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骑头驴也好,花鲜生也不会惊叫。

可是,单幽幽骑的,竟然是一头猪!

而且那头猪,还特别有灵气,看到了花鲜生正在偷看它,还神气活现对他眨了眨眼。

似乎是在回应一个花花公子特殊招呼。

这下搞得花鲜生完全没有防备,不由惊叫一声,让人以为出了什么意外。

大家转目观瞧,无不感觉惊奇,打仗骑猪,都是第一次看到。

只有窦线娘熟知这个情况,鄙夷地说道:“只有最脏的人才骑最脏的猪!你竟然在这事情上也搞出噱头来,简直是不知道羞耻。”

单幽幽也生气了:“你个妒妇!不要羞辱我的猪猪!你哪里有资格说它们,它们比那些无耻的人强百倍你知道吗?自从我收留了它们,它们就从来没有背叛过我,人能比它们吗?”

这个大概不好针锋相对,窦线娘声音低了八度:“这个虽然如此,它们估计比人强,实际上比某些人强,不过那不是忠诚,它们没有离开你,是因为你喂它们吃的。”

“嗯,那是当然!我喂它们吃的,它们对我忠诚;可是有的人我把命都给了他,他依然背叛了我,难道我说猪比人好,不对吗?”

“嗯,对!这点我赞成贤妹;不过我想,里面也许有什么秘辛,或者是有人故意骗人……”

花鲜生听着二人一边打架打得不可开交,一边还在寻找共识,不知不觉都在围着一个人转,心中不禁感到自己心中的英雄罗成哥果然了得。

两个小姐姐的吵架他也劝不了,索性不操心,转而注意那些猪猪。

单幽幽乘骑的那只显然最厉害,它的后面陆陆续续又跑来许多,上面都骑着单幽幽的女护卫,所有猪猪的相貌都差不多,憨厚可爱,看来那个主骑猪猪是它们的一家之主,从它一本开出万枝,然后开花结果。

单幽幽本人也是窈窕淑女,也是君子所好的一只逑,手中一杆鸾凤大刀,也有五百丈长,重量十吨以上,那只猪猪的承重能力绝对出类拔萃,竟然没有任何吃力之感,在场上跳跃自如。

这就让花鲜生思考一个问题了。

难道这五百丈是星球上的制式长度?

怎么不管是马还是牛甚至是猪都是这样?

还有那个兵器也是这么长大,不是也是配套的制式吧。

既然那头猪和他交流,他就把这个问题给它扔了过去。

其实,他是不抱很大希望的,因为只有正常的生物才可以顺利通过万语通交流。

而异种生物,基本规律是不能交流,只有极少数特殊情况才可以。

没有想到,这猪猪真的可以通话!

猪猪没有客气说道:“看你挺聪明的,你可真笨!”

那猪猪不大看得起花鲜生,似乎和他说话比较降低智商,不过猪猪还是比较善良,没有打击花鲜生。

“你要知道,这里是星球耶!星球,哪怕是其中一个最小的小兄弟也是硕大无比,比如我这个幽球,这个名字原来可没有,自从我主人幽幽夺取以后,才取了这个名字。单凭取名这个规矩,就知道我们该有多文明,那就是不管是谁,只要夺取了那个球,就用他们名字中间的一个字作为那个球的名字,这就叫命球权,厉害不厉害?”

花鲜生表示佩服,心中却暗想,这都可以吹,别说球,地表那里是个人都有名字,所有人都对自己的儿子有命名权。

你看我骄傲而吹了吗?

猪猪又说:“比如你有什么名字?我可以给你示范一下如何使事命球权。”

花鲜生无语问苍天:“花鲜生。”

猪猪叫道:“有了!你的球就叫‘鲜球’!太棒了!秒成,这就叫球名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所以你的第一个球就叫鲜球,因为名字是我给你取的,上面的所有收入我可以分成十分之一。”

花鲜生心道,怪不得呢,原来如此!遂问道:“你要那些东西干什么?”

猪猪终于露出嫌弃的神色:“你可真是比我能设想的笨更笨!这是猪猪经济你懂不懂?我不抽成十分之一,我怎么能保持我猪猪肥胖的体态?更主要的,怎能保证我猪猪的猪子猪孙猪重孙猪玄孙肥胖丰满的优良传统?怪不得你只是小白脸,没有我猪猪得以自豪的丰腴。”

花鲜生差点没有憋成内伤,还能在那里站着,将他那有损丰腴的小白脸展示在视窗,说明他的忍笑功夫了得,君不见黑丫白丫、小怜、狗蛇他们都躺倒了一片。

只有大灰还金鸡独立,不是它能忍笑,而是它的搞笑细胞太少,不能与人同乐。

它还在那里自夸:“你们这群笨蛋都是只顾自己高兴,看我!我要以保护小花儿为重!”

就在这个时候,咣当一声响,两个女人那边出事了。

众人定睛一看,也没有什么大事,原来两个本来已经说到一块的姑娘又说岔了,步入正轨,开始动手。

那个单幽幽脾气火爆武功高强,手中那杆鸾凤大刀舞动的如同风车一般,根本看不到它的运行线路,对着窦线娘猛砍,口中还在吆喝:“砍死你这个妒妇,抠门贼!给你分享罗成小哥哥你不干,非要吃独食!我砍死你,看你还怎么吃独食!”

正在和花鲜生聊得火热的猪猪听到一个吃字,立刻被吸引了过去,匆匆结束这里的座谈会:“小鲜儿,别忘了我在你鲜球的分成,最好给我多加几成,我缺吃的!”

然后转身过去,用宏大的杀猪叫声喊道:“吃独食!我猪猪来了,那是我的拿手好戏!”

窦线娘都给气乐了,方天画戟横呼啦一个大圆环,笑骂道:“瞧你比猪还笨的一个单幽幽,它都知道吃独食,你竟然傻到不知道,还不如让我一画戟砍砍成八段!”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花鲜生当时就一哆嗦。

可别!你剁那些臭男人还行,美女可绝对不行!

那就太难看了。

花鲜生看热闹也看得不得心静,恐怕罗成哥的那些暗幕者受伤,最终让罗成哥难受,就不好了。

同时,他也不知道罗成哥还有多少这样的牵连,现在除了苏定方那个男人以外,还有这两个女人,似乎还不是正主。

那么罗成在哪里?其他人都在哪里?

看来只有透过这些人才能进入三台星群。

到了那里,才是太微垣的开端,我不能在这里荒废时日!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