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金定的卷毛紫鬃马有一个弱点,就是特别爱惜它的紫色马鬃。

爱惜到什么程度呢?

平常只要看到掉一根,就会哭天喊地,甚至一天不吃东西。

所以,庄金定是绝对不让自己的爱马看到紫鬃掉落的。

为了这个目的,她安排了两个人,专门任她的护马师,最关键的一个任务,就是在那根掉落的马鬃没有落地之前收拾起来,不让那卷毛青鬃马入目。

可是今天的情况,谁也无法阻止它发生,窦线娘那一画戟下去,斩掉的紫鬃起码有二三百根。

这对人来说,是不幸中的大幸,可是对紫鬃马来说,却是灭顶之灾,它简直觉得不能活了。

结果一声惨叫,撒腿就要从战场上逃走。

它是肝胆俱裂,觉得对方那个女人太可怕了,简直就是魔鬼,还有那个小马,也是同流合污的坏蛋。

这里一秒钟也不能待了,离得越远越好。

可是庄金定不能跑!

她来的目的是寻找罗成哥哥,首先就是清楚障碍,就是对手的三个女人,打死最好!

现在一事无成,如果跑了,算什么事?

当然,如果能平安逃跑,还是侥幸,关键是她跑得了吗?

那个手拿画戟的女人,绝对是心狠手辣之辈,我的小卷毛好紫鬃那么可爱,她都下得了手,姑娘我本尊她就更加恨毒了,肯定就如同她说的,一画戟砍我八段。

还有就是,我们六大金锤,一向所向无敌,我跑了,估计她们两个也完蛋了,六大金锤成了笑话,人死了,金锤也成了她们的战利品。

可是马不随人愿,紫鬃马心痛紫鬃,疯了一样不听使唤,要跳出战圈,远离是非之地。

庄金定急怒攻心,一套以前学过,却从来没有使用多的紫金锤法演化出来。

那套锤法名称就是紫金魔幻十八锤,威力无情,无坚不摧。

这个无坚不摧是名副其实的无坚不摧,第一个目标就是自己的那匹马。

只见到怒目圆睁,一声老熊一样的嘶吼,左手大锤挽了一个锤花,如同疾风暴雨,照着紫鬃马头打去。

如果打中,哪怕那马再头铁,也会被打成一滩烂泥。

那马虽然发疯,可是基本的意识还存在,否则它也不会逃避凶险,逃出战圈,这个大锤击头的凶险更大,它当时就敏锐地辨别出来。

我这是违背了我当马的天条——绝对不能违背主人的旨意!

这一醒悟,吓的紫鬃马出了浑身大汗,整个马头顿时清醒。

这就看出了那马的素质,就在醒悟的同一时间,立即采取行动纠正自己的错误,一个腾空跳跃,跟着就是一百八十度转圈,又回到了战圈。

窦线娘还是心善,虽然不喜庄金定的为人,更忌恨她和自己争夺罗成哥哥,但是不会趁人之危落井下石,所以那匹卷毛青鬃马发疯,她也住手不打,只是收回画戟,住马观瞧。

刚才的那套十面奇兵乱披风,虽然没有杀了敌人,也算立了功,她第一次使用,也费了老劲儿,正好休息片刻。

可是,一口气还没有喘匀,那逃跑的紫鬃马又兜了回来。

不但卷土重来,而且气势更加强大!

不但马变了,人也不同。

看那庄金定,原来不管如何发狠,神情都保持正常,可是现在,却状如疯魔。

怪眼圆睁,神情狰狞,好似要抓个人吃掉。

而且手中的两柄紫金锤,抡得如同风车,幻化出一道道带着紫晕的光圈,凭窦线娘的绝妙好视力,都难以捕捉到大锤运行的轨迹。

窦线娘一看事情怪异,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把自己刚才十面奇兵乱披风再次强行提高,变化莫测地杀了上去!她心里明白,这个时候不能手软,否则就是该她不得不跑了。

二人再次照面,开始就上演了二人招法的巅峰。

庄金定的紫金魔幻十八锤对窦线娘的十面奇兵乱披风!

一个是招法神奇,出其不意。

一个是第二次使用,更加熟练。

竟然打了个旗鼓相当,不辩雄雌。

可是,这时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对窦线娘不利的转变。

因为她的拿手戏刚才让她占了上风,可以对庄金定压着打。

这个时候,她的上风尽失,只能打个平手。

这还是对手的新套路不熟的情况下,一旦熟悉,估计她会重归下风。

想到此处,窦线娘不由着急,手上加快速度,要趁着这个不可多得的暂时优势打败对手。

于是,她的方天画戟如同闪电,刺向庄金定的四面八方上下左右,一时之间搞得她首尾不能兼顾。

虽然人还是没有事,那紫鬃马却又损失了一大把紫鬃。

差点又搞得那匹暴走逃离。

可是它也是吃一堑长一智,刚要走上老路,就想起那个差点敲碎它脑袋的大锤,赶紧打消了念头。

大怒之下,就把攻击矛头对准了小马,配合主人,也展开了疯魔般攻击。

这时的疯魔锤法已经渐趋熟练,庄金定已经能够转守为攻。

只见她打点精神,用一只大锤顶住窦线娘的十面奇兵攻击;另一只大锤专门进攻!

反正她是十八路锤法,九路抵挡,九路攻击,一心二用,没有问题。

如此一来,攻守兼备,顿时就扭转了场上的局势。

搞得窦线娘现在手忙脚乱,首尾不能兼顾了。

她的十面奇兵乱披风戟法,主要长处是进攻,典型的以攻为守战略知道下的套路。

可是一旦进攻不奏效,就有些黔驴技穷,不知所措,难以寻找突破口。

如果对方除了防住她的进攻,还有余力反攻,她的状况就不好办了。

现在就是这样,在庄金定的反击下,没有几下,她就变得岌岌可危。

因为她进攻的画戟无法抽回来,已经被对方的一只大锤缠住,正在攻守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难解难分,实在是分身无术。

勉强撤回,对手也不是傻子,肯定趁虚而入,增加一股更加强大的打击力量,不但于事无补,反而使自己的情况更加恶化,甚至立刻命丧当场。

呼吸之间,窦线娘的情况已经变得万分危急。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