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难怪她有这个想法,因为她那个师傅,经常给她描述地狱的情况,而且还多有夸赞的语言。

估计对于地狱的真实情况,那些堕落天使里面,只有撒旦知道得最清楚。

可是他会把真是情况告诉跟着他跑得其他堕落天使、还有后来的罪人吗?

难道他告诉他们说,哪里到处都是彻底的黑暗,又有硫磺燃烧的熊熊烈火永远燃烧?

还有专门吃人心的虫子不停啃咬?

污秽天使跟撒旦的关系比较亲近,他知道的情况应该比其他天使多一些。

不过他也不会告诉别人的,哪怕是他的徒弟媚茵。

而且更大的可能就是因为他喜爱他的徒弟,所以那些不好的东西,就更不能告诉她了。

可见,在堕落天使内部,也是没有什么实话真话,到处都是谎言充斥。

“没死!我们都得救了!我们现在停留的地方,是我抢来的这个机车,然后和他们断然决裂,接着就把你放在这个车里,远离他们,停在这里。你看看周围,就是原先你要进来的那个所在,就是我们许多人乘坐和休息的地方,当你好点儿,我再给你详细介绍,现在你的唯一任务,就是好好养伤!”

媚茵一听,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下来了。都说女人是水做的,看来古今皆同。

不管是七情六欲哪一种,感情充沛的女人,都可以用泪雨滂沱来表示。

现在媚茵表示的,就是高兴和感动。

高兴的是两个人脱险了。

感动的是自己选定的这个冤家,竟然可以为了自己,连命都不要了,甚至反出了那个强大的庞然大物。

这不就是祖奶奶期盼的那种如意郎君?

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得到了!

她本来就是全心全意想和葛朗楼永远在一起,现在更加死心塌地了。

恨不得现在就入洞房,让那个心上人,当个一夜十次八次郎。

想到动心处,她就要爬起来抱一下葛朗楼,没有想到刚一动弹,一阵钻心的疼痛从腰上传来。

原来她的腰伤甚为严重,就是心情再高兴,也不可能短时间呢治好腰伤。

葛朗楼赶紧帮助她重新躺好,各种询问安慰源源不断的送了过去。

让媚茵感到前所未有的欣慰,很快就不疼了。

接着,葛朗楼也不管什么规定不规定,从栽种一点原那些植物的地方摘下来一个水蜜桃,让媚茵吃了。

葛朗楼这样做,是冒了极大的风险的。

这风险来自两个方面。

一个是这种食物本来是专门给他这个探险队员吃的,因为他不但是探险队员,而且还是探险队的高级领导,荣膺探险队特别顾问一职。

违反专用原则,他可能受到惩罚,最基本的惩罚就是取消他的这种特殊供应。

另一个就是媚茵,因为所有亚丹后裔,都受到了造物主尘归尘土归土的诅咒,媚茵也不例外,所以她根本没有权力和资格吃。

贸然使用,也是面临造物主严重惩处。

严重到可能当时就将她处死。

那种水蜜桃,香甜美味,媚茵从来没有吃到过。

古今中外有一个惯例,那个就是,凡是美女,都爱美食,媚茵也毫不例外。

她开始小心翼翼尝了一口以后,食髓知味,再也停不下来。

随后就急速地咬动起来,一直到将这个水蜜桃吃完。

吃完了,才想起要分给那个傻瓜尝尝。

让两个人都备感惊奇的是,她一路顺风就吃光了。

竟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所有可能的惩罚,一个也没有降临。

非但如此,还有诸般好处,媚茵很快就感受得清清楚楚。

第一点,就是她不饿了!

她本来奔波了一夜,早就饿得饥肠辘辘了。

这个水蜜桃吃过,立刻就饱足了。

虽然美女的饭量不大,也不是一枚小小的水蜜桃可以满足的,十个八个还差不多。

虽然这个饱足感是最先感觉到的,可是不是最高级的感觉。

真正让媚茵感激涕零的是,她的伤痛完全消失了!

没有想到,这个水蜜桃还有强大的疗伤功能。

这个特殊功能,即使是葛朗楼也没有想到。

原来无前一号上的人,向来就是拿它们当饭吃,却还没有机会弄来疗伤。

因为从进入一点原到现在这一段时间,探险队员中没有人受伤。

现在没有伤痛阻碍了,媚茵一跃而起,紧紧地抱住了葛朗楼,她要完成刚才未偿实现的心愿。

媚茵搂得太卖力气了,葛朗楼竟然被勒得喘不过气来。

媚茵热情似火,似乎已经对葛朗楼完全彻底的敞开了大门,不管是心灵上的,还是身体上的,只要葛朗楼愿意,那么就可以长驱直入。

怀中搂着这个完全对他不设防的美女,葛朗楼却心中有事,等于自己给自己设了一道防线,关注了他心中欲望的魔兽。

他是一个谨慎的人,虽然一时怒气勃发,离开了那些人。

但是他知道他内心的最深处还在那里,和那些人同在。

如果他放纵自己,为所欲为,就会一滑到底,和他们彻底分开。

还有一点,就是虽然他被媚茵所感动,愿意为她付出巨大牺牲,做对她有利的事情。

但是还没有到同生共死的程度,偶然为之可以,一生厮守,还有待进一步观察和思考。

也就是说,这个美女,到底她的真面目是什么,他心里还没数。

心知作为男子这个时候掉链子会遭到诟病,葛朗楼没有直接挣脱美女的怀抱,而是大喜说道:“你的伤!难道已经全好了?那个水蜜桃太厉害了!快来让哥哥我好好看看,还有什么特殊效果没有?”

媚茵也是对那只桃子满是好奇心,闻听立刻被转移了思路,松开了手臂,离开了葛朗楼一尺距离。

说:“对!真的神奇!我的伤不痛了,而且一点都不饿了。”

“诶呀!小妹妹你更美了!你简直就是我阅人无数的高级眼光所看到的最美的美女!你的美都超出了人类所能想象的边际了!你的美现在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什么闭月羞花、什么沉鱼落雁,全都弱爆了!你的美能够让顽石唱歌,能够让乌鸦欢笑!”

虽然两个人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但是乌鸦只会报丧这个说法还是一样的。

葛朗楼这种新颖的夸赞,听得媚茵心情高高飞扬,笑逐颜开。

而那个夸人的,夸完了才猛然惊觉。

面前这个美女的美貌,果然又在原来就最高级美的基础上,增加了百分之二十。

正所谓美艳不可方物!

正在不知道天高地厚也不知道身在何方,媚茵听到了一个声音。

“媚茵!你在哪里?听到呼唤以后,给师傅回话!”

听到这个声音,媚茵神情一滞。

顿时想起师父交给她的重大使命。

那就是偷取对方的那个庞然大物里的机密。

这个任务,很明显,她已经完成了。

凭她的聪明,已经明白现在她的所在之地,就是那个庞然大物的微型版。

虽然在外形的尺寸上,远远不及那个庞然大物,主要功能却是一模一样的。

而且,这个小的和那个大的比较,那个大的就是小的累加。

若有必要,整个庞然大物完全可以拆散,变成最小的个人机车。

因此,个人机车是那个庞然大物的基本单位,就如同人体的细胞之于整个身体一样。

那个污秽天使对媚茵传话,使用的是特殊语言,本来葛朗楼不懂。

但是这里有万语通,结果就变成了葛朗楼能够听懂的大白话。

不过,他没有作声。

心中想的是不干涉媚茵的私人事务。

更深一层,也是对她的考验。

因为不知道她的底细,就想找机会更深了解一下,没有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

媚茵虽然单纯,也知道事情重大,听师父的话,就给自己和那个冤家的关系扎了一根刺。

甚至直接毁坏了二人继续下去的基础。

不听师父的话,那个后果就更严重。

一次不听,师徒关系即告完结,以后再也没有师父的教诲和支持。

这还不是最严重的。

最严重的是师父早就警告过她,背叛师门的下场,是立即处死!

哪怕逃到天涯海角,也一定要追回来要她的命。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浑身轻微地颤抖起来。

第一次感觉到,祖姥姥的美好理想,真的是难以实现!

找到一个心仪的男人,然后嫁给她当贤妻良母,厮守一生,是多么困难重重啊。

可是没有师父的挑选和教诲,她一个女孩子,别说找到一个好男人,就是连见到葛朗楼的机会都没有!

她的唯一宿命,就是在那个边远的穷山恶水小山村,如同母猪一样,一窝一窝地生孩子。

生活的艰辛,生产的痛苦,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还谈什么美好理想!

所有这些都让她难以下定决心,不听师父的话。

所以,让她违背师父,是她一个非常痛苦的抉择,真的难以作出。

正在首鼠两端难以取舍,那个污秽天使的声音再次传来:“媚茵爱徒!你在哪里?听到呼唤以后,给师父回话!师父现在非常担心。”

那个语调,虽然通过万语通传译以后有些和原版不同,但是心情焦虑还是可以清楚地感知的。

葛朗楼清楚地看到,媚茵的娇躯有是一个颤抖,比上一次的幅度还大。

葛朗楼忽然意识到,这是一场夺人大战!

眼前这位美女的心归属于谁,谁就是这场大战的胜利者。

思虑到此,他就断然不能旁观了。

于是,葛朗楼快步走向前去,双手轻抚媚茵圆润的双肩,关心地问道:“小媚,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有什么心事吗?来告诉大哥哥,就把哥哥我当作你的亲人,有什么疼苦,哥哥和你共同承担;有什么烦恼的心事,哥哥给你排解忧愁,我会一直和你站在一起的!”

听了葛朗楼这话,媚茵高兴得简直就要昏了过去。

哥哥一直和我站在一起!

那么,和躺在一起还远吗?

祖姥姥的美好愿望,真的可以在我这里实现哎!

不久以后,我就可以带着心上人,去看看祖姥姥,让她老人家也高兴高兴。

嗯,也许带着儿女过去?

带一个过去,还是带一群过去?

女孩本来就是充满幻想的族类,在媚茵的那个年龄,更是想象力丰富,那将来无限美好的蓝图,在她那小脑袋里,就一幅一幅地描绘出来。

如果任凭她这样下去,估计几个小时,甚至几天都不会从那些幻想中走出来。

葛朗楼虽然不想干涉她如何决定,但是还是提醒了她一句。

“那个说话的是谁?难道你不用回答他的问题吗?如果你不想回答,就可以置之不理!虽然他说话你能听到,但是他是看不到你的!我们这里说话,他也听不到,这是这辆机车的特殊功能之一,所以,还是一句话,哥哥和你站在一起,你想怎样,我都支持你。”

听了葛朗楼如此说机车的性能,媚茵心神大定!

只要师父找不到她,她就不怕了。

原来,自从她和污秽天使确定师徒关系以后,她一直就在师父的注视之下,没有一刻脱离。

以至于她不论作了什么事情,师父都是一清二楚的。

其中,她的刻苦努力,受到肯定和夸赞;不足和缺点,也受到不少批评,甚至惩罚。

如果不是现在的任务对哥哥有伤害,她依然会听师父的,报答师父的恩情。

但是现在,报答师恩,就要伤害哥哥,二难选择,她只能跟着哥哥走!

她心意已定,对葛朗楼说道:“那个说话的是我师父,他派我来,就是要窃取你们的情报,向他报告,他再汇报给那个老大!我决心已定,从今以后,和我师父一刀两断!再也不会回答他的呼叫,更不会主动联系他。”

葛朗楼鼓励她:“好!以后有哥哥罩着你!现在你先好好休息一下。”

其实他也很累了,也需要透彻地睡一个好觉。

于是,二人切断了一切对外联系,进入酣睡状态。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