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怜话音才落,就听到一声哀鸣。

嗷呜……呜……

一个比小怜还乌黑的东西钻了出来,也是小怜刚才呆的那个废墟构成的洞穴。

看来它们是同病相怜,不知道怎么找到一起的,然后互相掩护,一直坚持到现在。

大灰也是软弱不堪,原本强壮的老狼体格,现在还不如癞皮狗健壮。

硕大的狼皮松松垮垮地披在身上,肋骨清晰可数。

它听到小怜叫它,自然是心急如焚,飞快地向无前一号跑来。

虽然饿得要死,它的辨识能力却不差,直接奔小怜跑来,即使无前一号依然是隐身状态。

可是它想快跑却心有余而力不足,速度很慢不说,中途还突然歪倒,看样子已经筋疲力竭无能为力了。

就在它就要一头栽倒的时候,突然狼腰一紧,被人凌空提起。

大灰吃了一惊,虽然已经没有力气,还是调转狼头,一口咬了上去。

那人正是花鲜生,胳膊被咬,却无动于衷。

别说现在的大灰,即使是身强力壮巅峰时期的大灰,也不可能咬得动他现在的胳膊。

那可是经过基路伯锻造过的身体,比他原来的宝剑还坚硬。

花鲜生被咬,轻轻骂了一句:“笨大灰!”

大灰虽然笨,记忆力却好得出奇,比如在哪里偷过一次鸡吃,一辈子都记得。

对花鲜生的声音虽然没有那只鸡牢记的程度,也不差,因为之前和他相处的时候,听到他的声音,几乎等于好吃的东西就来了。

当然大灰也不是那么物质主义,还是很珍重和花鲜生的友谊的。

现在一听到这个声音,它的眼睛里竟然流出了浑浊的眼泪。

这声音就代表着安全、代表着苦尽甘来、代表者许多好吃的!

赶紧松开嘴,还伸出舌头给他敷平了刚才咬伤的伤口,尽管实际没有。

花鲜生也没有说啥,这种时候说什么这笨大灰也搞不明白。

进入机车,花鲜生也没有松手,依然提着大灰,让它接受众人的检查和治疗。

这大灰的身体确实强壮,显然比小怜强了不少,也许是它没有小怜那种心力的付出,而是躲在了小怜的身后,让小怜给它遮风挡雨。

毕竟面对那种险恶的情形,大灰的那点能力不管事,而且智力不行,出去就是找死。

感到大灰恢复了不少,花鲜生就撒手让大灰自己行动。

大灰显然不如小怜文明程度高,比如它就不会小怜那样的罗圈揖,只是学者摆几下尾巴。

这个也纯粹是狗表示感恩的动作,大灰和小怜学的,正好现在用力表示它的感恩心情。

可惜的是,它连尾巴都摆不好,只是生硬地动了两下,就停止不动了。

让尾巴一贯坚挺地竖立或者倒垂的大灰学狗摇尾乞怜,真的是强狼所难。

不过,大家也都知道大灰也是尽了心,全都纷纷安慰并且夸赞它,说它的尾巴摇的特好,简直摇出了一朵花,绝对世界第一。

大灰难免得意,过了一会儿,才突然大叫:“红蛇、白鹤!你们还不赶紧滚出来?”

众人一愣,第一个反应就是还有其它动物?

然后就有了比较,果然不如小怜聪明。

你看,你应该第一时间想到那些一起受难的战友才对。

很快,从同一个废墟洞穴中呼呼啦啦飞出一群黑灰灰的东西。

花鲜生知道那是白鹤,可是现在只能说那是黑鹤。

因为它们全身没有一丝一毫白鹤的白色。

它们的身上依然缠着红蛇,可是红蛇也不见了那些触目惊心的红,也都是一色的黑。

也不知道是黑土落在了它们的身上,还是被黑烟的熏陶给它们改变了颜色。

花鲜生举目看去,这些白鹤红蛇的组合虽然观瞻不雅,气色还是不错,估计是因为它们的持久性要高于小怜和大灰所致。

看到白鹤红蛇组合足有一百陆续飞过来,花鲜生轻舒了一口气。

真不知道它们是怎么躲过去那场灾祸的,竟然保持了如此之多的有生力量。

即使只有一个组合也弥足珍贵,因为它们经验丰富,经历生死,不但战斗力强,而且靠得住。

竟然有一百对组合,必将成为花鲜生进入万星盟那个陌生的领域一支靠得住的力量。

这次花鲜生没有去给它们拦腰抓住带回机车,而是打开机车大门,直接放了进来。

一来是这种机车对它们来说并不陌生,而来看到小怜和大灰在里面安然无恙呆着,识别能力特别敏锐的白鹤红蛇组合毫不犹豫飞进机车。

里面的众人齐帮动手,灵魂力、医治术、百媚一笑一起上,即使没啥本事的狗蛇也不知道哪里端来一盆水,清洗它们身上的污垢。

时间不长,这些红蛇白鹤就白的白红的红,重现往日的光彩了。

然后,大家就给它们弄来一些吃的喝的,都是源自一点原的原始品种,吃过喝过它们全都完好如初。

所有的人全都兴高采烈,比抓到十万炮灰还高兴。

最起码的是,这些红蛇白鹤不用使用那些紧箍咒,就完全没有问题。

当然最宝贵的是有了小怜,花鲜生得到一个最得力的助手,可以用小怜来担任统帅掌管所有的动物同盟军,这个要比狗蛇厉害一万倍。

简直把花鲜生高兴坏了,觉得人生都完美了。他竟然把小怜看成了一个人生知己,尽管他知道那不过是一只狗,而且还是可怜的狗,而且是小狗狗。

狗蛇看到小怜的丰采,也觉得自己颇有不如,自动地把狗枢这个职务让给小怜。

狗蛇甚至觉得自己不如大灰,即使那些红蛇和白鹤,自己也自愧莫如,看看人家白得醒目红得耀眼,多厉害?

不过小怜大度,谢绝了狗蛇的好意,让它继续保有狗枢职位,拥有这个荣耀。

这也让狗蛇深受感动,因为狗蛇也是要脸面的。

现在至少在名义和以前一样受人尊敬。

花鲜生既然和小怜友好,当然就尊重小怜的意见,当然也觉得让小怜当狗枢是对它的一个羞辱,尽管那也是名副其实实事求是的一个头衔。

虽然小怜对头衔不看重,但是花鲜生既然是孔毓良的徒孙,就知道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遂,给它封了一个控枢,职权范围是掌控所有的动物同盟军。

大灰也被委以重任,不过凭它的性格,没有另起炉灶,而是在小怜属下,当然控襄,就是控枢的副手。

花鲜生直接给了它一项授权,就是无论何人敢伤害小怜,特许大灰上去就要他一口,不用请示。

大灰一听这个,比得了狗头金还高兴,口水直接就流下来,足有三尺多长。

那是半点矜持都欠奉。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