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那个统领的堕落天使长一意孤行,调动所有能力来展开攻击,那个目标估计只能瞬间毁灭。

不过,他们也不能为所欲为。

他们既然在那一个空间作王,就必须保证那个空间秩序井然,能够每天正常运行下去。

如果他心血来潮,把那个地区的能量全部抽走,那个空间也就难以存在,瞬间就会坍塌,甚至毁灭。

所以,他能抽调的能量,必须在不能影响那块空间的正常运行为前提。

否则,就会有人管他,制止他的孤注一掷,胡作非为。

首先撒旦就不会饶他。

那块空间是属于他的,那个中级天使只是管理者,所以他只有管理权,而没有处置权。

最后,造物主不会允许他干出干扰造物主计划的事情。

那个空间从终极来说,只能是为了造物主的目的而出现而存在。

谁想毁灭那个空间,他必定首先被毁灭。

撒旦表示要让各位天使长试手的意思,所有在位的八位天使长,全都跃跃欲试。

即使另外的八位,他们去对付那个无前一号本尊,也都表示可以瞬间回转,上去一试身手。

他们这些灵界大拿,都不受物理空间的限制,想去什么地方,一个念头就到了,百万公里不是事儿。

大家一这样争先恐后,搞得撒旦都心里痒痒,想第一个先把自己派过去。

撒旦看了一眼那个邪恶天使长,他一直在那里隐忍不发,这个时候嚷得最有劲儿。

于是一挥手,就让他当了第一个出头鸟儿。

邪恶天使冷笑一声,身影一晃,就到了双方交战的战场。

到地头四处一观瞧,只见那个大概两节火车车厢大小的组合机车,到处都爬满了变异老鼠。

当然那些看不到的还有无数堕落天使,对邪恶天使来说,也都一目了然。

别人看不见,邪恶天使当然看得清清楚楚,一声令下,将他们全都赶走了。

他虽然邪恶,却不会杀死那些自己人。

如果不事先将他们赶走,一招下去,那些挡在机车上的生物,全都会化为齑粉。

清理了现场以后,邪恶天使一招击出,竟然抽调了他领域里面所有能量的三分之一!

这个时候,他的邪恶本性暴露无遗!

按他的想法,只有使用五分之一的领域能量,就能打破那些机车,然后其他人就可以破防捉人了。

这也是撒旦给他交代的底线。

可是,他既然是邪恶天使,就按照自己的邪恶本性行事,县官不如现管。

一下子就抽调了他能使用的能量上限,向那个机车击出。

“轰隆隆!”

整个机车全都被无比巨大的能量笼罩,很多地方都瘪了进去,如同一条巨蟒被火焚烧,在地上跳起舞来。

不过,强大的攻击之下,机车的超级性能也体现出来。

只是跳了几下,就平静下来,那些瘪了进去的地方,也都恢复了原状。

最不可思议的地方,还是车厢里面的人,他们只是被震得有些发晕。

除此以外,大家全都安然无恙,连一个受轻伤的人都没有。

如果是普通车厢,受到这样的领域攻击,估计个个都是死,连囫囵尸体都难以保全。

一招下去,没有什么效果,邪恶天使眼睛都红了。

他最大的特点就是见不得别人的好,别人不受苦受难他就难受。

他没有达到目的,立刻就要变本加厉,加大攻击的力度,开始调动三分之二的领域力量!

如果这个要是调动成功,他的那个领域就会毁坏不堪。

这个后果,除了他这个不顾后果的邪恶天使以外,没有人愿意看到,包括撒旦。

撒旦一直在盯着他,对他的邪恶本性多加了一份小心,一看他要铤而走险,当即出声喝止。

“邪恶天使,立刻给我住手!这还哪到哪儿,你就拼命了?真是岂有此理!”

然后,凌空一道约束力打出,把邪恶天使揪了回来。

他还真不敢耽搁,稍有迟疑,目前这个世界的秩序就会被这个小子给搞坏。

经过这通实验,撒旦对那个机车组合的能量有了大体的了解。

同时也知道了那里面都有谁,原来是那个庞然大物的第一把手在里面。

撒旦知道了这个情报,多亏了诱拐葛朗木的那个柳枝儿。

她幻化成媚茵的样子,让葛朗木以为入了洞房,立志要作一夜百次郎。

最后因为葛朗楼和媚茵的打扰,才作了六十四次。

主持这事的柳枝儿,可不是只看西洋景,她充分利用了这个机会。

也就是每一次葛朗木作完一次郎,她就怂恿他说出那个庞然大物里面重要人物的名字。

结果,还没有到十次郎,百里良骝等重要人物的个人信息,就被葛朗木出卖了。

由此可见,色字头上一把刀,果然不错!

葛朗木不但把自己的命斩掉了多半条,六十四郎以后成了人干儿,还把许多人的命,都至于危险境地。

现在撒旦就在那里一个一个研究,要夺取他们的性命呢。

想想撒旦的能量,让他给惦记上,该有多么危险?

仅此一条,葛朗木就罪该万死了!

撒旦知道了这些情况,今后的斗争就有了很大主动,这次收获不小,来日方长,以后再打。

撒旦撤走以后,葛朗楼提着葛朗木、挎着葛朗木慌慌张张赶了过来。

百里良骝一看他们,怒火冲天,大吼一声:“将这两个违反军纪的败类抓起来!葛朗楼重打一百军棍!葛朗木挂在旗杆上,示众三天,以儆效尤!”

保膘队的六个小伙子,听到百里良骝的军令,如同一阵疾风刮过,三下五除二,就将葛朗楼给捆了起来。

一看就是干这件事情的好手。

本来他们还想将葛朗木也同样处置,可是一看他那个样子,还是算了,让他跑他都跑不动了。

如果不是葛朗楼提着他,葛朗木连站都站不住。

还有那个一直挎着葛朗楼胳膊的媚茵,一看葛朗楼被擒拿捆绑,也是急了,坚决不撒手。

同时,还拼尽全力,和那些保膘干仗。

武凌霜看到那些妖里妖气的女人就有气,而且识别能力特强。

别看媚茵表面上很是端庄贤淑,武凌霜好像长了一对火眼金睛,一眼就看出这女人骨子里非常激情荡漾。

看她不服从命令,还想反抗,武凌霜带着其它女保膘唰的一声,就冲了上去。

一把拉开媚茵,警告她胆管再动一动,立刻就对她实施严厉的管制措施。

这个时候,葛朗楼也要求她不要动,看着就行了,探险队是一个仁义的队伍,不会冤枉好人。

然后,葛朗楼对着百里良骝大喊一声:“冤枉!”

他也是够沉着的,两个保膘都已经举起了刑棍,就是旧社会公堂用的那种水火棍。

平时可以当武器,执法的时候,可以用来打人。

自从百里良骝颁布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以后,百里良骝就把他的保镖队当作执法队。

六个男队员,每人一根水火棍,充样子。

原本大家还以为百里良骝多此一举,没有想到今天真的用上了。

保镖队的六个男子,百里良骝给他们的任务就是对男犯行刑。

武凌霜和其他五个女保膘,则负责女犯。

这个百里良骝心中有数,可不能让这些粗老爷们去对付女人。

他的队伍,是一支文明之师。

毕竟葛朗楼是自己人,百里良骝虽然坚持军法森严,说话的权力还是不能剥夺的。

“哪里冤枉了,你老实道来!若有半点谎言,罪加一等!”

然后对公子婠霭说:“查查军法执行细则,罪加一等是什么刑罚?”

公子婠霭是一个优秀大秘,这些早就烂熟于心。

听了百里良骝的询问,当时就大声报了出来:“罪加一等,就是再加一百军棍,一共打二百!”

葛朗楼暗暗叫苦。

这二百军棍打完,我比那个倒霉的弟弟也硬挺不了多少了。

哥儿俩一起成了软塌塌的面条。

“最重要的事情最先说!我说完以后,别管你同意还是不同意我的请求,都不要惩罚我弟弟了!葛朗木已经频临死亡,不但不能承受惩罚,还需要赶紧救治!他的惩罚,我承担了,打完我以后,把我挂到旗杆上去,行不行?”

百里良骝说:“不行!”

遭到了断然拒绝,葛朗楼心中黯然失落,难道不给一丝希望?

又听百里良骝说:“你们违反了军纪,哪里有条件可讲?你先说说情况,解释一下为何如此行动,有理的话,可以酌情考虑。”

“我弟弟他是色迷心窍,才被诱拐进入一个天大的骗局!他所谓的和那个妖女进入洞房,并没有什么共枕同眠,而是唱了一夜独角戏!独角戏你们明白吧?就是一个人在那里蹦跶,我弟弟又不是什么柏拉图,崇尚精神恋爱,他当然追求的是鱼水之欢!结果我弟弟在那里只有一条小鱼在干地上游来游去,如果我不去,他非****不可!既然我打断了他,他还是当了一夜六十四这次郎,不是,是半夜!我亲眼目睹,我弟弟趴在那个架子上耸动,那个妖女衣装整洁,站在一丈之外看热闹,根本就和弟弟没有肌肤之亲!而那个架子上,都是我弟弟六十四次郎付出的精华,弄得他本来就不强壮的身体,又瘦了一圈,成了一个人干儿,他受到的迷惑如此之深,一条命只剩下了少半条,还在那里发誓要作一夜百次郎呢!我把他提回来,就是要你给他救治,不然他肯定死了,我跟你说,我死了不要紧,他死了可不成……”

葛朗楼还有述说这个葛朗木如何重要,被百里良骝打断。

“他对你的民族如何重要,不是我要考虑的事情!军法无情,如果因为违反者重要,就可以荒废,岂不是形同虚设?断乎不可!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他没有自己把自己搞死,我就不会让他在受罚当中死去!一旦执行军法结束,严肃了军纪,警示了众人,我就安排给他治疗,至于他是否认罪悔改,得到谅解,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好了,你弟弟这件事就这样了,悬挂三天,已经是最轻的量刑了,如果不是考虑他的受到了诱拐,只是警惕性不高,而不是故意出卖探险队的绝密情报,让他死十次都是便宜他了!”

葛朗楼一听,心中巨震。

心道,里面一定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细节。

回想了一下,弟弟那个时候已经完全出于一种失去大脑的状态,岂不是心里有什么就往外倒?

那个不争气的弟弟葛朗木,已经在那个无前一号里度过了地球年二百多年,什么事情他不明白?

即使无意识说出来的,也必然是那里的实际情况,这些事情对敌人来说,绝对是绝密情报。

葛朗楼可不怀疑百里良骝是诈他,他认为百里良骝统领全局,绝对有手段了解那些情况。

对葛朗木在这一段时间内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

而那个时候,葛朗楼自己,可能正在和那个贤淑女子良性互动呢。

唉!那个倒霉的弟弟,就不要管了,如今之计,只能相信百里良骝能够顾全大局,留那小子一条小命。

“那好,葛朗木的事情,我就不多嘴了,只求留他一命。”

“这个我自会留意,现在说说你自己的事情,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百里良骝一指媚茵。

如果没有那些女保膘严加控制,估计她早就冲了过来。

因为有万语通的帮助,这些对话媚茵全都听得懂,因为她知道葛朗楼面临的是什么样困境。

他就是一心要解救葛朗木,甚至不惜以身代他受刑。

可惜的是因为那个猥琐男子的罪行太严重,那个管事的小子就是不松口。

那个管事的叫作什么百里良骝,也是美男子一枚,本来是本姑娘的上选来着,可惜的是狼多肉少,好几个看似较弱实际上很是凶悍的姑娘围着他,让本姑娘觉得狗咬刺猬无处下嘴,只好知难而退,退而求其次,这才选中了葛朗楼这个次一点儿的帅哥。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