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

苏定圆的八段尸身还没有落地,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响彻天空。

苏定方冒死冲了过来,将他兄弟的八块尸身收走。

这也难怪他心痛,因为这是他一同来到这个地方的唯一一个至亲的亲人。

还有一个人,也算至亲,但是那人显然不把他当至亲,让他一言难尽。

总而言之,既是至亲的亲人又能和至亲亲人一样对待的,只有苏定圆一个。

这样独一无二的亲弟,就在他眼前,被他追求的女人一画戟砍成八段。

他如何能不痛心疾首。

他觉得自己的心,也碎成了八段。

从此以后,别说他不能再继续追求窦线娘,就是窦线娘倒追他,他也不可能同意了。

杀小弟之仇,不共戴天!

窦线娘杀了一人,大概心中的愤恨得到了部分发泄,没有再继续追杀,看着苏定方收走了苏定圆。

勒住战马,没有继续追赶。

花鲜生心中震撼。

刚才还说要验证如何一画戟砍八段,立马就在他眼前出现。

这个女人果然不是善茬,果然武艺高强,说到做到,说砍八段,就砍八段,一段不多,一段不少。

还有,这女人果然心狠手辣,她要砍的人本来是苏定方,目标一鹿,误中一獐,但是八段却丝毫不差。

这种心性,罗成哥会喜欢吗?

记得刚才师父小姐姐介绍,这位窦线娘作为他的原配,可是十足的贤淑善良。

难道是多年的隔离思念成疾,让她的性格发生了质变?

那边苏定方对苏定圆作了快速处理,决定立刻走人。

赶紧回去看看能不能让小弟他有所挽救,不过,走之前,撂下一句话。

苏定方定定看向窦线娘,似乎要记住最后一眼:“窦线娘,从今往后,我与你一刀两断,再相见,就是你死我活。”

窦线娘冷冷回复:“自从你害死了我夫君,你就是我的死敌,与我窦线娘不同戴天。”

苏定方心中一凛,看向那个依然露出的小白脸,也就是花鲜生。

心中了然,果然还是那些客人揭开了真相的面纱。

就凭这,我苏定方也一定置他们于死地。

我弟弟之死,实际上要记在他们的头上。

花鲜生现在的感知能力,超出常人二百倍,一看那苏定方的眼神,就知道了他的心中想法。

在赞赏他机敏的同时,也不屑他的心态。

明明是你害死了我的罗成哥,所有的惨剧源头都是你自己,包括你弟弟的死,还好意义怪别人。

就凭这,不知道你就害死了多少人,你就是死,也是死有余辜。

你弟弟,既然和你关系亲密,也肯定是你的帮凶,也就难逃死有余辜四个字盖棺定论。

花鲜生很短时间内就想得如此透彻,可知他现在通透事物本性的能力多么强大。

苏定方没有继续废话,驱使土色大球迅速退去,眨眼之间就是眼前一亮,只剩下线星一个球。

看过一场龙虎斗,正事该干还得干,花鲜生道:“祝贺小姐姐赶跑了仇敌,也算了却一番心事,小姐姐过来,我们继续聊天,我还有问题请教小姐姐呢。”

听见这个让人喜欢的小弟弟说话,窦线娘转过头来,冷峭的颜面已经光风霁月。

问道:“小弟弟有问题你说,那只苍蝇太讨厌了,已经被小姐姐我赶走,再也没人打搅了。”

花鲜生听了,露出苦笑,虽然只有一丝丝。

因为他的听力超强,已经听到了远处再次传来大球滚动的声音,虽然不是硬碰硬的摩擦,只是空气的挤压,依然难以无声无息。

他已经熟悉那种声音,估计又有球来,也就是又有人来。

显然窦线娘没有花鲜生的听觉水平,还奇怪呢。

“小弟弟,怎么又停了,你问呀。”

花鲜生道:“小姐姐你还有其他客人要来拜访吗?”

窦线娘道:“没有呀,小姐姐今天只有一位不速之客,就是小弟弟你……”

话没有说完,突然脸色一变:“难道是她?这样的事情发生,她的耳朵最长了!”

话音未落,一只大球携带风声,横冲直撞向他们所在之地砸了过来。

那是一个在规模上可以媲美线星、定星的星球,不同的是整个星球都是青色,散发着幽幽的光芒,令人感到一股冷森森的杀气。

花鲜生好奇心特强,问道:“小姐姐,这又是什么客人来访?”

窦线娘已经没有刚才的光风霁月,重新恢复到冷峻颜色,声音也冰冷刺骨:“什么客人来访,她是我的第一号敌人!我不告诉你她的名字,也不准你知道她的名字,你离她要多远有多远,否则……”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飘了过来:“否则如何?窦线娘,你顶多和我打个平手,能奈我何?那位小哥哥,我单幽幽亲自告诉你我的芳名,小妹妹我叫单幽幽,记住呦。”

这不是单雄信的小妹吗?

窦线娘听了大怒,骂道:“你个不知羞耻的背道妇人,还小妹妹呢,不怕羞死个人……”

单幽幽立刻反唇相讥:“窦线娘,你给我少扯!你这个妒妇,罗成小哥哥都不要你了,你还在那里自充大房,东拦西挡,唯恐我和其她小妹接近罗成哥哥,你还是费心先自己贤淑一些,让罗成哥哥收了你再说吧,否则,你就成了第一号妒妇了,那样,以后我们同归罗成小哥哥的时候,日子都不好过。”

现在没有花鲜生什么事情了。

按道理他应该招呼新来的单幽幽这位小姐姐,秉承自己的一贯传统,可是有窦线娘在,他就不敢了。

也不是不敢,就是不能干那种蠢事,否则能不能得到单幽幽的接纳难说,伤害到窦线娘是肯定的。

凭她护着罗成哥的作派,就是唯我独尊的风格。

以此类推,小姐姐这个名号估计也让她一人独占了。

再说,单幽幽已经叫他小哥哥了,按照清理,他该叫她小妹妹才对。

如果只有二人,花鲜生早就叫了百八十声了。

可是目前,他就绝对不能叫单幽幽小妹妹。

他敢叫,窦线娘敢给他一画戟砍成十六段!

哼,反了你了,敢说我比那个小妮子老?

唉,我花鲜生好难啊。

进退两难之际,眼睛就溜向青球上的单幽幽。

啊!

一看之下,花鲜生大吃一惊,惊叫出声。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