

现在就说不定了。

最好的结果也是受到影响;如果再倒霉一些,也许就败于那些神秘的家伙。

造物主那老头虽然给我们网开一面在空中掌权,却没有保证我们不受攻击。

他如果真的为我们好,就该发布这样一条命令。

如此一来,那些人攻击我的话,就可以到造物主面前打官司。

就如同保护那个杀人犯该隐一样,那个禁令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谁若敢杀该隐,就对他施加七倍报复。

想到这里,他不禁妒忌之心大起,更加恼恨造物主了。

撒旦作为总头领,实在是汇集了所有中级堕落天使的所有败坏属性。

什么骄傲、残忍、污秽、妒忌,应有尽有,所以他妒忌起来,顺风顺水,还高出嫉妒天使一头。

在他的对手中,那些被造的人类成员,可算是一败涂地。

至少到目前,没有人可以挑头和他抗衡。

本来那个以挪士开始呼造物主的名求告,但是他的力量还太弱小,不是对等的敌手。

除此以外,又被他命令那些中级天使长搞出来的能人异士搞得焦头烂额。

如果不出现什么变故,估计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今后的人类成员就乖乖地当奴隶吧。

既然唯一的不确定因素,就是那个不明真相的庞然大物,现在他们的成员之一又被媚茵拐骗。

那么,我老撒就在这件事情上,全力以赴作作文章吧。

于是,撒旦把这这里的战事交给第一位中级天使,也就是骄傲天使统管。

他自己则抽身而出,前去布置如何对付葛朗木被拐骗的相关事宜。

跟着他一起的,还有虚伪天使。

他是中级天使的第十一位,特别善于假冒为善,隐藏自己的真实面目和目的,以实现自己的私欲目的。

这个虚伪天使,精心培育出一个徒弟,名叫智繇,心智非同小可。

在众位堕落天使长的首徒中间脱颖而出,颇有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意思,智计百出,层出不穷。

实际上,这场争夺人心的战斗,在可见层面上,就是智繇在那里调度。

撒旦和其他几位参与的天使,都在空中观看,然后根据智繇的安排,配合他行动。

在距离人城大约三百里的地方,有一个四周群山合围的小型平原,犹如世外桃源。

那里阳光明媚,鲜花遍地开放,各种动物都很安详地在那里漫步。

那里的人男女老幼都有,也是非常平和,很有安居乐业的气氛。

这是葛朗木到达那里的第一印象。

对于他来说,他也实在分不清到底是自己的心情欢娱产生的幻觉,还说果真来到了一片世外桃源。

这里绝对和一点原之外其它地方不同。

甚至比一点原,还更加生动一些。

尤其是有了媚茵的娇美身段,在他眼前摇呀摇地走个不停。

其实,这几百里路一路走了过来,他就没有神志清醒过。

到底走了多长时间,穿过了多远的距离,他都没有注意。

满心满眼,都是媚茵这个意中人。

进入那个山谷,一路走来,路旁长满了鲜花,都是无比娇艳的品种,葛朗木竟然都没有看到过。

除了鲜花,还有各种小动物,见到他过来,都纷纷驻足,给他让路,不少还和他到招呼。

除此以外,还一路遇到这里的乡民,也都非常友好,而且还不见外,纷纷过来和他说话。

葛朗木的万语通功能随身携带,所以他对他们说的都能理解。

那些人说的主要内容,竟然是祝贺他和媚茵天作之合喜结良缘!

这让葛郎木非常惊异,又万分高兴,这里的老乡真的淳朴善良耶。

到了一个山谷出入口之处,那里有一个高大的牌楼当路耸立。

牌楼正中,高高悬挂一个匾额,上书三个大字“温柔乡”。

这几个字当然葛朗木不认识,后来才知道的。

这时一个书生模样的人过来,大约三十岁左右,自我介绍说是温柔乡村长。

他首先对葛朗木来到温柔乡表示欢应,然后就吩咐手下,送这一对新人进入洞房,让他们喜结连理。

对于看到的这些,花鲜生表示,那位叫葛郎木的叔叔简直太木,这些一看就有玄机的东西,竟然懵懂。

哪有什么温柔乡,明明就是英雄冢!

看着吧,如果不出意外,时间不长,就可以看到这位木叔叔怎么死了。我要是身在当场,一定将他唤醒,不醒的话,我就将他打晕。

花鲜生只顾的酝酿几个短暂的思绪,就听那个村长吆吆喝喝,指挥村民干起事情来。

那个村长一声“送入洞房”,一群大约十五六岁的少女涌了上来,簇拥葛朗木和媚茵就往村里走去。

葛朗木现在已经不知道东南西北,晕乎乎地就跟着她们走了,欢天喜地的。

唯有媚茵眉头暗皱,觉得事情不对。

她悄声对一个领头的姑娘说:“小妹!你先送了你姐夫过去,我有点事情处理一下,随后就来。”

那小妹似乎和媚茵甚为相熟,嘻嘻一笑,催她快去快回。

还叮嘱了一句:“快点儿追上来啊,不要误了良辰吉日!还有,小心被别人雀占鸠巢。”

媚茵拧了她一把,说:“没事!你愿意占就占,姐姐让给你了。”

这几女平常打闹惯了,只当是开玩笑,谁也没往心里去。

不过,媚茵错后,却真的有事。

她要找那个村长交涉。

因为这个村长不是别人,就是那个主持大局的智繇伪装而成。

让两个入洞房,只是他诸般谋划的第一步;第一步走出去以后,后面还有一系列的狠招。

可是,他千算万算,没有想到这个媚茵出了问题。

这整个计划中,媚茵是关键一环。

首先,污秽天使按照撒旦的命令出动媚茵把葛朗木拉拢过来。

然后,二人结成夫妻,利用二人一致行动,招引更多他们的同伙过来,一一制服。

最后,等到逮住足够的人数,就挟裹他们一起,进入那个庞然大物。

这个温柔乡,就是他们行驶阴谋的战场。

因此,当媚茵回过头找到智繇告诉他她不会和那个她讨厌的葛朗木结婚的时候,智繇整个人都傻了。

这样的事情,他从来没有遇到过。

饶是他智计百出,也小耗子捧花椒——麻了爪了。

本来这个媚茵就是很熟的小妹妹,平时除了行为不是那么太规矩以外,没有什么花花点子的。

怎么突然就如此状态了呢?

他盯着她,似乎不认识了。

而媚茵这个时候,一脸认真的样子,很是庄重。

尤其是这个女孩平常就是一种荡漾的粗放经营的样子,这个时候一反常态,庄严肃穆。

一看就是给人一种要出大事的感觉,让智繇不得不十分重视。

可是,媚茵不嫁给那个家伙,整个计划就没有办法进行下去,影响非同小可。

别说设计和主持这些东西的智繇不愿意,就是他愿意,他也做不了主,因为这件事是撒旦拍板决定的。

智繇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这个媚茵变了卦。

其实,不是媚茵变卦,而是这些人都不是真正了解她。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