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鲜生的视力非比寻常,自然视力堪比高倍天文望远镜,听到那些情报员的警报,立刻四周一看。

只见从三个方向有三个金光闪闪的大球正在飞过来,眼见越来越大,目标正是他们所在的地方。

这时,三个情报官已经落地,各自来到自己的主将面前,汇报具体敌情。

只听脾气直爽火爆的单幽幽骂道:“又是那个王金禅,她怎么就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还追着罗成哥不放?明明是罗成哥嫌弃她,甚至想杀了他,只不过罗成哥心地善良,放了她一马,她怎么恁么没有自知之明?过来也好,看我一刀砍她两段!”

恐怕花鲜生没有记住,闻人异馨来到花鲜生近前,小声地再说一次王金禅的情况。

这王金禅本是燕京老王爷王佐天的小女儿,生得面若桃花美如天仙,对挑选夫婿一事从来就是眼高于顶。这天前去郊外游春,不想正遇到刚刚救了表兄秦琼回来的罗成。

那小英雄虽然风尘仆仆,可是依然英雄本色,白马银枪,盖世无双。

当然,这是在王金禅眼中,既然看对了眼,就被王金禅心中确定这才是自己美满的夫婿。

她也不避嫌疑,赶紧袅袅婷婷地上去打招呼,还想和罗成一起游春,增进友谊,成就好事。

可惜的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那罗成救表兄是偷着去的,正被老爹罗艺追查,面临惩罚。

所以只是看了这个不甚懂事的大家闺秀一眼,打马而去。

自诩天姿国色的王金禅顿时恼羞成怒,对罗成因爱成恨。

要不说自作多情坏事呢,其实罗成那一眼根本没有看清王金禅的容颜。

罗成虽然年少英雄精力旺盛,几天几夜奔波也挺劳累,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那时正是他打盹的一刻。

从这以后,王金禅就说动老王爷王佐天满世界追杀罗成,说他欺负然后辜负了自己的爱女。

可是,他们父女的机心终归无用,罗成早就杀向隋末初唐的惨烈战场,并且死在其中。

王金禅不能如愿,更加恼怒,竟然放出风声,说是罗成背信弃义,想杀了她图财害命。

所以这个原因和因此而来的追杀令一直有效,直到现在。

窦线娘大怒道:“这个毒妇简直是信口开河!我问过罗成,他连王金禅是谁都不知道!”

与此同时,她自己的情报官汇报了另一个金球的情况。

几乎是在同步,闻人异馨也介绍到了她的见闻。

那个金球的主人是扈金娥,乃是青州府府主的千金。

事有凑巧,就是那次罗成解救表兄秦琼的时候,在闹市路过,经过扈金娥的绣楼。

嗯,也许是她自己的绣楼,也许是她正在游玩的场所,无关紧要了。

反正是打了一个照面,其实只是一方的故事,扈金娥见到罗成,罗成没有见到扈金娥。

情节虽然不同,效果却是一样,扈金娥对罗成也是一见钟情。

如果罗成知道,估计他会弄个面罩蒙在脸上,以免招灾惹祸,如同后世的预防传染病那种。

要知道他惹的麻烦,比传染病大多了。

既然扈金娥的父亲是府主,应女儿的要求,就下令在全府范围捏擒拿罗成。

说是捉到以后不要杀掉,交给自己的女儿发落。

后来,一直捉不到,人都死了当然没处去捉。

扈金娥倒是没有编造谣言,只是带领一应护卫等项,出了青州府,在整个初唐地面寻找罗成。

可惜,天不遂人愿,从此以后罗成踪影皆无。

最后一位,是新月娥情报官负责侦察,他已经对新月娥报告完毕,气得新月娥大骂,拿起板门刀就要砍。

不过,刀都举了起来,却发现没人可砍,又自己放下了。

“你个庄金定世界第一妒妇,竟敢声称你才是大房正夫人,我呸!你可真不要脸!我就不说了,线娘妹妹呢?明明各方面都压你一头!你来了正好,我将你千刀万剐了事,省得你丢人现眼。”

正在介绍的闻人异馨沉吟了片刻,说道:“庄金定,正经说来,真的算是罗成明媒正娶的夫人,反而比窦线娘更正规,因为窦线娘是和罗成二人战场交锋惺惺相惜私定终身以后补办手续的,而庄金定则是罗艺和庄金定父亲幽州王庄鹏飞给两个小辈订的婚;只是那个时候战乱频仍,虽然定了婚,却一直没有来得及迎娶,等于是战乱的受害者,可想而知,两个食物链顶端的大城之王都这样,平民百姓就更凄惨了。”

花鲜生道:“小姐姐师父现在不是悲秋悯冬时刻,快说后来如何?”

闻人异馨白了花鲜生一样:“翅膀硬了?敢怼小姐姐了?还是你小姐姐多了,不在乎小姐姐我了?我警告你,我可是你第一个小姐姐!得罪了我,我让你所有的小姐姐都和你作对,就问你怕不怕。”

花鲜生道:“那是当然,你是我亲小姐姐,我不怕你怕谁?她们都是虚应故事的,快说,庄金定怎样了?”

闻人异馨一笑,这才说:“还能怎样?再有本事也改变不了天下大势!幽州本来是战乱之地,幽王战死,庄家只有庄金定一根独苗逃出生天,对罗成也抱怨不止,认为这些惨事都和他有关,从此就是满世界追讨罗成。你说罗成冤不冤?”

花鲜生道:“要我说,他既冤又不冤!那些灾难当然不是他能改变的;但是那些对他痴心的女子,他不是应该负责,让她们得到一个好的归宿吗?”

闻人异馨一愣,然后说道:“算你是个有良心的小白脸,今后就看你的了,小姐姐我看好你。”

花鲜生愣头青一个,没有经过脑筋,一句话脱口而出:“决不让小姐姐失望!”

窦线娘、单幽幽、新月娥一起过来,问计于花鲜生:“现在面临困境,三个疯丫头一起杀来,不是太好对付,看来她们是铁了心要罗成哥哥的小命,我们绝对不能应允!就是千刀万剐罗成那小贼,也是我们三姐妹的事情,哪里能交给她们!小弟弟你说,我们该怎么制服了那三个疯丫头?”

新月娥狠狠地说:“不行小弟弟你出一个狠招,让她们尸骨无存死无葬身之地,看她们还如何闹。”

单幽幽嘴狠心软,道:“尸骨无存太狠了些,要不你弄死她们,给她们留个全尸?”

看着一个一个说着狠话的小姐姐,花鲜生却看到了机会!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